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混元真仙

三 起程

混元真仙 北方独狼 4966 2013-02-06 09:50:58

  不知不觉中,时间流过夜色渐淡,东边的天空泛起片片白意,若鱼鳞一般。白意越来越浓,渐渐连成一体,天色渐亮,时间不大,天空泛出一线曙光。

  约莫两刻之后,低层弟子居住群上空,飞来二十余只翼展过丈的青色大鸟,如一片片青云一般飞飘而来,鸟背之上各端坐着一名药宗的弟子。为首的一只大鸟更是翼展两丈有余,厚背长羽,鸟背上端坐着一位长须的道士,身披赤色道袍,胸前绣着三只火红的丹鼎,竟是一位极为少见的三品炼药师,在其一旁的一只大鸟上站着药宗的长老黄腾。

  “副宗主,我昨日明明告知了他们,可这些废物却是有耳无脑,不晓得早做准备。我这便将这群蠢物唤起!”黄腾对着大青鸟背上的长须道人一拱手,极为恭敬地说道。

  药宗副宗主楚先允一脸肃意,只是微微将头一点,并未回话。

  黄腾见楚先允点头,立即一蹬鸟背,脚下的青鸟抖翼俯冲,快速接近下方七凌八落的建筑。

  “没死的都滚出来!”

  这一声如炸雷一般,正在屋中炼气的冲击丹田的韩风,脑子嗡了一声,身子一震,险些体内灵力失控,走火入魔,脸色瞬间惨白如纸。

  韩风停止纳气,调息半晌之后,方才渐渐恢复过来,可是周身的筋脉却是一阵痛楚。

  此时低层炼气弟子群居住的院中,四十多名练气弟子已然排成了长队,一个个面现慌恐之色,等待着黄腾发号施令。而空中二十余只青色大鸟除了副宗主楚先允的坐驾在空中缓缓拍翼悬停,其余的大青鸟均是停落院中,几乎将这个凌乱的院落占满。

  黄腾阴着长脸扫视着这群弟子,突然目光转向了韩风所在的小石屋。“白痴,再不滚出来,你就死在里面吧!”

  “砰!”黄腾左手一抬,一股灵力随之而出,将单薄的木板门击成了碎片。

  时间不大,韩风满身木屑,从其中走出,惨白的脸上夹杂着痛楚之意,发迹散乱,下身衣物紧贴着双腿,显出水湿之意,身子如风中之叶,不停地颤抖着。

  “你这鼠辈好生胆小,竟然吓得尿了裤子,真是我道门之辱!”黄腾随阴沉的脸上泛出讥讽之意,丝毫不留情面得骂道。

  院中无论是低级的炼气弟子,还是鸟背上掌控青鸟的药宗弟子,一时间均是失声哄笑起来。

  “修道白痴果然名不虚传,连裤子都尿了,哈哈哈!”

  “真他娘的傻,这等人怎么能有修仙资质?真乃我道门之辱!”

  “正好,这次咱们把这小子第一个喂了兽妖,省得日后给我紫云剑宗丢人现眼!”

  ……

  药宗的弟子对于韩风早有诽议,修真之道尊强凌弱,对于韩风他们是百般调侃,毫无怜悯之意。

  在这些炼气弟子眼中也许从来没有见过什么掌门、宗主,但韩风这个弟子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是紫云剑派的修道白痴,是众弟子口中的笑柄笑料。

  只是此时没有人注意到,那脸色惨白的韩风,低着头嘴唇已然咬破,他暗自发誓一定要修炼有成,让自己变得强大,给这些人好看!

