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三十七章 回忆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958 2012-05-08 02:04:15

    光明纪元1678年11月20日。

  这一天对于在钥匙岛上参加圣骑士训练的孩子来说,是意义重大的一天。由于两名孩子的出色表现,仅以11、12岁的幼龄就通过了见习骑士的考核,成了众多学员之中的耀眼新星。这件事不仅全钥匙岛上的人都在讨论,甚至传到了远在圣教皇岛上的教皇陛下耳中。为此,至高无上的教皇陛下还破例派出最强的12名圣骑士的其中一人,来到钥匙岛上,见证并亲自主持新一批见习骑士的授衔仪式。对于那些从来没有见过圣骑士英姿的孩子学员那说,能一睹圣骑士的风采,该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

  在众多同龄孩子“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朱利安·卢梭和欧文·萨莫林两位有幸成为最年轻见习骑士的孩子,穿着整洁的礼服、腰跨礼仪佩剑,站在一堆比他们高得多的受衔者中间,紧张地等待着圣骑士的出现。

  千呼万唤始出来,万众期待的圣骑士先生一出场就引起阵阵欢呼。他身穿闪闪发光的秘银合金战甲,背后披着红色披风、挂着一柄双手巨剑。圣骑士大人对于这样的场面已经司空见惯,他在一大堆惊叹和崇拜的目光之中,迈着自信的脚步出现来到了队列面前。

  “欧文,咱们什么时候才能这样威风?”就连准备授衔的朱利安,也压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他压轻声音问站在旁边的好友!

  然而过了好几秒,欧文都没有回答,朱利安转过头去,却发现欧文脸上充满了愤怒和仇恨!

  “欧文,你怎么啦?”朱利安被欧文的表情吓了一跳。

  就是他!永远忘不了那张脸!害死梅可内大叔的凶手!我要为梅可内大叔报仇!

  被愤怒和仇恨所支配的欧文发出撕心裂肺的咆吼,他抽出了礼仪佩剑,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圣骑士疯狂地冲过去!

  圣骑士飞起一脚,礼仪佩剑脱手落地,欧文的身躯在半空中划出一条弦线,摔倒在十几米之外,鲜血狂喷。

  “欧文·萨莫林!为何要刺杀米洛勒斯大人?”跟随圣骑士而来的神官厉声喝问重伤的欧文,“你到底是什么人?”

  欧文双眼喷出仇恨的火焰,他没有回答神官的话,爬起来转身就跑。

  “追!”

  “抓住那刺客!”

  “别让他跑了!”

  后面一群吆喝着的士兵穷追不舍,欧文明白,如果自己被当场逮住,肯定会受到惨无人道的折磨和铐问,他只能不顾一切地往前冲!

  慌不择路地狂奔之下,欧文居然跌跌撞撞地跑到了自己平时练剑的悬崖边。

  “你跑不掉了!”追兵已经来到欧文身后,向他步步迫近。

  欧文往后望去,波涛汹涌的大海掀起滔天巨浪,如同一只巨大的手掌一般,无情地拍打在悬崖上。

  “投降!否则你死路一条!”带头的一名军士抬起剑,恶狠狠地向欧文喝道。

  “不--”欧文断然拒绝,他一点点地往后挪动,脚边碰到的小石头一块块地掉下悬崖,瞬间被大海吞没。再往后半步就是汪洋大海,欧文已经无路可逃。

  追兵突然停止了进逼,他们往两边退开,让出一条小道。圣骑士米洛勒斯从小道中向欧文走近,虽然刚刚受到了欧文的袭击,但此时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怒火和杀气。

  “我认出你了。你就是三年前村庄里那个孩子。”米洛勒斯心平气和地对欧文说,“当日我曾对你做过有违骑士精神的事,为此我一直悔疚在心。现在得知你没死,我的内心也感到宽慰。”

  “呸!”欧文往地上啐了一口血痰,“我没有死,你很失望是吧?来杀我呀,就像当年一样!”

  “孩子,我知道你对我怀有恨意。但现在你的处境很危险。”米洛勒斯尽最大努力劝道,“赶快回到这边来吧,我以圣骑士的尊严起誓,一定会宽恕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并且保证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放屁!收起你的假仁假义,没人希罕你的宽恕!恶心的东西!”说完,欧文转过身去,面对大海,放声狂笑,“哈哈哈哈哈哈……”

  “孩子!别干傻事,回来!”

  “记住,圣骑士。如果我今天死不去,一定会回来找你报仇;如果我死了,也会变成恶灵向你索命!”

  欧文张开双臂,面向悬崖,纵身跳了下去!

