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四十九章 师匠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4089 2012-06-01 13:10:45

    “徒儿。”师匠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向欧文询问道,“你知道最强的武器是什么?”

  “最强的武器?”欧文眼珠子一转,“我想应该是传说中失落的西兰王国传奇君王--‘不败王’所罗门手中所持的圣剑‘永恒胜利’。”

  “错。”师匠摇头。

  “那么……”欧文又想了一会,“一定是精灵族的无上至宝--神弓‘卡凯茜之制裁’。”

  “不对。”

  “哦?”欧文对以前在雪域联邦里学过的奥洛帕文明历史翻来想去,挤出了第三个答案,“莫非就是圣光明教典故中刺死救世主弥赛亚的‘朗基努斯之枪’?”

  “再想。”

  “那肯定是……”

  “别再提这些传说中的宝器神兵。”师匠打断了他。

  “不是传说中的神兵?难道师匠所说的最强武器,是来自大洋对面的浩土大陆?”

  “都不是。你对武器的理解太过肤浅。”

  “太肤浅?那么请教师匠,最强的武器是什么?”

  “人。”

  这个答案让欧文差点摔倒。

  好一会儿,欧文才反应过来,他有些自作聪明:“师匠意思,是说世界上存在着,或者曾经存在着一个人,能打败所有的宝器神兵的不世强者?”

  “为师所说的‘人’,并不是某一个特定的人,而是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也就是说,人本身就是世界上最强的武器。”

  “师匠,我不太明白。”欧文抓抓脑袋。

  “不错,人的身体很脆弱,远不如刀剑枪斧锋利坚硬;但不管什么武器,就算足以崩天裂地的旷世神兵,威力终究有限,而人却可以用自己双手创造出无限的可能。无论多么强大的武器,都要由人来操纵;任何武器都不过是人双手的伸延,只能随着人的意识而舞动,那些所谓的宝器神兵,其实跟在地上捡起的一块石头、从树上折下来的一条树枝、农妇厨房里的一把菜刀,没有任何本质上区别。你的一念之间,可以用它们来制造杀戮,也可以拯救生命,或者将其束之高阁、永远尘封。说到底,不管是宝器神兵,还是石头、树枝、菜刀,都离不开人的操纵,一旦这些武器离开了操纵者的双手,跟废物有何区别?也就是说,世界上任何的武器,都不如人的一双手。”

  欧文连连点头,似懂非懂。

  师匠随意一挥手:“好。既然明白,练习去吧。”

  “练习!练什么?”欧文茫然。

  “自然是能让自己凌驾所有武器之上的徒手格斗。”

  “徒手格斗?可师匠您还没有教给我任何招式啊。”

  “需要招式吗?”师匠抚摸着胡子,呵呵大笑,“人是活的,招式是死的,活人不可给死的招式所束缚。任何招式都能被破解,过于拘泥于招式,反而使你固步自封、缚手缚脚,当所有招式被破解后,只有任人屠戮。如果你出手无招,敌人又该如何去破呢?”

  “无招?”欧文喃喃地道。渐渐地,在他面前似乎出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新天地。

  不过欧文又提出了一个问题:“没有任何招式的攻击,就是毫无章法的纯暴力,跟市井流氓之间的斗殴有何区别?一个市井流氓,凭什么打败身经百战的强者?”

  “所谓的‘强者’,不外乎是一个人,也许是神,也许是魔。无论是人、神、魔,还是其他的物种,都只是构成天地万物的其中一份子,‘强者’再强,能与天地万物对抗?”

