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六十章 复国者营地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961 2010-12-10 19:53:30

    当天下午,在雷欧纳德·格林的强烈要求下,苏菲娅一行三人跟随着他来到了位于森林边缘、月之雨共和国境内的复国者营地。同行的除了雷欧纳德·格林和他的侍从巴克之外,还有负责对他们进行保护的十几名雄狮佣兵团士兵。

  说是保护,那只是明面上的说法,反正乔伊卡总是有一种被“押送”的感觉。一路上,这个不羁的赏金猎人没有给雷欧纳德什么好脸色看,当然,对方也察觉到这一点,他为了避免在苏菲娅面前与乔伊卡发生冲突,故意避开乔伊卡的眼神。

  当晚,他们进入了森林边缘。

  复国者营地只在离香格里拉不到40公里的地方,他们骑马和乘坐马车,本来很快就到了,之所以走了这么久,那是因为在马队里有一头毛驴的缘因——都是圣光明教社会那些该死的条规,让骑士的侍从只能骑毛驴,把整体行进速度都拖慢了,其实这条规定非常不合理;不,应该是整个侍从制度都不合理;也不对,应该是整个贵族制度都是不合理的,应该彻底革新,人人平等才对——这是苏菲娅的想法,同时也是她的老师圣-安琪贯输给她的思想。

  首先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山寨,被铁皮包裹的巨大木制寨门恰到好处地镶嵌在两座山崖中间,可见建造者充分考虑到了在军事上的需要。巨大寨门四周点燃着篝火,把寨门前100米范围之内照得一片通红,只见在巨大寨门的上下左右各有六个明哨塔,每个哨塔里各有两名全副装备的士兵在把守,而看不到的暗哨则不知其数。

  来到了巨大寨门前面,让人感觉到寨门内传来一股拘束、萧煞的气氛,与周围森林里宁静、详和的意境格格不入。

  “站住!什么人?”在寨门上的哨兵见到远处有一支马队在快速地接近,他们连忙高声地呼喊道,同时拉响了警报声,只听到“当”、“当”、“当”、“当”的金属敲击巨响传遍整个林区,不管是昼伏夜出在觅食的动物,还是夜伏昼出在睡觉的野兽,都被吓得四散奔逃。

  “你们还认识这个吧!”走在最前面的雷欧纳德·格林高高举起一个发光的徽章。

  “是雄狮佣兵团的玛卡斯副团长。快,你去报告将军阁下。”一名看似队长的哨兵对身边的另一名哨兵说道,然后那名哨兵离开了岗位,快速向后方跑去。

  几分钟后,只听到一阵拉动机械的怪响,巨大的铁皮木寨门缓缓向两边打开。

  “走。”雷欧纳德一声令下,马队继续往前走,十几匹马夹着一辆马车鱼贯而入。

  此时,坐在马车里的乔伊卡、苏菲娅和孟菲克注意到,他们即使进入了寨门,也并没有直接进入山寨的内部,而是一条狭窄的山谷,而在两边的悬崖峭壁之上,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守卫森严。

  在峡谷里走了约五百多米,只见迎面矗立着另外一座巨大的寨门,与刚才那一座相比,区别在于更加巨大、更加坚固(这座门是由纯钢铁打造的)、守卫更多。而在寨门前面,是一个极宽的水池,凭着火光,苏菲娅三人清楚地看到在水面偶尔扑腾起某种凶猛的食肉鱼类。

  在钢铁寨门及周围的绝壁上,更刻划着一些用以抵御魔法的图案和花纹。

  “我的乖乖,看这阵势,没有空中支援的话,一万军队也别想攻进这里。”孟菲克情不自禁地感慨道,他曾经偷偷溜进入他父亲的书房,看过不少关于军事理论的事,对于这样的防御工事,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奥妙。

  而苏菲娅和乔伊卡听了他说之后,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这些复国者们建了这么庞大的防御工事,看来也仅仅是冰山一角。

