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十二章 君与臣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091 2012-02-16 23:55:42

    晌午已过,由王宫侍女送来的午餐仍然放在别苑花园的桌子上,午餐已经凉了,但仍然未见有人动用过半分。

  卡修斯使劲地吞着口水,正为这美味的午餐被浪费而感到惋惜;尽管他此时的肚子正打着鼓,然而在苏菲娅有胃口用餐之前,所有人都得陪着她挨饿。

  “苏菲娅,别转来转去好不好?我都快被你转晕了。”乔伊卡对一边咬着自己手指头,一边来回踱步的苏菲娅说道。

  苏菲娅听乔伊卡这么说,无奈地在凳子上坐了下来,然而刚坐下不到3秒,她又“霍”地一声站了起来。

  “你的情绪把大家都给感染了。我们知道你在担心欧文,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担心他,但是--”卡修斯望向午餐,又吞了一下口水,“但是你也不能把自己给饿坏了,先填饱肚子,咱们再一起出去找好不好?”

  “嗯……”苏菲娅觉得卡修斯说得有道理,于是又坐了下来,伸手拿起汤勺盛起了一点汤羹,可是在她把汤勺放到嘴边的时候,却又把汤勺放回了原位。

  “咱们现在就出去找吧!”苏菲娅突然站了起来,由于动作过大,整盘午餐都被她打翻在地。

  “是的,我也觉得应该事不宜迟。”急性子的雷附和道。

  “怎么找?到哪里找?汉沙城这么大,咱们也应该有个目标或者方向才行啊,盲目地行动,根本不可能达到预期的目标。”乔伊卡道。

  “难道咱们就这么置之不理吗?”苏菲娅争辨道。

  “不必了,我这不就回来了吗。”一把声音突然出现在别苑的入口处。苏菲娅在顿时惊呆了,听到了这把熟悉的声音,她又惊又喜,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欧文!啊……嗯……”苏菲娅转过头去,望着站在门口那位留有银色长发的男子,心中有无数话想说,却为之语塞。

  呆立了数秒之后,苏菲娅才迈开脚步冲过去,脸上挂着恼怒和泪滴,不停地用手锤打着欧文的肩膀。“你……你滚去哪里了!”苏菲娅以相当生气的表情怒斥着欧文。

  这时,其他几名伙伴们也围了上去。

  “你这小子,身体稍好了一点点就到处乱跑。”

  “就是,害得苏菲娅担心了一整天!”

  “还连累了我们没胃口吃饭!”

  ……

  大家都在七嘴八舌地声讨着这位在不久之前他们还为之担忧的好友;然而他们却不曾注意到,欧文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小小的长方形木盒。

  *******************************************************************************

  深夜。

  汉沙城一如既往地宁静。喧哗的市区,随着时间的推移,灯光也渐渐熄灭;除了一个地方,几乎每一个晚上都是灯火通明。

  那就是王宫里国王陛下的御书房。

  “进来吧。”察觉到书房外有徘徊的脚步声,都里斯放下手中的鹅毛笔,“既然你有话想说,那就不要躲躲闪闪。”

  “陛下。”书房门被推开,进来的是亲卫队长萨可洛斯,他单膝而跪,向国王行礼,“臣斗胆问一句,今天上午,您跟那小子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别苑里的那个叫苏菲娅的少女真的是前朝公主?”

  “嗯?萨可洛斯,你在偷听朕和别人的谈话吗?”

  “臣该死!臣知道做这样的事情是有违骑士之道,但是我无法信任那个邪里邪气的小子。尽管陛下您神勇无敌,但明枪易挡、暗箭难防,臣担心陛下的安危,不得已才有意冒犯。”

  “邪里邪气?你是这样评价欧文的吗?”

  “是的,请恕我直言。被收留在别苑里的那些客人之中,苏菲娅尽管可能是前朝公主,但她看起来没什么心计,她的其他几个伙伴都能信任,唯独是这个欧文,让人有一种抓摸不透的感觉,而且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这家伙就像是凭空冒出来一样,当初进塔时,也没有这个家伙存在,为何七罪之塔一消失,这小子就出现在废墟之中?陛下,您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感谢你把心里的话都吐了出来。”都里斯站起来,走到萨可洛斯身边,把那位忠心的骑士扶起来,“你非常尽职,但是其他的事你不必担心,朕心中自有分寸。”

  “可是--”萨可洛斯望向都里斯,眼中充满恳求,“国王陛下,难道您要求那小子答应的事,是真的要这么干吗?陛下,您一定要三思啊!”

