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八十三章 花自飘零水自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涌动不息

梦魇清时 寒衣调 4152 2008-08-24 21:06:59

    胤祥坏坏的笑着,侧身从床上坐了起来,待穿好衣裳,才朝着门外招呼了一声,不一会儿,姽婳就领着丫鬟们端着脸盆进来了,胭脂上前扶我起身,换上件宽松的暗紫色旗袍后,又开始往头上不停的插着金钗,从镜子里看着自己繁重的脑袋,不解的皱眉:“今儿是什么日子吗,怎么这样打扮?”

  胭脂为难的转头,求救般的看着正在用竹盐漱口的胤祥,他稍愣了会儿,接过姽婳手中的方巾,缓缓道:“按规矩,今日一早富察氏该给你敬茶的。”

  我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坐直了身子,任由着自己的身子被华丽的首饰包围得密不透风,好半天,才收拾妥当,慢慢站起身子,看着镜中的自己,俨然成了一个雍容华贵的少妇,不自觉地笑了笑,才回身挽住身后的胤祥,一同朝着正厅走去。

  或许是因为富察氏的身份,一路上竟显得有些紧张,胤祥也只顾看着前方的路,不说一句话,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我轻轻的笑着,故作随意的开口:“富察氏……长得好看吗?”

  他停下了脚步,歪着脑袋思索了好一阵,才认真地说道:“我不记得了,脑子里全是你的样子,哪还有心思留意她的长相。”

  他说完,又沉吟了会儿,便自顾自的低声笑了起来,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心里虽为富察氏不平,可又不自觉的庆幸和甜蜜,或许女人都是自私的吧,我没有母仪天下的潜质,注定只能做一个平凡的小女人,也许,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还没到正厅,远远的就看见门上的那抹粉色的身影,走近了些,才真正看清了她的长相,虽没有玉娆那样娇媚诱人,却也是出落得标致端正,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她高挑纤细的身材,虽是旗装,但也显出了女性该有的凹凸之美。

  打量了富察氏良久,在胤祥的小声提醒下,才意识到自己失态已久,镇定地清了清嗓子后,收回目光同胤祥一起坐到了正上方,富察氏接过丫鬟手中的茶碗,小心翼翼的走到我跟前,恭敬的一福身:“福晋请用茶。”

  我接过茶碗,放在嘴边象征性的呷了一口之后,抬眼看着她,柔和的微笑着:“福晋这个称呼倒显得生疏了,日后你我大可以姐妹相称。”

  可能没有料到我这个福晋这么好应付,她的眼里显然有些诧异,怔了半晌后,才急忙摇头:“福晋这是哪的话,奴婢不敢。”

  “一家人何必那么多虚礼,你的院子里若是缺了什么,尽管跟李管家吩咐。”说完,看着她受宠若惊的反应,又正色道:“不过,既是嫁进了这个府里,一切都得按着规矩本分来,爷近来为朝中的事务操劳得紧,你也要帮忙分忧,不可给爷添恼,明白了吗?”

  她红着脸娇羞的看了一眼胤祥,低头小声道:“奴婢记下了,日后一定尽心伺候爷和福晋。”

  “一会儿得了空记得去玉痕苑拜会一下瓜尔佳氏,爷还要上朝,你先下去歇着吧。”

  她答应着,再次留恋的看了胤祥一眼后,便退了下去。我长吁口气,转头看着一旁正闭眼揉着太阳穴的胤祥:“人都走了,快把眼睛睁开。”

  他微笑着,睁开眼起身,扶着我走到门外:“旗儿,你真是越来越有福晋的样子了。”

  我无奈的撇撇嘴,嗔道:“还不是被你左一个福晋右一个小妾给逼出来的,这么多人,没点样子能行吗。”

  话音刚落,他握住我的手突然紧了起来,抬头看他的眼,满是愧疚无奈,我甜甜的笑着,原来他是把我一句玩笑话放在心上了,抬手帮他理着衣襟,柔声说道:“傻瓜,我说笑的,天不早了,你快些进宫去,别误了时辰。”

  他在我的鼻翼间轻啄了一下:“今天会晚些回来,下了朝还要和四哥去户部清查这个月的库银,午膳就在宫里用,你别等我。”

