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绝代女主

第八十八章 少女心意

绝代女主 璎寒冰 1816 2011-05-16 09:30:01

  “什么!?”她猛地放下双手抬起头来,下一个动作就是出手在他额上狠狠地敲了个爆栗。随后又身体前倾,一把抱住他。埋首在他的脖颈之间,心内满是苦涩,他竟然早就做好了待助自己完成霸业后被屠戮的准备,这个笨蛋!大笨蛋!

她略带了点哭腔,低哑道: “我不会的!绝不会!”

他低低叹息了一声,反手紧搂住了她,然而她所看不见的是他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小小的狡猾的弧度,似足了一只奸计得逞的小狐狸,却可爱得令人心痒!

两人相拥许久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为了不使她尴尬,他随即开口重回正事,又仔细叮嘱了她几句,便匆匆从密道离去了。

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她心内的情绪却久久难以平复。他今天的话,逼着她去面对了一个自己始终在逃避着的问题一一她的感情。

独自做在黑暗之中,她仔细地想着,渐渐理顺了自己的心意。自己最爱的应该是宫谦冱,但这份爱意之中却也包含着深厚的类似亲情的羁绊;而对宫熙辰,是依恋以及似小孩子般地强烈的占有欲;对玄武,是对那份紫眸绝色的迷恋和对其悲惨身世的怜惜,对宫诰凌,则更多是爱护关怀之情;还有,与宫诀清相处之下,自己竟对他也产生了一股若有似无的淡淡的好感。

心猛地跳了一下,因为她在理顺对所有人的感情之后,发现自己独独漏算了对宫谨冰的感情,然而当自己想起他之时,心跳竟完全不受控制的加速,脑海中开始不断涌现出他的身影,他在人前乖顺木讷的样子,他与自己说话时嘲讽的语调,他略带邪气的笑容,他无限自负的傲然神韵,画面最后定格在他用极其认真的神色盯着自己的眼睛说: “我真的,很高兴。”的样子。

她发现自己的脸竟很不争气的红了,心跳得如同擂鼓一般。她知道的,他是为何而高兴的,是因为他察觉到自己因为绿玉如意而为他吃错了,他竟是这般不动声色的发现了自己的心意!

少女的,心意啊!连自己都还未理顺,直到此时此刻,她才发觉了自己的真实心意,自从撞破他故意露出的马脚之后,她与他相识、相知,她视他为最强的伙伴,最信任的人。她以为她在这世上最爱的人必定是四哥哥无疑,但她错了,那并不是纯粹的爱情!她若真的最爱四哥哥,那么当初就不会同意谨冰,不让四哥哥知晓女华之事。

她在那时,最信任的人便已经是他宫谨冰了!她的心,早已被这只聪明、骄傲、狡猾的小狐狸所虏获了!她突然极想见他,想告诉他自己的心意。但此刻若是出宫,必定会为人所窥,只得强自忍下了。却再也睡不着觉,起身披上了一件披风。

走到书桌之前,沉吟片刻,便提起笔墨写下了一首小诗。看着自己写下的诗章,不觉莞尔而笑。也不知多久没有拥有这样少女怀春的心思了呢?尽管谨冰比自己小了三岁,但他的心智却绝非寻常少年可比,一想到自己的心爱之人是如此优秀,便忍不住的满心欢喜。况且,这个人是喜欢着自己的,这是多美妙的事呀!

在过了如此多事的一天之后,今夜,宫寒漓却以意料之外的好心情,带着甜蜜的笑容,忘却了一切烦扰,安然入梦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寒漓发现自己神清气爽,没有一丝一毫疲倦,想来也真是奇怪,昨日自己东奔西跑,又发生了这样多的事,还如此迟入睡,今天却起了个大早还不觉劳累。眼神飘向床头的信笺,嘴角立刻划出莹然笑意,看来,这都是它的功劳呀!

稍微整理了下仪容,便拍暗号唤出了月下白,将信笺交到他手上,吩咐道: “你去亲自交给谨,绝不能让人发现。”

“是,属下领命。”月下白行礼后便闪身消失,其轻功之高,可见一斑。

月下白出去之后,却总觉得有哪里很不对劲,仔细想了想,是主人轻易不让自己现身,此刻为了送信这种小事居然就交出了自己。不过转念一想,可能是什么机密文件吧!还有哪里不对劲呢?再想想,是主人的神色!

方才主人交给自己信笺时的表情,是满溢的幸福,那样明艳含羞的主人,自己从未见过!带着满腔疑惑,月下白很快到了忆云殿外,就在此时,他终于想起了还有哪里不对劲,在女华中,主人从来都是叫六爷为小六的,刚才,主人似乎满含爱意的唤了声谨!难道!?月下白立即强迫自己停止想象,主人的事,可不能过多干涉。

避过宫人,月下悄然出现在了宫谨冰的书房之中。宫谨冰竟也是一早就起身,此刻正坐在桌前不知翻看这什么。看似极为认真的模样。不过却在月下白出现在书房的那一瞬霍然抬手看向他的所在。

月下恭敬的行了一礼,心中却极为惊讶。在女华之中,宫谨冰可谓是他们的第二主人,不仅拥有可以不经寒漓便可直接调用任何堂口人员的权力,还掌有神凤丹的解药。不过月下白对他知之不深,只晓得他天才般的组织能力。而今看来,他的武功也远在自己之上。如此智谋再加上如此身手,月下白不经为寒漓隐隐担忧。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