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七十五章 解脱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720 2011-05-08 11:14:26

    圣教皇岛,教皇殿,冥想厅。

  “西克斯图斯,交给你一项任务。等这次召唤神罚的任务结束之后,立即将杜克清理掉。”

  “什么?”总审判长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教皇陛下,可是杜克他不是……”

  “朕对杜克的情况相当清楚。制造‘神战士’的实验失败之后,本来将付予他无穷无尽的愤怒与残暴,直至将他能见到的所有一切,或者是他自己毁掉为止。然而,杜克的自我保护意识实在太强,他居然能自主分裂出一种极善的人格,来使这种愤怒和残暴得到抑制,这也是在众多实验品之中,只有杜克能活下来的原因。”

  “教皇陛下,我就想不通了,既然如您所说,杜克能分裂出的极善人格可以抑制实验所产生的无穷无尽的愤怒和残暴的话,那么我们怎么不一直利用这种极善人格来控制他?这个囚犯还有不少可以为光明上神服务的价值,把他除掉了也太可惜了。”

  “极善与极恶两种人格其实是互相影响的,越是善良就越是邪恶。只怕多年来极善人格对其本身的愤怒和残暴进行的长期压抑,只会让这种愤怒和残暴更加变本加厉,一旦极恶的人格冲破极善的牢笼而苏醒的话,将会比以前更加可怕。”说到这里,教皇微微一停,然后说到,“你以为现在已经暴走的杜克,还会恢复到以前那种极善的人格吗?不!他对我们,对整个教庭充满了仇恨,无时无刻不想向我们报复。虽然以我们的实力来说,他还不足以造成什么威胁,可是留着总是个祸害。”

  西克斯图斯点了点头:“是的,教皇陛下,我一定完成您和光明上神交托的任务。”

  然而西克斯图斯口中虽这么说,可他心里却打了一个冷颤:这就是光明上神在地面的代言人、济怀天下的教皇吗?冷血、高效、不择手段,虽说他早就了解了教皇和整个教庭的真面目,可是教皇的处事方式还是让他不寒而粟……幸好,自己并不是站在教皇的对立面。

  *******************************************************************************

  波勒王国,汉沙城北郊,七罪之塔,第二层“暴怒”。

  无意之中醒觉了战魂的乔伊卡,一改他平日的战斗风格,以硬拼硬的方式与强大的“豺狼”杜克展开激烈的对攻!

  早已一片狼籍的大房间里,此时到处鲜血横飞,有乔伊卡的,也有杜克的。由此可见,其战斗的惨烈状况触目惊心!

  “呼……呼……这家伙,难道是不死之身?”刚刚的一轮对冲之后,虽然乔伊止给对方身上添上了数道伤痕,但他自己同时也再次遭受了一次重击;两人现在的状态唯一不同的是,杜克似乎完全不在乎伤势,更有无穷无尽的体力,而乔伊卡却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体能,而且大量失血让他的战斗力在不断下降。

  虽然乔伊卡已经觉醒了战魂,但有战魂的加持不代表可以刀枪不入,此时虽然两人看起来都是浑身浴血,但乔伊卡自己却清楚地知道,时间如果继续拖下去的话,只会对自己越来越不利。

  “怎么办呢?继续这样打下去,我是没有胜算的。”利用喘息的片刻,乔伊卡在苦苦思索着应敌的方法。

  然而他的对手似乎根本不需要喘息,这个根本感觉不到疲劳的怪物脚一蹬地面,溅起一地碎石,狂暴地向乔伊卡冲撞而至!

  大气都还没喘过来的乔伊卡别无选择,现在他连站稳脚根的时间都没有,迎面冲上去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因此他选择向旁边跨出一步,避开杜克的锋芒。

  躲过杜克这一冲击的乔伊卡立即转身刺出一剑!在战魂的加持下,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出剑速度居然如此之快,锋利的秘银合金长剑穿透了杜克的血肉之躯,鲜血溅到乔伊卡的脸上。

  但是!这时的乔伊卡却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更大的麻烦之中——因为他的剑更也拔不出!

  暴走的杜克居然用自己的血肉双手,死死地拽着乔伊卡的长剑,让这件优秀的武器无论如何都动不了。

  “放手!你这个怪物!”几次试图把自己的武器拔出来都失败了,长剑就是纹丝不动,乔伊卡恼羞成怒地骂道。

  而站在他对面的杜克却以那双如同烈火般燃烧的鲜红双眼直瞪着他,尽管锋利的剑刃已经让他的双手血流如注,可是这双粗壮的大手却握得更加用力!

  双方就一直在长剑上进行着拉锯战,最后,邪恶的狂暴力量战胜了刚刚觉醒的战魂!

  “糟了!”随着杜克的猛然发力,长剑一下子被杜克拽了过去,剑柄擦过早已麻木的虎口,让乔伊卡感到一阵如同火烧般的疼痛;而且,这一次的失利不仅让乔伊卡失去了赖以战斗的武器,他还因此而向前踉跄了一步,刚好撞到杜克身上。

  当乔伊卡抬起头时,却发现杜克在抛掉了他的长剑的同时,也向自己举起了足以致命的重拳……

  “啪——”

  乔伊卡的面门重重地挨了一拳,他再一次被对方狠狠地打飞了出去;然而,与此同时,他也用一记飞腿,对杜克的脑袋给予了重重的一击……

  *******************************************************************************

  七罪之塔入口处的十二颗石珠已经亮起了五颗。

  在塔外激战的众人谁也没有分心留意到,然而对于在千里之外观战的两位旁观者而言,却看得一清二楚。

  “已经过去五个小时了,也不知道塔里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欧文丝毫没有掩饰他的担忧。

  站在他旁边的巫妖王没有回答,他反而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奇怪。”

  “你说什么?”

