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奥洛帕战记

第十八章 圣骑士的巅峰对决

奥洛帕战记 木子双鱼 3954 2010-09-01 23:06:21

    两位骑士的武器舞成一团刀光剑影,让人眼花撩乱,秘银合金圆盾和两把长剑在他们四周舞成一阵炫丽的闪光,两人都似乎想在对方的防御间隙的缝隙寻找敞开处,然后无情地将兵器砍进去。

  威廉右手的剑和左手的盾是一对已经熟悉多年的老搭档了,它们相互掩护、紧密配合,形成一个攻防一体的完美阵势;相对而言,手上只有一把单手长剑的帕特宁却放弃了意义不大的防御,他采取以攻代守的策略,对威廉实施如暴雨般的连续打击。

  “嘿!”威廉大喝一声,左手斜举圆盾,化解了帕特宁的长剑来自右上方的攻击,正当他右手的长剑准备向帕特宁的腹部冲刺时,对手居然将剑从右手一抛,长剑在帕特宁头顶滑过,然后紧紧地握在其左手上,帕特宁剑锋一偏,侧身插进威廉圆盾底下的缝隙中。威廉不得不放弃对帕特宁腹部的冲刺,回剑防御同时身体往后退一步,再一次化解了对方的攻势。

  他们互相跟着对方的招式开始回转,两人的武器化作一片模糊的光影,他们的动作是如此相像,又有着明显的差异,如果说威廉的动作以华丽见称,那么帕特宁的剑技就是优雅的代名词。

  小欧文目瞪口呆,他第一次看到平时老实巴交、文质彬彬的梅可内大叔,拿起武器之后就是一个如此强大的武者,就连刚才轻易砍杀强盗恶霸的骑士也无奈他何。

  就在那一刹那间,帕特宁立刻击出了一连串的招式,本来应该可以直接击倒对手,但是对方的秘银合金圆盾就是一堵无法逾越的坚墙,他的砍劈都被挡到一旁。与此同时,威廉也很难在对方密集的攻击之下,找到一个缝隙来刺中他。

  他们轮流将另一人刚挡住的剑或盾牌荡开,这样的节奏维持了四十几个回合,微弱的战魂已经在两名骑士身上悄然燃烧起来。但谁都没有办法击倒对手,看来双方旗鼓相当,势均力敌。

  骑士之间的战斗,穿上战甲与不穿战甲有很大的差异,没有了战甲的保护,任何一丝走神或稍微的不慎,都可以让对方的利刃穿透薄薄的衣衫,切进脆弱的肉体,从而给自己造成致命的一击--至少是永久的创伤。骑士在没有任何防御装备保护的情况下与敌人战斗,通常都采取相当谨慎的战术,充分利用身边的天然障碍物或者盾牌来代替战甲保护自己,“想要击败敌人,首先要就学会保护好自己。”--这是在骑士训练场时,上格斗课学习的第一课内容。威廉严格遵守这些训练条令,他现在一手持盾一手持攻击武器的攻防一体式的战术是最中规中举的无战甲状态下的战斗姿态,哪像现在自己面前的对手那样,敢于打破常规,在没有穿战甲的情况下仍然采用只攻不守的战术,跟自己打成平手。他在内心里很敬佩帕特宁的胆量,其实威廉不是没有机会反击,而是出于对帕特宁的敬重,以至于他有好几次都有机会挥剑越过对手进行攻击时,都因为担心对方受到伤害而犹疑千分之一秒,以至于这样的机会白白地流失。

  在一边观战的米洛勒斯看到了威廉那几个有放水嫌疑的行为,他实在看不过去了,大声地怒喝着:“威廉,你这家伙到底想拖延时间到什么时候?要玩耍你自己回家玩,换我上去,别耽误了任务。”