  “啊--”欧文发出了一声由衷的感叹,师匠的话让他骤然灵光一闪。

  “你已学会感应联系万物之间能量流动的方法。只要跟随着对世界的知、见、闻、触、想、悟,随心所欲,任意出招。忘记自己的存在,只想着你就是万物,任何与你为敌的对手,就是与世界万物为敌。”

  这堂课让欧文获益良多。记得当年在钥匙岛的圣骑士训练营时,那些教官授课极严,众学员练习剑法或其他战技,举手投足间只要稍微偏离半寸,教官便会严加责备、立即纠正,使每一个招式的动作套路总要练得十全十美,没半点错误。欧文天生资质极差,起步点落后于其他同龄的学员,但他自尊心极强,为搏得教官的肯定、让自己在学员之中抬得起头,他采取将勤补拙的方法,用比别人刻苦数倍的毅力苦练剑术,在练习招式套路时更是加倍的严于律己。

  怎知师匠的教导却与训练营里的教官全然相反,只要他随心所欲即可,这种授业方式,不要说训练营里那些刻板认真的教官,对奥洛帕任何一位战士而言,都是离经叛道的一派胡言。然而这种与众不同的理论,却给欧文前所未有的新鲜感觉,正投其所好,使他练习时无拘无束,心中畅美难言、滋味无穷。

  像这样的对话,经常在师徒两人之间进行,每一次与师匠对话完之后,欧文的感触都会到达一个全新的境界。

  然而,欧文始终不知道恩师的名字。当欧文问及师匠的真正姓名时,师匠哈哈大笑:“你会去想知道一粒尘埃的名字吗?在浩瀚无边的宇宙中,人只是非常渺小的一粒尘埃,名字不足挂齿,我这老朽之躯亦然。名字有什么重要,喜欢叫我什么都行,嫌麻烦干脆我叫‘师匠’,或者你能想到其他简单又好记的称呼。”

  在奥洛帕的传统之中,但凡有些能耐之人,都对自己的名字极为重视,因为名字代表一种荣誉。然而师匠三言两语,居然把别人看得如此之重的名字说得像鸿毛一样轻,欧文要消化其中的含义,定然需要较长的时间。而师匠亦从来未问过欧文的姓名,是欧文主动告诉师匠的。

  其实,师匠所说的“天人合一”,在哲学的境界上,与德鲁依教派亲近大自然的教义有相似之处,然而相对于仅仅是以原始野性和自然之神为崇拜对象的德鲁依教徒而言,“天人合一”其义蕴更加广远、境界也更为高深。事实上,这种与奥洛帕人类主流社会所推崇的讲求自我、竞争、征服和冒险精神格格不入的思想,根本不可能诞生在奥洛帕这片土地上。师匠主动跟欧文提起过,他的故乡是遥远东方浩土大陆上的三大帝国之一:真国。

  遥远东方的真国是一个极为庞大的帝国,其版图之大、人口之多,让奥洛帕历史上任何一个帝国都形相见绌。真国的皇帝都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然而这些根本无法令贪得无厌的皇帝得到满足。虽然真国皇帝自称“天之子”、“真龙化身”,但他们始终只是人类,逃不出生死病死的循环,生前纵然拥有万里河山、天下财富,死后一切都化为虚幻,因此,历代的皇帝莫不想得到永恒的生命。

  不仅是皇帝,无数真国人都在穷尽一生追求“长生不老”,他们通过制炼丹药、修习法术等方法,不遗余力地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尝试,最终,有人身中剧毒一命呜呼,有人变成了面目可憎的妖怪,没一个人有好下场,所有“长生不老”的尝试均告失败。然而,连串的挫折并未使这些愚昧的人放弃对永恒生命的贪欲,他们将目光投向大洋彼岸的奥洛帕。

  真国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在遥远的西方,生存着某种极其长寿的生灵,这些生灵的寿命至少在几十万岁以上,与天地同寿(说的是翼精灵)。因此东方的人总是幻想,西方一定存在“长生不老”之药。

  不少自以为立下丰功伟业的真国皇帝,都会在这个古老的传说驱使下,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派人到西方寻找所谓的长生不老药。尽管没有一次成功,可那些贪婪的皇帝总是乐此不倦。

  为皇帝寻找长生不老药,就是师匠远渡重洋、踏上奥洛帕土地的原因。

  “当年,我是一个方士。”师匠这样介绍自己。

  “什么叫方士?”

