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六十六章 蒙蒙细雨锦帷孤 剑底落花犹余香 月不怜影

梦魇清时 寒衣调 2445 2008-08-24 21:06:59

    和胤祯一道去了正厅,路上遇见了胤祥,他看着我们,微微张开嘴,像是想要说什么,可皱了皱眉,最终什么都没说。天空已经暗了下来,府中点上了灯,看上去让这座娟秀的宅子更加美丽动人,我和大家站在门口,等着阿玛入席。不一会儿,胤衤我和宝钗也一同到了,我走到他们身边,冲宝钗暧昧的笑着:“打什么时候起,你们两个就整天粘在一起了?”

  宝钗红了脸,想要解释,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一时心急,只有猛的低下头,胤衤我见状,敲了敲我的脑门道:“别胡说,这是皇阿玛的旨意,让我陪着宝钗。”

  “哟,这么快就宝钗宝钗的叫上了?呵呵,我可是等着喝你们的喜酒了。”

  胤衤我嗔了我一眼,便不再说话,我得意的朝他吐了吐舌头后,又嬉笑着跑出去搀扶住正欲进门的阿玛,阿玛见了我,偏头朝着一旁的曹寅说道:“朕说得没错吧,这丫头跟嫣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不仅样貌相似,就连这骄躁的性子,跟嫣娴小时也是一模一样。”

  曹寅看着我,点头笑着:“皇上说得是,不知皇上将格格指给哪位阿哥了?”

  阿玛沉吟了会儿,又看向我:“旗儿的婚事自是马虎不得,关键还得看她自个儿的意思,不过啊,朕这心里已经有人选了。”

  我一惊,忙摇晃着他的手臂,急急的问道:“怎么又说到我的婚事上了?阿玛心中的人选是谁?”

  阿玛目光深邃的看着我,只是微笑着,不说一句话,良久,才突然转头对曹寅道:“瞧瞧,女大不中留啊!”说完,又大笑了几声,自顾自的往前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原地愣愣的发着呆。

  这次家宴,皇上和太子以及大臣们坐一桌,曹家的小姐和少爷坐一桌,格格和阿哥们坐一桌。因为一直以来都格外喜欢兔子,所以理所当然的也讨厌吃兔肉,我看着碗边的一盘兔肉,皱着眉头,半天动不了筷子,旁边的胤祯见状,叫来丫鬟说道:“你把这盘兔肉撤了,格格不爱吃。”

  说完,那丫鬟就将兔肉撤了下去,我感激地朝他笑着,正欲动筷子时,身后又响起了一个声音,转头看去,原来是一个小姐正端着酒杯,因为礼节,曹家的小姐们都要过来敬酒,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也端起了桌上的酒杯起身,碰了杯就一饮而尽,见我如此爽快,那小姐浅浅的笑道:“格格果然好酒量,我们这里比不得皇宫,多有不便之处,格格不要见怪才是。”

  “你太客气了,打扰了这么久,你们不要见怪才是。”

  “没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格格说笑了,我听爹爹说格格的琵琶弹得极好,不知能否让我们开开眼界?”

  胤祯拉我坐下,朝那小姐说道:“格格喝了些酒,有些乏了,今日就算了。”

  汉人女子不像满人那样热情大方,胤祯才说一句,曹家小姐就红了脸。喝了些酒,兴致也变得特别高,我冲胤祯摇了摇头,又起身道:“既是小姐相邀,我又怎么好推辞,不过我没带琵琶,不知能否借小姐的一用?”

