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七十五章 花自飘零水自流 此情无计可消除 寻常陌巷

梦魇清时 寒衣调 3211 2008-08-24 21:06:59

    一夜无梦,和胤祥在一起,睡得就格外踏实。侧了侧身子,微微眯起眼,发现窗外的天已大亮,睁开了眼睛,正欲开口叫胭脂时,突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胤祥躺在我身边,偏头枕着一只手,一双含笑的眼眸正直盯着我。

  疑惑了好半天,才想起昨天的事儿来,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后,又突然发现自己竟一丝不挂的躺在他身边,瞬间,脸涨得通红,使劲的拉过被子,将自己完全包裹住后,才长舒了一口气:“你什么时候醒的?”

  看着我一系列的反应,他宠溺的笑着:“早醒了,看你好半天了。”

  他说完,在我额头印下一吻后,便起身自己动手穿起靴子来,我也直起身子,怔怔的看着他的举动,不一会儿,门就被推开了,一群丫鬟鱼贯而入,径直走到床边,一字形排开:“福晋,奴婢们伺候您沐浴更衣。”

  我紧了紧身上的被子,整个人缩到了床角:“那个……我自己来就好,一会儿梳妆的时候,你们把胭脂叫来就行了。”

  那群丫鬟为难的低着头,并没有要走的意思,胤祥看着我,无奈的笑着挥手:“你们都下去吧,福晋不习惯这么多人。”

  胤祥说完,那群丫鬟才听话的退下,我移动了下身子,抬眼小心的看着他:“要不,你也出去吧。”

  他邪邪的眯起眼,走到床边,突然一把掀开被子,我惊呼出声,他却坏坏的笑着,打横抱起我就朝着屏风后走去:“现在才知道害羞,是不是晚了点。”

  我把头埋进他怀里,便不再说话,任由着身子缓缓沉入水中,迷蒙的雾气浮了上来,将我俩笼罩在里面,仿佛虚幻的画面,他轻轻擦拭着我的身体,仰头看去,发现雾气漫上他的眼睛,印着眼底柔和的目光,几乎快要将我吞噬。

  沐浴完毕,胭脂进屋伺候我穿衣打扮,偏头打量着镜中的自己,衣裳从以往的素净,变为了福晋特有的庄重,头发全被挽在脑后,上面插着无数复杂华贵的金边花钗,手指也被套上了不舒服的指套。慢慢的转了个圈,朝一边的胤祥皱眉道:“这样的打扮,会不会太老气?”

  他牵过我的手向门外走去:“不会,你穿什么都好看,等过了这几日,随你怎样都可以。”

  我点了点头,一会儿又疑惑道:“我们这是去哪?”

  “嫡福晋进门,总得让府里上上下下的人见见吧。”说完,又顿了顿,才缓缓开口,语气很是无奈:“按礼数,玉娆今日也应该给你敬茶。”

  我轻叹口气,随他进了正厅,府中的家仆们都恭敬的站在两边,胤祥将我推到上座,随后自己也在我身旁坐下。面对这庄重的场面,我深深的吸气,一动不动的端坐着,尽量使自己显得严肃。两边的家仆们都低着头,一些丫鬟时不时悄悄抬头看我一眼,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不知道我这个新福晋在大家心中印象如何,和玉娆相处了这么久,也不知道能不能接受我。正想着,玉娆就迈着碎步进来了,她径直走到我跟前,深深的看了我们一眼后,随即端过丫鬟手中的茶碗,福下身子,轻声唤着:“玉娆见过福晋,福晋吉祥。”

  我接过茶碗,微微颔首:“都是一家人,按理说,我还应该叫你一声姐姐,又不是第一次见,你这样,倒显得生分了。”

  她稍稍偏过头,又一福身:“玉娆不敢当。”

  我无奈的苦笑着,突然见她手腕上的镯子并不是上次我给她的,心里虽然有些失望,却还是拉过她的手:“上次送你的镯子不喜欢吗?”

  她摇摇头:“既是福晋之物,玉娆自当倍加珍惜,平日又怎敢轻易拿出来。”

  “弘昌最近好吗?我算着日子,他也快满周岁了吧,我在宫里让人做了些小玩意儿,一会儿让人给你送去。”

  说到弘昌,玉娆的手一紧,她抬起头看着胤祥,点头道:“谢福晋关心,昌儿很好。”

  说完,气氛就冷却了下来,我转头看向胤祥,他朝我点头微笑着,眼里满是赞许,这样对视了良久,才想起周围的人,他轻咳了一声,直起身子大声道:“福晋累了,你们都下去歇着吧。”

  话音刚落,众人都听话的退了出去,剩下我们两人站在空荡荡的正厅里,我如释重负般的长舒口气:“没想到,当福晋这么累,刚才对着那么多人,我都不敢笑,你瞧,我的手心全是汗。”

  他揽过我,握住我的手在他脸上磨蹭着:“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原本还以为你会无措,没想到却有模有样的,以后用不着这般费心,就是做得不好,也没人会说你的不是。”

  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仔细听着有力的心跳声:“还不都是因为你,我也只是想着,让你少操心府上的事而已。”

  “傻瓜,我可不希望你嫁给我,就成天皱着眉头。”他说完,又搂紧了我,低着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良久,才自顾自的轻轻一笑:“我让胭脂帮你收拾好了衣物,马车就在外面,一会儿带你去个地方。”

  我仰起头,好奇的问道:“什么地方?怎么都没听你提过?”

