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五十二章 地窖里的小姑娘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119 2012-09-02 11:23:08

    丹妮的尖叫,令精神高度紧张的伙伴们吓了一跳。

  “有、有人……地板有人!”丹妮指着地板,语无伦次。

  “你说什么?地板有人?”苏菲娅问。

  “是的,刚才有双眼睛,在盯着我。”

  乔伊卡一言不发,来到丹妮所指的地方。他蹲下来,用手轻叩地板。木制地板发出沉闷的撞击声,乔伊卡再往旁边的地板敲打几声,却发出与刚才完全不同的清脆、响亮的声响。

  “这下面是空的。”乔伊卡道。

  听乔伊卡这么说,大家一起围了上来。乔伊卡继续检查地板,他揭开老旧、残破的地毯,底下赫然惊现一个铁制拉环。乔伊卡就着力度拉了铁环一下,铁环连着的一块正方形木板,往上稍稍翻动。

  “看来下面有个地窖。”乔伊卡站起来说。

  “我刚看到的那个人,就藏在这房子的地窖里面?”丹妮道。

  乌籍道:“也不一定是人,有可能是外面那些怪物。”

  就在他们说话时,乔伊卡已经小心翼翼地将铁环拉开。随着那块正方形的木制地板被翻起,露出长长的地道,一股极为难闻的恶臭扑鼻而来。

  “好恶心!”伙伴们不约而同地掩住鼻子。

  “应该是人类的排泄物积屯久了,所发出来的臭味。看来,有人在这下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别再说了。”丹妮一只手捏着鼻子,一只手扇着风,表情极其难受,“开什么玩笑!我在这么臭的地方呆一分钟都受不了,怎么会有人住在这里?就算有,肯定也是外面那些怪人的同类。”

  “里面还有微弱的光芒,你以为那些只会咬人的怪人,会弄出光来?”乔伊卡说,“我觉得,地窖里应该还有像我们一样的正常人,不管是什么人,应该先找出来再说。”

  丹妮连忙摆手:“你的意思是,咱们要进这臭哄哄的地窖?不去!绝对不去!”

  “没人强迫你去。”说着,乔伊卡也不再理会丹妮,而是转过头,对雷说:“雷,咱们两人进去里面,看看有没有正常人。”

  雷爽快地答应了。

  苏菲娅有些担忧:“里面情况未明,只有你们两个,能行吗?”

  乔伊卡道:“只是探查的话,进去太多人反而不好。再说了,你也应该相信我和雷的实力。”

  苏菲娅想了一会,点头同意。

  于是,乔伊卡和雷便简单地收拾一下装备,然后拿着一个从卡修斯的空间戒指里取出来的、用于照明的莹光石,一前一后进入地窖。然而,当雷刚刚走到入口时,却突然感到右手的手背处、被“鱼鳞怪人”咬伤的部位,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如同有一根尖刺,直接透过手背,刺向其心脏一般。雷是个顽强的战士,为了不让正维持着房子周围冰冻结界的卡修斯分神,更不想让其他伙伴们担心,他没有哼半声,强忍着疼痛,若无其事地紧随乔伊卡的步伐进入地窖。

  莹光石发出的光芒,把狭窄的地窖照得通亮。乔伊卡和雷看到,这个充斥着排泄物恶臭的地窖里面,地上堆满各种各样大小不一的木箱子,墙壁上挂着两个已经熄灭的火把。乔伊卡检查了一下火把:“还有余温,应该熄灭没多久。”

  “没错,这里还是热的。”雷来到铺在地上一床平整的棉被和枕头面前,用手摸了摸棉被。

  “这人应该还在,咱们分头找找。”

  “好。”

  **********************************************************************

  银风针叶林西部边缘,一个百年冰封的洞窟外面。

  一头狮鹫守在洞外,在它面前,是一只被吃了一半的糜鹿。狮鹫的羽毛上堆满积雪,在嗖嗖的寒风中,这头凶悍的猛禽冷得全身发抖,只得卷缩着身子,尽量减少身体与空气之间的接触。

  狮鹫是一种火元素属性的魔兽,很难适应极端严寒的气候。如果仅凭动物的本能,只怕其他狮鹫早就飞走了;但是,由军队训练出来的战斗狮鹫却不同,它们像人类士兵一样,有着严格的纪律性。如今,它能义无反顾地在冰天雪地之中守候这么久,由此可见,训练它的驯兽师该多么的出色。

  在狮鹫背后的冰窟里,隐约传出一阵阵恐怖的嚎叫声。

  冰窟里面灼热无比。原来藏在洞中的百年寒冰,已全部被一股难以想象的热量融化。洞里到处是黑色的火焰,一个赤膊的身体、全身包裹在黑气中的男人,正跪在地上,顽强地与身上的黑气对抗着。

  这一次与恶魔之血的抗争,已经是第三天了。原本在两个多月前,依靠着丘布伦安大瀑布的寒流冲涮,欧文已经成功将体内的恶魔之血镇压住,照他的估计,至少可以使其保持半年的沉睡。可没想到,刚一进入雪域联邦,这滴恶魔之血竟突然蠢蠢欲动起来。

  欧文明白,如今的雪域联邦,已经笼罩着一股无形的神秘力量。这股力量虽然极微弱,但欧文知道,它是来自不该存在于这世界上的恶魔,因为,它与欧文体内的恶魔之血发生共鸣,使正处于沉睡中的魔血突然醒觉。由于事发突然,为了同伴们的安全,欧文只能再次不辞而别,找到这个天然冰窟,来与体内的魔血抗争到底。

  “梅菲斯特!梅菲斯特!”

  欧文在嗷嗷大叫着,同时,他口中也在呼唤着一个名字。连欧文也搞不清楚,呼唤这个名字的,到底是他自己,还是他体内的恶魔之血。

  **********************************************************************

  “小妹妹,能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吗?”苏菲娅蹲下来,轻抚那位从地窖里找到的小女孩的头,温婉地问道。

  蓬头秽脸的小女孩条件反射般躲开。两只脏兮兮的小手,紧紧抱着膝盖,处于极度戒备的紧张之中。

  对于小女孩的敌意,苏菲娅没有生气,她依然和颜悦色地说:“别害怕,我们不是坏人,没人会伤害你的。”

  苏菲娅的话带着温暖的魔力,小女孩的僵冷的态度,开始渐渐融化,她抬起头,望向苏菲娅。见自己的劝说有了成效,苏菲娅心中产生一种成就感,她微笑着,正欲再次对这小姑娘说话时,小姑娘却突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不!有一个。”

  “什么?”

  “有一个人会伤害我们。就是他!”小女孩伸出小手,指向站在人群后面的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