  听到米洛勒斯这一吆喝,威廉连忙跳出战圈,以剑和盾摆出了防御的姿态,帕特特宁见到对方突然暂停了战斗,也没有趁机追击,他知道对方有话要对自己说。

  “大哥,我真的不想与你为敌,更不想看到你受伤,我真希望你能听从我的话,不要再管这种闲事好不好?”威廉对帕特宁提出了最后的恳求,他真希望对方能听从自己的劝导,因为威廉担心一旦维持在这样的状态下去,米洛勒斯就会插手到这场决斗之中,那个脑子里只有任务的家伙才不会脱下战甲与对方一对一地公平决斗,他会毫不犹疑地举起双手巨剑砍杀任何阻挠他完成任务的人或事物。

  “威廉,你见过有在决斗中认输的骑士吗?”帕特宁望着威廉,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笑容,用如同哥哥对小弟说话的语气说,“况且,你怎么如此肯定,我会输给你呢?”

  威廉无奈地闭上眼,轻叹一声:“既然大哥如此坚定,那别怪小威廉不客气了。小心了大哥,我要施展全力了!”

  帕特宁横挑长剑:“来吧。你刚才所有的战斗技巧都是我教的,我要看你怎么打赢我。”

  “接下来的战斗技巧都不是你教的,大哥要小心了!”说着,威廉怒目圆睁,脚向后拉开一步,然后用力一蹬,向帕特宁冲杀过来。此时的帕特宁注意到,威廉的眼神里冲满了杀气。

  重新投入战斗的威廉出手的速度似乎更快、他急速地挥动着自己的武器,长剑与圆盾的舞动速度越来越快--这让帕特宁暗自咤异,尽管两人都已经燃烧起较为轻微的战魂,但显然,威廉的战魂对他的攻击速度提升得更快!

  “遭了,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输的!”虽然现在帕特宁仍然保持着攻势,可是除了那几个小孩之外,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感觉到,帕特宁的攻势正越来越软弱,像他这种以攻代守的战术,一旦攻势结束,就意味着被击倒,在一边观战的约翰也是个身经百战的战士,看得比其他人都要清楚,他望着米洛勒斯那渐渐露出微笑的神态,约翰决定,一旦帕特宁落败,他将对米洛勒斯实施突然袭击。至于骑士的荣誉,现在已经顾不上了,保护公主才是最重要的。

  威廉转换了攻击方式,他有时让剑来防御,让盾来攻击;有时又恢复盾防御,剑攻击的状态;有时剑和盾同时攻击。但有一点却是非常清楚,那就是威廉攻击的次数越来越多,防御的次数越来越少,终于……

  “嘭”!一声巨响之后,只见帕特宁的身体横着飞出了战场,栽倒在地上连续翻了数个跟头,最终脸朝下倒在地上。刚刚那一击,威廉用剑把帕特宁的长剑格开,然后使用一招“盾牌撞击”将对手重重地打飞了出去。

  “完了吗?”早有准备的约翰拖着剑,忍受着剧毒带来的疼痛,猛然向十几米之外的米洛勒斯冲杀过去;然而,就在约翰刚有所动作的时候,圣殿骑士团的其他几名战士一下子冲在了约翰的前面,挡住了他的去路。约翰被逼放弃偷袭,他向米洛勒斯望去,只见对方向他投来鄙夷的冷笑。显然,这个人已经动察到自己将会采取的行动,约翰绝望地想到。

  “梅可内大叔!”欧文发疯一样跑到帕特宁身边,怒视着威廉,“你杀了他!你是坏人,你们全部都是坏人。”此时在威廉的圆盾上,沾染上了一块血污。

  “对不起,孩子。我已经规劝过他,可是他没有听,”威廉带着非常抱歉的神情向欧文说着,“他现在只是晕了而已,现在胜负已分了,我没必要再伤害他。请你带你的梅可内大叔离开。”然而威廉又转向昏迷中的帕特宁,说:“对不起,大哥。看到以前还是匹骄健良驹的菲利普,如今已经成为一匹病弱老马时,我就知道,这些年来,你在这样一个小村庄里呆得太久了,对于战斗早已严重生疏,如果是以前的你,我实在没有信心打赢这一仗。”

  “哈哈哈哈……现在说胜负已分是不是太早了点?”威廉的话语刚结束,从似乎已经“晕倒”的帕特宁身上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容,“我真高兴啊,小威廉,没想到这些年来,你已经成长成这个程度了。”出乎约翰、米洛勒斯、欧文,当然还有威廉的意料之外,帕特宁很快地站起了身,虽然他额头上血流如注,但说话的语气非常平和,还轻松地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丝毫没有受重伤的迹象。

  “小威廉,我很高兴看到你的进步,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决定对这场决斗稍为认真一点。好了,现在热身运动已经结束,你做好准备了吗?”

