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绝代女主

第六十六章 暂败下风

绝代女主 璎寒冰 1338 2010-09-28 11:00:02

  宫玄啻突然欺身向前,夺取了她娇嫩的红唇,一个缠绵悱恻的长吻之后,他咬着她的耳朵低低开口:“这就是对你的惩罚。”寒漓的脸霎时变得绯红,一时说不出话来。

却见宫玄啻挑出一个无比风流邪魅的笑容,在她近前压低嗓子道:“朕知道你在演戏,不过,朕就是喜欢你的这幅模样。”他的嗓音本就充满磁性,加之故意压低,更加充满了蛊惑力。

她的脸色顿时从绯红变为惨白,早就知道,在这老奸巨猾的猎人面前,自己做什么努力都是白费功夫的,不过,她宫寒漓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角色。

脸色旋即恢复常态,她扯出一个冷笑,嘲讽道:“那么,女儿先行告退了。”女儿二字被她说得特别古怪。

宫玄啻果然微微动容,起身回到自己原来的座位,淡淡道:“你退下吧。”心中却一片疑惑,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宫寒漓将他的表情一一纳入眼底,用在镜前习演过千百遍的绝世笑颜,躬身向他行礼告退。如她所料一般,见到她如此的倾城笑颜,他果然脸色大变,似是想起了什么往事。她高傲的挺直背脊转身离去,转身后那一瞬间,她脸上带出了骄傲而自信的笑容,一瞬即逝。

外面已停了听雪令人遣来的肩舆,在内监的搀扶下,寒漓上了这标志着她尊贵无比的月宸公主身份的肩舆,上面绘着双凤缠绕而翔的图案,其华贵程度不下于当今皇后。

心中默默盘算,看来杀死陈轩徽一事已是平安度过,既然他用了“这样”的处理方式,而且,相信他也必定会认为自己是为了讨好天下第一美人而去杀人,便不会怀疑到女华。接下来要去部署的便是扶植新秀,让这些皇帝的枕边人成为自己的势力。

一路思索着,不觉间很快就到了关雎宫,听雪她们四个丫头,以及玄武四人都在宫门前候着,见到寒漓过了午膳时间便回来了,都感心安,忙上前迎接主子。而寒漓见八人都如此担心自己,内心温暖,对他们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

一回房,寒漓就急急唤来了听雪,让她把新晋的秀女们这两年来的动作都细细向自己汇报一遍,查看她们的资料,包括身家背景,再从中择选自己要培植的对象。

忙活了一阵,听雨进房对寒漓说道:”公主,麟昭宫派人送了糕点来。”

寒漓头也不抬地让听雨把糕点倒了,手上仍在翻阅这些文案。听雨见她如此吩咐,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公主,是您最爱的桂花绿豆水晶糕哦。”

“本宫说倒了,你没听清吗?”寒漓闻言抬头,冷漠地说道。

听雨心中一震,知晓寒漓生气了,不敢多言,立即出门照办,听雪见状,急忙追上前去嘱咐了几句,又折身返回,走到寒漓身边。

“又多事了?”寒漓提笔在纸上圈圈写写,似乎是全神贯注的模样,可却将她们的举动尽收眼底。

“公主,现在还不能这样公然违逆皇上。”听雪回答道,她刚才追上听雨便是吩咐她不要倒掉糕点,以免传出什么不利于公主的风言风语。

寒漓不再言语,也是默许了听雪的举动,半晌,才开口道:“待会儿让人把糕点端上来吧。虽然不喜欢,可这戏还是得演下去。”听雪闻言,欣然点头。

“好好安排一下。”寒漓递给听雪一卷纸张,吩咐道。听雪小心地接了过去。

“对了,待会儿让人去知会诰凌来关雎宫一趟。”寒漓在听雪准备出门时,突然抬头说道。听雪自然恭敬地领命而出。

颇感烦躁地扶了扶额,眼前浮现了婉婕妤凄楚哀伤的神情,暗自嘀咕道:“滕云龙这只老狐狸,看来不太甘心被压在滕家分支之下呀,不过,这才有好戏看。”语到末了,嘴角隐隐透出几分狡黠的笑意,少女的容颜,绝世而倾城。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