  高空中的副宗主扫了韩风一眼,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双目微微一闭,双唇上下一动,“休得吵闹,速速起程。”

  楚先允这一声虽是不大,却似是直接震摄到所有人的灵魂,在场的弟子均是脸色大变,脑中嗡鸣,现出一副副心神就要失守的模样。

  “尔等两人一组共乘一鸟,火速起程,火速起程!”黄腾第一个恢复过来,应和着楚先允的吩咐对着众弟子吼叫起来。

  时间不大,其余四十余名弟子也恢复过来,纷纷仰望高空,对于药宗副宗主大感忌惮、敬畏之意,不敢再有半分迟缓,纷纷来到大鸟之前,各个提气动灵,向上一纵跃上鸟背。只有韩风无人为伴,他独自来到一头体型略小的青鸟之前,脚尖点地一个旱地拔葱,“嗖——”地一下跃起一丈多高,下落时却是突然失力,“砰!”的一声砸在鸟背之上。

  大鸟“嘎”了一声,曲颈回头怒视韩风,两点凶光狠狠地盯在他的脸上。

  “你找死啊!惹怒了青灵鸟,你十个白痴也不够死!”鸟背上的药宗九层炼气弟子张操边骂边急忙从怀中取出一颗青莹莹的丹药伸到青灵鸟嘴前。大鸟眼中立即寒意消退换上了一副欣喜之意,不再理睬韩风,而是立即将弯喙一探,将丹药吞在口中。

  韩风因为灵气绪乱,并未动用灵力,而是直接动用凡人武道轻功,跃上鸟背,这硕大的鸟背足有一张床大小,乘坐两人绰绰有余。韩风对于张操的漫骂也不理睬,盘膝端坐于松软的“羽床”之上,平息内心的愤怒,调节心神。

  只是片刻之后,四十余位弟子已然两人一组纷纷蹬上鸟背,只有韩风这里正好落了单儿,无人愿意与之为伴。少了一名采药的助手,这让张操也心生怨恨,恶狠狠得瞪了韩风几眼,满是不善之意。

  “起程!”副宗主一声令下,药宗弟子各个御鸟而动,青灵鸟纷纷冲飞而起,展开巨大的双翼,紧随着领头的大鸟疾飞远去。

  四血鳞蟒

  长路漫漫,青羽飘飘,遥迢数万里的路程,足够韩风领略乘鸟飞行的惬意了。抬眼望,碧空若洗,无尽的蓝意无限伸展,其下朵朵白云里而擦身而过,让人顿生心旷神怡之感。

  不过几个时辰,韩风却惊奇地发现这高空中的灵气竟是比地面多了几分,而他此时方才注意到无论是药宗弟子还是低级炼气弟子均是闭目端丛,在鸟背上炼起气来。而那些大鸟则是紧跟着前方楚先允脚下的大鸟飞行,根本不用驾御。

  “唉!”韩风心中暗叹一声,暗自思量自己果然是资质太差,最后一个发现灵气的变化。幸亏此时所有的弟子已然静修炼气,否则自己又要被嘲弄一番了。

  韩风停下张望,端身正坐,自己也开始了吐纳炼气。

  青灵鸟在空中缓拍着双翼,日夜不停地赶路,此鸟极具耐力,竟然连飞三天三夜都没有停下休息的意思。一直到第四天的清晨,药宗弟子才在黄腾的招呼下纷纷从兜囊中各取出一颗粒紫青色的丹药喂养给大鸟,大鸟立即精神一振,略显萎糜的鸟目中重新迸射出犀利的光芒,抖开双翼,飞速立即恢复如初。

  青灵鸟在空中连续飞行九日之后,下方出现大片的森林。

  “此处乃是乱妖森林的外围,虽然只有些普通药材,但也有一些野兽和少量一级兽妖守护,众弟子分头采药,不可深入千里。十日后我等重聚于此,再一同深入乱妖森林内部,共同应对应对二三级的兽妖,采集天材地宝。”楚副宗主颇具穿透力的声音侵入每名弟子的耳膜,接着其下的大鸟展翼高飞,骤然加速,只是几个闪动便消失在茫茫森林深处。

  “药宗哪个弟子采的药材最多,便能得到我药宗一颗炼气丹的赏赐,若是能得到炼丹必需的稀有的那几十种天材地宝,那便可得到一颗筑基丹。”楚先允走后,黄腾的声音立即传出。

  药宗众弟子闻听此言均是露出欣喜、憧憬之意,炼气丹可以在让自己的炼气水平生生提级一层,而筑基丹更是有着辅导筑基的奇效,众弟子一个个跃跃欲试,慨不得马上冲入下边的林子收集药材。

