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绝代女主

第五十二章 暗藏乾坤

绝代女主 璎寒冰 1280 2010-09-15 10:28:02

  “可是。”寒漓作出了一副欲言又止,且无限委屈的撒娇表情,看着皇帝。

皇帝自然无法抵挡,笑着开口:“皇儿还有什么要求,一并提出,只要是皇儿所愿,朕全部准许!”

她听到此话,笑颜尽展,一派明媚,笑道:“如果父皇斩了白凤儿的弟弟,他又岂会有心教我,就当做是漓儿给先生的拜师礼,请父皇饶恕了凤凰儿吧。再者今日乃父皇大寿,见血,始终有所不吉。”说完,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兀自颤抖着的红衣少年,虽说比自己还大了两岁,但看起来,却是胆怯懦弱的样子。

皇帝听了寒漓的一番话,自然不会拂了宝贝女儿的意思,竟也是笑着答应,轻易地收回了已经说出的旨意,而凤凰儿也因此得留了一条性命。皇帝下令让人送白凤儿和凤凰儿下去休息,盛宴继续进行,皇帝却携着寒漓的手先行离去了。

皇帝带着寒漓回了麟昭宫,坐在殿中龙榻之上,宫玄啻柔声开口:“漓儿,这几年,辛苦你了。”

寒漓抬头,微微一笑,说道:“漓儿知道父皇是为了漓儿好。”

“你明白就好。”宫玄啻招手呼唤她上来,寒漓心中早已有所准备,笑容未减一分,盈盈上前。皇帝看着她走近,敛去笑容,定定地凝视半晌,最后,伸出了手,轻柔地抚摸了一下她滑顺的发丝。便说道:“你先行退下吧,朕有些乏了。”

“是,父皇。”寒漓对皇帝的行为有些捉摸不透了,能保自身,固然是好事,但是,这样无法猜透的举止,更令她心神不宁。出于无奈,寒漓也只得行礼退下。

公主肩舆早已在外等候,四婢四侍亦在,听雪上前扶着寒漓跨上肩舆,寒漓稳稳坐下,一行人于夜色中消失在去往关雎宫的路上。

“我乏了,你们都退下吧。”寒漓卸妆更衣后如此说道。听雪听风上前服侍她躺下,听云为她盖好被子,听雨吹熄了内室的灯火,只留一盏小灯以备不时之需,做好这一切,众人便鱼贯而出。

等到足音远去,寒漓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起身打开柜子,按一按柜门边上的翡翠小扣,柜内传出一声响,竟是藏有暗格,暗格里亦是几套衣裳,只是并不是一个公主所穿的衣裳,寒漓从中取出了一件小宫女的服饰。

穿上之后,又梳了一个女婢的发髻,走到内室后头,内有一面大墙,墙上挂着的,正是东王亲手所绘的寒漓画像,画像四端都有一颗翠绿的翡翠玉石,以此装饰。寒漓一按画像右下端的宝石,画像后便传来一声闷响。

寒漓揭开画像,只见画像之后的墙壁赫然移开,已经露出了一条暗道。她低首进入,墙壁立刻合拢,画像垂下,不留丝毫痕迹。一番走动,月光洒入,这原来是一条通向关雎宫外的密道。出口是关雎宫后侧的花园,从这边出来绝无任何人能发觉。

寒漓走出后,面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便迅速移动脚步,朝着未知之所走去。

天色很暗,只有淡淡的月光能依稀作为照明。寒漓对宫内道路了如指掌,迅速走动着。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左右,才到到达目的地,但她没有马上进去,反而绕了一大圈,行到一扇小门前,左右查看,见四下无人,方才悄悄进入。

潜入内室之中,主人躺在床上已然安睡,寒漓慢慢移步接近,她是学武之人,脚步轻灵,寻常人都不会察觉,更何况是已经睡着之人。但就在她接近床沿之际,那床上的人却陡然坐起,反将寒漓吓了一大跳。

床上之人露出无比邪魅的笑容,语带嘲讽,开口道:“皇姐好兴致啊,半夜来看我这个做弟弟的睡觉么?”

未完待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