  “那就等你用晚膳,我让胭脂褒了白果乌鸡汤,好给你补补身子,完了事儿就快些回来,你看你,这些日子又瘦了。”

  他点点头后,便大步出了府,看着他的背影,感觉幸福无比,他在外面为着我和孩子忙碌,我在府中等着他的归来。此情此景,不就像是一对平凡的夫妻么。

  用过午膳,看着外面的天气大好,于是来到了花园,坐在湖边的靠椅上,眯起眼享受着暖人的阳光,手抚摸着肚子,感受着里面的动静,现在孩子已经成形,在肚子里好像憋得慌,常常不安分的乱动,让我吃了不少的苦,不过只要他能健康的降生,再多的苦,也无所谓。

  正想着,突然感觉小腿被什么东西箍住了,警惕的看去,发现原来是弘昌,他抱着我的腿,黑亮的双眼定定的看着我,不哭也不笑,我直起了身子,逗弄着他白嫩清秀的小脸:“你怎么上这儿来的,奶娘呢?”

  他皱起了眉,眼神细腻得不像是他这样的小孩儿该有的,正诧异的时候,就看见玉娆从不远处急急的赶了过来,看了我们的姿势,一下愣在了原地,我讪讪的笑着,下意识去扳弘昌的双手,谁知他虽人小,力气却是出奇的大,反复了好几次,始终没能改变现状,想要开口解释,不料她却先开口了:“昌儿,你怎么不知道叫人。”

  弘昌依旧看着我,没有要开口的意思,玉娆走到我身边,看着弘昌的举动,不好意思的勾起嘴角:“这孩子不知怎么了,平日里不像这样的。”

  “不碍事,又不是外人,就由着他吧。”说完,又让丫鬟搬来了凳子,拉玉娆坐下时,才发现她的手腕上戴着那个玉镯子,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我望着她,声音几乎有些颤抖:“你……不恨我了?”

  她的目光飘向远方,声音幽幽的:“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现在已经有了昌儿,我不想再去计较什么了,说什么恨不恨的,一切只不过都是空谈。”

  我握上她的手:“你能这样想……我真的很高兴,胤祥的事……我不知道该怎么来补偿你才好。”

  “已经足够了。”玉娆说着,收回目光看着我:“你做得很好了,昌儿患天花的时候,多亏了你寸步不离的照顾。”

  “这是应该的。”我看着弘昌,无所谓的笑笑:“这些日子都没怎么见你出院子,你还好吗?”

  她弯腰将地上的弘昌揽进怀里,眼里满是温柔,一个母亲特有的温柔:“很好,近来都忙着在院子里专心教昌儿识字背诗。”

  “也好,那些个嬷嬷奶娘手粗,你亲自带着他,胤祥也放心些,等再大些,就让胤祥教他骑射功夫。”

  她一边点头,一边扯出手绢擦着弘昌嘴边的口水:“你呢,妯娌之间,都还好吗?”

  我窝进靠椅里,沉沉的叹气:“别提了,妯娌那边简直是一团乱,四福晋和镶旗是两个不好惹的主儿,其他福晋又都只会见风使舵,我老是夹在中间,左右都不是。”

  说到这,玉娆停下手上的动作,沉吟了一会儿,复而又抬起头,语气很是严肃:“你也别太强出头,要跟在其他福晋后面,看着动静行事。”

  “可是,镶旗她……”

  玉娆急声打断我:“镶旗是镶旗,八福晋是八福晋,两个不一样的。”

  我皱起了眉:“什么意思。”

  “镶旗是你的朋友,可八福晋不是,镶旗会保护你,可八福晋……”她顿了顿,眼光深邃的看了我一眼,继续道:“当你成为十三福晋之后,很多都不一样了。”

  听着她的话,突然感觉全身发凉,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后,脑中细细的思索起来,想要理清这复杂的关系:我嫁给了胤祥,是不是就表示,我也成为了四爷党的一员?胤礻我他们会怎么想?镶旗又会怎么看我?感觉脑子里乱得厉害,下意识的摇摇头后,又不自觉地叹气:“现在又来了个难缠的十四福晋,见了我就像仇人一样。”

  她睁大了双眼,满脸的疑惑,看着她不解的样子,于是便细细的将十四福晋的事对她叙述了一遍,谁知她听完我的话后,竟轻轻笑了起来:“说到底,问题还是出在十四爷那儿,我猜,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来找你麻烦,不过我倒有个好法子,可以消消她的锐气。”

  我急忙追问:“什么办法?”

