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绝代女主

第一百零六章 决绝真相现

绝代女主 璎寒冰 1515 2011-07-06 12:20:17

  曲终舞毕,舞娘们纷纷跪下山呼万岁,唯有宫寒漓傲然挺立,忽而旋转起来,明黄色的丝带随着飞舞,炫人眼目,缓缓停止下,她摆出了一个飞天的曼妙舞姿,对着皇帝,倾城一笑。

皇帝的神色在刹那间变得难看至极,心口处的疼痛更是到了极致。那倾城笑容在一瞬与当年伊人身影完全重叠在了一起。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想要开口,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来。

“大胆!”皇后突然站起身来,大声喝道。寒漓一愣,想不到皇后竟然会在此时如此开口。 “皇上早已下个死令,但凡在宫中跳霓裳羽衣舞的人,无论是谁,立即处死!”

寒漓暗自蹙起绣眉,是宫谨冰安排她一定要跳此舞曲,她原先并不知道宫中竟然还有这样的禁令。正犹豫着要如何进行下一步时,皇后又是一声令下,几个大内侍卫便围了过来。就当他们要碰到寒漓的手臂之时,一道霸气无比的声音突然响起: “住手!”

众侍卫抬头一看,发话的竟是皇上,连忙退下。皇后用惊怒的眼神扫向皇帝,他淡漠的扫了她一眼,她立即噤若寒蝉。

皇帝沉默了半晌,突然从御座上走了下来,一步一步,走到寒漓的面前,然后牵起她白嫩的小手,说道: “漓儿,今日辛苦你了,陪父皇去用膳吧。皇后,你招呼众人吧。”说罢,也不看皇后的脸色,携着寒漓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走出了大殿。

皇帝一路无言的带着寒漓回了麟昭宫,一踏入宫门,便挥退了所有下人,牵着寒漓的手入了麟昭宫主阁龙翔舍,一进去,便转身关紧了房门,然后转过身来,一脸高深莫测的紧盯着寒漓,不知为何,宫玄啻的脸色竟不同往常,带了几分病态的苍白。

皇帝凝视她半晌,才用意味不明的语调缓缓开口: “当年,你母后与朕新婚之日,你母后喜极,为朕作惊鸿舞,艳绝天下。然而依朕所见,漓儿你今日所作的霓裳羽衣舞已在你母后之上了!”

寒漓妩媚一笑: “父皇,谬赞了,皇儿,怎及得上母后。”

“漓儿上月已来葵水,已经,不再是孩子呢。”皇帝的眼中似有暗色的火焰在燃烧着,灼人至极。

寒漓的表情依旧平静: “是啊,再不是孩童了呢。”

宫玄啻没有答话,依旧死死的看着她,仿佛眼睛一眨她都会消失了一般,半晌,他突然低低的开口: “安,安妮。”嗓音无比的低迷嘶哑。

寒漓缓缓收起笑容,一颗晶莹的泪珠轻易的自她眼角坠落而出,她哑声道: “原来,原来你还记得母亲。”

宫玄啻猛然间上前,双手狠狠扼住了她的肩膀,怒道: “记得!?我什么时候不记得她了,我一直没有忘记她,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永远,她都是我最爱的女人!不然,你以为你凭什么得到我的宠爱!?”

看着情绪有些失控的宫玄啻,寒漓用劲推开了他,同样冰冷的话语自她口中而出: “是,我的一切都是因为母亲,但是,你敢说,你如今疼我宠我,不是因为我这一张如母亲一般的绝色容颜吗!?”

他的脸色因为她的话而变得更加难看,大步上前,猛地将她打横抱起,往床榻走去,她拼命挣扎却终是抵不过他的气力。被狠狠地摔在了床榻上,他俯身而下,疯狂的亲吻着她。双手紧紧按住她的身子,他开口道: “今夜,朕要你成为朕的女人。” ‘斯”的一声响,她本就单薄的衣裳一下便被他撕裂开来,露出内里的一件贴身里衣,动人的曲线与大片的肌肤都裸露在微凉的空气之中。

寒漓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带着哭腔喊道: “父皇!我是您的女儿啊!”

皇帝面色一变,放开了她,开口道: “朕,有话与你说。”

她面上的恐慌之色渐渐褪去,卸下所有伪装,开始大笑,笑到最后竟有些狂乱起来。皇帝见状疑惑的想问她怎么了,她突然止住了笑,面上尽是嘲讽鄙夷之色: “你有什么话要说?是要告诉我,我并非你的亲生女儿,而是我母亲背叛了你与别的男子所生?告诉我是你亲手杀了奸夫也就是我的亲生父亲?还是。”挑出一个绝美的笑容,眼里射出嗜血的光芒,她狠毒地续道: “还是告诉我,是你,亲手杀了你此生挚爱,我的亲生母亲,你的结发之妻,滕安妮吗?”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