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二十五章 无敌铁壁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4038 2012-07-26 18:20:46

    下午大概3点多,决定野蛮人新任“第一勇士”、最后的擂台之战如期进行。

  指挥台上的白头鹰和雪狼目光锐利,见证这场最终对决的一禽一兽,也感受到空气中的肃煞气氛;鹰和狼之间的那对父女,紧紧地拉着手,这一战太过重要,不仅是将决定他们俩父女,更是所有雄砮人的命运!

  笼子里的俘虏们默然地注视这一切,他们屏住呼吸,漫长的等待终于结束了。

  一轮战鼓之后,多余的吵杂声全部消失。两位最终对手,默默地、毫不犹豫地走上最终的决斗场。

  随风飘扬的银色长发,辉映着铁盔之下的独眼凶光。彼此之间都察觉到了对方杀意,两者已燃烧起炽热的斗志。他们不需要言语的交流;战斗是唯一可做之事。没有吆喝、没有怒嚎,两个赤手空拳的男人互相冲向对方。

  空气中,只传来“呼呼”的拳风声。

  “奇怪,这一次头人为何不用武器?”安他族的阵营里,一名非常年轻的战士问道。

  “你有所不知。”旁边的一位中年人说,“头人虽然精通使用刀、枪、剑、斧、矛、鞭、弓等多种武器,但他最擅长的是徒手格斗。头人丢掉武器,空手上阵,说明他极为重视这场战斗。”

  两名安他族武士谈话的声音不算大,但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中,听起来却那么清楚。听到两人对话的其他氏族的人不禁暗暗吃惊,前面的战斗中,郅支骨都分别使用短刀、马刀和长矛,先后虐杀三个对手,竟然还是未尽全力?

  台下的观众稍一分神,台上双方已经互拆了二十几招。他们的速度快如闪电,双方的拳脚舞成一团模糊的光影,除了彼此之外,谁也看不清他们的动作。

  眼看欧文微微颤抖的左手,郅支骨都暗付,这杂碎的左手果然负伤未逾,竟能与我相斗这么久,看来还是有点小瞧他,既然这样……

  “呵--”郅支骨都大喝一声,当即大步迈出,左手一划,右手呼的一拳向欧文左肩击去。欧文绝非自负轻敌之辈,在此之前,他已听说郅支骨都很强大,对他决无半点小觑之心,然而当他抵挡这一拳时,万料不到这劲度与适才不可同日而语,似是一瞬之间提升了好几倍的力量,竟抵御不住,身子往后倒退四、五步,殊不料在他后退之时,郅支骨都竟欺身向前,左手又是一拳既出,双拳力道并在一起,排山倒海般压来。

  只一瞬间,欧文便觉呼吸艰难,对方拳劲竟如怒潮狂涌,势不可当,又如一堵无形的高墙,向自己碾压而至。然而情急之下,哪容筹思对策?只得身体微倾,右手斜斜挥出,同时足尖着力,飘身后退。虽然成功挡下,但欧文只觉右臂酸麻,胸口一闷,这还仅仅是在自己及时倾身后退卸去大部分拳劲的情况下,与双拳偏势一触;若是正面直撄其锋的话,势必臂断腕折,筋骨尽碎。

  怎料对方拳势未收,又纵步前冲、乘势追击,欧文大惊,只得连忙后退!可是欧文再次感到意外,敌人的双拳并非两连击,而是三连击!郅支骨都冲前的速度早已超过欧文后退的速度,避无可避,只有用受伤的左手竖掌当胸,勉强将郅支骨都的右拳拨向一侧,可右肩却被左拳击中,欧文往后倒退数步,“咯噔”一声倒在地上,口吐血沫。

  擂台下的观众先是一片沉默,随后,安他族那边掌声如雷,喝彩声一浪接着一浪。郅支骨都在自己族人的欢呼之中放声狂笑,从来没有人躲得过他这招双拳三连击,从来没有!

  指挥台上的檀檀和笼子里的苏菲娅同时惊叫一声,被她们寄以厚望的欧文,就这么容易被打倒吗?

