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混元真仙

四 怪异老者

混元真仙 北方独狼 2947 2013-02-06 09:50:59

  “好机会!”

  见时机已到,张操毫不犹豫一踏鸟背,身子直射而下,他提着灵力落到到火灵草近前悄无声息。单手从怀中取出一只木铲,一手扶茎,一手握铲,对着灵草根下轻轻铲土,想着把此草连根挖出。此种做法固然能最大限度的保存灵草的灵力,但也大大增加了采摘的时间。而就在张操指尖碰到灵草的那一刹那,本来正要吞噬韩风的血鳞蟒突然停了下来。巨头一扭,回望火灵草。绿瞳之中怒意狂增,竟上身子一松,不顾韩风直扑张操而来。

  张操大感不妙,急忙停下挖掘,单手用力一提,直接将火灵草拔出,往怀里一揣,单脚夫跺要地,一提灵力腾空跃起起,想着跃上树尖,而跳上空中盘飞等待的青灵鸟,快速逃走。

  “啪!”

  一条铁棒般的赤色巨尾扫到,张操被一击而飞,身体重重地撞到一棵碗口粗细的乔木上,树干喀嚓一声一折而断。张操落地吐血,肋骨不知断了几根。

  血鳞蟒长身一甩,盘转回身,巨大的血口张开,身子向前一探,如一道红色的流电,直扑张操。

  张操以极快的速度从怀中取出一颗艳红若血的丹药扣进嘴里,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急拍腰间储物袋,一柄灵气缭绕的青色灵剑立即飞射而出直刺血鳞蟒巨口。

  炼气九层的张操,一着急竟是使出了筑基长老才能熟炼运用的神识御剑之术,进行飞剑攻击。

  见飞剑来袭,那兽妖血蟒幽绿的双目之这突然迸射出两点火红的光芒,身子向后一缩,蛇颈突然鼓大数倍,血口一张,一团炙热的烈焰脱口喷出。

  灵剑立即被火焰所吞没,倾刻间灵力顿失,一声哀鸣摔落在地上,与张操的神识联系立即中断。

  “二级兽妖!”张操脑中嗡了一声,如被雷击。一级兽妖只是身体强悍,略通灵性,凭自己的修为还能与之相争;而二级兽九已然能动用一些妖法进行攻击,那是相当于筑基长老的实力存在,甚至一些厉害的二级兽妖对上结丹修士也有一战之力。自己身为一名小小炼气弟子,说什么也不是二级兽妖的对手。

  张操双眼瞪得比牛眼还大,其中透出极度的震惊恐惧之意。

  就张操一愣之际,那血蟒长身一甩,一个缠卷便将张操双腿缠住。还没等张操反应过来,血鳞蟒张开大嘴直奔他的脑袋狠狠咬去。

  此刻张操才是回过神来,见巨蟒扑来并没有再次施展妖法吐出妖焰攻击,他反而是心中一喜,这很有可能证明这兽妖也是一级的颠峰,但还未到二级,刚才的妖法只是一击之力,并不能熟练运用,只要对方还是一级兽妖,自己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张操徒然间似是从绝望中看到了希望,一提灵力,周身立即泛起一层水波般的青色灵光,右拳一握,灵光乍闪,对准蟒头重拳轰击。

  “砰!”一拳砸在下颚,蟒头一偏,擦着肩头掠过。

  这一拳虽然力道不小,但对身体强横的兽妖巨蟒来说却伤害不大,那巨蟒只是略感眩晕,巨头一晃,向后一绕,绕到张操脑后,血口再张,露出三颗锋利如匕的利齿,一口咬下。

  张操暗叫不好,想要闪身却被蟒身死死缠住移动不得,只有再提灵力,护体灵光乍闪,如一层水波甲衣一般,护住全身。

  大蟒的血口准确地卡在张操那并不规则的后脑,三颗利齿被灵光阻住,只是两个呼吸便一声破响四散无形,三颗利齿立即刺进了张操的头脸之中。

  “啊!”张操面部扭曲,双向上同伸,一手顶上一手扒下,想掰开这张夺命的血口。

  那血蟒却是死死咬住不仅半点未松,利齿反而刺进后脑颅骨和左半边脸的面颊,张操满意脸是血,形容十分恐怖。

  张操难以撬开巨口,剧痛之下,将右手一抬移到血蟒的头脸上狂戳。“噗斥!”一声竟是戳在一只蟒眼之上,血鳞蟒身体虽然强悍但眼睛却是极为脆弱,其中一股血水立即夺眶而出,血蟒一声怪叫竟松开了血口。蟒头在空中胡乱甩动起来,似是以此来缓解疼痛。

  张操此刻满脸是血,但仍被蟒身缠住动弹不得,此刻是自己脱险的好机会,他侧脸看向韩风,这一看差点气死。

  那韩风盘坐于地,双目微闭,身体周围放着八块灵石,灵剑斜插身旁,正在打坐炼气。

  “白痴,速来救我!”

