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十章 鲍格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2463 2010-11-11 12:01:49

    每个表面上风光的城市都隐藏着一些看不见的阴暗面,而码头和贫民区,就是这些阴暗面最集中的地方。

  在鱼龙混杂的码头上,一些特殊的盗贼行会应运而生,他们一般被称为“鲍格”,意思是穿同一件衣服的兄弟。

  关于“鲍格”们所干的行当,也分好几个层次:一是当有人要加入鲍格时缴的基金或有钱鲍格的投资--这是最高级别的经济来源;二是在码头开小酒馆的收入--虽然不如第一种,但比起下面的一些手段仍然高人一等;三是大摆赌博、抽头吃利--这种鲍格最常见;四是经营罂粟烟土、囤积粮食油脂等不正当收入--这种鲍格常被城市治安官找麻烦;五是贩卖禁运的武器等--这已经不只是治安官整治的范畴了;六是靠收取保护费、盗窃、敲柞勒索获取钱财--这种鲍格最低级,通常只有刚刚加入鲍格组织没多久的人才会干这种事。根据各国、各地区鲍格组织的情况不同,手段千奇百怪,无法详述。有的鲍格组织甚至还或明或暗地接受某些国家的情报机构秘密雇佣,成为这些情报机构打探消息的耳目或外围打手。

  很显然,这些公然以武力对卡修斯实施抢劫的流氓,就是那种最低等的鲍格。卡修斯不禁暗暗叫苦,因为他刚才为了让伊申诺娃能在安静的环境下疗养,特意把她抱来了一个比较僻静的角落,雷回到原来的长凳上,可能就找不到自己了,更别说来帮忙。

  “我没钱。”卡修斯很诚实,他的所有钱已经交给了弟弟去租船了。

  “哈哈,一个法师会没钱?”然而鲍格的头目却不这样认为,他的话引起了后面十三个鲍格的哄堂大笑,“兽人用脚趾头来想都不会这么认为。”

  他就是看到卡修斯的衣着,才会这么想的,毕竟谁都知道,从雪域联邦而来的法师有哪个不是腰缠万贯的?

  “很抱歉,我确实没钱,要不你们搜搜。”卡修斯非常无奈,别说他自己已经暂时失去施法能力,就算他的精神力处于最充沛的状态,在这种距离下,他也来不及施放魔法进行自卫--当然,能够无咒施法的高级法师除外,但能达到三环法师的级别不是卡修斯这种年龄的人可以做到的,那些鲍格们正是看重了这一点,都会敢对一个法师实施抢劫。

  “放屁!”鲍格的头目歪过头来,没半点人样,“我们从来只会在死人身上搜钱,不会搜活人的钱。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自己把钱全部拿出来交给我们;第二,我们在你的尸体上搜。”

  “别!”感觉到对手的匕首向自己的大动脉处靠近了一点点,卡修斯连忙喊道。

  “害怕了吗?一个法师会没钱简直比一只老鼠追赶一群猫还要新奇,难道说--”鲍格头目把视线投向躺在卡修斯身上的少女,“你把钱都倒贴女人了?没想到你这个胖子口味还挺重,连女乞丐都有兴趣。”他的话又引起了后面的鲍格大笑。

  卡修斯气得满脸通红,他想反击,可是那锋利的匕首让他根本干不出什么事来。卡修斯成才以后,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竟是那么软弱无力。

  突然红光一闪,随即响起了鲍格头目的一声惨叫,随后是匕首掉在地上的声音。其他鲍格定睛一看时,只见一把绯红色的长枪穿透了头目原来拿匕首的右手,将其钉在右侧的一堵木墙上,头目痛得哇哇大叫。

  其他十三个鲍格向绯红长枪投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灰色罩衣的少年正快速地向他们奔跑过来。

  雷为了不引人注意,特地在黄色的骑士战甲外面加了一件灰色的宽大罩衣,但并不影响他动作的流畅性--只见他已经冲到一名鲍格前面,腾空飞起一脚,直中那鲍格的下巴底,那人仰面倒下,只听到一声清脆的骨折声,那人的下颚肯定已经粉碎了;然后雷双拳左右开弓,两名鲍格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躺在了地上,鼻梁破裂,眼冒金星。

  在付出了三个人的代价之后,剩下的人终于有所反应,他们抽出了匕首、铁棍、铁钩之类乱七八糟的武器向雷冲过去。

  赤手空拳的雷刻意让鲍格们包围自己,他趁着鲍格集体向自己靠近的时候,身形突然一矮,他整个人侧翻在地面,以左手撑地,双脚往外一扫。只听见一阵惨叫之后,六个包围他的鲍格无不抱着自己已经骨折的小腿,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四个在外围的鲍格一楞;然而,雷怎么会让他们有时间发楞,刚从横扫的姿态之下恢复过来,站稳身子之后就立即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在一个鲍格的肚子上,那个男人抱着肚子蹲了下来。

  剩下的三个鲍格手持武器劈向雷的背后,雷立即往右一闪,并借势闪到右边那个人的右侧,他抓起那名鲍格拿着匕首的手,反转匕首的方向,将其捅进持有者自己的大腿。

  还有两名鲍格。雷卸下离他较近的那个人的武器,然后把他的右手往背后一折--杀猪般的惨叫响彻整个码头,那个可怜的男人的手被强制脱臼了。

  最后还有一个敌人,他见到雷向自己不断逼近的时候,被吓得面如土色,雷的一步步靠近,他自己却一步步后退,他手中的银棍晃动不已,终于,他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高举铁棍往雷的头狠狠地敲下去!

  然而下一个瞬间,他的铁棍已经到了雷的手里,他不看到雷是怎样夺走他的武器的,可是没容他多想,一阵铁棍的打击就劈头劈脑地砸下去。雷避开那人的要害,铁棍的落点都是在手臂和大退那里--就像是拿着鸡毛禅子的生气家长在狠揍犯了过错的孩子一样。

  一轮“调教”之后,那个鲍格已经被他调教得七荤八素,找不着北。雷也丢下了铁棍,停止对他的虐待。

  雷觉得非常不过瘾。这十三名人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完全是以最原始的、最简单的、没有任何技巧的暴力进行打斗的;别说是“巨龙之力”,雷甚至连武器都不需要使用,直接用赤手空拳就把他们全部放倒--这时雷居然产生一种欺凌弱小的负罪感。

  然而雷的负罪感没有维持多久,因为一个声音传了他的耳朵。

  “住手!不然我立即杀掉这个胖子!”不知何时,鲍格头目忍着痛拔出了钉在右手上的绯红枪,然后他用没受伤的左手捡起自己的匕首,把它架到卡修斯的脖子上,企图对雷进行威胁。

  可是他的行为只是进一步激怒雷而已。雷一脚踢起地上的一把匕首,利刃打着旋穿进那头目的左手里,还顺带将他的大姆指切掉。

  头目惨叫着,架在卡修斯脖子上的匕首又一次掉在地上。本来他仅仅被废掉一只手,可是因为他的无脑行为,现在两只手都被废了。雷一个箭步冲到头目面前,把他的右手放在长凳的边缘上,捡起地上的匕首,正要将那只肮脏的右手上的五个手指头齐整地剁下--谁叫这家伙刚才用刀架着我的哥哥?

  正当雷的刀切下去的时候,一把气质高雅的声音阻止了他:

  “可以放过这个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