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七十八章 花自飘零水自流 此情无计可消除 庭院深深

梦魇清时 寒衣调 2580 2008-08-24 21:06:59

    坐到弘昌床边,不住的为他更换着额头上的湿毛巾。以前听人说,要治疗天花,最关键的就是不能让患者发烧,只要烧退了,再稍加调养几日,就可以慢慢好起来,而要降低身体的温度,用酒精擦拭是最好的方法了。

  接过胭脂递来的酒瓶,掀开被子,小心的解开弘昌的衣裳,再扯出腰间的手绢,倒上一点酒,擦拭着他小小的身体,待身上的每处地方都被擦过之后,才为他重新盖上了被子,轻轻拍打着他的身体,希望能减轻他的痛苦。

  “格格,药已经煎好了。”

  我点点头,端过托盘上的药碗,拿起汤勺,放到唇边试了试温度,才伸到弘昌的嘴边,慢慢的喂了下去,谁知昏睡的他皱了皱眉,将药全都吐了出来,我一愣,弘昌皱眉的样子,简直跟胤祥一抹一样,使劲晃了晃脑袋,思绪才被拉回来,我急得头皮发麻,又反复的试了好几次,却还是都吐了出来,没有办法,只有暂时将药放在一边,等他稍微清醒些再喂。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胤祥派胭脂来唤我出去用晚膳,可又担心弘昌出事,摇了摇头,依旧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折腾了一天一夜,弘昌还是不见好,太医也来瞧过好几次,可每次开的方子几乎都差不多,我和胭脂每隔两个时辰就帮他擦拭一次身子,第二天晌午,勉强喝了些清粥,又聚精会神的守在了床边。

  胭脂在房间里点上了灯,昏暗的烛光摇曳着,让人更加疲惫,从回府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合眼,终于撑不住,头靠在床沿边,一闭眼,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我猛地被惊醒,揉了揉迷茫的睡眼,才发现是弘昌醒了,欣喜的一把搂过他,嘴里也轻声哄着,毕竟没有当过额娘,哄孩子也没经验,弘昌的小手挣扎着,嘴里含糊不清的嚷着:“额娘……额娘。”

  我抱起他,不住地摇晃着:“昌儿乖,不哭。”

  “额娘……”

  几乎使出了浑身解数,情况还是没有好转,一时心急,看着他的样子,自己的眼泪也不自觉地流了出来,静静的站立着,温柔的说道:“额娘在这儿,乖,不哭不哭。”

  说完,只听见哭声越来越小,我抹了抹眼泪,惊喜的看向怀里的弘昌,他睁着晶亮的大眼睛,仰着脑袋,嘴里虽小声抽噎着,眼睛却一动不动的看着我,我冲他撅了撅嘴,只见他怔怔的,表情和胤祥几乎一模一样,像是在打量我,良久,才偏过头,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我摸了摸他的脸蛋,端起药碗,连哄带骗道:“昌儿乖,把药喝了,额娘才会喜欢。”

  说着,顺势将勺子伸到他嘴边,这次不但没有反抗,反而出奇的听话,他依旧盯着我,嘴巴微微张开,不一会儿,就喝下了一整碗的药。满意的看了看空碗,将他平放到床上,见他还是盯着我,一时兴起,笑着说道:“你不认识我吧?”

  他眨巴着双眼,我帮他提了提被角,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嗯……怎么向你介绍呢,你可以叫我额娘,不过,额娘显得太老。”说到这,我低头笑笑,小声道:“其实我心底还是比较喜欢你叫我姐姐。”

  听了我的话之后,他的小嘴挪动着,嘴里咿咿呀呀的,像是在说什么,我凑到他跟前,一字一顿的慢慢开口:“仔细听好啦,旗,儿,姐,姐。”

  他琢磨了半天,憋得满脸通红,好不容易,才吐出几个字来:“旗……儿。”

  我满意的笑着,复而又蒙上他的眼睛:“好了,玩儿了这么久,该睡了,一觉醒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说完,又偏头想到,小孩平日睡觉都要人唱歌哄着才能睡着的,思索了半天,才轻声唱出,那首熟悉的歌谣:“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虫儿飞

  弘昌的眼睛随着我的歌声慢慢闭上,感受到他均匀的呼吸,才放心地舒了口气,伸手梳理额间的碎发时,触摸到脸上的一片**,轻轻的微笑着,才猛然想起,这首歌谣,正是小时在延僖宫哄胤祯入睡的那首。

  “格格真是好心肠,对待这小阿哥,就像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胭脂收拾着桌上的药碗,随意的说道。

  抚摸着弘昌的脸庞,轻轻叹气:“胤祥的孩子,跟亲生孩子又有什么区别?”

  胭脂放下药碗,走到我身边:“格格这是何苦,为了小阿哥,连自己的身子都不顾了,其实主子你没有必要这样费心的。”

  “我这样,并不是因为其他,对于昌儿,我真是打心眼儿里喜欢,不说别的,就是为了胤祥,我也该这样,不是吗?”

  “奴婢也只是担心格格的身子,别到时候小阿哥好了,格格又病了。”

  我转头握住她的手:“不会的,我会照顾自己的。”

  听我这么说,她才放心地点点头,回过头来,一直观察着弘昌,他有一点微小的举动,都能引起我的注意,下意识的摇头,也不知道他长大之后,会不会也是那么的怨恨我,以后,他也定会跟胤祥一样,一样的俊朗,一样的优秀。

  就这样一直照料了,过了好几天,弘昌的病情才开始慢慢好转。这天,脸贴上弘昌的额头,突然发现他的额头已经不烫了,于是惊喜的出了门,急忙让人进宫去宣太医。胤祥和玉娆也闻声赶来,向他们讲明情况后,玉娆眼里闪过一丝惊异,愣了一会儿后,才跑向房里。

  看着她的背影,我如释重负般的笑了,突然感觉眼前一黑,身子踉跄着向后倒去,还好胤祥及时接住了我,他黑着一张脸,急急问道:“折腾了这么多天,定是累病了,一会儿太医来,也给你看看。”

  我摆摆手:“不用,可能是想睡觉了,你扶我回房,歇会儿就没事了。”

  他还欲再说什么,见我坚持,只好扶着我回房躺下,他坐在床边,握着我的手,陪伴着我,沉沉入睡。

  梦中我有了自己的孩子,他继承了我和胤祥的所有优点,完美得无可挑剔。这样美的梦,想必自己的脸也是微笑着的吧,一觉醒来,发现房间里空荡荡的,一阵失落感不自觉地涌上心头,叹了口气,起身穿上衣裳,出门朝着弘昌的房间走去。

  到了门口,一串欢声笑语就飘进耳朵里,停下了脚步,朝里面望去,发现胤祥正坐在床上笑着,怀里抱着弘昌,玉娆伏在床边,看着胤祥,满眼的情意,这一家三口温馨的画面,印入我眼睛,感觉好刺眼,自己现在进去,怎么看都是多余的,摇了摇头,还是不要打扰为好。

  缓慢的走着,脑子里全是刚才那副画面,怎么也挥不去,虽然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可心里失落感,却还是涌了出来。不知不觉中,就走出了府门口,天已下起蒙蒙的小雨,本想回去撑伞,却又不想面对,稍愣了愣,便转过头继续走着。

  来到街市,看着来往的行人,一时出了神,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的马蹄与惊呼声,转头看去,一辆马车正朝我飞驰而来,眼看着就要撞上,我吓得一下跌坐在地上,好在车夫及时将马勒住,一会儿,从马车里下来了一个人,见了地上我,急忙过来扶:“旗儿,你怎么会在这儿?伤着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