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四十五章 幕后操纵者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228 2012-08-17 03:29:49

    赤发魔女伤势很重,她躺在地上,无力地喘着气,地面被她的鲜血染红一大片。但尽管如此,四周的野蛮人,却一点都不敢放松,步步为营地包围上去。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太危险了,若应对不慎,随时会引发可怕的危机。

  “杀了她!”当包围圈缩小至距赤发魔女不到20米时,一名野蛮人士兵怒吼道。

  他的怒吼得到身边所有族人的响应,一时间,“杀了她”的呼声震动整个峡谷。这女人杀害他们很多族人,在场的雄砮人无不想生啖其肉。但数分钟后,愤怒的峡谷渐渐冷静下来,因为一位重要人物来到了人群中间。

  卧木敕老单于,在乌娜古依和十几名勇士的保护下,缓缓走向那血肉模糊的女魔法师。老单于一手拿着陨金宝刀,一手拄着一根木杖,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但倔强的他,拒绝任何人的搀扶。由于单于被带去祭司处治病时,恰好不在主帐内,因此幸运地逃过一劫。

  人群恭恭敬敬地让开一条路。单于走到距离赤发魔女不到10米处,望了她一眼,转过身去,说道:“切碎了,作为祭品送给鹰父狼母。”

  “好!”星剑峡谷瞬间欢腾起来,既然有了单于的决定,野蛮人个个刀枪乱舞,正欲冲上去,把那个女人碎尸万段。

  “别杀她!”一头狮鹫缓缓降落在人群中间,欧文抱着檀檀,从狮鹫上跳下来,朝单于走过去。乌娜古依走上前,从欧文的手中接过昏迷的檀檀。

  “是你?”单于瞄了欧文一眼,“刚才你救了檀檀,我们都看见了。很感谢你的英勇行为,但是,如何处理敌人是我们雄砮人的事,你还不是第一勇士,应该没权过问吧。”单于的语气极不友善,显然,他对欧文拒绝第一勇士之事甚为介怀。

  欧文微笑着,很有礼貌地道:“你们要处理这个敌人,我作为一个外族,自然没权干涉。但是,我觉得此事极不寻常,恐怕另有隐情,倘若轻易杀了她,那背后的隐情只怕会随着她进坟墓了。”

  “能有什么隐情?”单于背后一名粗壮的中年男子冲欧文喊道,“不就一个发狂的魔法师吗?消灭每一个冲到思兰西亚平原捣乱的发狂魔法师,是这大半年来,我们雄砮人一直在做的事。”他是坝哩族的头人,“第一勇士”本是雄砮的最高荣誉,每一位雄砮人都为能成为第一勇士而骄傲,彼此之间争得你死我活,可欧文居然如此轻易拒绝了,他觉得这是极大的侮辱,自然也对欧文没什么好话。

  “请听我说!”欧文提高了声音,“你们都知道,来自雪域联邦的发狂魔法师,都是失去理性的,他们会杀死任何一个遇到的人,除非自己被消灭。但你们见过,会自动撤退的发狂魔法师吗?”

  “什么意思?”坝哩族头人问。

  “我觉得,这个女人不是普通的发狂魔法师。她是为某种目的而来的,在她背后,一定还有人指使她这么做。”

  “你有什么根据?”人群中有人质疑道。

  “她掳走檀檀,却不伤檀檀性命,这是为何?你们以前见过这样的发狂魔法师吗?”

  确实,以前遇到的发狂魔法师,见人就杀,绝不会做掳人绑架这种无聊的事。欧文的反问,很多人觉得有道理,不由自主地点头。

  “因为掳走檀檀,正是她的任务之一。”见人群明显安静下来,欧文继续分析道,“其实这女人来到星剑峡谷之前,已经在树林里出现过一次。我、苏菲娅、檀檀、乌籍,还有乌籍的部下,就在树林里与这女人发生一场遭遇战。”

  “什么?”

  “现在树林里的大火还没有熄灭,你们可以派人去看一下。在树林里,她杀害了乌籍的部下,劫持住檀檀,还想杀死我,但在我、乌籍和苏菲娅的共同阻击下,她知道杀不了我,便带着檀檀逃跑。可没想到,她居然跑到星剑峡谷里面,一出来就直接炸毁了单于陛下的主帐,刺杀单于的目的相当明确。毁掉了主帐后,她就立即逃跑,若非我那位魔法师朋友的阻拦,她已带着檀檀逃之夭夭了。”欧文简要地说出事情的经过。

  “你说的话,谁能证明?”有人不相信欧文的话。

  “我向鹰父狼母保证,刚刚欧文勇士所说的,句句属事。”此时,左腿骨折的乌籍,在几名野蛮人搀扶下走进人群。苏菲娅、雷欧纳德、丹妮三人紧随其后。十数秒后,乔伊卡和雷从另一个方向走进来,身后的是莱尔和伊申诺娃,只有精神力损耗严重的卡修斯极需休息,没有凑热闹。