  “你跟着我就是了,为夫横竖不会卖了你。”他一边说着,一边向外面走去。

  嗔他一眼,撅起嘴小声嘀咕:“那可说不定。”

  不料被他听到,胤祥停了脚步,低头故意打量了我一番,玩笑道:“就是卖了也值不了几两银子。”

  我一愣,待反应过来后,气得伸手欲打,谁知他灵活的一闪,双手反倒被他抓住:“你是我的,谁那么大胆子敢买了去,刚才逗你玩儿来着,我是想带你去郊外的庄子上。”

  “郊外?你不用去宫里吗?”

  “不用,皇阿玛特地准了假,四哥他们都去。”

  出了府门,我和胤祥各自骑在马上,那辆马车倒空着,摇摇晃晃的跟在后面。因为着装不便,所以不能快跑,我扬起鞭子,深吸着郊外新鲜的空气,惬意的闭上眼:“成天闷在宫里,我都不记得有多久没出来玩儿过了。”

  胤祥打马踱到我身边,看着这一片的美景,也显得格外高兴:“这么美的景色,只坐在马上,不是可惜了?庄子就在前面不远,干脆下马走过去吧。”

  我赞同的点点头,正欲翻身下马时,他却拦道:“别忙。”

  他说完,就迅速的下了马,径直走到我跟前,伸出双手。看着他这一系列的举动,不禁“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会心的将手放到他掌心中,稍一侧身,就被他牢牢的抱在了怀里。牵着他的手向前走着,忍不住打趣道:“你这是做什么,我又不是老太婆。”

  他目光直视着前方:“逞着年轻,等到以后真老了,我就抱不动你了。”

  “傻瓜,哪用得着这么用心。”

  “不对你用心,那心还能用在什么地方?”

  我怔怔的望着他,突然有些感动,控制住了激动的情绪后,哼起小调,和他相扣的手也在半空中荡漾起来,山林间有些迷雾还未散开,空气很湿润,仿佛还透着露珠,胤祥时不时低头微笑着看我,远远看去,不就是一幅美好的画卷吗。

  大群的家仆早早的迎在大门口,面对这一地跪着的人,胤祥看了看我,大声道:“这位是你们的福晋,都好生伺候着。”

  大家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又都地下头去,大呼:“福晋吉祥。”

  这样的场面置身在这样的山清水秀之中,实在有些不符,让大家起身后,就急忙拉着胤祥跑入庄子里,兴奋得四处参观起来,走到一处荷花池边,不禁被美景吸引住了目光,大片的盛开着的荷花,伴着清清的池水,简直比曹府中的荷花池还要秀美,可最独特,却是池边的雕花廊桥,夏日,行走在廊桥上,还能感受到阵阵的凉风,夜里,这儿也不失为一个饮酒赏月的好地方。

  四周的院落虽不如府中的豪华大气,却让人感觉很是放松。我转头看向胤祥,满脸的满足:“这么好的地方,以前怎么都不带我来?”

  “这是前些日子才竣工的。”他说完,又凑到我耳边:“为夫准备在这里,就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

  “哦?那妾身还要多谢夫君的恩宠了。”说罢又夸张地福了福身。

  “只要福晋大人喜欢,为夫就高兴了。”

  终于忍不住,憋了好久的笑一下就表露出来:“肉麻,十三爷,我们说话就不能正常些吗?”

  他也跟着我笑了起来,正欲开口,却被一个声音打断:“哟,十三弟,昨晚还没够,现在还热乎着呢?”

  转头看去,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大跳,众多的阿哥们以及他们的福晋,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们身后,刚才的一番对话,想必也都被听见,想到这儿,一时红了脸,使劲地推开胤祥,扭捏的跑向福晋那边,挽上了镶旗,没好气地问道:“你们大家到了,怎么也不吱个声!”

  见我害羞的样子,福晋们都掩嘴笑了起来,镶旗一边拍着胸脯顺气,一边拿手羞我:“大家都看到福晋大人和你们夫君那个亲热劲儿,谁还敢出声啊?”

  说完,又是一阵哄笑,我无奈的撇了撇嘴,眼神流转间,不小心对上不远处胤禛的目光,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和胤祯那么相似的轮廓,目光同样深邃得的伤人,也不知,到底是我伤了他们,还是他们伤了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