  “不--”米洛勒斯扑了上去,但他还是慢了一拍,仅仅抓到孩子的一只右鞋……

  “嗵”--在巨大的撞击声之下,欧文如同那几枚小石头一样,瞬间被海浪吞噬,在海浪强大的力量之下,他弱小的身体被肆意玩弄,随着海浪上下而翻滚。腥咸的海水从嘴巴、鼻子、耳朵处贯入,迅速充满了他的肺和胃,因缺氧而窒息的欧文依靠本能拼命挣扎着。一个巨浪卷了过来,把欧文一头抛向悬崖,然后产生的反推力将欧文推到大海的更远处。欧文渐渐失去了意识,眼前一片黑暗……

  **********************************************************************

  “呼--呼--”盘膝打坐中的欧文慢慢调节着自己的呼吸频率。

  从一百多米高处奔腾而下的河水产生一股强大的冲击力,全部压了欧文身上,被蕴藏着巨大力量的水包围着,使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多年前的往事。

  现在奥洛帕大部分地区已经迎来了冬天,很多北方国家的河流和湖泊均已结上了一层冻霜;而洛马王国南部的丘布伦安大瀑布,却由于水流湍急,没有进入霜冻状态--但即便如此,河水仍然处于零度以下的低温,使人极其难受,而且随着瀑布倾泻而下的,还有上游的大量冰凌。

  欧文正坐在瀑布底部,他将自己变成岩石,接受着冰冷河水的冲涮,以及瀑布那强大冲击力的撞击。只有这种使身体到达极限的双重洗礼,他才能将体内那股越来越难控制的可怕力量暂时镇压。

  如此相似的环境,勾起了欧文的无限回忆。

  思忆伴随着泪水不断涌出。不同的是,泪水一离开眼框就被冰冷的河水带走,溶入到天地之间;而那段印骨铭心的思忆,却不断在他脑海中徘徊。

  时间如同流水,总是永不停息地向前流逝,虽然记忆可以谈忘,伤痛可以痊愈;然而,当记忆刻在灵魂深处时,就会成为灵魂的烙印,永远不会磨灭。

  **********************************************************************

  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欧文最终恢复了知觉时,他只觉得自己的肚子传来了阵阵剧痛,像是受到了连串的重压。欧文微微睁开眼,只见到一个戴着黑色斗缝的人正抬起脚,使劲地踩着他的肚子。

  自己的肚子每受一次践踏,欧文就感得喉咙里一阵翻滚,然后大量海水从他的口中喷出。接着,欧文又晕了过去……

  再一次苏醒过来时,欧文只觉得喉干舌燥。“水、水……”--在本能的需求之下,欧文发出了微弱的声音;海水里的盐带走了他体内大量水份,再得不到清洁的淡水,这个虚弱的孩子就会脱水而死。

  一条活鱼被扔在了欧文头部附近,鱼活蹦乱跳,撞击着木制地板发出“啪、啪”的声音,暴露在空气中的鱼,与此时的欧文一样,极度需要水,生存的本能让它拼了命挣扎着,企图逃回大海里面--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欧文和这条鱼可谓是同病相邻;然而,讽刺的是,它们之中只能活下一个。

  欧文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双手使劲一掐,把鱼紧紧抓住,任凭这条鱼怎样挣扎,就算是尖锐的鱼脊刺得欧文双手鲜血直流,他也不肯放松半分。处于生死边缘的欧文知道,如果鱼活着,他只有死;若自己想要活,鱼就必须死!

  完全控制住了鱼之后,欧文将鱼移到自己的嘴边,张开嘴对准鱼肚使劲地一口咬下去!人类的牙齿穿透了名为“鱼鳞”的一层薄薄的甲胄,镶进了腥臭的鱼肉之中。

  鱼的挣扎到达了最激烈的状态--然而这也使鱼血流进欧文口里的速度加快……

  贪婪地吸干鱼血后,欧文大口咀嚼着鱼的生肉。最终,欧文活了下来,鱼却牺牲了。这就是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在这个二活一的游戏中,只有较强大的一方才有活下来的权力。

  这个11岁的小男孩累坏了,他将剩下的鱼骨、鱼头、鱼内脏随意扔到了一边,然后整个人呈“大”字形地仰卧在木制地板上。

  刚从鬼门关前走了一趟的欧文,终于有多余的精力注意其他事情。现在似乎已经是夜深,周围黑漆漆一片,躺在地板上的欧文清楚地看到,黑夜的天空中挂着的无数星星;不过奇怪的是,这些星星正在不断地摇晃着。

  其实,摇晃的并不是星星,而是欧文自己--因为此时他正身处一艘在大海中飘浮的船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