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四十一章 兄弟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890 2012-07-28 15:53:26

    费莱明的死让欧文大受震惊,他怎样也想不到,霍纳几秒钟前还说要结成联盟共同作战,几秒钟后就在背后刺出致命的一枪--什么叫做人类?欧文仿佛今天才第一次认识。

  “你太卑鄙了!”相对于欧文的震惊,沃克更多的是震怒,在他这种职业军人看来,在战斗中从背后暗杀自己战友的行为是最卑劣的、也是他最为痛恨的。

  “卑鄙?随便你怎么说吧。”对于沃克的斥责,霍纳毫不动容,“高尚、荣誉、道义……这些东西,是只能在活着的前提下才可以谈的。别忘记,我本来就是个为钱卖命的赏金猎人,只要能够活下去,我会不择手段。”

  沃克根本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任何羞耻而悔恨,相反,他觉得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沃克和欧文都被霍纳的话震慑住了,尽管明知道在现在这个环境之下,任何人都没有选择的余地,霍纳的话也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是沃克和欧文就是无法接受。

  霍纳扬起头,以自信的语气对沃克说道:“我必须活着,这个全身蛮力的大块头就是最大的障碍,所以我就想了一条计策把他除掉,这样一来,我的对手就只有你,只要再杀了你,剩下的小屁孩不足为患,我也就能活下去了。”

  “你说什么!”听到霍纳居然称自己为“小屁孩”、“不足为患”,欧文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打击。

  “大言不惭。”相反,沃克显得异常冷静,“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吗?”

  “当然可以,因为……我已经看出了你的致命弱点。”霍纳的嘴角弯曲成一个阴冷的笑容。他右脚往后稍退一步,突然用力一蹬,枪尖向前,整个人与长枪连长一线,毫无预警地向沃克扑过去!

  “喝!”沃克侧身躲过长枪的正面冲刺,并在与霍纳擦身而过的一瞬间,反握军刀往霍纳的腰际一划。

  通过刚才那几个回合的交手,双方都对对方有所认识,霍纳早料到沃克有此一着,他回转长枪一挡--两件武器相撞一下,然后互相被对方震开。

  经过这一回合的交锋,霍纳正好站在沃克左手边的位置,他冷笑一声,还没等沃克转过身来以正面相对,就开始绕着沃克跑了起来。沃克几欲转身,可霍纳始终将自己置身于沃克的左边。

  “这就是我的弱点?”沃克突然醒悟,“从瞎了的左眼盲点处下手!”

  “哼!看不见的攻击,我看你如何抵抗!”霍纳在说话的时候,连续刺出了好几枪。

  独眼是沃克的最大麻烦,他看不到长枪的舞动,只能勉强地凭借着感觉和经验,抵御或闪避长枪的连续突刺,正处于劣势之中;不过……

  “当”--霍纳刺向沃克大腿的必中一枪被一柄长剑隔开了。

  “失去的左眼由我来替代。”欧文持剑守护在沃克左侧。

  “不自量力!”霍纳讥笑道。他连续几枪往欧文的咽喉、心脏、小腹和大腿处刺出,欧文虽然已经通过了见习骑士的考核,但毕竟年龄尚幼,力气不如历练多年的霍纳,只能一边抵抗一边连连后退。

  “糟糕!”欧文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后背靠在铁笼上。

  眼看欧文无法抵抗这一枪,沃克的军刀及时从旁边切入,意图打偏长枪的直刺,救下欧文性命;然而,沃克失算了……

  霍纳嘴角不经意间流露出一抹冷笑,他突然停住了前进中的长枪,并且出人意料地来了一个中途转弯,一枪刺进了沃克的左肩膀上!

  “看到了吗?这一枪就是专门为你而设计的!”霍纳冷笑道。原来,他对欧文进行攻击的突刺都只是虚招,空有速度而无力度,他料准沃克会来缓救欧文然后,计算好沃克冲来的方向和时间,突然转身一枪,给予沃克一个意想不到的重创。

  “你以为你的弱点只有瞎掉的左眼吗?错!你真正的致命弱点就是这个小屁孩!”暗算沃克得手后,霍纳得意地笑了,在他看来,这个肩上血流如注的男人已经无法威胁到自己了。

  “放开我大哥!”一再被轻视的欧文愤怒了,他举剑冲向霍纳。

  在霍纳看来,欧文的剑速太慢了,他侧身一闪,躲开长剑;然而他却万万意想不到,这个年纪如此幼小的孩子,居然将愤怒的力量融入到剑技之中,挥起的一剑带着剑风,刮破了霍纳背后的衣裳,并在他的后背留下一道血痕。

  “岂有此理!”居然被自己瞧不起的小屁孩击伤,霍纳怒不可恕,他将长枪的枪头从沃克的肩头拔了出来,旋转武器,长枪连续不断的猛烈冲刺,如雨点般罩向欧文身上的每一个致命部位。这一次是货真价实的攻击,跟刚才的佯攻有着天渊之别,欧文根本无法抵抗,几招过去,欧文被卸下武器,长剑脱手飞去。

  “死吧!”霍纳向欧文中门大开的胸口猛刺了过去!

