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四十七章 王国的暗流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100 2012-08-24 12:58:25

    刚过去的几个月,是波勒王国新王朝建立以来,最难熬过的时期。经历过与兽人国及圣奥路菲王国的战争、七罪之塔事件,还有最近几个月来的大规模剿匪行动之后,原本繁荣昌盛的波勒王国,开始呈现出衰退的征兆,特别是战争令经济相对停泄,人民的生活大受影响,不满的情绪已在民间产生。

  到底现在统治这个王国的希斯特王朝,会不会像它的祖宗法耶鲁帝国那样,因穷兵黩武而引发内忧外患,从而在极短的时间内由盛转衰呢?对于王国现任当权者来说,是一个严悛的考验,能不能渡过这次危机,就要看都里斯王和他的群臣,有没有足够的智慧和魄力了。

  尽管王国军队在正面战场上取得辉煌的战绩,但不代表可以高枕无忧。从圣奥路菲王国处夺取的领土,由于七罪之塔的破坏,已经不能如原计划那样,顺利地统治下去了。原本在都里斯的方案中,这片新领土将成立一个新的行省,以依波洛丁镇作为中心,靠原来的人力和秩序迅速运作起来,使西岸的出海口能在最短时间内为王国的商路服务;可没想到,七罪之塔毁灭了依波洛丁镇后,恐惧如同瘟疫般迅速在新领土中传播,使得居民大量外流,这个建立不到几个月的行省,如今已是十室九空,城镇如同鬼城,村庄荒芜一片。不得已,波勒王国只能从国内迁移人口,来填补这个新行省所缺乏的劳动力。

  至于这片土地原本的所有者--圣奥路菲王国,在得到了圣殿骑士团的支援后,渐渐在兽人的侵略中站稳脚跟。如今,圣奥路菲王国与兽人国处于半休战状态,得到了难得的休整机会。稍微缓过气来的圣奥路菲王国,仗着有中央教庭的撑腰,又开始向它的老对手--波勒王国张牙舞爪。圣诞节过后,先后有两个公国、一个城邦宣布脱离与波勒王国不到半年的宗主关系,回归圣奥路菲王国的统治,这些事件,正是圣奥路菲当权者,对波勒王国的公然挑衅。

  虽然以波勒的军力,完全有可能再一次打挎圣奥路菲,但在国内局势尚未稳定之前,再发动一场劳民伤财的对外战争有害无益。都里斯王为避免陷入他父兄四面树敌、多线作战的困境,只能一再忍让;若非如此,作为战败国的圣奥路菲,气焰又怎么会如此嚣张?

  说起国内的局势,当务之急,是要恢复被匪祸破坏的经济,最根本的作法,就是把那些四处横流的土匪连根拔起。为了剿匪,波勒王国动员起来的兵力,比与兽人国、圣奥路菲打的两场战争的兵力总和还多,也确实取得了一些成绩,歼灭了数个数百人规模的强盗集团;但是,参与剿匪的波勒军人,却有一种“盗匪越剿越多、永远剿不完”的感觉。因为如今波勒境内的大多数强盗集团,都与宗教裁判所有秘密联系,通常一个地方的强盗被消灭,过不了几天,又有一支新兴的强盗在那里冒出来。实际上,现在波勒王国是以一国之力,与整个中央教庭较量。但教庭在圣光明教国家中拥有崇高的地位,即使明知那些强盗是由中央教庭派遣,却不能大张旗鼓地去调查遍布于全国的大小教堂、修道院,自然也不会调查到任何教庭与强盗勾结的确凿证据。正因如此,才会形成这种“斩草却不能除根”的尴尬局面。

  庞大的波勒王国,会就这样被匪祸拖跨吗?不!没到最后一刻,谁也不会知道答案。都里斯王既然敢与中央教庭对抗,自然不会是那么容易就被击倒的人。

  政治,就是一场博奕。尽管如今波勒王国和中央教庭之间势如水火,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两者之间尚未撕破最后一层脸皮,来来回回相斗的那十几回合,都是在暗中进行的。如今,从局面上来看,虽然波勒王国暂时处于劣势,但不代表他们无棋可走。

  在王国中部的恩索归依城,一场酝酿了几个月,针对城主的叛乱,在几个小时之前,被消弥于无形。

  孟菲克·瓦诺克看着坐在自己跟前、这个叫“梅诺威尔”的男人,恼怒不已。“你们既然也是反对多伦的人,为何又要来阻止我们?”孟菲克说话的时候脸都黑了,心中愤恨难平。

  几个月前,在赏金猎人公会中,得知父兄神秘死亡、三弟多伦当上城主,而自己却被陷害成为凶手后,为查明父兄之死的真相,孟菲克告别了好友乔伊卡,以及在精灵森林和地底王国共同作战的伙伴们,独自一人潜回恩索归依城查探。

