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二十六章 执政官的要求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897 2010-12-31 02:36:40

    “硬闯?你敢?”对面那些精灵也震惊于提斯穆所说的话,他们把弓弦拉得更紧,精灵法师的魔法杖上凝聚起元素漩涡,树妖挪动着巨大的根脚来到阵前。

  而伙伴们和老朋友也没有犹豫,因为提斯穆的话已经把他们带到了大战边缘。反应最快的是斯皮鲁克,他取下背在身后的秘银塔盾,冲到大家前面进行防御,提斯穆和乔伊卡在塔盾旁拉满弓箭,艾丽丝召唤出真武圣甲、孟菲克抽出长剑、雷横撑长枪,云迪手持两把匕首快速地跑开,而卡修斯、莱尔、伊申诺娃和苏菲娅则快速退到后阵去。

  “再问你们一次,退不退回去?”

  “再问你们一次,让不让开?”

  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突然,一支从天而降的箭射在两帮人中间的地面上,随后产生一大片火浪,硬生生地将两帮人各逼退几步。

  “阿伊格!”提斯穆愤怒地向天空高喊道,“你这无耻的家伙出尔反尔!”

  “骂人前先搞清楚情况好不好?”精灵执政官的声音从天上的远处传来,越来越近,“这支部队直属精灵长老院管辖,我没有权力调动。”

  说这句话的时候,阿伊格已经骑着双角巨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他从飞影的背部跳了下来。紧随其后的,是在几天前被苏菲娅他们用“诡计”修理得很惨的十五名飞马魔弓骑兵。

  “你在骗谁啊?森林里有谁不知道你执政官阿伊格·晨风是全体森林精灵武装部队的总司令?哪有一支精灵部队不听你使唤的道理?”愤怒的提斯穆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

  “我们不是普通的精灵部队。”回答他的是刚才那名向提斯穆他们挑衅的精灵,他看起来是这支精灵部队的指挥官,“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只认长老院的命令,就连执政官大人也无权命令我们。”

  “真的吗?”看见那支精灵部队对阿伊格毫无敬意的神态,提斯穆对他们的话半信半疑,但他还是不敢放松手中的长弓。

  “提斯穆,你要学会抑制你体内另一半人类血统里的冲动。”阿伊格一步步向提斯穆走近,“如果我要出尔反尔,这几天有的是机会和时间收捡掉你们。”

  突然一声轻翠的响声,一支箭钉在留阿伊格脚尖不足10厘米处。“听着,别再前进一步!我完全可以将你刚才那句话理解为威胁。”此时,提斯穆原来紧抓箭羽的右手已经空了出来。

  “随你怎么理解。提斯穆,我只想问问,从小到大,我有哪件事欺骗过你?”

  舅舅的话让提斯穆有些愕然,确实,他好像从来没有欺骗过我。

  见到提斯穆有所反应,阿伊格继续说:“你在尔弥我诈的人类社会呆得太久,以至看什么事情都带着怀疑的眼光。”

  “那你既然知道这些家伙不会让路,干嘛不早说?”提斯穆还是有些愤怒。

  “我早说有什么用?还不是让你们这些冒冒失失的家伙来闯关?这些天来,我都一直在为你们这事忙碌着,现在才有时间而已。还好来早了几步,没让你们这些楞头青闯出祸来。”

  “你忙碌什么?”

  “为了这个!”阿伊格从怀里掏出一片巴掌大的树叶,上面好像有一些文字。

  “这是什么?”提斯穆好奇地问道。

  “这是长老院的命令书。这几天我是磨破了几层嘴皮,才说服了长老院那几个老顽固批准让你们通过的命令。”说着,阿伊格将那树叶往后一甩,只见那树叶飘到精灵部队上空,然后从树叶上产生一道黄色的魔法光芒,照耀在每一名精灵士兵的头上。