  “先别激动,药材与兽妖并存,机缘与危险同在,若是不想送死,千万记得副宗主的话,莫要深入千里之外,否则必然藏身妖腹。”

  黄腾说完将目光扫向了眼中多有羡慕的四十多位炼气弟子,脸色一肃,道:“尔等助我药宗采药,必须服从我药宗弟子支配。此次采药事关重大,每人配发一柄下品灵剑,只要听从吩咐,全力助我药宗采药,事后这柄灵剑就归你了!”黄腾说罢,一拍腰间的储物袋,其中立即接连不断地飞出一柄柄色彩各异的飞剑,一字展开竖排于眼前,竟有四十多柄。黄腾随意点指,这些飞剑立即飞射而出,奔向每名炼气弟子。

  丛弟子大为兴奋,纷纷伸手来抓取飞到眼前的灵剑。韩风也不例外,伸手抓住飞到眼前的灵剑,右手握住剑柄,淡淡的灵力散开,立即与自已的灵识相连,脑中竟然是一阵舒畅,周身的灵力也立即增加了许多,一种挥剑而舞的冲动油然而生。

  “好一柄通灵的灵剑!”韩风心中暗叹,周身一阵难以自控的血热。而此时其他得剑弟子表情更显亢奋,有些甚至在鸟背上挥剑乱舞起来。只有以陈良为首的四名参加过三年前采药之行的弟子脸上不但没有任何喜意,反而是极为忌惮的看着眼前的灵剑,右手颤抖,迟迟不肯抓下。

  “你们四个想死不成!”黄腾嘴唇微动,传音分四,落入四人耳中,四人几乎同时身子一震,迟愣片刻,脸上青情虽然各有不同,但都伸出右手握住了灵剑。

  “哼!”黄腾冷哼一声,一拍坐下的鸟背道一声“出发!”,大鸟立即展翼而去。其他药宗弟子各自御鸟,青羽乱飞,转眼间消失于茫茫森林上空。

  张操手中托着一只青色的罗盘驾御着青灵鸟擦着林梢飞行。其后的韩风也四下张望,不时地看到一些野兽在林中穿梭。

  不知不觉中青鸟已然深入森灵数百里,张操神情冷肃,越发小心起来。

  突然罗盘一亮,光华闪烁起来,并且越来越亮。张操透过林梢顺着罗盘所指示的方向望去,只见在一棵古树之下,一株通体红艳长身八叶的灵草如一名红衣少女一般摇曳着红***立风中,煞是娇艳。

  “火灵草!”张操脸上立即露出一抹喜意,火灵草是一种可以炼制二品丹药的上佳药材,极为罕见,一般出现在乱兽森林内部。能在此处遇到,实属难得。

  此时韩风也发现了那株灵草,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奇异的植物,正看得出神,去不想背后一脚飞来,直接将他踹了下去。

  砸断了数根树枝之后,韩风摔到地上,不过此时他已然忘记了疼痛,在他抬头之际惊奇地发现,那只细腰红叶的灵草正挺在自己眼前数尺远的位置,散发了淡淡的灵气,红叶抖擞,格外耀目。

  韩风掌中灵剑灵光一闪,他体内灵力一阵激荡竟是亢奋地难以自持,一跃而起,直扑红灵草。

  眼见单手就要触及灵草,一条赤红的长尾突然从半空横扫而来,正中后背。“砰!”地一声响过,韩风被抽出数丈之远,趴在一上,胸口剧痛,一张嘴,“噗——”地喷出一大口血。

  还没等韩风坐起看个究竟,一股恶风直扑过来,腥臭的气息直刺鼻孔。韩风暗叫不好,强忍着疼痛使出一招“就地十八滚”,身子立即滚出老远。以韩风炼气一层的修为,在道家法术上根本难有作为,关键之时还是凡人的武功得心应手。

