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四十章 死亡竞赛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029 2012-07-28 13:35:35

    沃克、费莱明、霍纳、欧文,四个人挤在石柱顶的狭小空间上,底下的食尸鬼越聚越多,仅仅一个小时,居然聚集了几百头之多,海滩上黑压压的一片。食尸鬼围在石柱四周,贪婪地望着石柱顶上的四个活人。四人不敢轻举妄动,甚至连气都不敢吸大口一点,因为他们的立足之地实在太小,生怕有一点点稍微的失误,就会从石柱上摔下去成为食尸鬼的晚餐。虽说只要等到太阳升起,食尸鬼就会自动散去,但是那段等待的时间是极其漫长且痛苦的。

  时间,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平等的,但是对于此时站在石柱顶的四个人来说,却像是延缓了好十几倍一样。欧文精神绷得太紧,双腿发麻,海风一刮,失去了重心,一个踉跄往下栽倒。

  一只强而有力的臂弯挽住了欧文。

  “挺住!”从沃克仅剩下的一只独眼中,欧文看到了诚挚的关切。

  为避免再有人掉下去,四个人互相挽着手臂,背贴着背紧紧靠在一起……不知道过了多久,这段漫长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太阳从东边缓缓升起,沙滩上的食尸鬼越来越少,当毒晒的阳光完全倾泻在沙滩上时,最后一只食尸鬼逃回树林深处,再也看不见踪影。

  最大的危机看来已经过去,心惊胆颤地在石柱顶站了一个晚上的四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然而放松警惕的他们根本没有发现到新的危机:海面上空一团黑气正在悄然迫近……

  当欧文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和其他三人一起,被关在一个四方形的大铁笼里。铁笼被几条粗大的铁索悬吊在距离地面约2米高,铁索的另一端连在几根竖在地上的大铁柱上。这里似乎是在一个地下岩洞内,四周漆黑一片,在距大铁笼的四个方向约两米远处,各有一个火盘,跳动着的火光格外诡异。

  欧文突然发现,他的左脚被一条铁链锁了起来;不仅是他,其他三人也一样--在四人脚上的铁链的另一端,全部连在一起。

  “什么回事?沃克!咱们在哪里?”欧文提起锁住他左脚的铁链,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占据他全身。

  “不知道。”沃克说,“我们在沙滩被一团黑气袭击,醒来之后就在这个地方。”

  “肯定又是亡灵巫师搞的鬼,”霍纳抓住自己的头发,气恼地说,“咱们一直被愚弄!”

  “那狗屁的亡灵巫师!有本事你给我出来!我费莱明大爷要把你砸成肉酱!”身材高大的壮汉一拳打在铁笼壁上,整个铁笼都在震动。

  “中气十足,果然是能从食尸鬼岛逃生的人。”在欧文右侧传来了一把阴森的声音。

  四人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在火光之下,隐约看见一个穿黑色斗篷的人站在距离铁笼约10米之外。此人站在火盘的背面,无法看清其长相--但从他的声音听来,并不是当初将他们抓来的那个亡灵巫师。

  “该死的亡灵巫师,狗屁不如的东西,快放我们出去!”费莱明抓住铁栏,指着亡灵巫师,破口大骂。

  亡灵巫师并没有因为费莱明的辱骂而生气,在他看来,这四个人只是关在笼子里的猎物,他没有必要为了猎物的咆哮而发怒。亡灵巫师不紧不慢地说:“成功通过食尸鬼的考验之后,接下来你们会进行另一项测试。”

  “别再耍花样了,恶徒!”沃克也指着亡灵巫师怒骂道。

  亡灵巫师打了一下响指,大铁笼的顶盖自动翻开,只见在头顶正上方,有十几把刀、剑、枪、斧等奥洛帕人常用的武器被绳索吊着,缓缓下降。

  “他要干什么?”不知何意的欧文忍不住问道。

  “小屁孩,这不是很明显吗?”霍纳道,“这个黑漆漆的家伙要咱们进行一场死亡竞赛。”

  “你猜对了。”亡灵巫师以毫无感情的声音说,“听着,你们当中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选择自己最拿手的武器,杀死身边其他的人,最后剩下的人就可以活着离开。”

  “这是要我们自相残杀!”欧文惊道。

  “哼!我们刚刚经历过患难,是不会向生死与共的同伴下手的,你休想得呈!”沃克断然拒绝。

  “要说我想杀人的话。”费莱明从绳索上摘下一柄长剑,“就是要杀你,亡灵巫师!”费莱明奋力将长剑向亡灵巫师投掷过去!

