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战败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059 2011-11-16 03:22:53

    “果然……”醒来的卡修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站起身来,他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巨大的棋盘之中,而且自己正站在一个黑色的格子里,“我猜测的没错,这些敌人都是棋子。”

  就在卡修斯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之际,他感觉到身后产生了一些不寻常的元素波动……

  “轰--”红色光柱击中了卡修斯召唤出来的冰墙,丰富的战斗经验和极强的应变能力救了卡修斯一命,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

  卡修斯转过身,只见两名主教正并肩站在他的身后,其中一个主教手中的书还翻开着,上面凌散地飘着一些红色的光点;而另一个主教手中的书却是合起来,看来他并没有进攻的意图。

  不由得卡修斯多想,刚刚发动攻击的那名主教又往卡修斯射出第二道红光!

  又是一声巨响,红色光柱再次与冰墙亲密接触,并且双双回归元素状态,但这一次卡修斯的状态看起来不太好,他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就算卡修斯已经拥有三环法师的实力,但他现在身负重伤,而且精神力已大量损耗的状态之下,能够在2秒内连续召唤出两堵冰墙已经是很勉强的事。

  根本不给予卡修斯喘息的时间,第三道红色光柱又往卡修斯射去!

  “真糟糕!”卡修斯暗暗叫苦,他没有自信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召唤出第三堵冰墙与之对抗,于是他作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逃避。

  当卡修斯纵身跳到左边的白格时,一直没有行动的另外一名主教终于动了起来,他翻开了手中的《圣书》,一道蓝色光柱往卡修斯射来!

  还没缓过劲来的卡修斯立即往更右边的黑格逃去,这时,首先发动攻击的主教又动了,红色光柱夹风带火地往卡修斯扑去!

  “我明白了!”卡修斯突然醒悟过来,原来在象棋的规则之中,主教的走法也有严格规定,因为主教只能攻击与自己处于同一斜线上的棋子,因此同一阵营的两个主教永远不可能互相接触,其中一个主教只能在黑格里活动,并且只能攻击处在黑格中的敌人;相反,另一个主教的活动范围也被限制在白格中。

  可是就算想起了个中的规律,现在也不是站着思考的时候。卡修斯狼狈地往左边的另一个白色格子滚了过去。

  *******************************************************************************

  就在雷以为自己难逃此劫的时候,那只快要踏在自己胸膛上的马蹄突然抬起,只见整匹马一跃而起,从雷的头上跳过去。越过了雷之后,那名骑士勒住马缰,转过马头,一枪望雷刺过来。

  不过现在雷已经有足够的反应时间,他翻身而起,轻易避开了那一枪,然后反身还击了一枪。第一名骑士立即加入了战团,三把长枪再次交织在一起。雷一边战斗,一边思考着:“奇怪,刚才他明明可以给我致命的一击,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呢?”

  当雷感觉奇怪的时候,他又躲过了前面骑士的一次穿刺,雷往后退了两步,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像是碰上了什么东西。雷转过头去,意外地发现自己居然靠在了另外一名骑士的战马肚子上--那名骑士居高临下,通过厚实的面甲俯视着他!正在雷的心眼提到了臊门时,刚才的一幕又再重现:那名骑士没有趁此大好良机了结雷的性命,反而纵马跃开一段距离,再一枪刺向雷。

  “我明白了,他们都无法攻击紧贴在身边的敌人。”尽管对象棋的规则一窍不通,但雷还是靠自己的观察洞察到这两个骑士的行动规律。

  知道了这一切之后,雷立即有了一个清晰的作战计划。他一边挥舞着长枪抵御着两名骑士的攻势,一边想方设法向其中一名骑士靠拢……终于,在十几个回合的交锋之后,雷再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后背靠在了战马的肚子上。这一次雷不再惊慌失措,他非常有计划地躲开了来自前方的攻击后,顺势仰卧在地上,他望着头顶上战马的肚子,将手中的长枪用力往止一捅!