  若说对欧文的片面之辞有所怀疑的话,那么此时乌籍的誓言,就让所有野蛮人深信不疑。

  “这又能说明什么?”坝哩族头人冷哼一声。

  “刚才的事让我知道,这个女人至少身负三件任务而来:一是掳走檀檀,二是杀死我,三是刺杀单于。”欧文道。

  “等一下,你刚才说的三件事,让我想起一个人。”从人群里面走出了一个人说道,他是安他族的一名长老,也是在郅支骨都发动叛乱时,第一个带领安他族人向联军投诚的人。

  “没错。”欧文苦笑着,“世界上除了那个人,想不出还会有谁,对那三件事有如此强烈的愿望。”

  “可是郅支骨都不是已经死了吗?”一名休屠族勇士提出疑问,“我们亲眼看过他的尸体。”

  “正因如此,所以这件事才离奇。”乌籍说,“你们想想,这个女人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在背后指使她的人,肯定深不可测。若不是郅支骨都,那会是谁,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吗?”

  乌籍的话,引来了雄砮同胞们的共鸣,就连那名对欧文不服气的坝哩族头人,也不得不点头表示赞服:“嗯,如果我们杀了她,就不会知道幕后黑手的身份,只怕她背后的人日后还会派人过来。我们对其一无所知,肯定会很被动。”

  刚才欧文与族人争辨时,单于一直咪着眼睛,没有说话,这时,他终于开口了。单于往前踏出一步,逼视着欧文:“你口口声声说,这个女人还有一个幕后的操纵者。难道是你亲眼所见?不可以是这个女人自己的意愿吗?”

  欧文以很认真的态度,摇头道:“她使用的那种可怕力量,我以前曾经见识过,这力量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想要得到这种力量,若没有其他人的支持,光靠她一人是绝对不行的。”

  以前见识过这种力量--听欧文这么说,苏菲娅心里愕然!她知道这种力量是什么,“魔人”使用的必定是恶魔的力量,可恶魔已经在伐魔战争之后消失,欧文为何会曾经见识过恶魔的力量?

  “真佩服你的口才。不就是想让我不杀她吗?好吧,我就辜且相信你的话。”虽然单于话中带刺,但可以听出,他的态度已经开始软化,“说说,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单于,如果您愿意的话,请将这个女人交给我,由我和我的朋友押着她到雪域联邦,找出那个躲藏在幕后的元凶。”欧文提出一个相当大胆的计划。

  此言一出,全场顿时哗然。

  “单于,您千万不能答应!这女人杀了我们几十个同胞,必须偿命!”

  单于扔下木杖,拔出陨金宝刀,将锋利的刀刃架在欧文脖子上,深陷眼框的双眼中,凶光暴现:“你自己刚刚说了一句很愚蠢的话,蠢到让你随时丧命。”

  一见这状况,伙伴们立即紧张起来,尤其是苏菲娅和雷。苏菲娅当场惊呼一声,雷则直接提着长枪冲出去;幸好乔伊卡及时拉住他。乔伊卡让大家不要轻举妄动,因为看见欧文那镇定自若的样子,也知道他必有后招,其他人无须插手,只能静观其变。

  果然,面对削铁如泥的陨金宝刀,欧文全无惧色,依然维持着微笑,但他似乎不打算回答,因为已经有人抢先回答了。“单于,我也觉得,找出并消灭幕后的敌人,才是告慰死难族人们的最好作法。现在杀了这女人,或者能解一时之恨,但线索就会断了。如果单于不放心,我愿一路跟随,监督他们的行动。”乌籍用双枪支撑着双脚,一拐一拐地来到单于面前。

  老单于打量了乌籍一遍,又盯着欧文,思量良久,才慢慢将宝刀收回。眼看于此,伙伴们高高提起的心,才放了下来。“小子,你真有本事。”单于朝欧文竖起大姆指,但从其眼神中看到的,却不是赞赏,而是讥讽,“先是檀檀,后是乌籍。早晚有一天,本单于身边所有人……不,甚至是整个雄砮民族,都被你全部哄骗了去。”

  “我……”乌籍满脸通红,虽然单于讥讽的是欧文,可他却感到是自己中招。

  “你什么?记住刚才你的誓言。”单于瞪了乌籍一眼。

  “单于,您的意思是……”乌籍似乎察觉到弦外之音。

  “说得不够清楚吗?做好你的监督工作,若发现任何异常,立即按照雄砮人的规矩办事。明白吗?”

  “是、是……”单于表态等同默认,乌籍有些喜出望外。

  “感谢单于。”欧文笑道。

  单于冷笑一声:“别高兴太早。在此之前,你先答应我一个条件,否则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带走这女人。”

  “请说。”欧文谦虚地点点头。

  “等这件事结束后,你马上回到这里,接任‘第一勇士’并娶了檀檀,一辈子留在思兰西亚平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