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四十八章 感悟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913 2012-05-24 18:58:19

    欧文大吃一惊,回过头来,见身后站着一个长须青袍老者,须发斑花,随风飘逸,看上去约五、六十岁,神气抑郁,脸容消瘦,身薄如纸。

  想都不想,欧文一剑砍下去--他把一切都当成了敌人!

  利剑被老者两只手指轻松地夹住,欧文大怒,笼罩在身上的黑色气体变得越来越浓,沿着剑身迅速纠缠到老者身上;然而出乎欧文意料,触碰到黑气的老者并没有被黑色火焰焚烧,黑气缠上了老者后,便渐渐地消散……

  “什么?你居然对黑气免疫?”欧文稍稍吃惊。

  “非也。”老者道,“黑气之所以没有变成火焰焚尽吾身,是因为你心中尚存善念,不愿伤害无辜。”

  “别自作聪明!”欧文吼道。

  他用力从老者的手指间抽出自己的长剑,双手紧握,横着劈向老者的脖子!

  老者嘴角稍露微笑,左手微微扬起,往欧文剑上弹了一下--只听到长剑传来一声清脆的敲击声,那看来轻描淡写的轻轻一弹,产生一股无法抗拒的力度,从剑身传到欧文身上,欧文就像触电一样,被远远弹飞。

  “混蛋!”狼狈不堪的欧文刚刚站起来,正想对老者发动下一次的攻击,突然“嘣”地一声,长剑从中间自行折断了。

  “轻轻的一弹就将铁剑折断!这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头?”欧文心下惊疑不定,颤声道。

  “你手持这柄铁剑肆地杀戮、破坏,早已令剑身上伤痕累累,在你再一次拿起它的时候,这柄剑发出了悲惨的哀鸣。难道你听不到吗?”

  欧文恼羞成怒:“哼!输给你,我无话可说,要杀要剐随便,但休想羞辱我!一把普通的铁剑能发出哀鸣?当我是三岁孩子吗?”

  “世间万物皆有灵性,不仅是一柄剑,一草一木、一石一土,皆有其灵,如若不信,你可以静下心来,仔细倾听它们的哀鸣。”老者说罢,手一挥,灰袍的袖子随即飘起,欧文只感觉到一阵清风抚面而过。

  呜--呜--

  呜……呜……

  一阵阵低沉的哀鸣声,慢慢在欧文的脑海中响起,欧文只感觉到,无数灵魂正包围着自己,它们扯拉着他的身体,对他诉说无尽的悲痛……然后,他的思绪进一步向前延伸,大洞室里,被他烧死的200多人、死去的沃克、霍纳、弗莱明,这些原本活生生的人,一个个都以极其怨恨的眼神望他……

  “啊--哇……”欧文趴在地上,不停地呕吐起来。

  其实刚才仅仅是过了一秒,然而欧文却感觉就像过了十几年那么难受。

  “你刚才看到的,就是你脚下的生灵。”老者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欧文面前。

  “我……脚下的生灵?”欧文放眼望去,只看到一片失去生机的枯萎花草。

  “没错,正是那些被你蹂躏过的生灵,感受到它们的悲哀了吗?”

  “我……蹂躏过的生灵?”欧文茫然,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上。

  “如果你执意要报仇的话,这些生灵的仇该找谁报呢?听我说,放下你的仇恨吧,趁你还没有彻底迷途之前。”

  “放……放下仇恨……”欧文的手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下来,他手中的半截断剑顺势滑落。“我居然……我居然造成了那么大的杀戮、那么深重的罪孽……我该怎么做?”欧文抬起头,向老者求救道。

  “如同昨天你所做的事样,放松身体、遗忘自我,感应天地万物的呼吸,将自己融入到世界之中。”

  “昨天?”欧文突然想起来,自己原来真的来过这个花园山谷:他从小溪中醒过来,看见了一个盘膝而坐的背景,不由分说向其挥拳,体内恶魔之血的惊醒,最后在老者的指导下,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的情景,“你说的是,物我两忘,天人合一?”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花草虽会枯萎,但总有重生的一天。不要沉缅于过去的罪孽之中,放下沉重的负担,如同枯萎的花草焕发新芽一样,奔向新生……”