  血契龙枪从马肚子捅进去,再从马背穿出,把骑在马背上的骑士一起穿了个透心凉,战马发出惨痛的嘶鸣,带着背上的骑士往侧边轰然倒地--然后,战马和骑士倾刻间化作了一阵轻烟,消失在地上。

  然而还没有等到雷庆祝自己的胜利,另一把钢制长枪却捅穿了他的右肩,把他和地板钉在了一起。

  “可恶--”雷咒骂了一句,他没想到另外一名骑士居然如此歹毒,竟完全不顾可能对同伴的误伤,在雷向自己的同伴发动攻击的同一时间,自己也向同伴所在的位置发动了致命的一击,因为发动攻击的时机与雷同步,因此雷没能及时躲开。

  其实雷挨的这一道,在象棋中被称之为“连环马”,也就是说让两个骑士互相处于对方的攻击位置,以对彼此之间互相提供掩护,当其中一个骑士被敌方的棋子消灭时,另一个骑士就可立即消灭这只敌方棋子。不通棋理的雷在这一招之下吃了大亏,一点都不奇怪。

  但是雷并不是一个会认输的战士,尽管已经身负重伤,但雷还是顽强地操起地上的血契龙枪,用尽全身力气往那一名偷袭自己的骑士猛捅过去……

  *******************************************************************************

  卡修斯连续逃开了好几次攻击,然而,让他逃逸的空间却越来越小。

  这正是象棋中主教的可怕之处。当棋盘上只有一个主教时,因为其活动范围只剩一半的限制,以至于威力远不如其他的棋子;可是当两个主教都存在于棋盘上时,它们之间互相配合就能发挥出远胜于两者之和的战斗力。两个主教之间互相配合、压制,可以将敌人的棋子压到棋盘的角落,使其活动区域越来越小,最终被彻底消灭。

  “不行,如果我这样一直躲下去的话,最终还是厄运难逃的。”通晓棋理的卡修斯当然知道两个主教之间互相掩护压制所带来的后果,“我必须反击!”

  此时,卡修斯趁着精神力稍微恢复了些许,决定正面硬接下敌人的攻击并反击。卡修斯一立稳脚跟,站在一个黑格上,而那名在黑格中活动的主教也毫不犹豫地向卡修斯发射了一道毁灭性的红色光柱;卡修斯不闪不躲,他稳住了身形,双手划成一个大圆圈,只见周围的水元素迅速凝固,一个大型圆形冰盾出现在卡修斯的身前,它的厚度起码有10厘米,红色光柱撞在冰盾上,轰然雷动,雾气腾腾。冰盾抵挡住了红色光柱的大部分威力,然而这个冰盾毕竟是仓惶之间施放出来的魔法,自然有其漏洞。只见在冰盾的右上角处大约四分之一处,冰层明显比其他地方要薄许多。一部分红色光柱的能部击碎了这部分冰盾,弱化成一缕手指般细小的光柱,直接射穿了卡修斯的右胸。

  “呀--啊!”卡修斯惨叫一声,这股灼热的魔法能量不仅穿透了他的身体,还把被射穿的皮肉烧得血肉模糊;但卡修斯并没有因为剧痛而有所退缩--这个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的胖魔法师,内心比很多战士都要坚强!卡修斯强忍着痛苦,操纵着被打散的水元素,重新组合成五根尖锐的冰椎。

  “去!”卡修斯打了一个响指,五根冰椎在那主教发射出下一道红色光柱之前,全部扎进主教体内。

  “结!”卡修斯打了第二个响指,打进主教体内的五根冰椎迅速释放出大量冻气,几秒钟内将主教的身体冻成一座冰雕。

  “碎!”卡修斯打了第三个响指,那主教连同他身上的冰层瞬间粉碎成一地的冰渣。然后,卡修斯看见这些冰渣化成一缕缕的轻烟,消失在空气中。

  “终于解决掉一个了。”卡修斯一阵虚脱,摔倒在地板上。刚才那一击已经彻底透支光他所有的精神力,现在卡修斯已经完全失去施法能力。

  但是,卡修斯知道自己不能休息太长时间,因为还有一个敌人没有被打倒;他顽强地爬起来,沿着黑格往另外一名主教爬去。

  这名幸存的主教是在白格中活动的,因此他暂时无法对仍身处黑格中的卡修斯发射出同样可以夺人性命的蓝色光柱,所以一直傻乎乎地呆在原地不动。

  “你这畜牲……”卡修斯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来到那名主教旁边的一个黑格中,并向那主教挥出了一拳;失去施法能力的他,只能用最原始的武器--人的拳头攻击对手。白格主教无法攻击处在黑格的目标,因此那主教白白挨了卡修斯一拳;然而卡修斯这一拳根本无法将其打倒,其威力就跟抓痒差不多。

  “去死……”看到自己一拳无法打倒这个敌人,卡修斯又打出了第二拳,同样的,这一拳也根本没有足以将主教击倒的力量。

  卡修斯咬紧牙关,准备打出第三拳;可是这个拳头刚举到一半,卡修斯就觉得眼前一黑……

  他倒下了--如此高强度的作战,早已超出人类的极限,他彻底跨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