  过了不久之后,那名带队的精灵队长让他的部下退开一条路。“长老院的新命令我们已经收到,可以让路给你们通过了。”精灵队长说。

  终于,那场可能导致两败俱伤的激战被弥消在一触即发的状态。众人也卸下了武装。

  提斯穆有些歉意地向他后面的同伴望过去,刚才他的冲动差点让同伴们陷入危险之中。

  “今天我算欠你一个人情。”提斯穆走到阿伊格前面。

  “是两个。”阿伊格竖起两个手个手指头,“第一个是几天前在琉璃苣山的时候。”

  “不,那次我打败你了,你当时倒下了。”提斯穆争辨道。

  “你也倒下了,而且后来我站了起来,你却没有站起来。”

  “当时你的手下全部被我的同伴收拾了,只要当时我的同伴一涌而上,你也一定会败的。”

  “哼,这算是人类的狡猾吗?”阿伊格冷笑道。

  “懒得理你。”提斯穆从他身边经过。圣-安琪等众人见到没什么危险,也陆续从阿伊格身边经过,跟上提斯穆的步伐。

  “等等。”阿伊格喊停了提斯穆。

  “又怎么了?”提斯穆转过身。

  “我想求你和你的同伴帮一个忙,如果你肯答应,这样你欠我的人情就已经清算了。”

  “哦?”

  “别用那种眼神望着我。这件事对你也有莫大的好处。我已经当了两届的精灵执政官,还有十一年就卸任了。如果你能完成这个任务,那下一任的执政官之位就是你了。”

  “切!你在寻我开心吗?”提斯穆对此嗤之以鼻,“执政官是由精灵长老院选举出来,不是由上一任执政官指定接任的,你觉得那群老顽固会投票选一个半人类当执政官?”

  “只要你完成这个任务,那就一定是执政官,就算是长老院也绝对不能有半点意见。”

  “精灵不是推崇公平和民主的吗?我倒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任务让精灵族可以推翻原来一直坚持的理念。”

  “是这样的,如你所知,我手上这把弓叫做‘卡凯茜之制裁’。”阿伊格显示一下他手中的神弓,“而且这件武器是历代执政官的身份象征。可你知道为什么‘卡凯茜之制裁’代表执政官的高贵身分吗?那是因为它的唯一性造成的。”

  “所以……”

  “别打断我的话好吗?”阿伊格有些不高兴,“其实,‘卡凯茜之制裁’只是‘天空女神套装’的其中一件,除了这把弓之外,还有一件被称为‘卡凯茜之审判’的袍子、一根名叫‘卡凯茜之惩罚’的魔法杖和一支取名为‘卡凯茜之仁慈’的项链。这四件神器就是‘天空女神套装’。很不幸,在第十五任、第十六任执政官在位期间,我们跟宿敌黑暗精灵之间发生过好几次激烈的战争,‘卡凯茜之审判’、‘卡凯茜之惩罚’、‘卡凯茜之仁慈’因此被黑暗精灵抢到了地下王国,只有这件‘卡凯茜之制裁’被保住了,并一直流传了下来。”

  “所以你是想让我到地下王国,替你寻找‘天空女神套装’剩下的三件?”提斯穆明白了他的意思。

  “没错。如果你和你的同伴没有死在入口处,而是成功进入地下王国的话。”阿伊格点了点头道,“找回被抢走的三件神器一直是历代执政官的心愿。如果你能成功找回它们,那就是我森林精灵族的最大功臣。一把‘卡凯茜之制裁’代表的是森林精灵族至高无上的权力,而集齐整套‘天空女神套装’,就如同天空女神卡凯茜本人的化身。到时不管你是不是纯正的精灵血统,也绝对不会有人反对你成为精灵族的执政官。”

  这时云迪走到提斯穆身边,轻轻地说了一句:“这笔交易划算。”

  “听起来还有点意思。好吧。我答应你。”提斯穆没有理会云迪,而是继续对阿伊格说,“但我不在乎精灵执政官那种无聊的称号,只是想还你一个人情而已。”

