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花自飘零水自流 此情无计可消除 京郊赛马

梦魇清时 寒衣调 2654 2012-08-17 19:28:36

  自那日之后,十四福晋也没再登门找过麻烦,我安静的在府上养胎,和胤祥过着安稳的小日子,倒也乐得清闲。

初春的太阳暖人得很,我坐在贵妃榻上掐指算着腹中孩子大概还有一月左右降生,脸上不由自主挂上了笑,偏头看着外边天气大好,到处一片春意盎然,一时来了兴致,便让胭脂姽婳伺候着,寻了玉娆同去小花园里赏花喝茶。

玉娆抱着弘昌,我们两人唠着家常,突然眼前映入一抹粉色,只见玉娆微微皱了皱眉,对面的人便在远处开口了:“福晋好偏心,到花园赏景品茶这等惬意,偏偏只带了玉姐姐,让妹妹巴巴儿的在小院里盼着。”富察氏笑着说完,走到我近处福下身子:“妾身见过福晋。”

这位富察氏平日里没有怎么刻意接触,所以跟玉娆相比,当然生疏了些,况且再怎么说他也是胤祥的侧福晋,纵使胤祥再怎么偏心于我,心中对她还是免不了芥蒂。我忙让身边的姽婳扶起她,上了茶才慢慢开口:“你从进府起我一直怀着身孕,身子不便平日自然见面就少了些,今日是我的疏忽,妹妹别放在心上。”

刚一说完,一个小厮低着头跑了过来,胭脂见状上前去,接过小厮手中的信递给我。不自觉的牵起嘴角,不用多想就知道一定是胤祯来的信,他去青海这段时间,每个月都会来几封信,信上反反复复就是那么一些话,询问我和孩子是否安好,以及报告自己的情况。

一旁的富察氏微微仰头朝我手中瞧了瞧,看见信封上龙飞凤舞的祯字后,便低头轻笑出声:“妾身还在闺阁中时便听闻十四爷和福晋青梅竹马,以为福晋会和十四爷……呵呵,没想到最后倒让我们爷捡到了宝贝。”

她这话听上去倒像是在恭维,可以总有股不舒服的感觉,胭脂上前帮富察氏上了茶,福身道:“侧福晋有所不知,咱们福晋自小养在德妃娘娘身边,与诸位阿哥都交好,不管是四爷、十爷还有十四爷他们都当福晋妹子般疼爱呢。”

胭脂清楚好听的声音萦绕在耳畔,我满意的对她点点头,不料富察氏却不依不捞:“福晋身边的都是人尖儿,个个都伶牙俐齿的。”说罢,她扯出手绢擦了擦嘴角,脸上抹过一丝暧昧:“听说十四爷前些日子在青海猎到两张白狐皮,特意命人做成了披风,单单只给了皇阿玛和福晋您,自己府上的人连皮毛都没见着,十四爷如此惦记,福晋真是好福气,玉姐姐,你说是不是。”

玉娆假意低头逗弄着弘昌,并不理会富察氏的话。我拿起茶碗放在嘴边,垂下眼睑呷了一口,正欲开口,一双温热的手扶上我的肩。甜笑着看着刚披上的外衣,反手握住了这双再熟悉不过的手:“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让他们先来吱个声儿。”

“宫里没事儿,就早些回了。现在虽然是春天,你也要注意身子别吹着了。”自从有了身孕,胤祥总是这样事事不放心,他说着便坐到我身旁,玉娆和富察氏见胤祥坐定,才起身行礼。胤祥望着富察氏,语气稍显严肃:“不准议论福晋。”

富察氏讪讪的点头后,他才看向我:“旗儿,明日皇阿玛去京郊赛马,你也一同去吧。”

我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自己凸出的肚子后,又看着他,胤祥轻轻敲了下我的脑门儿,笑出了声:“当然不是带你去赛马的,你只管坐在福晋那边看着就好。”

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我凑到他跟前眯起眼:“敢情十三爷这下放心让我出门了?”