  雷欧纳德在第二道寨门前面,再次出示了他那个发光的徽章。

  然后那道极为沉重的寨门缓缓地向上抬起,苏菲娅他们三人清楚地看到,在两边有着控制寨门升降的机关,寨门升起之后,一个高大的梯状木制品被推了出来,几个士兵在旁边进行操作,只见那木制品不断地向上延长,然后往前一倒,居然成为一个横跨宽大水池的临时架桥。

  马车和十几匹马先后通过了架桥,进入到那幢巨大寨门里面。

  在第二幢寨门后面,才是山寨里真正的营区,这里并不像苏菲娅所想象的那样,是一片的灯火通明,相反,是一望无际的寂静漆黑,身前身后是两个世界。只见在那黑暗的夜色里,出现了几点火光,并且火光正逐渐靠近,在靠近到足够距离时,苏菲娅三人才发现,那是几个拿着火把、骑着马的士兵。

  “野马,你回来了?”那几名士兵中领头的人看到雷欧纳德,跳下马,迎着他笑了笑。

  雷欧纳德翻身下马,然后走到那个人面前,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说道:“怎么了?我回来就不欢迎我吗?山猫。”

  那名被称为“山猫”的男子看样子跟雷欧纳德差不多年龄,他也往雷欧纳德肩上打了一拳:“我天天都盼着你回来。想想我们四大将军之中,你、银环蛇、公牛三人都可以长年在外历练,只有我一个人窝在这里,憋都憋死了。真想你们其中一人回来,把我替换出去活动活动。”

  “算了吧。”雷欧纳德摆了摆手说,“我们四人都有各自的任务,老元帅早已安排好了。你就安心地留在营地里,专心操练士兵和保护营地安全就行了,别的过分要求还是不要有太多吧。”

  “山猫”也笑道:“早知道你这么说的。话说回来了,你和银环蛇两人在外带着佣兵团都已经有六、七年了吧,从没有回来过一次,这一次突然回来干什么?而且怎么只有你一个人,银环蛇呢?”

  “你说银环蛇,他还在外面带着佣兵团呢。”雷欧纳德收起了刚才的笑脸,换上一副严肃的面孔,“别的不说,我这次回来有一个重要的任务。”

  “重要的任务?”听到雷欧纳德这句话,“山猫”不由得将视野越过他,望向后面的马车。

  “马车里面的是非常重要的客人,”雷欧纳德用大姆指指向身后的马车说,“详情在这里是说不清楚的,我必须直接面见老元帅,亲自对他说。”

  “老元帅吗?”只见“山猫”露出了为难的脸色。

  “山猫,怎么样啦?”看到“山猫”这样的反应,雷欧纳德也不免心中一凛。

  “山猫”抬起头,苦笑了一声:“野马,如果不是万分紧急的事,我希望还是不要惊动老元帅为好。他老人家的身体已经非常糟糕了。”

  听到“山猫”这么说,雷欧纳德也沉下脸来,在他脸上露出了相当担忧的神色。

  然而沉默过后,雷欧纳德也恢复了正常,他用非常坚定的语气对“山猫”说:“这件事非常重要,我必须亲自面见老元帅。马车里面的客人的重要性不是你可以想象的,这关乎到我们复国运动的最终成败。”

  见到雷欧纳德如此认真和坚持的态度,“山猫”也深知他所言非虚,当下不再劝阻,他也以一副非常认真的态度说道:“我明白了,野马,你们这就跟随我去见老元帅吧。”

  “山猫”领着雷欧纳德在营区中穿行,他们静悄悄地穿过一片木屋区,又穿过了一片帐蓬区,不仅是人,而且连马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由此可见,这些马匹都受过非常严格的训练。苏菲娅三人注意到,在马车之外向后掠过的一幢幢木屋、一个个帐蓬,虽然简陋,但格局严整、错落有序。

