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三十章 奔向荒废小镇之路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519 2010-10-24 01:51:25

    这天,戴维斯·格维瓦作出了重要的抉择,这个抉择将在以后改变了他的一生。

  “戴维斯,这就是你的抉择了吗?”朱利安问。

  “没错!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除非……”戴维斯严肃的脸上突然挂上了戏虐性的笑容,“除非,你们骑上我带来的马。”

  “什么?”除朱利安外,其他四个人都对戴维斯的突然转变感到意外。

  戴维斯翻身下马,其他十五名骑兵也纷纷下马。戴维斯牵着马的缰绳,走到朱利安面前。

  “这些马匹都是送给你们的。”戴维斯此时脸上的挂着的不再是敌意,而是友善,“那小镇不在我格维瓦家族管辖的地方,那里至少离这里有200公里远,你们靠两条腿,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到?我格维瓦家在附近还有一个战马牧场,并且有一个中队的家族亲兵驻守。我刚刚到过战马牧场,这些马匹都是由我亲自挑选的,每一匹都能日行千里,是牧场里脚力最好的马。你们每人使用两匹马,轮番骑乘的话,大概6个小时就能到达那里了。既然你们不让我跟你们并肩作战,那我就以另一种方式帮助你们。”

  “好吧,你的赠品,我们收下了。”相对于同伴的目瞪口呆,朱利安倒是反应得很快,他立即就接受了戴维斯的好意。

  “怎么样,刚才被吓了一跳吧?”戴维斯饶有志趣地看着朱利安的反应。

  没想到朱利安却不紧不慢地说:“我早就知道了。你恶作剧的水平还有待提高。”

  什么!他早就知道?那为什么不早说?与此同时,卡修斯等四位同伴们也在暗中责备朱利安不厚道。

  “切!还以为能给你带来‘惊喜’,没想到既无‘惊’,又没‘喜’。”戴维斯一脸失望。

  朱利安放了下装着巨大冰块的木箱,从戴维斯手里接过缰绳,走到他拉过来的那匹马前面,轻轻抚摸着棕红色的马背。“真是一匹好马。”朱利安赞叹道。

  然后朱利安转过来身来,做了一件令所有人张瞠结舌的事:他面向戴维斯,行了一个非常标准的骑士军队,然后表情认真地说:“谢谢你,格维瓦骑士。”

  显然,朱利安的一句“谢谢”让毫无准备的戴维斯措手不及;在手下的暗示下,他才想起给朱利安回礼。

  “还真没想到啊,朱利安·卢梭。”恢复过来的戴维斯笑了,“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你居然是罗卡尔帝国宰相的公子,比起我这个地方领主的儿子高级多了。怪不得你能有如此广阔的胸襟和气度。”

  “你说错了,格维瓦。贵族之间没有高级和低级之分,同样,贵族和平民也是如此。我不以为自己身为一个贵族,比起一介平民来有什么特别优胜之处。你看卡修斯他们,还不是一介平民出身,但他们相比起很多沽名钓誉的所谓贵族而言优秀多了。”朱利安轻拍戴维斯的肩膀。

  戴维斯细细回味朱利安的话:“照你的意思,那根本就不需要有贵族和平民之分,因为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难道不是吗?”朱利安反问道。

  朱利安这一句反问,不但使戴维斯大为惊奇,连朱利安身后的几名伙伴也受到启发,甚至是戴维斯带来的士兵都深受感触。

  “还真是想不到,那番理论居然由一个与我法耶鲁帝国齐名的帝国的宰相公子口里说出来。”戴维斯叹了一口气,“这跟以前父亲教我的很不同,父亲大人总是跟我说,贱民只是为了衬托我们这些贵族而存在,他们是我们贵族取得荣誉和地位的重要资源,且此而已。从小到大,我都是在父亲贯输的这些思想之下成长的;可是现在,朱利安·卢梭,你让我大开眼界。”

  “你的城堡禁锢了你的眼睛。”朱利安一手搭在戴维斯的肩膀上,与他一起转向,“你应该走出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然后,你就会有了新的看法。”

  “谢谢你,卢梭。”此时戴维斯双眼里荡漾着如同雨水洗涮后的清澈,“那么,你能告诉我,这第一步我要做什么吗?”

  朱利安想了一想:“法耶鲁帝国不久之后就会暴发全面内战了,那时候肯定又有大批老百姓流离失所。戴维斯,以你的力量虽然帮不了所有人,但是至少能帮助迪威尔村的百姓,嗯,就是那个被你们用柯捐杂税搞得民不聊生的村庄,后来食尸鬼和你的部队差点把那里毁了。现在村民们已经被我安排躲到山上。你应该知道要做点什么了吗?”