  他的三弟,不学无术的多伦·瓦诺克,继承了家族的爵位后,仗着城主的身份胡作非为、大肆扰民,强抢民女、寻衅打架、胡乱加税、大兴土木……不到两个月,原本很繁华的恩索归依城,被搞得一团糟。城内秩序大乱、百业萧条,老百姓被折腾得苦不堪言,有钱人都迁到外地去,可是多伦仍在他的城堡里,过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对于恩索归依城发生的一切,远在首都的皇室当然看得一清二楚,但由于当时正值对外战争时期,皇室需要的是国内局势的相对稳定,恩索归依城连接王国东南西北的商路,位置极其重要,而多伦又是城主的合法继承人,为免该城生乱,皇室对于城里发生的一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皇室可以忍受,孟菲克却不能!恩索归依城是他的家乡,就算不是城主之子,作为一个普通的市民,他也绝对不会任由这座城市丧送在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手中。因此,潜回城里之后,孟菲克作的第一件事,就是秘密联络旧部。孟菲克便秘密约见以前几个心腹亲信了解情况。然而没想到,实际情况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

  在离家出走之前,孟菲克已在家族亲兵部队中拥有极高的声望。在他离开之后,原来的城主和大少爷死于非命,而离家出走的二少爷成为杀人的嫌疑犯,这件事本身存在着极大的疑点。绝大多数家族亲兵,都了解孟菲克的为人,他们深知,多伦说孟菲克弑父杀兄,是一面之辞、无凭无据,也不会相信孟菲克会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而且将士们对多伦的品行极为不满,就算他成功坐上城主之位,也没人听他的,大多数将士都在等待孟菲克的归来。然而,两个月后,多伦突然把原本跟孟菲克关系良好的部队强行解散了,并不知在哪里招来一大批新兵,迅速填充入军队之中。本来将士们想据理力争,没想到多伦招回来的那些人却绝非乌合之众,个个身手不凡,将士们受到了镇压,带头反抗多伦的几位军官,受到了残酷的迫害。就这样,原本的瓦诺克家族军队不复存在,将士们大部分被迫离开,少数坚持留下的,也受到了无情的排挤。将士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繁华的城市,日渐被多伦败坏掉。

  不过,虽然处境艰难,但这些将士并没有放弃希望,因为他们坚信,二少爷孟菲克一定会回来!果然,1686年9月15日,失踪数个月的孟菲克·瓦诺克,突然秘密现身在他们面前,令这些落泊的前家族亲兵们兴奋不已。孟菲克在自己身边产生了一股凝聚力,迅速将散落于民间的旧部收拢起来,一边暗中策划推翻多伦的统治,一边秘密调查其父兄的真正死因。

  不仅如此,看不惯多伦的人,并不只有孟菲克和他的旧部,在民间,涌现出一股以木材商人梅诺威尔为首的反抗势力。因为多伦的混乱统治,使得因通商而兴旺的恩索归依城日渐衰败,商路受阻,不少商人血本无归,商人们无不对多伦极为痛恨,他们成立了恩索归依总商会,推举梅诺威尔为会长,处处与多伦对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孟菲克采取了一名部下的建议,与梅诺威尔秘密结成同盟,从民间一点一滴地积聚反抗力量。

  就这样,又过了四个月,在孟菲克和梅诺威尔的潜心经营下,恩索归依城的地下反抗势力已经羽翼丰满。而且孟菲克的明查暗访终于得到回报,一个星期之前,在一名潜伏于城主府中的旧部下的帮助下,孟菲克终于掌握了多伦弑父杀兄、篡夺城主之位的铁证!这是千载难逢的绝佳时期,一场针对多伦的反抗行动,正迅速、有序、隐蔽地进行着。

  孟菲克和梅诺威尔,利用七天时间来策划这次行动,他们的部署精确、周详,每一个细节都安排到位,每一种能想象到的突发状况都作好应对,力图将计划做到完美无缺、一击成功。孟菲克对这一次行动抱以极大期望,经过这一晚,他就可以将多伦连根拔起,让混乱的恩索归依城,回归到原有的秩序……

  但是,孟菲克万万没有想到,问题会出现在盟友身上。就在行动开始前的两个小时,孟菲克突然接到梅诺威尔的通知:行动取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