  一行人走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刚才经过的,明显是生活区,然后他们又穿过一条小河,在小河的对岸,已经见不到有木屋或帐蓬了,一行人直接走到了一幢巨大的落脚楼前面,与刚才他们经过的木屋区和帐蓬区不同,这幢落脚楼四周都点起了篝火,楼里楼外有不少士兵走来走去,守卫森严。从这些士兵巡逻的动作以及他们的眼神来看,个个都是饱经战火的百战之兵。

  “站住!”一支由劲弩射出的弩箭钉在了马队的前方,警告他们不要再往前走一步,“老元帅已经休息了,什么人三更半夜带这么多人马过来,到底意欲何为?”在落脚楼里传来了一声紧张的吆喝,然后苏菲娅三人从马车里清楚地看到,在落脚楼以及外面岗楼里的十几名士兵用弩箭对准了马队,形势非常紧张。

  “弟兄们,请不要误会,我是山猫,我有重要的事要直接面逞老元帅。”此时“山猫”翻身下马,摊开双手走进了弩箭的射程范围之内。

  “我再重复一遍,老元帅已经休息,即使有任何重要的事必须到明天才可以前来求见元帅,任何人都不能违抗,即使是山猫将军也是一样。”

  “山猫”喊道:“卫兵队长,请通融一下,这次的情况有些特殊,野马将军带来了非常重要的情报,必须现在就面见老元帅。”

  “野马将军?”那名没有露面的卫兵队长的语气听起来像是有些迟疑,“他不是在外面执行任务的吗?”

  这时,雷欧纳德也从马背上跳下来,向前走去,与“山猫”并肩站在一起,向那落脚楼喊道:“我是野马,刚从外面回来,我有非常重要的情况必须面见老元帅,请卫兵队长帮忙通报。”

  “不行!”落脚楼里传来的声音断然拒绝了他们两人的要求,“即使是两位将军共同提出要求,也不可以在元帅休息的时候对他老人家进行打扰,有什么事明天再来!”

  听到卫兵队长这话之后,雷欧纳德的脸色明显带着愤怒:“卫兵队长,我确实有极其重要的事,不然绝不会在这么晚的时候打扰老元帅,如果这件事因为你的阻挠而有所失误的话,我怕你担当不起!”

  “野马将军!我也最后再重复一次,在老元帅休息的时候,任何人都不得打扰,如果野马将军和山猫将军一定要硬闯的话,那就只有得罪了!”

  卫兵队长声音刚落,在他们刚刚穿过的小河里突然钻出十几个湿淋淋的弩手,举起弩箭对准了马队,而在马队两边的大树、岩石上,也传来了箭矢被装上劲弩的声音,从落脚楼底部、两边的树丛中、身后的小河里,冲出了近百名手持长矛、短剑,身披铠甲的士兵,将二十几人的马队和马队中间的马车团团包围,在月光之下,明晃晃的兵刃上闪烁着令人战粟的寒光。

  “这是什么跟什么的?”坐在马车里的苏菲娅、乔伊卡和孟菲克三人面面相觑,眼前这场境令他们错愕不已,“这些复国者们难道不是铁板一块吗?他们怎么连自己人都如此防范?”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候,从落脚楼里传来了一把衰老虚弱、但气质非凡的声音:“卫兵队长,野马和山猫这么急着要来见我,一定有非常重大的情况,你就让他们两人进来吧。”

  那个声音结束之后,只听到落脚楼里又传来了一声口哨声,包围马队的一百多名近战士兵如潮水般撤退,他们分别消失在落脚楼底部、两边的树丛中以及背后的小河里,那些致命的箭矢也被撤走,就像这些人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这时从落脚楼里走出了一个身穿着全身铠甲的士兵,来到了“山猫”和雷欧纳德面前。

  “我是传达卫兵队长命令的信使。”那名士兵面对“山猫”和雷欧纳德,不卑不亢地说道,“队长说,允许山猫将军和野马将军两人面前老元帅,但只限于两位将军本人,其他人不得入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