  “我明白了。朱利安·卢梭,再见。”戴维斯说完这句话,就带着十五名手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插曲结束之后,伙伴们再次踏上了北上的道路,此时他们已经有了良驹代步。

  不得不说这位领主的二公子想得非常周到,他不仅让朱利安、雷、苏菲娅、乔伊卡这四个经过不同程度体能训练的人每人都可能得到两匹马轮流换骑,他还准备了一辆四乘骑车,由八匹马轮流拉动,让唯一的纯法师卡修斯搭和封在冰里的芙蕾可以舒服地出乘坐。

  这样一来,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将大大节省。

  正当他们与戴维斯分开约半个小时,雷觉得背后有异,他扭转头,勒紧了缰绳,战马原地发出嘶鸣,雷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事。

  “雷,发生什么回事了?”跟在雷后面的乔伊卡也勒住缰绳,问道。随后,其他几人都停止了前进,纷纷来到雷身边。

  雷没有解释,他只是用手指着他们来的方向。只见那里火光冲天,隔着树林仍然看到浓烟扑向天际。

  “天啊!那是戴维斯的城堡。他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苏菲娅惊呼着。

  “虽然他曾经是我们的敌人,但他现在是同伴,我们应该先回去救他。”卡修斯说着,同时他呼唤着拉车的四匹马,正准备将马车调头。

  “别去了。”朱利安阻止了同伴们救火的意欲,“那是戴维斯自己的选择,他要与过去彻底决别。”

  “你的意思是,那小子烧了自己的城堡?”乔伊卡对朱利安的话有些意外。

  “走吧。”朱利安没有回答,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又勒转了马头,继续快马加鞭向北方奔驰而去。

  一路上连续奔跑了四个小时了,作为坐骑和拉车的马已经显出疲态。伙伴们在路边停下来。疲惫的马被换了下来。不仅马要休息,一行人也在这里稍作休整,他们喝了些水、吃了些行军干粮补充一下体力。

  朱利安来到苏菲娅面前:“给。”他把一个水袋递给了女牧师。

  “谢谢。”苏菲娅接过水袋,但她没有喝,眼神呆滞散涣,令人担忧。

  “放心吧,我相信欧文会没事的。这家伙不会轻易走上邪恶之路。”朱利安边说边在她身边坐下。

  他怎么知道我在想欧文的事?苏菲娅满脸疑惑,望向朱利安。

  “你问我为什么这么肯定?”朱利安向她解释道,“还记得戴维斯向我们展示的那柄剑吗?如果他当时真的用那把剑伤到了欧文,那上面的血迹肯定是欧文的。对不对?”

  “是啊,但那又怎么样?”苏菲娅不知道朱利安要说什么。

  “我注意到,这些血迹都是红色的。按常理来说,修练黑暗魔法的人,血液应该是黑色的才对。”朱利安的话让苏菲娅怔了一下,“想起来,前天我们跟欧文对战的时候,我也看到了欧文吐了血,那血也是红色的,但是当时我没太注意这一点。”

  “所以说,欧文……但是他为什么……”苏菲娅有些语无论次。

  “不知道欧文失踪的这些年里,在他身上发生什么事,才会让他变成这样。但我相信欧文,我也确信,只要找到欧文,就一定可以解开一切迷底,原来的欧文肯定会回来的。”

  “谢谢你。朱利安。”苏菲娅知道,朱利安这番话就好像是治疗心病的灵药,她听了之后一下子舒服多了,“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欧文当年会跟你成为好朋友,你真是一个可靠的伙伴。”

  朱利安真诚地向苏菲娅作出承诺:“放心吧,苏菲娅,我一定会把一个完好无缺的未婚夫还给你。”

  “什么?你说什么?”这句话让苏菲娅满脸通红。她连忙往四处张望,只见卡修斯正坐在马车上狼吞虎咽地吃着干粮,雷正喂着他的马,乔伊卡倒出一些水来洗脸--还好,没人听到这句话。

  “呵呵,看到你手上的半条手绢,我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了。”朱利安笑了,“当年在钥匙岛的时候,我问欧文,为何要把半条手绢系在手上,他说是跟某个人的约定,我问他是不是未婚妻。当年他的反应可是跟你现在一模一样啊。”

  “你……别瞎说!”苏菲娅站起来,跺了一脚,然后向远处跑开。

  休息结束之后,伙伴们又重新上路,他们放生了那八匹相当疲倦的马,轻装上路。此时乔伊卡注意到,苏菲娅涨红的脸。

  “苏菲娅,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乔伊卡拍马追上去,体贴地问。

  “走开!与你无关!”她猛然一纵马缰,坐骑加快了脚步,冲到队伍的最前面。

  莫名其妙挨骂的乔伊卡呆住了,随后在很长一段日子里,他为了这件事郁闷了很久。

  经过5个小时46分钟的长途奔驰,伙伴位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那里就是我们要到的小镇吗?”雷指着前方的一片建筑物群。

  “按照地图所示,应该就是这里了。”朱利安说。

  “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苏菲娅对这里的奇怪气氛有些不习惯。

  “别担心,可能是心理作用而已,周围的水元素好像没有特别的波动。”卡修斯用魔法精神力探索了一会后说。

  “看,好像那里有人。”眼力最好的乔伊卡遥指向建筑物群前方,“而且有很多人了,一点都不像是被废弃的小镇。”

  “怎么会这样?难道我们走错了地方?”雷问道。

  “别管那么多,走过去看看就知道了。”朱利安说着,一拍马鞭,坐骑向前跑去,其他几个人也跟着追了上来。

  当他们驱马前进到足够近的地方时,他们五人的眼睛瞬间定格在那里,表情上写满了凝重。此时不要说乔伊卡,其他四位同伴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些人群到底是什么。

  骷髅兵……黑压压的骷髅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