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六十四章 守墓人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922 2012-06-17 12:15:04

    数小时后,冥狱深处。

  大厅中间的幽绿色火盘在猎猎燃烧,弗拉基米尔、拉蒂克、达尔、拉齐鲁、布莱尔,五名部下恭恭敬敬地站在尸骨王座前面。

  “恭喜主人,您终于消灭那个小畜牲了。”弗拉基米尔献媚道。

  “嗯。”坐在尸骨王座上的卜约斯随便应答了一声。此时卜约斯已将自己的黑色魔法袍罩在欧文的身体上,欧文的身材与他原来的那具躯壳差不多,从外表看上去没什么两样,但手下们都知道,主人的身体已经化为飞灰。卜约斯对弗拉基米尔的赞美置若惘然,他没有当场发火已经是不错了。

  有什么好恭喜的?明明是输了。不管过程怎么样,在一场没有第三者干扰的公平决斗中,以自己一千多年的魔法修为,输给一个未满18岁的少年已是不争的事实。

  本来,卜约斯提前将自己的灵魂转移到铁制面罩上面,是为了将来与巫妖王卡洛文决战时以防万一的;没想到,区区一个无名小辈,就让他暴露了这个秘密,这也是卜约斯极为恼火的其中一个原因。

  在失去了身体之后,卜约斯打算将灵魂转移到第一个赶到的部下身上,然而拉蒂克却用“死亡哀嚎”击倒了本来已经疲惫不堪的欧文,确实出乎卜约斯意料之外,得到了一副如此强壮的新躯壳,也算是稍微扳回些许尊严。这具如此充满生命力的肉体,根本不是手下那些死气沉沉的半死灵化躯壳可以比拟的;更何况,这具肉体还身负重要的“圣灵的恩赐”,也算是失而复得吧--卜约斯自然不会知道,那半块“圣灵的恩赐”,早就已经消耗怠尽了。

  主人的冷漠态度,让弗拉基米尔有一种“马屁拍到马腿上”上感觉。他知趣地不再说话。

  卜约斯环顾了他的部下一圈,然后问道:“泰古莱呢?他在哪里?”要完全习惯这具躯壳,仍需要一段时间闭门修研,在此之前,卜约斯要“守墓人”替自己代为管理冥狱的事务。

  “不清楚。”拉齐鲁说,“泰古莱让我们到山峰上迎接您,但他自己没有来,现在不知道在哪里。”

  “混帐!重要时刻怎么可以擅离职守,你们快把那家伙找回来!”

  “遵命。”

  “好了,你们都退下了,我要休息一会。”卜约斯一挥手,斥退他的手下。经过与欧文的战斗,以及强行将灵魂固定在新的身体上,消耗了他大量的魔力,此时卜约斯的精神感到有些疲累。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大厅产生剧烈的震动,无数砂石掉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卜约斯喝道。

  拉齐鲁对大厅中央的幽绿色火盘念了一个咒语,火盘立即呈现出一个景象:在冥狱上空,四头丧尸龙正围攻冥狱,两头隶属于冥狱的丧尸龙激烈反抗,六头巨龙打得不可开交;地面上,数千具的骷髅兵正猛攻着冥狱的大门,而负责防守的亡灵士兵数量明显太少,大门被攻陷是早晚的事。

  “是他,吉蒂勒!”拉齐鲁指着站在攻城亡灵军团中间的一名亡灵巫师,“他是巫妖王的心腹,巫妖王对咱们动手了!”

  “怎么会这样?泰古莱在干什么!防御结界没有张开吗?”卜约斯悖然大怒,“马洛维死前还留下一批僵尸部队,‘缚魂使者’,立即前去迎战!”说着丢下几个魔法卷轴。

  此时卜约斯有些懊悔,为何要将“尸体清理者”葛里斯顿派到大陆,在这个时候他的食腐军团肯定能帮上大忙。

  “遵命!”弗拉基米尔不敢怠慢,他捡起地上的魔法卷轴,转身离开。

  “把冥狱底层所有聚尸怪都派出去!”卜约斯将一把钥匙扔在拉齐鲁面前。

  “是!”拉齐鲁捡起钥匙,领命而去。

  聚尸怪是由许多支离破碎的尸体组合而成的,全身下上散发出另人作呕的恶臭,这些肮脏的怪物没有理性,凭借本能撕裂距离它们最近的敌人。聚尸怪虽然行动缓慢,但它们体积庞大,力气极大,具有极强的自我重生能力,6、7只上肢分别手持铁钩、锤子、菜刀等各种各样的武器走向战场,在亡灵军团之中,聚尸怪是非常强大的地面作战部队,但由于制造时间极长而且消耗尸体太多,以冥狱长期以来的苦心经营,只制造出26具聚尸怪,现在全部派了出去,可见卜约斯已把积聚多年的家底全押上了。