  只听到“啪”地一声,冲到一半的霍纳突然向前摔倒;原来,在他的背后数米处,沃克紧紧拽住锁在他左脚处的铁链,这是霍纳摔跤的主要原因。

  “可恶啊,你不是已经受了重伤吗?”

  “我绝不会让你伤害到我弟弟的。”

  “找死!”霍纳抓起长枪,如离弦利箭般往沃克猛扑过去!

  沃克举刀进行挡格,却被霍纳的冲击力压得单膝跪地,从左肩膀被长枪刺穿的伤口处传来的剧痛,让他无法出尽全力握紧刀柄。

  “我看你还有多少血可以流。”望着沃克鲜血沽沽直流的左肩,霍纳狞笑道。他故意与沃克角力,就是尽量逼迫沃克流血。

  顿时!霍纳的狞笑变成了惊讶与痛苦,他望向从自己腹部处刺出的长剑,又转头看那站在自己身后的少年,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混蛋啊!”霍纳狂怒不已,大声咆哮着,右脚顺势往后一踹。

  偷袭成功的欧文被霍纳右脚的脚跟踢中下颚,整个人往后翻去--如果不是他身板子够硬,而且霍纳在剧痛之下踢出的力量不足,这一脚足以把他满口牙齿踢了出来。

  趁着霍纳往后踢而使手上力度有所放松的机会,沃克侧身卸去长枪的压力,在霍纳回过头来之前,把军刀砍在他的脖子上!

  “啊--”霍纳已经叫不出声来,脖子的大动脉被锋利的军刀切开,在体内血压的压迫之下,鲜血如同喷泉般狂飚而出;这还没算完,挣扎着站起来的欧文拔去插在霍纳身上的长剑时,又有两股鲜血喷泉从他的腹部和背后喷出。

  被激怒的霍纳抬起右手,举起长枪捅向沃克的心窝--他要与沃克拼个渔死网破、同归于尽!

  “没那么容易!”欧文冲了上去,一剑往霍纳持枪的右手砍去……

  “咣啷”--长枪与紧握着它的右手一起飞起,在空中划过一条以血丝构成的鲜红孤线后,掉在了数米外的铁笼底,连续受创的霍纳如同瞬间被人掏空了一样,毫无斗志地跪倒了下来。

  “我……我应该活着……如果不是我……你……你们都……被食尸鬼……吃了……”生命进入了以秒为倒计时的霍纳,还没有忘记自己曾经的“恩惠”。

  “知道你为什么会输吗?”沃克俯视着霍纳,“你太自负了,所以你看不起欧文的自尊,以及我和欧文之间的兄弟之情。”

  “杀……杀了我……”霍纳抬起头,对沃克说出最后的哀求。

  “咵”--沃克将手中的军刀用力一抽,霍纳的人头滚落了下来,他的痛苦也被终结了。

  嬴了吗?可是这种胜利让人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累透了的沃克紧紧挨着铁笼壁坐了下来,而同样疲惫的欧文,也拖着长剑,东倒西歪地走到沃克身边,靠着他边上坐下。

  “你刚才叫我什么?”沃克虚弱地问道。

  “大哥……咳、咳……”欧文说话的时候牵动了被费莱明打断的几根肋骨。

  “是吗?我是你大哥?”

  “有时我在想,能有你这样的兄长实在太好了。”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嗯,能成为你的弟弟,肯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哈哈,凯尔也这么说的。”沃克爽朗的笑着,不由自主地说出了他真正弟弟的名字。

  欧文转过头,望着沃克:“你跟凯尔的关系一定很好。”

  “当然了。”沃克伸手拍拍欧文的肩膀,“就像现在一样,咱们是好兄弟嘛。”

  “兄弟吗?”欧文闭上眼睛,他心中顿时流淌着一股暖热。

  对于身为独生子,而且从小父母双亡的欧文来说,有哥哥的感觉,也许就是这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