  “嗯。朕说的是从塔里泄露出来的那股恐怖气息,它似乎夹杂着一些不一样的气息在里面,怎么说呢……就是不太协调吧。”卡洛文表情非常认真地说道。

  “巫妖王大人,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卡洛文转向欧文,笑了笑道:“请说吧。”

  “您为何会对‘神战士’的失败品如此不安?以您的经历和实力,本来应该没有什么事物能让您有这种表情才对的。看来,‘神战士’对您的意义,远不仅仅是威力恐怖、破坏力可怕那么简单,这里面一定发生过一些对您影响深远的事情。”

  “神战士……唉--”卡洛文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很聪明啊,少年!你猜对了。朕年轻时,一位好朋友,不幸成为了‘神战士’实验的牺牲品……是我,亲手给予他解脱。”

  *******************************************************************************

  被重重地打飞,然后撞到墙壁并甩在地上的乔伊卡,挣扎着用手支撑着身体,艰难地一节一节地撑起来。他的一只眼睛已经肿了,鼻梁破裂,满脸鲜血,乔伊卡睁开勉强还能看到东西的一只眼睛,只见“豺狼”杜克正在原地使劲地锤着地。

  “狗屎,我还是打不过这个怪物。”乔伊卡自嘲道。虽然他不知道杜克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但他明白,自己已经没有机会取胜了。

  现在,他努力地使自己站起来,只不过是想做生命里最后的一次博击--这个玩世不恭的赏金猎人,同样有着身为战士应有的骄傲和荣誉感,更何况,他还有身为男人的自尊,这使得他绝不会在苏菲娅面前丢掉他的承诺。

  “喂!怪物!”乔伊卡向正在拼命锤地的杜克喊道。

  杜克抬起头,望着乔伊卡,然而,这一下却让乔伊卡感到一阵愕然!不是因为这双大眼里充满仇恨和怒火,恰恰相反相反的是,眼神里充盈着温驯和哀伤。

  “这……你是……”乔伊卡楞了一下。没错,这双眼睛,已经不再如同烈火般通红,而是变回了原来棕桐色。

  “杀……杀了我……快!”杜克以乞怜的语气,向乔伊卡哀求道。

  “我没听错吧?”乔伊卡有点不太相信,然而他看到杜克的眼神,却是无比地真切。

  “帮……帮我解脱……我……不想再受到折磨……”当杜克说这些话的时候,乔伊卡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他的痛苦。

  然而在下一秒,杜克再次发生变化,只见他的双眼又变得一片通红,那股可怕的邪恶气息再次在他身边围绕着。“想杀我?哼!没那么容易!”杜克如同换了个人似的,他又变回了那个对乔伊卡给予重创的恐怖敌人。

  “我……快压抑不了他了……快动手啊……我的致命弱点……在颈后!”然而一瞬间之后,杜克的眼睛又变回了棕桐色。

  “愚蠢!”杜克的眼睛再次变回红色,“我死了,你也会死!”

  “我明白了,两个人格在争取一个身体的控制权。”这时乔伊卡清楚为何杜克会有如此大的转变。不过在这个时候,邪恶杜克的人性已经完全控制了身体,因为他的眼睛在变成红色之后,就没有再变回来了。

  就在乔伊卡稍作思考时,杜克已经猛攻过来!连遭重创的乔伊卡反应能力明显变慢,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就地一滚,才勉强躲开这次攻击。此时乔伊卡刚好站到了杜克的背后,然后乔伊卡清楚地看到杜克后颈部有一个针孔大小的红点。

  “莫非这就是杜克的致命弱点吗?”乔伊卡一边想着,同时对那个红点发动了进攻!他此时手上没有剑,就用手指来代替剑刃,直戳杜克后颈的红点!

  “啊--”杜克发出一声无比痛苦的哀嚎,他全身像僵直了一般!失去了痛觉的杜克居然会觉得疼,看到这真是杜克的死穴。

  “可恶!”恼羞成怒的杜克往后飞起一脚,乔伊卡再受一次重创,他被重重地踢飞了出去。

  乔伊卡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才终于停下来,此时他看到杜克在不停地咆哮,然后,双眼再次变成棕桐色,善良的杜克又回来了。

  “快……”杜克转过身去,以背后对着乔伊卡。

  “不!”杜克再次吼叫道,他想转回去,但似乎有受到非常强大的禁锢,身体动得相当艰难。

  “我必须趁那邪恶的人格占领身体之前,尽快解决他!”此时乔伊卡瞥见,他的长弓和箭壶,就掉落在连自己五、六米远的地方。

  顽强的乔伊卡强忍着痛楚,拖着重伤的身体爬行到自己的武器旁边。他捡起了长弓,并从箭壶里抽出一支箭。

  “永别了!杜克。”只听到“嗖”地一声,箭矢划落长空,往杜克袭去!

  重伤并未对乔伊卡的弓技有太大的影响,利箭准确无误地穿透了杜克的后颈……

  杜克缓缓地转过身,此时,乔伊卡没有看到任何的憎恨和愤怒,却在杜克的表情中,看到了一重前所未有的高兴。

  “谢谢你……年轻人。我解脱了……以后不用在邪恶和善良之间受到折磨……”说完这句话,杜克那强壮的身躯轰然倒地。

  “切!别谢我了,反正无论怎么我一样会杀了你。”乔伊卡自我嘲讽道,“我……还真是无所不能啊!”

  然后,乔伊卡像条破皮袋那样,缓缓地倒在地上。战斗结束了,那熊熊燃烧的战魂迅速熄灭,失去了战魂的支撑,他再也承受不住伤势再来的痛苦,陷入昏阙状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