  张操这一声怒吼声音极大,直逼韩风耳膜,他双目一睁,动灵力单手向外一抛,将掌中的下品灵剑划过一道银光直接飞向张操。

  张操伸手一抓握住剑柄,周身的灵力立即如潮水一般向灵剑倾泻而去,刹那间那柄下品灵柄竟然光华突盛射出耀目的剑光。此刻的张操头脸之上有三个血洞,向外不停地冒血,他双目血红,一副吃人的狰狞姿态,灵剑狂抡对着缠绕自己的蟒身疯狂劈斩下去。

  “喀!”

  炼气九层的的张操实力远在一层的韩风之上,他这全力一斩竟是入肉断骨一剑将蟒身拦腰斩断。

  张操顿感紧勒的蟒身突然一松,立即拔腿而出,抽身便走。

  此时本来身子向下坠落的血蟒突然半身挺起,在三角形的扁平额头之窜动起一点火红的光焰,一只蟒目之出暴射出前所未有的凶暴之光,巨口突开,“呼——”一团妖焰直接将张操吞没。

  一呼一吸之后,妖焰消失,张操一身焦黑,面目已然模糊,如木雕一般一动不动。

  血蟒拼光了最后一丝力气,一只独目回望了一眼自己已然断开的后半向,眼中暴烈的气息化为了最后的绝望,蟒目中的光化瞬间变得萎靡失神。

  “砰!”粗重的蟒身拍的大地为之一颤,地上枯叶四起,狂风突起,一扫而过。

  “哗啦!”风过之后,木雕般的张操竟是化为一副白骨,骤然倒地,摔了个七零八落。

  这一幕将韩风惊地目瞪口呆。想不到一口妖火竟然把原本活蹦乱跳的张操烧成了一堆白骨,这还仅仅是一只一级兽妖。若是深入乱妖森林深处,再遇到二级、三级的兽妖,定然有去无回。

  韩风收起灵石,站起来向前探身细望,虽然眼见巨蟒水桶般的长身被从中切开并且仍在不停地涌血,自己也是不敢向前移步。

  巨蟒一只独目已然闭上,混圆的蟒身此时也变得扁平,如烂泥一般瘫在地上。而张操的那堆骨架之中有一株赤红的灵草,闪着濯濯的灵光,正是那株火灵草,丝毫未损。这倒是令韩风感到十分怪异。而在白骨之中除了灵草和那柄下品灵剑之外,还有一只碧绿色的玉制小葫芦,闪着如水般的光波并未损坏。“丹药葫芦!”韩风心下一惊,这东西是药宗弟子存放丹药的灵器,韩风自是见过。

  提升修为,丹药可是最有效的捷径,韩风不由得向前挪动了小半步。韩风抬头看那趴在地上的血鳞蟒,仍是一动不动,不知为何,明明这家伙已然死了,却仍有着强大威压,令韩风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为了提升修为,值得一试!”韩风绝非胆小之辈,只是略一停顿便拿定了主意。快步移动,十几步的距离转眼便至,一俯身子,探手抓向离自己最近的火灵草。

  韩风手指刚触到灵草,那趴在地上的血蟒一目突开,一团红光从眼中一闪而出,速度奇快,眨眼间便移至韩风面前,还没等他有所反应,那红光忽闪一下竟是没入眉心。

  韩风只感觉眼前突然一片火亮,头胀欲裂,一声痛叫,摔在地上,不省人事。

  不消片刻那团红光从丹田之中一闪而出,略一模糊便化作一位半实半虚的老者,轻飘飘立于韩风之前。

  “咦!天下竟有五行灵根俱全之辈,这等蠢蛋资质也能修仙?”

  老者以手捋须,一时间也是陷入了沉思之中。若是未遇到那东西以前,老者定然直接出手,将韩风直接灭杀,因为张操和韩风毁了自己夺舍肉身——血鳞蟒。而此刻他却犹豫了,他再次将一只半虚半实的手掌探到了韩风的额头眉心,闭目感悟起来。

  “难道五行灵根天生五行之力?难道这小子是能破开那东西的五行防御结界?”片刻之后,老者突然眉挑目睁惊声自语道。

  “小子,你的机缘到了。但愿不要让老子失望!”老者身形一旋,化为一道绿芒,再次射入韩风眉心。

  本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韩风,突然间挺身而起,双目之中光华闪动,竟是露出一缕凶芒。韩风双脚跺地,身形如立即腾空而起,身形一动,竟然飞射如箭,速度比那青鸟快了不知多少倍,直奔乱妖森林深处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