  “类似于你们奥洛帕人所说的魔法师、巫师之类,专门钻研法术的人。”师匠用欧文最容易理解的词汇来解释,“不过我们方士所研究的法术,与你们奥洛帕人的魔法有很大的不同。”

  其实,师匠不仅是一名方士,在此之前,他还是一位武学家。真国有数十万的武学家和方士,形成一个叫“江湖”的特殊群体,其中又分成数百个大小门派,以师徒传授的方式将所学精华及思想理念代代相传。欧文的师匠来自于其中一个势力庞大的门派,而且还是门派的掌门人。

  30多年前,师匠的门派处于全盛的时代,由于这个门派来在研究长生不老之道上有着数百年的经验,深得得皇帝的信任,为此皇帝将寻找长生不老药的艰巨任务委托给这个门派来执行。

  当年,欧文的师匠风华正茂、意气风发,他携同自己的师妹--同时也是其妻子,带领着门派中100多名精英弟子,汇合皇帝派出的200多名精兵强将,组成一支300多人的寻药队伍,踏上开往西方的大型船只,浩浩荡荡地航向大海。师匠夫妻两人踌躇满志、信心十足,因为他们自持得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相信此行一定可以从西方带回长生不老药,却万万没想到,他们将所有人带上一条不归之路。

  “您找到长生不老药了吗?”欧文问。

  “已经找到了。”师匠点头道。

  “找到了?”答案让欧文愕然,“您不是说从来不会有人得到长生不老药吗?”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不属于你的东西,你永远不会得到。”师匠叹了一口气,无限忧愁,“若执迷不悟,强行追求,必定付出惨重的代价。”

  登陆之后,师匠根据手中掌握的重要线索,带领着寻药队在奥洛帕的三块大陆上四处寻找。由于奥洛帕各族各国之间的斗争相当复杂,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寻药队低调行事,尽量避开不必要的争端;然而,来自东方的人跟奥洛帕本地人的相貌差异很大,他们再怎么乔装打扮,那明显的特征还是暴露他们的身份。这群全副武装出现在异域土地上的外乡人,绝对不会受到东道主的礼遇。一路上寻药队劫难无数,强盗集团、魔兽、中央教庭、当地贵族、兽人,先后给他们造成极大的麻烦。他们在各大势力的夹缝之间艰难地生存着,师匠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弟子和将士一个一个离去,埋葬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中……

  经过十几年泪与血的漫长流浪,这支原本300多人的寻药队只剩下40多人,他们的足迹踏遍了奥洛帕大三陆每一个角落,对奥洛帕各国、各族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已经了然于胸;然而,离乡背井总是让人愁伥,很多人开始思念大洋彼岸的家乡,打算放弃对长生不老药的追寻,就连师匠最亲近的人--他的妻子兼师妹也开始动摇了;然而师匠却依然坚持自己的信念,他坚信一定可以找到长生不老药,通过十几年的游历,已经掌握到越来越多的线索,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如果这个时候突然放弃,一切将前功尽弃。为此,师匠力排众议,以强硬手段镇压异己,带领活着的人继续那茫然的寻药之旅。

  “想起来真可笑啊。”师匠苦笑道,“那时的我,对寻找长生不老药有着铁石心肠般的固执,这种偏执就跟最初遇到的你一样。”

  师匠话中有话,他以自己的经历对欧文进行告诫。

  “也许是瞎猫遇上死耗子。”师匠继续说,“最后一次尝试时,终于让我们得尝所愿。”

  “啊?”欧文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十七年前,在莫伦大陆一个山洞里,找到了让我们付出了巨大心血和牺牲、梦寐以求的长生不老药。但是……”师匠的目光暗淡下来,“却为最后幸存的同胞,埋下毁灭的祸根。”

  “为什么?”欧文心中一凛。

  “我们遇上了同样是为寻找长生不老药而来的人,一个宿命中的劲敌。”

  “谁?”

  “冥狱典狱官:卜约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