  “奔向新生?”欧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

  此时,笼罩在他身上的黑色气体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快地消退……

  **********************************************************************

  第二天,当欧文再次来到了洞口前的那片枯萎的草地上时,却意外地发现,在一大片凋零的花草中间,有一些新鲜嫩芽刚刚撑出土壤,正朝气蓬勃地努力生长着。

  “奇怪。昨天明明没有见到这些嫩芽的存在。”欧文蹲下来,仔细观察着。

  “那是因为你到昨天之前,还没有放下重担。”那青袍老者再次无声无息地来到欧文的背后,“这片草地因你而破坏,也因你而重生。换句话来说,这些花花草草,也正是你内心投映的景象。”

  “我内心投映的景象吗?”欧文仔细玩味着老者的话,过了一会,他像突然矛塞顿开一样,“我明白了。谢谢您,老人家。”欧文站起来,转过身去,他对老者的语气已经恭敬了很多,“您昨天说,我半年前破坏了这里。难道您的意思是……”

  “没错。你整整昏迷了半年之久。”

  “半年?有那么久了!”欧文心中暗暗吃惊,“我只记得,在我记忆终止前的最后一刻,我在冥狱的某一个角落里,被那个女人将一滴魔血植入了我的血液之中,然后,就是无尽的痛苦和黑暗……真没想到,我居然还能脱离冥狱那种可怕的地方,来到一个这么美丽的世界里。”

  “你错了,少年。你并没有离开冥狱,现在你我所处的这个山谷,是冥狱里的另外一个角落。”

  “什么!”欧文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老者指着面前那个黑漆漆的洞穴:“从那里出去,就是你所知的那个阴暗的冥狱,亡灵巫师的世界。不过你无须惊慌,那些亡灵巫师无法踏入这个山谷,只要不离开这里,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

  欧文上下打量了老者一番,疑惑地说:“我能相信你吗?你到底是什么人?”

  “哈哈哈……”老者大笑着,转身离开,“相不相信我这老朽之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相信你的感觉,也就是你内心的感悟。”

  在往后的日子里,欧文就在这个小山谷里住了下来。

  期间,欧文身上的恶魔之血多次发作,让欧文感到苦不堪言,最终都在老者的帮助下,欧文通过将自己的精神融入自然的方法平复了下来。

  “尽量控制你的情绪,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冷静,千万不要发怒。”老者语重深长地提出了他的劝导,“你体内的魔性会以你的怒火和怨恨为食粮,你的心情越是平静,魔性就越不容易发作。”

  与老者相处了几个月,他们以枣树上的枣果为食,以小溪中的清水为饮,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尽管欧文的心里仍然惦记着山谷以外的世界,但在不知不觉中,他产生了一种无法掩盖自己的想法:能在这个地方永远住下来就好了。

  欧文每天都按照老者所说,盘膝打坐,凝神养气,与天地万物沟通,将自己融入到世界之中,以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每一次经历了“天人合一”之后,欧文都有一种全新的领悟。他以局外人的身份,审视着自己的以前的人生,如同一幕幕与自己无关的人生话剧。欧文的心情平静很多,他对生命、对世界的理解,达到了更新、更高的境界,再也没有以前的烦燥和不安的感觉。

  一天,老者突然把欧文叫到面前。

  “少年。这几个月来,你每日打坐静修,有何感悟?”

  “没有。”欧文回答道。

  “哦--‘没有’是何意思?”老者摸摸胡子,双眼咪成一条线。

  “我们所在的世界,就是被称作为‘自然’的宇宙,宇宙就是无限的时间、无限的空间,无论是天空、大地、大海,还是星星、太阳、月亮,都在这个宇宙之中,以一个恒定的规律中有序是循环着。人类,是宇宙中极小的一部分,宇宙构成了人类,以及其他动物、植物的本身,他们的生长衰老、他们的变化无常无法逃脱规律的支配。”欧文滔滔不绝地说,“这种宇宙的规律,其实是一股无形的能量,在世间万物之间,永不停息地循环流传。能感受到这股能量的流动,感受到自己正是在规律之中,这就是‘天人合一’。但是由于人本来就存在宇宙的规律之中,对规律的感受应该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所以我得到的感悟,实际上根本就是没有。”

  “很好。”老者笑道,“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弟子。称呼我一声‘师匠’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