  什么?“热身”、“稍为认真一点”--难道他刚刚只是为了测试威廉的实力,还是他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约翰和米洛勒斯吃惊地想到。但从帕特宁脸上充满着自信的笑容来看,他不像是虚张声势。

  然而,时间容不得威廉多想,他只感到一阵轻风刮起,帕特宁已经站在他旁边。

  “这种速度……”威廉的讶异只有在他已经料想到的致命攻击到来时才得以解除,这时帕特宁背对着太阳,而太阳光却正对着威廉的眼睛,在阳光下睁不开眼的威廉感觉到,早上强烈的太阳光已经让背对太阳的帕特宁成为一个巨大的黑影,黑暗包住了他,这黑暗只会加深成为可怕的虚空。

  威廉快速地移动着,他急于要改变这个对手背光而自己向阳的不利位置,然而在他移动的同时,帕特宁也在移动,无论威廉走到哪里,他都无法逃脱这个不利的位置。威廉已经确切地感受到,自己的速度已经完全被对方压制住。

  “居然利用太阳的位置作为对敌的掩护,多么了不起的战术!”约翰和米洛勒斯虽然是敌人,但战士的直觉让他们想到了一起。

  可是帕特宁的能耐不仅仅是利用太阳光掩护那么简单。趁着威廉眨动刺痛的眼睛的时机,帕特宁发动了攻击。相对于刚才优雅的技巧,现在的帕特宁是用突来的狂暴攻击,他用下盘攻击和迅雷般的反击将威廉压制得动弹不得。他总是以对手握武器的手为目标。威廉开始了解帕特宁的战术,因为他的手指在几波较小的攻击之后开始因割痕而失去知觉了。

  最终,威廉反应过度,将盾牌转过去护着脆弱的右手。

  就跟帕特宁想的完全一样。他往和对手相反的方向一翻身,看到了盾牌的背面,帕特宁没有选择把长剑狂暴地插入对方暴露在剑芒下的胸膛,而是侧身飞起一脚,踢飞了威廉的秘银合金盾牌;与此同时,帕特宁一拳狠狠地打在威廉的肚子上。威廉整个人被那一拳的力度打得凌空飞起,又重重地“啪”的一声摔倒在地上。

  形势在一瞬间被逆转!

  这就是他“稍为认真一点”所展示出来的实力吗?在米洛勒斯转喜为忧的同时,约翰却转忧为喜。

  “你以为我这十二年在这个村庄里,什么都没干吗?”帕特宁望着趴在地上的威廉,语气平静地说,“我用光明魔法给村民治病疗伤,但经常到树林里采集施展光明魔法所不需要的草药。为什么?其实我是借采药之名,到树林里进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修练,所以现在的我,比起十二年前的实力只强不弱。”

  “原来是这样……但是,你说过,没有在决斗中认输的骑士……当然,我也一样。”威廉支撑着站起来,此时,威廉左手的圆盾已经不翼而飞,跟帕特宁一样,他的武器只有一柄长剑。然而此时他的战魂已经燃烧起来,强烈的斗志和信念,让威廉的战魂燃烧得越来越旺盛。

  “好!我就是需要你这种斗志!”帕特宁微笑地望着威廉,他的战魂也在同一时间,随着他的战意的提高而燃烧得越发旺盛。

  好了,这场精彩的骑士对战,双方在战斗技巧的较量中跌宕起伏、峰回路转,而在随后的战魂对抗中,又会出现什么更加精彩的场面?

  拟目以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