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绝代女主

第一百零七章 先皇后绝笔

绝代女主 璎寒冰 1530 2011-07-08 10:16:06

  ——————————————————————————————————————————————

【 吾儿亲启 】

母亲无力庇佑汝长成,甚愧之。当汝视此信时,吾已随汝父而去多年矣。汝之生父绝非宫玄啻,汝切勿认贼作父!汝姓为寒,其名为若,小字晴雪。宫玄啻当年诱吾入宫,却背弃诺言。吾一生之愿,乃是能与夫君二人厮守一生,绝不容旁人分怜。宫玄啻屡屡背信于吾,负吾,伤吾,吾恨之切骨。是年,吾小产,此人却携美出游,吾心魄俱碎,但求一死!

然,吾何其有幸,在有生之年与汝父相遇。初逢汝父,彼乃一志士侠客,入宫欲刺上。巧见于吾,救吾之命,吾二人倾心相恋。待那人回宫,吾二人为奸人所害,汝父命丧于贼皇帝之手,吾念此人心甚歹毒,且心胸狭窄,若知晓吾腹中已有骨肉,必毒害之。吾为汝命,苟延残喘,假意逢迎于彼。

汝诞之日,吾死之期,吾儿,切莫忘汝父汝母之血海深仇,必要为吾二人血恨!吾知贼人有一隐疾,刺其不敢念之回忆,必发病。此人心虽狠决,却有爱吾之一分情。吾将在死之际,给其留下不可磨灭之记忆。彼自言吾乃其一生挚爱,那吾便要彼亲手杀死其最爱的女人。让其日日夜夜受刻骨铭心之痛!来日待汝长成,必要攻其死穴,引起病发,促其命丧!

吾与汝父为其所害,生不能相守,死不能相随,历万般折磨方命丧其手。吾儿,必要复仇!杀其人!破其魂!亡其国!切记!切记!切记!

母 绝笔

——————————————————————————————————————————————

寒漓心中默念了一遍当年乳母用命保护下来的母亲的绝笔书信。心中恨意翻涌,她的父亲,母亲,都因为宫玄啻而死!而且是受尽折磨而死,想起他那副一边装作思念母亲又一边宠幸无数女人的嘴脸心里就恨意翻涌。他现在对自己哪怕再好,全因自己的这一张与母亲相似的绝色容颜罢了!当年她父母所受的折磨,她寒漓发过誓,必要千倍万倍的从宫玄啻身上讨回来!!

她眼神内狂乱的恨意就如同她的话语一般狠毒,直刺宫玄啻的心脏: “还是告诉我,是你,亲手杀了你此生挚爱,我的亲生母亲,你的结发之妻,滕安妮吗?” 她站起来,用手指着他,步步紧逼,字字凝血。

皇帝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一步一步的后退,眼前丽人冷血的眼神与安妮去时一般无二!他捂着越发绞痛的心口,一边似是辩解的说着: “不,安妮,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肚子里怀了孽种!?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你是真的爱上了那个男人!?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告诉我你从来没有爱过我!?是你,是你,是你逼我的啊!!!”

她的发髻已然凌乱,发丝飞舞,脸上的神色似是绝望似是仇恨,她咬牙道: “逼你?!到底是谁逼谁!?是谁一次又一次的背叛?是谁让谁被别的女人阴谋流产后还看你拥美出游!?是谁让谁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用最屈辱的方式死在自己的眼前!?你说,究竟是谁!?”

看着皇帝被自己逼得面色痛苦,寒漓越发不肯放过他,积压了几年的恨意,如山洪暴发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你杀了我的父亲,母亲,还妄想我成为你的人,想让我代替母亲在你身下婉转成欢,你口口声声说爱着母亲,你对得起她吗!?”

冷汗自他的额头滴滴坠落,脸色苍白如纸,心口的疼痛终于到了极致,突然脚下一个踉跄,他被逼得勾到了椅子,向后仰倒在坐榻上,嘴中胡乱的喊着: “妮妮,我的妮妮,你回来啊!朕不想杀你的,你回来啊!朕后悔了!不论你做了什么,朕都原谅你啊!!!贱人!你为什么要说你爱他,你为什么说这孩子不是朕的?朕要杀了你!杀了你!妮妮!朕爱你啊!我爱你啊!妮妮!”

皇帝喊着喊着,突然没了声息,在座位上昏死过去。寒漓冷冷的看着,如果不是谨冰千叮咛万嘱咐皇后定会派人跟着,她真想让他就这样死去!

迟疑了半晌,她终于凄厉地喊了一声: “传太医!~~~~”麟昭宫登时乱成一片。

寒漓一直在旁边冷眼瞧着,母亲在那份绝命书中透露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那边是皇帝患有心疾,最忌大悲大喜。当年,皇帝得知母亲背叛他时,曾发作了一次。母亲为他亲手杀害后,又大发了一次。今日,便是第三次了。他的身体,已经开始由盛转衰了……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