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混元真仙

二 韩风

混元真仙 北方独狼 3934 2013-02-06 09:50:58

  夕阳西下,众多的炼气弟子有人欢喜有人忧,无论结果如何,最终皆是各自散去。

  紫云山脚下,一处湍急的瀑布飞流直下,如一幅展开的巨型画卷。水流击打在下边的岩石上,发出野兽般的怪吼之声。而在瀑布下的一块岩石之上,一位白衣少年正握拳而立,发髻被汹涌的水流冲地肆意纷乱,遮掩住了那张痛苦的脸,周身的衣服紧贴在身上,水流已然将其包裹。

  韩风周身冰冷,心中绝望,大脑一片空白,甚至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样来到此处的。只是任由那激荡的水流在自己身上从头到脚的肆意冲刷,似是想要将一身的耻辱冲洗干净。

  自从三年前被送入修仙门派紫云剑派以来,人生便有了巨大的转折。

  韩风,大夏国大将军韩文之子。自幼学文习武,才华出众,十岁便中了榜眼,之后不久,又被一名游方的修真道士发现了灵根,具有修仙资质,韩家上下欢喜异常,因为这意味韩家要出一位仙人了。一时间,韩风被誉为大夏国的天纵之才。就连大夏国的国君夏彻也招韩风上殿面君,当面亲点,指婚给七岁的夏彤云公主。

  选韩风为小驸马,除了拉笼掌控兵权的韩家之外夏彻自然另有所图。近十年来,大夏国周边的一个小国——南魏国,改换了朝代,国君魏随被曹姓取而代之,本来小小的南魏国从此之后东征西伐,接连吞并数十个小国,日益强大起来,并且渐渐对大夏国形成半围之势,甚至有传言此国有修仙者相助,有吞并大夏国的野心。大夏国朝野上下人心惶惶。在如此情形下,大夏国出了一个修仙资质的韩风,夏彻自然是欣喜万分了,除了攀上姻亲还不惜重金将其送上了远在八千里之外的世外仙境——紫云山学习修仙之道。

  那时,韩风是整个韩家的骄傲。

  被送到这里修仙之前,整个韩家都对韩风寄于厚望,韩文千叮万嘱,要求儿子好好修习道术仙法,回来对抗南魏国,保得大夏国平安。可谁曾想到,一入道门,这位大夏国的天纵之才竟出人意料地沦落到了紫云剑派的“修道第一白痴”的地步,一种从天堂到地狱般的巨大落差,让这位十三岁的少年心理几欲崩溃。想到韩家族人那尊宠的目光,想到韩文期盼的眼神,韩风心中除了痛,还是痛,痛!痛!痛!

  “啊——,啊!”韩风仰天怒吼,如发疯一般倾泻着内心的苦痛与绝望。

  这悲痛的嚎叫声盖过了咆哮的瀑布之声,惊动了山林中的归栖的鸟兽,一时间鸟雀四飞,山兽奔走,山林一片混乱。不过就在这一吼之后,韩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和情感,眼前一黑,扑通一声,被冲倒在下方的水潭中。

  “韩师弟!”就在韩风落水的瞬间,一道粗壮的黑影从一株巨树后一闪而出,跨步如飞,转眼间便来到水边,没有丝毫犹豫与停顿,一跃入水,像一条粗大的黑泥鳅,黑身几晃,直奔韩风游去。

  时间不大,水花一翻,韩风被拖上岸来,夏侯冲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坐在一旁的一块石头上呼呼地喘起气来。

  “韩师弟,你我相交三年,在此练功数载,以前都是你救我上来……,唉!我该怎么样帮你才好?”夏侯冲一双乌亮的虎目在韩风脸上一扫,虎目之中立即泛出伤感同情之色。

  夏侯冲长韩风两岁,才不过十五岁的少年,却是生得又黑又壮,身高已然近八尺,头顶几乎要顶在这矮小的石屋屋顶了。在紫云剑派夏侯冲只比韩风早入门数日,修为却是已然升至炼气六层的颠峰,眼见就要破六登七,在派中长老眼中颇受重视。夏侯冲不同于韩风,他出身贫寒,是一位长老在偏远之地发现他生有双灵根,将其带上了紫云山,他极重义气,性情率直,在这紫云剑派他独喜与韩风相处。