  长剑在飞到了一半的距离,似乎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壁,反弹掉到地上,而空气中泛起一圈圈波纹。

  “魔法护盾!”霍纳惊呼,“这家伙早料到会有人这么做。”

  “劝你们别做无用的抵抗,除了唯命是从,你们没有别的选择。”亡灵巫师转过身,向大铁笼相反的方向离开,“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们:我在你们体内植入一种好斗的虫子。在你们什么都不做的时候,虫子会不停地噬咬你们的身体,带来无尽的痛苦;除非宿主通过战斗让虫子感到愉悦,它们才会停下来。记住,宿主的战斗越激烈,虫子就越安静……”说完这句话,亡灵巫师已经完全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卑鄙的家伙,”欧文朝亡灵巫师消失的方向喊道,“快给我回来!”

  突然,欧文感到肚子里传来一阵椎心刺骨的绞痛,“啊呀--”欧文痛苦地抱着肚子坐了下来。与此同时,其他三人也感受到肚子里传来剧痛,大铁笼内,呻吟声连绵不断。

  “我受不了啦--”赏金猎人霍纳挣扎着站起来,从吊在头顶上的武器中取下一把长枪。

  “霍纳,你难道是想……”沃克道。

  “我、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霍纳提起长枪,摇摇晃晃地朝欧文走去。

  “不!”沃克取下一把军刀,拨开了刺向欧文的长枪。“你疯了吗?我们是同伴!”沃克怒道。

  “同伴?你以为我们还有谈这个的资格吗?我现在只想活下去!”

  “那也不能向欧文下手,他还是孩子。”

  “谁叫他最弱也最好杀?我在食尸鬼口中救了他两次,他也该偿还了。”

  “要杀欧文,先过我这一关!”

  两人暴喝着冲向对方,长枪和军刀相撞了数十次,火花四溅!一天之前还在并肩作战、互相扶持的伙伴,此时正在以性命进行生死相搏。

  “别打……”看着两人越发激烈的同室操戈,欧文徒劳地规劝着;以至于另一个敌人向自己冲来时,他居然毫无察觉……

  费莱明掐着欧文的脖子:“对不起了,孩子,我忍受不住虫子的嘶咬……”费莱明虽然流露出极不情愿的眼神,但手上的狠劲却一点都没有放松。在费莱明如同芭蕉叶般的巨手钳扼下,欧文无法呼吸,他只觉得眼里金星乱坠,一片白茫茫……

  就在欧文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他突然感到强加在脖子上的力量一下子消失了,“咳……咳……”欧文趴了下来,不停地喘气--原来刚才是沃克和霍纳互相踢了对方一脚,他们同时牵动左脚的铁链,费莱明被两人的力量硬生生地往后拽去,欧文才得以幸运地活了下来。

  然而欧文的呼吸还没有喘透,就感觉到自己的左脚被人倒着提了起来。“嘭”--肉体与冰冷的钢铁发生激烈碰撞产生的声响,费莱明抓起铁链,欧文被重重地摔倒在大铁笼的底部,顿时头破血流;还没等欧文站起来,费莱明又甩起铁链,欧文在另一边被砸了下去;当欧文第三次被甩了起来时,他的胸膛里断了几根肋骨。

  发现欧文遇险,沃克朝霍纳虚劈一刀,转身冲向费莱明!费莱明一个侧翻避开这一击。

  “谁都不许伤害我弟弟!”沃克横刀栏在欧文身前。此时他已经完全将欧文当成是自己的亲弟弟。

  “还能挺住吗?”沃克回头问欧文。

  “还行。”欧文一抹嘴角的鲜血,强忍着头部和胸口传来的剧痛,他从绳索上解下一把长剑,与沃克并肩站在一起。

  “喂,大块头。”霍纳向费莱明喊道,“咱们联手吧!”

  “什么?”费莱明一时没反应过来。

  “那两个家伙已经联成一线,”霍纳指着沃克和欧文,“再不联手的话,咱们会被各个击破。”

  费莱明想了一会,点头道:“好吧,我跟你联手。”

  “快去取武器,我帮你顶住。”霍纳守卫在费莱明身边。

  “好!”费莱明立即跑到一把战斧下面,把这件杀伤力强大的武器从绳索上解下来。

  当战斧拿在费莱明的手中后,代表着被迫参加“死亡竞赛”的四个人已经全部拿到了武器,剩下的其他武器被绳索拉了上去,大铁笼的顶部也被盖上了。

  “咱们上!”拿到了战斧后的费莱明信心十足,他朝沃克和欧文挥舞手上的武器--然而下一秒,他发现自己已经走向末路了。

  一把长枪从背后刺进他的右肾,横贯半个身体,在左方小腹部穿了出来。

  “你……”费莱明在倒下之前,一面怒容地盯着霍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