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绝代女主

第七十九章 阴谋袭来

绝代女主 璎寒冰 1440 2011-04-10 13:50:29

  皇帝突然暴怒让寒漓跪下,寒漓紧咬着嘴唇,似有不甘,然而还是缓缓跪下。

“你可知错?”看着寒漓一副委屈的模样,皇帝的语气稍稍有些放宽。

“漓儿不知!父皇若只是听小人谗言便来这儿兴师问罪,漓儿,漓儿…”话到末尾,已经哽咽,带出无限凄楚委屈,说到小人二字之时,还有意无意地睥了曹妍静一眼。

“你莫怪你曹母妃,她今日一直同朕在一起。”皇帝的心此刻已软了一半,这话一开口,倒仿佛是在对她解释一般,一说出,便觉不妥,又敛正容色道:“这么晚了,你从哪里回来?”

寒漓心中略作思索,便有主意,暗自庆幸还好听了谨冰的话多准备了一手,面上摆出倔强之色,驳道:“漓儿不想说!”

皇帝闻言勃然大怒,喝道:“看来朕当真将你宠得无法无天了!现在竟敢在朕的眼皮底下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你真以为朕不会降罪于你吗!?”

寒漓见状也不畏惧,反而提高了声音,“既然父皇已不相信漓儿,漓儿现在说什么您也不会信!那漓儿还有什么好说的!?”一直蓄在眼内的泪水在此刻恰如其分地跌落,加之那张透着无辜委屈之样的绝色容颜,直叫人心疼得发颤。

皇帝亦是大为怜惜,上前一把将她扶起,略带责备地柔声安慰道:“你这孩子,朕只不过是问问你,你若说没有,难道朕会不相信你吗?”

她挣开皇帝的手,重又跪下,说道:“父皇还是查清楚的好,免得又有人说您徇私护短!只是,还请父皇明示,漓儿真真不知今日所犯何事让父皇如此生气。难道?不,没什么。”末尾她轻轻地有些疑问,不过很快隐忍下去。一席话下来,那漂亮的眼眸内,坦坦荡荡无一丝一毫地心虚,只是到末了,带出几分疑惑的神色。

皇帝倒是没注意到她语末的犹豫,反倒是因为她的话记忆起了什么事的样子,面色又变得有些阴沉,半晌才转向曹妍静,“你说。”

曹妍静在旁观望已久,心中不得不佩服寒漓的演技,若不是自己早知内情,恐怕也要被她欺瞒过去,这丫头,似乎不是想象的这么简单啊。看皇帝的神色,今日想铲除她怕是难了,不过,怎么也要让她元气大伤!如此想着,面上带出几分为难之色,嗔怪娇怨地瞪了皇帝一眼,才期期艾艾地开口:“这事,哎呀,皇上您真是为难妾身了,公主还小,您,您让妾身如何说得出口呀!”

寒漓眸中闪过轻蔑的神色,冷声道:“有话直说。”

“那,这可是公主您自己要听的哦!唉,这等秽乱宫闱之事真是让人难以开口。今日本宫正在与皇上用膳,却有人进来禀告说,说婉婕妤在自己宫中与男子私会。本宫与皇上自然是不信的,滕夜妹妹如此得宠,且育有七皇子,怎会做出如此有失妇德,有背皇恩之事来。但来人言之凿凿,令人不得不信。本宫与皇上也只得去凌霜阁瞧瞧,以正视听。”

曹妍静似有些难以启齿地顿了顿,才继续道:“去了之后就见凌霜阁外布置森严,待要进去,两个小丫头就死命阻拦不让本宫与皇上进去。皇上喝退了二人,径直去了内阁,就见婉婕妤惊慌失措地起身相迎,本宫眼尖,一下子就发现了衣柜里藏了人,啧啧,那可是婉婕妤收纳贴身里衣的柜格呀,本宫打开柜门之时,那登徒子的头上,还,还挂着一条嫣红的肚兜呢!”

一边说着,一边羞红了脸,做出像是说了什么很污秽的事情的样子,曹妍静摆出了一副厌嫌的表情,而一旁的皇帝,越听神色越难看。要知道,这种事情一般人尚且不能容忍,更何况是九五之尊的皇帝!

“她,她竟然!”寒漓轻轻地说了句什么,又显出震惊之色,道:“真有此事?!”

“本宫与皇上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吗?”曹妍静面带讥讽地反问道。

“那…”寒漓面上微微一顿,继续道:“那此事与漓儿有何干系?”

皇帝闻言冷哼一声,道:“那就问问你的这个好奴婢吧!”言毕,让人带进了浑身是伤的听雪!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