  等韩风醒来发觉自已已然躺在了自己熟悉的石床上,眼前仍是那间小屋,低级炼气弟子住所——一间空徒四壁、简陋无比的小石屋,屋中除了两张石床以外,再无他物。

  三年前这里住着韩风和夏侯冲两人。不过在一年后夏侯冲便连跳三层,修到炼气四层,被长老调到中级炼气弟子住所,从此这里便只剩下韩风一人了。因为没有那个低级炼气弟子,愿意跟这位有着“修道第一白痴”名号的怪胎住在一起。

  当韩风把目光投向对面的那张石床时,却发现一双熟悉的大目正在自己身上扫动。

  “韩师弟你没事吧?”见韩风醒来,夏侯冲凑上前来,关切地问道。

  “夏侯师兄,多谢了!我韩风又欠你个人情。”

  “韩师弟,你这话说的可太见外了!是不是担心明日之行?不要害怕,明日乱兽森林之行,我代你去好了。我夏侯冲在这山上修道日久,早已烦了,正好下山历炼一番。”

  韩风抬起头来,暗淡无光的眼中闪过一抹感激之意。世态炎凉,当初自己在大夏国得志之时,锦上添花、阿谀奉承的人颇多,但却都不如此刻夏侯冲这几句雪中送碳的话暖人心肺。

  “多谢夏侯师兄好意,我韩风岂是贪生怕死之辈,怎奈天生五行灵根,资质堪比白痴,沦丧到如此地步实属天意,即便日后喂了兽妖倒也干净,省得有辱师门。夏侯师兄天资较佳,日后定然前途无量,代我采药之事韩风万死不允!”

  “休要听那帮混蛋乱放臭屁!依我看韩师弟在修道辅助四绝方面极具天赋,远胜其他炼气弟子,稍加时日,修为必进,到时器宗、阵宗甚至药宗都任意挑选!”

  “呵呵!”韩风苦笑一声,摇摇头没有回答。

  韩风这一声苦笑其中透出三分无奈七分苦楚,夏侯冲挠挠头,似是想说什么,却只张了张嘴又咽了回去,一时间也是无言以对。

  两人突然间皆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夏侯冲看向韩风那张阴郁苦涩的脸,站起身来在屋中来往走了几步,右手从怀中一掏取出一个黄纸包来,“咣”地一声扔到韩风的石床上,随后竟是转身拉门,不发一言,大步而出。

  “唉,夏侯师兄……”韩风抬头,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然关门离去。

  韩风拿过黄纸包,一打开其中立即闪出八颗晶亮的灵石,淡淡的灵气从其上如去雾般散逸而出,一吸之下,精神为之一振。灵石之下,压着一张字条,韩风拨开灵石,打开纸条,其上歪歪斜斜地写着十来行字。

  “韩师弟,你我相交情同兄弟。当年若不是你为我耐心讲解炼气心法,我夏侯冲难有今日。初登道门之时,众人皆笑我黑丑粗陋,直到韩师弟到来,才有人与我真心相交,教我识字读经,体悟炼气心法,如此情义我夏侯冲没齿难忘。今师弟有难,我无以为助,只有八块灵石相赠。想我夏侯冲如此黑傻蠢笨尚且能修到炼气六层,师弟有文武在身,又有家族重托,父辈厚望,公主相待,怎么能灰心丧气,一蹶不振?望韩师弟奋发振作,觉醒自强!此次乱兽森林之行,万望韩师弟一定回来!”