  两人相对而立,对视一会。然后提斯穆转身离开。

  “提斯穆,你这么直接走了,难道没有其他的要跟我说?”阿伊格对提斯穆的背影喊道。

  “我不觉得跟你之间,除了交易之外还有什么可谈的。”提斯穆头也不回,冷冷回答道。

  “有!拉蒂丝。跟你私定终身的拉蒂丝·夜雨。”

  执政官的话让提斯穆全身一震,他立即停下了脚步;与此同时,乔伊卡也被“拉蒂丝·夜雨”这个名字怔了一下。

  半精灵闭上眼睛,想在回忆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良久之后,他才悠悠问道:“拉蒂丝,她……现在怎样了?”

  “上一次她知道自己铸成大错,千万无法补救的错误之后,就万念俱灰,于是进入了女神殿,成为了一名女祭司,把终身献给了天空女神。”

  阿伊格的话,让提斯穆有一种晃如隔世的感觉,多年来他一直无法割舍的东西,在他的心中一直滴着血,如今,似乎可以抛下这个包袱了,可是心却依然是那么沉重,到底是为什么呢?当初明明是她了负我,可我却感到有一种对她的愧疚感,为什么?提斯穆此时的内心如同翻江倒海……

  要经过较长时间的思想动荡之后,提斯穆终于找回了自我,他淡淡地说道:“知道了。”然后加快脚步,急速向前奔去,仿佛不想在听到任何从阿伊格口里说出的话。

  这时乔伊卡来到阿伊格面前。

  “你是提斯穆在外面收的人类徒弟?听说提斯穆那家伙把精灵族特有的弓技教给你了。”

  “是的。”

  “现在是你有话要对我说,还是你的师父有话要你转达给我?”

  “不是,是我要替一个人转达一些话,然后你再转达给另一个人听。”

  “够绕口的,说吧。”

  “你刚才说的拉蒂丝·夜雨,是否有个姐姐叫做拉蒂克·夜雨?”

  “没错。这是提斯穆告诉你的?”

  “不,老师他从来不会在我们面前说他以前的人和事。在二个月前,我就见过拉蒂克,我要传达的话就是拉蒂克亲口告诉我,她要我转告给她妹妹拉蒂丝的。”

  “这怎么可能?拉蒂克已经在八年前,跟兽人的战争之中死了。”

  “但她又被复活成亡灵了,成为一名女妖,当日就是我亲手杀死她。”

  乔伊卡的话让阿伊格微微一震,他将手按在乔伊卡的额头上,然后产生一阵魔法闪光。

  “你在干什么?快住手!”走在后面的雷看到阿伊格对乔伊卡施法,以为这个精灵头子要对他的朋友不利,操起长枪就想冲过去,但是卡修斯及时抱住了他。

  “雷,不要冲动。精灵执政官使用的是柔性读心术,如果不是乔伊卡同意,他这个法术是施展不起来的。”卡修斯向弟弟耐心地解释道。

  雷听到哥哥这么说,也放弃了主动冲上去的念头,但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他坚决守在乔伊卡身边。

  “你的记忆,你的战斗,我都已经看得一清二楚。”施法结束之后,阿伊格挪开他放在乔伊卡头上的手,抑天发出一声吹嘘,“拉蒂克啊,想不到你死了之后居然还遭遇到这样悲惨的事情,这就是天空女神的惩罚吗?……年轻的人类,你可以离开了,我会将拉蒂克的话转告给拉蒂丝的。”

  “乔伊卡,走吧。”见到乔伊卡一面惘然,雷推了一下他,叫他继续往前走。

  这时阿伊格的目光落在了雷身上,并注视了他良久。

  可雷被盯得不自然,回去推着伊申诺娃的轮椅,正想继续往前走之际,耳边却传来阿伊格的话:

  “人类的龙族契约者啊,想不到你身上居然有这么多的悲剧。尽管这些悲剧发生在很久以前,但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也许伊莎贝尔封印你的记忆的做法是对的,人类啊,为了不要再让悲剧重复,你就别再试图找回失去的记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