  “萨可洛斯,朕叫你不要管,难道你听不到吗?”都里斯立即扳起了一副严肃的脸。

  “陛下!”萨可洛斯再一次跪了下来,“从法耶鲁帝国一个小小的传令兵,到现在的波勒王宫亲卫队长,臣跟随陛下已经有二十多年了。臣不惜离乡背井、置生死于度外,跟着陛下赴汤蹈火,至今没有任何怨言。那是因为臣追随的目标的是您!不仅是我萨可洛斯,李曼、福克斯,还有全部从法耶鲁帝国跟随陛下到现在的老伙伴都是这么想的,为了陛下的宏伟大业,我们才奋斗至今,可是……可是您居然打算将王位归还给已经终结的马丹王朝后裔?那我们一直这么多年来牺牲和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

  望着越说越激动的萨可洛斯,都里斯无奈地摇了摇头:“萨可洛斯啊,你还信任朕吗?”

  “当然。但是……”

  “既然仍信任朕,那就请再一次相信朕的决定。”都里斯打断了萨可洛斯的话,“将来会发生什么事,谁能预料得到呢?更何况我们现在要对抗的,是以前从来没有面对过的强大敌人,朕只是想为以后的事多做一重保障,即使将来失败了,也不至于使多年建立的基业从此毁于一旦。”

  “陛下您是强大的君王,您从来都是带领着我们打胜仗的,又如何会失败呢?”

  “行了,萨可洛斯。咱们这次的谈话就到此结束吧。你也该把刚才的内容都给遗忘掉吧,朕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朕的案头上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你就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吧。”都里斯下达了逐客令。

  “不--”萨可洛斯仍想抗辨。

  “放肆!”都里斯突然严厉地怒斥道,“你偷听朕跟别人的谈话本身已经是一条罪状,难道现在连朕的旨意也要忤逆吗?”

  无形的威严突然从都里斯的身上释放出来,让萨可洛斯在顿时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令他根本无法抵抗,这就是所谓的君王之威!在跟随都里斯的这20多年来,萨可洛斯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主子发这么大的火,而且还是冲着自己,此时占据着萨可洛斯心理的感情,不是惧怕,而是无尽羞耻。

  “十分抱歉,陛下。臣这就退下。”萨可洛斯垂下了头。

  余怒未消的国王并未答理,他只是轻轻地一挥手,打发自己的亲卫队长赶紧离开御书房。

  萨可洛斯恭恭敬敬地往后退出书房,关好了门后,然后转身走在长长的走廊上。

  “嘭”--走到一半,萨可洛斯停了下来,重重的一拳打在墙壁上,心事重重的他对刚才的事感到极其不甘心……突然,他把头扬了起来,只见在他的眼神之中,闪烁过一丝充满杀气的冷光。

  御书房内。

  “你都听到了吗?”国王都里斯对书桌后的一块屏风说道。

  “嗯。”在屏风后面传来了一把女声,只见一名30多岁的贵族女子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款款盈盈地走到都里斯面前,然后充满深情地望向国王,“亲爱的,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从她抬起头的一瞬间,分明看到她就是凯瑟琳王后。

  都里斯张开了宽阔的臂弯,将自己的妻子搂入怀里,然后一起坐到宽大的椅子上。“这不是你的使命所所一直追求的终极目标吗?”都里斯在凯瑟琳的鼻子上刮了一下,“更何况,这是当年我对你许下的承诺,现在苏菲娅公主已经找到了,也该到了必须兑现的时候。”

  “可是这么一来,你就会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亲爱的,我……虽然我无法忘记我的使命和身份,但是,我更愿意当你的王后、妻子。如果为了遵守与我的承诺,而让国家失去了你,我宁愿作出牺牲的是我。”

  “别这说么,凯瑟琳。这世上,不存在没有了谁就不行的事。而且我若继续在王位上贪恋权势,可能我会因此迷失了自己,那位少年说得对,也许最终有一天,我会将这个国家和人民带入毁灭的深渊,在此之前,应该另选一位适合的王者,来代替我领导这个国家。”

  “亲爱的,我……”凯瑟琳欲言又止。

  看出妻子内心的矛盾,都里斯露出微笑,将她搂得更紧:“没关系的。这也不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我只是给以后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早作准备而已。只不过,要完成这件事情,存在的最大障碍,就是跟随着我从法耶鲁帝国过来的那群忠心耿耿的老臣子。刚才萨可洛斯的态度,你应该也看到了。”

  “是的。”凯瑟琳微微点头,“以萨可洛斯的性格,今晚他肯定会有所行动。”

  “我也这么认为。”都里斯将手搭在王后的手背上,说道,“也好,让他吃到苦头,挫一挫他的锐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