  她眨了眨眼睛,凑到我耳边,小声低语了起来,听了她的主意,我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将身子向后靠了靠,一个劲的摇头:“不行,这样……怕是太过了些吧。”

  “要想灭掉她的傲气,就要从她的弱点入手,而十四福晋的弱点,正是十四爷……”

  果然不出玉娆所料,没过多少日子,十四福晋专挑了胤祥进宫的时候,带着人来了,我由胭脂搀扶着,慢慢走到正厅,看着十四福晋站在中央,身着宝蓝色的旗装,跟胤祯一样,将仰得高高的,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我清了清嗓子,稳住了情绪,才踱步到她身边:“十四福晋大驾光临,怎么也不事先派个人来说一声,这样突然,府上也没来得急好好准备。”

  她冷哼一声:“十三福晋问得奇怪,若不是有事儿,我又怎么会来。”

  “哦?是什么事儿,还要你亲自跑一趟?”

  她向身后的丫鬟使了个眼色后,那丫鬟就大步走到我跟前,大声道:“我们福晋丢了好些首饰,十四府上没人会……”

  “放肆!主子说话,哪有你这个下人插嘴的份!”还没等她说完,我就厉声打断。或许没料到我会这样,看着那丫鬟惊慌失措的表情,我冷笑了下,又转向十四福晋道:“我不知道十四府的家规是怎么样的,不过既然人在我十三府上,就得按着我定下的家规行事,来人啊,给我把人拉下去,掌嘴二十。”

  话音刚落,几个家仆就进来,将那丫鬟两边驾着,带出了正厅。十四福晋看着他们的举动,眼里满是怒火,却又不好发作,我扯起嘴角,笑着问道:“真是不好意思,为了这个丫鬟,倒把十四福晋的正事儿给忘了,刚才说什么来着,我没听清。”

  她瞪着我,拳头拽得死死的,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开口:“十四府中丢了好些首饰,我调查了下,现在怀疑是你们府上的人做的。”

  “哦?是谁?劳烦福晋指出来。”

  “就是她。”

  她说着,抬手指着我身后的胭脂,我转头看了胭脂一眼后,摇头笑着:“福晋怕是误会了吧,胭脂从小跟在我身边,她的为人我很清楚,这件事儿,我会调查,若真是她,我一定亲自送上,任凭福晋处置。”

  “你这是哄小孩儿呢,当本福晋是什么人,随便应付就能了事吗?”

  我扶着腰,小心踱步到她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低声道:“我知道,你所做的这一切,无非是因为胤祯,你嫉妒他对我好,是吗?”

  或许是说中了她的痛处,十四福晋猛地转头,睁大了眼睛,还没等她开口,我又继续道:“我要告诉你两件事,其一,我和胤祯光明正大,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其二,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是嫉妒不来的。”

  因为愤怒,她的脸有些红,可以感觉到她急促的气息,虽然心里很是紧张,却还是下意识的将肚子向前挺了挺:“话又说回来,你们都大婚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见你有动静呢?”

  十四福晋低头看着我的肚子,咬牙切齿的说:“这个……不用福晋操心。”

  “我也是为了胤祯着想。”说罢,挑起了眉毛:“好心奉劝你一句,要想讨得胤祯的欢心,就多向人家舒舒觉罗氏学习学习,你这样找我麻烦,若是被他知道了,怕是会更加不待见你吧。”

  本以为她会发作,谁知她闭上了眼,仿佛在极力压抑着自己激动的情绪,良久,才朝我一笑:“你的话,我一定会永远铭记,多些福晋替我教训下人,既然事情已经解决,就不打扰了,改日定将带着大礼,登门拜访。”

  她说完,就转身大步朝着府门口走去,看着她的背影,我长舒口气,疲惫的坐到了椅子上,也不知道刚才的话,对她有多大的刺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