“为夫纵使有千万个不放心,也抵不过皇阿玛思女之情,还请福晋大人万事多加小心。”

他也来了兴致,浑然不顾旁边的两位侧福晋的尴尬,坏坏的朝我大笑着。我嗔了他一眼,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四周,便撇下他扶着肚子向卧房走去,背对着众人,心底里的笑意终于忍不住挂在了脸上,不管我是虚荣或者小女人,眼下,幸福便好。

晚上在胤祥怀里睡得依旧安稳,第二天醒了个大早,看着窗外天气如昨天一样好,便让姽婳为我梳妆打扮起来,等待着宫里的马车。我坐在梳妆台前,斜眼瞅着一旁柜子里的骑马装和汉服,不禁皱了皱眉头,自从有了身孕,已经很久没有穿过那些明艳修身的衣裳了,近来注意力都放在这个还未出世的小生命上,也无心打扮。胤祥走到镜旁,低头帮我挑选发簪:“以前听额娘说孕中的女子最美,如今放在你身上才真正体会到。等你平安生下我们的孩子,福晋大人想怎样打扮为夫横竖不会拦着,况且……”他挑出一支羊脂玉簪,轻轻插到发髻之中:“我的旗儿不施粉黛也是那么美。”

没想到小女儿心思被他一眼识破,我嗔怪的推了他一把:“十三爷最近嘴上难不成是抹了蜜?油嘴滑舌!”

他忍着笑抓住我的手,扶我起身:“好了,马车怕是在外面候着了,别让皇阿玛他们久等。”

跟姽婳交待了一些琐碎的事后,便带着胭脂出了府。因为我有孕在身,阿妈和其他阿哥福晋的车在前面走得快些,胤祥陪着我坐在最后的马车上。到了京郊的马场,发现大家早早的都已准备就绪,我催促着胤祥,自己便由胭脂搀扶着坐在阿玛下方,只见上方的阿玛跟身边的李公公吩咐了几句,李公公就笑盈盈的朝我这边走来:“十三福晋吉祥,皇上知道福晋有孕,特意命奴才为福晋换上专制的吃食。”他说罢,宫女从后面呈上几个小盘,上面都放着补身的吃食。

我笑着望向阿妈,他朝着我慈爱的点点头,又抬头看向阿哥那边。皇子们都意气风发的坐在自己的坐骑上谈笑着,一旁的小太监发出信号,众人便骑马朝前方飞驰着。看胤祥的时候无意间瞧见了十四福晋,她身着骑马装还在一旁准备着,一脸志在必得的样子,想来骑射功夫确实如传言中的一样厉害。

正出神的想着,一个熟悉的小身影拉回我的思绪,弘晖跑到我跟前,好奇的盯着我浑圆的肚子:“十三婶肚里的小人儿要多久才能出世呢?”

“还有一月左右,不过现在这孩子倒好像是迫不及待要见晖儿了,整天在里面闹腾。”弘晖长大了不少,想必在胤禛的严厉调教下也学会了规矩,都改口叫十三婶了。

他惊讶的眨巴着双眼:“他在肚子里就会动了吗?”

看着他天真的样子,我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不信晖儿自己摸摸。”

他兴奋伸出小手,小心翼翼的,谁知刚刚碰到我的肚子,耳边就传来一声低喝:“弘晖!”

不用细想都知道是谁,我嗔了胤禛一眼,拉过弘晖的手轻放在肚子上:“我们玩儿得正起劲儿呢,你可别来捣乱。”

“难怪孩子们都喜欢跟你闹,原来都是没正形的。”胤禛打趣着,坐到我身边。这时,弘晖激动得涨红了小脸:“小人儿在踢我,旗儿姐姐,小人儿在踢我!”

弘晖把他爹教的礼数全都抛在了脑后,激动得一直重复这句话,我见状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碍于父亲的威严,胤禛在一旁强忍着笑意,我笑了好一会儿,才喘着气拉过弘晖,正色道:“这小东西整日在肚里闹腾,可让十三婶吃了不少苦头呢,晖儿小时,你额娘也是这般辛苦,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孝顺额娘,知道吗。”

说完,看向一旁正准备喝茶的胤禛:“还有你,好好对你的福晋们,人家为你生儿育女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

他一愣,正欲还口,我一把抓住他的手起身:“走吧四爷,陪我往前走走,我好看看最后是谁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