  字迹虽然歪斜,但却字字加力,句句动心。韩风少年才俊,少有挫折,修道三年,大受打击,终日面对嘲讽与欺凌,今日测试又重伤其心,心中顿生死意。而夏侯冲这几句话,恰好点在韩风的心尖上。“家族重托,父辈厚望,公主相待!”韩风口中反复默念着这几句,想到了半年前的一封韩文的亲笔书信。信中提到最大夏国与南魏国已然开战,双方虽然互有胜负,但南魏国隐隐占了上风。大夏国割去一郡三城求和,而南魏国皇帝曹耀却得寸进尺提出要将小公主夏云彤迎至南魏,待他年长成嫁于南魏太子曹元化为妃。

  夏彻大怒,韩文大怒!大夏国征调全国大军,复夺一郡三城,韩文亲率大军与南魏国在边陲展开了大战。战争异常残酷,战斗异常激烈,双方相争近两个月,直杀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方才各自收兵,这一战,大夏国损伤大将近百员,步卒三十万,最终仍是落了败势。韩文在信中特别提到南魏国有疑似修仙之人能掌控飞剑,剑剑穿心,杀人如麻。韩文指挥最为精悍的骑射营,靠着上万弓弩骑兵的齐射才逼退此人。此战之后双方都伤了元气,各自罢兵休战,但大夏国却丢掉了两郡九城。下一次战争,不知何时开始,但却再所难免。南魏国国君曹辉发下狠话,要灭大夏,斩韩文,夺公主!

  韩文在信中叮嘱儿子韩风能好好修习道法仙术,希望能有学成之日,能回来助自己一臂之力,抵御修仙者,击败来犯的南魏国,守卫大夏国,守卫韩家!

  “炼气!炼气!炼气!我不能颓废,不能倒下,更不能死!必须尽快修炼,只有让自己变强才可以帮上父亲,保住大夏,保住韩家!”

  韩风陡然而起,将八块灵石摆布在八方,摆放出一个最为简单的聚灵阵。这三年来,韩风修为无进,可一些有关阵法和炼丹的道法经书倒是看了不少,摆布一个小小的聚灵阵并不算难,但却从来没得到过足够的灵石。

  灵石来之不易,炼气低级即一到三层炼气弟子是没有灵石来源的,中级弟子即四到六层每年可从宗派领取三块下品灵石,夏侯冲的灵石最多不超过九块,却一下子送给了韩风八块。如此情义韩风自是铭记在心,只等日后有机会相报了。

  韩风盘膝坐在正中,身直如剑,口中默念炼气法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中气以为和,炼气以为聚……

  灵气渐渐聚拢,韩风缓缓吐纳起来,灵气从鼻孔入体,走五官通七窍,在上身的经脉中缓缓运行,做小周天的行气。随着体内的灵气渐多,沿着上身的经脉不停地游走着。这近三年来韩风炼气最多就是这一层小周天运气,但要想有所突破以,灵气必须冲入丹田,然后游走全身,打通全身经脉,做一次大周天的运气,那便自然破一登二炼气晋级了。有了这八块灵石相助,韩风体内的灵气的聚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在体内作小周天运行,身体渐渐现暖意,随着灵气的不断聚拢、冲涌、奔流,韩风身体上半部分越来越热,本来湿漉漉的衣衫开始散出阵阵水雾。

  最后韩风感觉筋脉胀痛,灵气已然饱和,调动周身的灵气如溪流一般,从各处冲向丹田。

  灵气气势汹汹地奔丹田而来,谁知刚一接近丹田,灵气立即失控,忽地一下竟是被丹田夺去,尽管灵气流前仆后继,但无论多少灵气前来皆是有去无回,直接被夺吞了进去。这种怪异的现象在韩风体内持续了近三年了。其实韩风入门之后,第一层小周天的运气不过三天就练成了,而这第二层三年都没有突破,这三年来不知多少灵气被这丹田吞噬,他甚至怀疑自己的丹田就是一只吃不饱的怪物,灵气从来都是有进无出。这次也不例外,即使有源源不断地灵气补给,但仍是没有任何满盈的迹象。

  韩风曾就此事偷偷地问过夏侯冲,夏侯冲却说他的灵气到了丹田之中还能自我掌控,冲出丹田做大周天的行气也并不费力。韩风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归罪于自己五行灵根的白痴资质了。

  虽然丹田没有满溢的迹象,但韩风仍是不肯罢,不停地吸纳灵气入体,满是不甘地冲入丹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