  好像早就准备好,我的话音刚落,房里的丫鬟就抱出了琵琶,接过琵琶,上前跟阿玛示意后,坐到了一个较远的位置,手指拨着琴弦,试了试音后,略想了想,启唇轻唱:“

  雨声微 秦淮暮夜华灯缀

  流苏坠 金蜍焚香绕翡翠

  梦亦催 月落烟浓琉璃杯

  画梁绘 珠帘垂 清辉碎 月如醉

  淡描眉 箜篌脆 兴亡不尽秦淮水

  滴清泪 落窗扉 春去春来春又归

  春风吹 吹尽人间喜悲

  春雨醉 醉入他乡何时回

  春燕归 归来独念双飞

  三月枝头梨花始展蕊

  去年花灯会 秦淮画舫上

  依稀粉黛香 闻君箫声荡

  起舞翩跹轻弄霓裳 一曲梨花落君旁

  今朝画舫上 风景似旧样

  花楼雨榭参差动笙簧 不见故人独徜徉

  看 故国山河已碎

  断瓦凝残烟 血染城墙北 朱颜颓

  风鸣马啸 寻君千百回

  只剩魂飞 只剩缘灭 随水消退

  梦除非 往事追 流光飞舞人憔悴

  胭脂褪 心似灰 朝朝暮暮素面对

  秦淮水 怎能看透伤悲

  秦淮泪 怎能穿透那轮回

  纵然前世成灰 相思依然不悔

  化身梨花漫天不知为谁

  只愿一生一世与你相随

  只愿三生三世与你相随 (梦回秦淮。玉梨缘)

  一曲终了,突然想起了胤祥, 抬头去寻他,不料他也正望着我,不知道我此时的眼神是什么样子的,我只知道,我把自己所有的想法,所有的感情,都传达给了他,他也感受到了,眼眶红红的,还有晶莹的泪在闪。此时,仿佛只有我和他两个人,纵然没有言语,可我就好像是他,他也好像是我。

  晚宴还没结束,感觉有些胸闷,于是起身离席,独自在花园里散起步来。夏夜的温度不高,风凉凉的,正好吹散了身上浓浓的酒味,惬意的仰起头,看着房檐上的灯笼,在风中摇曳着,亮亮的,就像胤祥的眼睛,一时竟看痴了过去。

  感觉有些凉意,晃了晃脑袋,起身准备回去,刚走到一个拐角,就看见宝钗站在不远处,正欲上前时,从宝钗对面却走出来一个男子,定睛一看,发现是太子,心里疑惑着,于是后退到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屏住呼吸,睁大了眼睛仔细的盯着。

  “太子爷吉祥。”宝钗上前几步福身道。

  太子好像跟她很熟悉的样子,亲自弯下身子扶起了她:“没有外人的时候,就不必那么多礼了。”

  宝钗点头,便不再说话,不料太子却突然将她猛的拉入怀中:“宝钗,我是大清的储君,跟了我,有什么不好?”

  宝钗微微挣扎:“太子高高在上,民女高攀不起,何况皇上已经…”

  “就算皇阿玛下了圣旨,我想得到的,一样可以得到,你若是跟了我,将来登基后,你就是贵妃,我定会保你们曹家世代太平,更何况,我是真的很爱你。”

  看着太子虚假的脸,我遏制住想要呕吐的冲动,继续看下去,只见宝钗思索了会儿,然后轻轻的点头,双手也揽上了太子的腰:“可是,万一被发现怎么办?”

  太子伸手抚摸她的脸,柔声道:“有我在,不用担心。”

  看着他们缠绵,不知是紧张还是气愤,我连手都开始哆嗦起来,感觉自己的血迅速的往头上涌,终于再也忍不住,冲上前去喊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听到是我的声音,太子稍愣了愣,然后放开宝钗,诡异的笑着:“原来格格还有偷听的毛病。”

  没有理会他的挑衅,我径直走到宝钗身边,一把抓起她的手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胤衤我怎么办!你把他当什么了!”

  宝钗紧咬着嘴唇,说不出一句话,太子用力的扯过她,将她藏在身后:“格格,有什么话,我们两人说就好了。”说完,又转头看向宝钗:“你先回去。”

  宝钗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后,便扭头跑开了,我深吸了一口气,手握成了拳头,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紧张,稳了稳情绪,仰起头直视着太子:“你从来都不缺女人,又何必这样?”

  他轻哼一声,微微眯起眼睛:“我是不缺女人,可我缺老十的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