  韩风不敢怠慢,就势一技鲤鱼打挺站起身来,回望过去却是吓出一身冷汗,此刻他刚才所在的位置,已被一张硕大的血口所占据。血口之后拖着一条水桶般精细的红色蟒身,足有数丈之长,那周身血红的鳞片分外刺目。

  “一级兽血鳞蟒!”林梢之上的张操心中暗惊,手握剑柄颜色更变。一级兽妖那可是至少相当于炼气六层以上弟子的修为,莫说张操没有把握斩杀此妖,就算有把握也不会为了一个修道白痴以身犯险。在他眼中韩风已然是个死人,只不过他却为自己的首次行动便要失去采药的药饵而大感惋惜。张操提灵力稳住心神,目不转眼的观察着下方的血鳞蟒,没有丝毫救人的意思,只是准备伺机采药。

  此时血蟒身子一甩,将头扭向了韩风,两点幽绿的双目紧紧地盯着前方的敌人。而此刻韩风咬紧牙关,也已然拉开架势,横剑而待。

  突然蟒头一缩,弓身发力,血光一蹿,巨嘴一张,比蟒头大出了数倍。巨大的吞吸力,搅得周围草木四动,枝叶乱飞,一片混乱。韩风衣衫抖动,身子不禁向前倾斜,浑身血流加速,奔腾欲出。

  “啊!”韩风掌中的灵剑再一次光华一闪,似是有一股莫名之力传入了韩风身体,韩风竟是脸色突红,一声大叫,竟是不退反进,向前一跃,借着血蟒的吸力挥动灵剑直冲过来,双手握剑,跃起跳劈。

  “嚓!”一剑竟然重重地砍在血蟒上颚,灵剑果然非同凡器,血鳞蟒一颗大牙应声而断。血蟒将头一甩,韩风也被震退了丈许,一屁股坐在地上。

  血鳞蟒巨嘴一收,身子左右摇晃,狂扭不止,疼痛万状。直搅的木断草折,土石乱飞,混乱不堪。韩风只觉得眼前隐约约有一条粗大的蟒身如一条宽大的红带七拧八绕,上下翻滚。

  数息之后,血鳞蟒停下扭动,粗重的蟒尾一竖如一条血棒带着腥风横扫过来。

  韩风急忙站起将剑锋一垂,迎着蟒尾竖剑向上一撩,“咔!”下品灵剑砍开了厚实的血鳞,剑入蟒身,斩出一道数寸深的大口子,鲜血立即一涌而出。

  血蟒身子一阵痉挛,大头一仰,巨大的蟒身旋挺而起,动起来异常迅捷。韩风被震的手臂发麻灵剑险些撒手。可就在此时,蟒身突然一横,一个盘蜷,已将好的双腿缠住,如钢绳一般死死缚住,使得韩风根本动弹不得。

  韩风一阵心慌,急忙举剑乱砍,那灵剑极为锋利,韩风手上的力道也着实不小,“嚓”地一声,蟒身上又多出一个大血口子,血流不止。

  可灵剑还未来得及收回,那血蟒又是盘身缠上两圈,虽然韩风挥剑连斩,砍得血蟒鲜血淋淋,但对血蟒来说只是皮外小伤,而血蟒却是缠住韩风死活不肯松开半分,巨大的蟒身又是向上一盘,只缠了四匝便到了韩风胸口。蟒身一勒,韩风身上骤紧,骨头吱吱作响,额上青筋蹦出,胸口极为憋闷,呼吸极为困难,每次吐气蟒身便会勒紧几分,只是几个呼吸过后,韩风便不由自主地眼睛向上一翻,一种就要窒息而死的感觉涌上心头。

  巨大的蟒头一盘,旋过来,弯成钩状,以上示下,凶狠地盯着韩风,两只幽绿的眼中尽是噬血的杀气,极为骇人。

  一阵恶心的血腥臭气袭来,不见了那两颗幽冷的绿眼,一张血盆大口如一朵巨大的艳花当头悬空绽放。

  “完了!”此刻韩风有太多的不甘,却是再也没有能力自救,想不到自己的末日这么快就来临了。

  (读者老大,收藏,有没有?谢谢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