  鼓掌声和喝采声一下子沉静了。郅支骨都感觉到气氛有异,也停下了狂笑,他转过身去,那个被自己一拳打倒的敌人已经站了起来。

  受了我这一重击还能站起来,好,免得我杀你无趣--郅支骨都心中冷笑道。

  欧文一抹血迹,揉揉肩膀,嘴角微微一弯,好像是在嘲讽着对手拳头的软弱。幸好这一拳是在敌人未及收势的情况下发出的,威力不如第一击的三分之一,否则欧文右肩的胛骨早已当场粉碎。

  面对挑衅,郅支骨都握掌成拳,一声怒喝冲向欧文。他要将欧文打到无法再站起来。

  然而欧文根本没有拨挡或者躲避,他令人费解地往前踏出一脚。擂台上传来一声巨响,木板地面被欧文一脚砸出一个洞;此时郅支骨都已冲到面前,他没料到这银发少年会做出如此不合情理的行为,竟收不住脚步,一脚踏进地洞里面,身体往下一挫。欧文趁机冲上前,对着郅支骨都的头部一轮猛攻。

  “杂碎,你真的这么着急去死吗?”用双手抵挡住欧文攻势的郅支骨都气得脸都绿了,从来没有人敢从上面对他攻击。他仰天大吼一声,无视欧文的攻势,双拳往下重击,木制地板裂开,木榍四处飞舞,几个观众甚至被木榍击中,鲜血横流。

  在四散的木榍之中,郅支骨都庞大的身躯飞跃而起;但这早已在欧文意料之内,他瞧住对手在空中无遮无拦的身躯,往上便飞起一脚,正中额头。动作行云流水、挥洒自如,如同清风抚过白云般自然。郅支骨都被踢得头破血流,往后倒飞出去。

  安他族人群中发出一阵骚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郅支骨都被打飞的,看来这个少年不容轻视。”有人这么评价道。

  一个靠速度和力量制霸,一个凭智慧与技巧取胜,看起来双方半斤八量、势均力敌。郅支骨都站起来后,并没有立即发动攻击,他仰天大吼一声,身上的衣服倾刻粉碎,露出了生铁般的肌肉、黑茸茸的胸毛、背后5个蛇头刺青。即使现在天寒地冻,但他身上依然汗迹横流,全身青筋根根暴现。

  “不好,郅支骨都要使出他的最强绝招:无敌铁壁!”指挥台上的老单于深知不妙,低吟一声。

  “什么是无敌铁壁?”檀檀大吃一惊,“难道就是传言中那种将自己肌肉硬化,铜皮铁骨、刀枪不入的能力?”

  “没错。听说郅支骨都年幼时,安他族的祭司将9只钢化奎蛇的魔晶核植入他体内,再加上他本人的修练,才练就的一种不世本领。”单于道,“郅支骨都背后原来有9个蛇头刺青,每使用一次“无敌铁壁”,刺青就消失一个,也就是说,他最多能使用9次。上一次他用这招时是7年前的比武,你四哥就差点死在这招之下。因为数量有限,所以郅支骨都才不敢轻易使用。现在既然已经用上了,那就说明……”

  “别说了!”檀檀抖了一下,她知道,郅支骨都要动真格了,擂台上的欧文恐怕要凶多吉少,一旦欧文战败,那么她……

  毫不知情的欧文冲上去,凌空一脚踢向郅支骨都的脸。郅支骨都根本没有躲避的意思,他的脸被飞脚正面踢中,然而倒下的人却是欧文。

  揉了揉被震得麻痹的右脚,欧文有些不敢相信,刚才就像踢中一砣钢铁。

  正此同时,一股湖蓝带绿的铁青色迅速覆盖郅支骨都全身的皮肤,他背后5个蛇头刺青中其中一个消失了--“无敌铁壁”已经完全铺开,他的身体变得跟钢铁一样坚硬!