  但这已经没有选择,巫妖王发动了全面进攻,说明冥狱与巫妖王之间的决战提前到来,在这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生死之战中,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

  “卡洛文!来吧,就让我在这里把你彻底击败!”卜约斯对着虚空,冷冷地说道。

  “如你所愿,本座已经到达你面前。”

  虚空中突然传来一把清秀的声音。在声音传来的方向,空间被硬生生地撕裂开,一把通体漆黑的镰刀从空间裂缝里伸了出来。

  “那把镰刀?难道是……”卜约斯愕然看着这一切,他认出了这把能撕裂空间的漆黑镰刀,在死亡之岛之上,只有一个人有资格拥有这把镰刀!

  从空间裂缝中出现的黑袍少年优雅地站立在一根石柱上面,清沏、灵动的蓝色双瞳配以悛美的微笑,注意着下面的卜约斯。在少年身边产生了一股强劲的黑暗魔法能量风暴,使他的宽大黑袍和黑色长发在这场规模极小的风暴中飘逸而起。

  “哼!”面对那个站在石柱上,以怜悯的目光俯视着自己的男人,卜约斯冷笑一声,四支骨矛从尸骨王座上射出,直扑站在石柱上的少年。

  望着疾飞而来的尖锐骨矛,卡洛文不慌不忙,他那单薄、消瘦的身体的轻松挥动着近三米长的巨大镰刀,似乎毫不费力一样,四支骨矛飞过一半距离就被切成数段了。

  “别急着打招呼,老朋友。”挡下骨矛的卡洛文面带笑容,“不过你送的礼物真不错。”

  “礼物?”这时卜约斯惊讶地发现,卡洛文手中拿着几张魔法卷轴和一把钥匙。

  “既然我的老朋友如此慷慨,那些僵尸军团和聚尸怪我就笑纳了。”在卜约斯那可以吃人的眼光之中,卡洛文从容不迫地将镰刀抡了一圈,“为了好好答谢你,我把他们两个送回来。”

  刚刚被镰刀划过的虚空,又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两个人从裂缝中掉下来,以难看的姿势摔在地上。

  “弗拉基米尔!拉齐鲁!你们怎么会?”望着重伤重地的两名部下,卜约斯难掩心中的震怒。

  布莱尔和达尔连忙走上去,将弗拉基米尔和拉齐鲁扶起。

  一股极其强烈的黑暗能量在尸骨王座旁边回旋,浓烈的杀气瞬间遍布整个大厅,“卡--洛--文--”卜约斯咬牙切齿说出这个名字,“不管你的军队有多强大,既然你孤身一人自投罗网,就让你死在这里!”

  面对暴怒的典狱官,巫妖王卡洛文没有半点慌张,即使明知对方即将放出强大的毁灭性魔法,他却从容自若地将手中的镰刀化作黑气,收回掌心之中。对于卡洛文这种自动解除武装的行为,在场众人都甚为意外,完全不知其用意--然而,巫妖王敢于独自深入敌巢,肯定早有准备。

  “不。典狱官,你错了。巫妖王大人并非孤身一人。”一把声音从黑洞洞的走廊中传了出来。

  “泰古莱!”卜约斯立即认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你竟然擅离职守,不怕我的惩罚吗?”

  “你错了,典狱官大人。”这人终于走到了大厅里面,在幽绿的火光之下,清楚地看到其面容--“守墓人”泰古莱,他仰起头,回答道着卜约斯的责问,“我泰古莱从来没有擅离职守,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坚守着在自己的岗位之中。”

  他对卜约斯的称呼已经从“主人”变成“典狱官大人”,而且他的语气里再也听不到往常的恭敬。

  “什么?你敢这样跟我说话……哦--我明白了。怪不得防御结界在关键的时候没有张开,原来你背叛了我!”卜约斯晃然大悟。

  “你错了,典狱官大人。”泰古莱不卑不亢地回答道,“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因为我从未对你忠心。”

  “什么意思,守墓人?”

  “由我来解释吧。你最信任的这位‘守墓人’,当初是由我亲自安插在你身边的内线,几个世纪来,你的一举一动时刻在我的监视之内。”卡洛文抱起双手,依然保持着优雅的微笑,“卜约斯啊卜约斯,我的老朋友,你的叛乱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