  “这是什么?怪物吗?”木笼里的各位也对郅支骨都身上的异变大为惊诧,莱尔抖声道。

  “我从他身上感受到魔兽的气息,这家伙还是人吗?”卡修斯说。

  “欧文,你要小心啊。”苏菲娅越来越担忧了。

  沉着应战的欧文并未因为一次攻击受挫而放弃,他翻身跃起,连续踢出两脚,一脚踢向郅支骨都的咽喉,一脚踢向其腰际。

  只听得两声沉闷的撞击声,欧文再次被弹飞,他只觉得双脚的脚尖隐隐作痛。

  “啊……”郅支骨都一声怒吼,跳起三、四米高飞扑而至,对准在地上的欧文一拳砸下。

  欧文躲开了这次攻击,但被砸中的地面却瞬间粉碎,圆形的擂台被破坏得极为严重,近一半坍塌了。欧文落在郅支骨都背后,他见机不可失,从擂台底抽出一根手臂般粗大的木棍,往敌人后脑勺横扫过去;“啪”--坚硬的冷杉木棍断成两截,郅支骨都的后脑丝毫无伤。“嘿嘿!”毫不在乎的郅支骨都转过身去,侧了一下脑袋,露出得意的冷笑。

  “我就不相信你身上没有弱点。”欧文扔下半截木棍,一跃而起,纷落的攻击如雨点般猛击在郅支骨都身上;然而郅支骨都既不抵挡也不闪避,他悠然自得地承受着欧文的攻击,“无敌铁壁”的强大防御力绝不是一般人能轻易想象的,欧文的密集攻击对他来说,与抓痒没有任何区别。

  “呵!”郅支骨都暴喝一声,左手迅猛一抓,处于攻势中的欧文来不及后撤,右脚裸被擒住。郅支骨都将欧文整个人倒提起来,在半空中抡了一圈,重重地砸在地上,木制地板再次遭到浩劫。欧文口喷鲜血,往擂台底下坠落,在危险关头,脚尖一踩底下的木桩,再次跃上擂台;虽然屡遭重创,但他绝不轻易放弃。

  如今擂台只剩下原来的三分之一,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根本没有多少闪避腾挪的余地。郅支骨都停止了嘲讽,对欧文展开了极其迅猛的攻击。欧文意识到自己在跟一砣钢铁作战,不再反击,因为反击根本没用,只能艰难地闪避着敌人的攻势;现在他唯一获胜的机会,就是看准时机将郅支骨都撞下擂台--就跟七年前的提居车儿一样。

  可是郅支骨都天生是个战斗大师,相同的错误不会犯第二次,看到欧文不断将视线投放到自己双脚时,他已知道欧文在想什么。郅支骨都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他故意露出一个破绽,右脚腾空踢向欧文头部,使唯一支撑身体的左脚暴露出来。欧文不知是计,身形一矮,单手攀地,双脚横扫向郅支骨都的左脚,只要击中,就能使强敌失去重心,摔下擂台。

  然而欧文却不知道自己已落入对手的圈套中,他这一步早在郅支骨都的计算之内,就在欧文双脚扫出时,郅支骨都单脚弹跳而起,变臂为肘,横身猛砸下去。欧文大惊,手上用力一推,虽然勉强避开那致命的肘击,可肚子上却被郅支骨都的膝盖撞中。

  这一下撞得欧文血气翻滚,再次受到重伤后,他的速度和反应能力大不如前,在闪开郅支骨都的攻击时更为艰难,更别说是反击了。

  “阿爸,快把陨金宝刀扔上去吧!”檀檀提出了一个幼稚的要求。陨金宝刀削铁如泥,她自然而然地想到用这件宝物来克制郅支骨都的“无敌铁壁”。

  但是单于断然拒绝。且不说往正在决斗中的某方送去武器,违背祖先定下来的规矩,就算能把宝刀扔上去,落到谁的手中亦难知。

  木笼里,被俘的众人无不为欧文捏一把汗。

  “混蛋,哪有一个人类的抗打能力如此之强。”雷惊呼道。

  “看来除了魔法,没其他办法能打败那个怪物,但是现在……”卡修斯看看自己,无奈地摇了摇头。

  “对!魔法!”心中焦燥无比的苏菲娅连忙掏出十字架,念起魔法咒语。

  雷欧纳德大惊:“公主不可以!”伸手去抢十字架。

  “放手,我不能看着欧文遇险!”

  “啪”--雷一记手刀把苏菲娅打晕。

  “你干什么?”雷欧纳德扶着苏菲娅,一面怒容地盯着雷。

  “不能让她重蹈覆辙。”雷道。

  “乔伊卡让我们忍耐,可是他现在又在干什么!”卡修斯默然道。

  此时,在被毁了大半的擂台上,欧文又挨了两拳,而郅支骨都身上的“无敌铁壁”却没有丝毫减退。面对这样的敌人,欧文还有机会取胜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