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六十一章 红藕香残玉覃秋 云中谁寄锦书来 恍惚不明

梦魇清时 寒衣调 2629 2008-08-24 21:06:59

    淑芳斋里,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炕上,痴痴的盯着外面的星空,小时的一幕幕,也开始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那年胤祥才六岁,因为玩耍时不小心撞坏了荣妃那里的一个花瓶,敏妃娘娘听说后,罚胤祥一直跪在房外,不满四个时辰不准起。那时我刚好被奶娘抱着经过,见了胤祥大汗淋漓的跪在那,就乐颠颠的扑了过去,一阵连哄带骗之后,还是不见胤祥笑,最后让奶娘找来了几张纸,折成了一架架纸飞机,胤祥才眨巴着大眼睛天真的笑了起来。

  矮几上昏黄的烛光被风吹得晃动起来,突然里面的灯芯一跳,“啪”的一声吓得我不轻,看着摇摇晃晃的灯芯,睡意顿时袭来,退下睡袍,吹灭了微弱的火苗,便摸索着上了床,早早的睡下。

  感觉到了房间里传来的响动声,怀疑是自己多虑,翻了翻身子,刚闭上眼睛,就被身后摇晃的感觉惊醒,转头看去,一双眼睛正直直的盯着我,本能的大叫出声,刚发出声音,嘴就被一只手捂住,头的上方还传来低沉又熟悉的声音:“别喊,是我。”

  听到是胤祯的声音,身体立刻停止了挣扎,一把扯开他的手,小声问道:“宫门都下匙了,你怎么还不回府?”

  他蹬掉了靴子,坐到床上,不管我的反抗,自顾自的躺下:“忙得晚了,没赶上时候。”

  见他无所谓的样子,忙用手推他:“那就去额娘那,再不成就去厢房睡。”

  他皱眉摇头:“我习惯这儿了,别处我睡不着。”

  “你还真难伺候,这样儿让人看见了成什么样子。”

  他反手微微用力,将我也拉得躺了下来:“什么样子?我们从小就这样,谁敢说那些是非?”

  听他这么说,仔细的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再说就算我死活不依,以他现在这样一副固执的臭表情来看,也不象是会妥协于人的样子。于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后,在他旁边躺下,对上他的略带笑意目光,严肃的说道:“我先说好哦,你要老老实实的睡觉,别瞎捣腾。”

  他听话的点头后,我才放心的侧过身子,刚要睡着时,感觉到胤祯从后背紧紧的环住了我的腰,他的呼吸有些急促,虽然隔着中衣,可是仍然感觉得到他掌心的灼热,但最让我脸红的,却是脊梁下面传来的那种奇异的感觉,不知是温度升高还是其他原因,自己的周身都变得跟胤祯的手掌一样滚烫,房里萦绕着的玫瑰香味更是增添了好些暧昧的气息,不好意思开口,只有悄悄的深吸气,试着让自己接受这种感觉。

  “旗儿,我...”胤祯的双手环得越发的紧,好象很难受的样子。

  不敢转身,而是假装已经睡着。谁知他的手突然一用力,将我整个人转了过去正对他。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忍住不去看他的眼神,嘴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良久,上方的他却先开口了,声音低低的:“为什么十三哥可以,我就不行?”

  面对他突然的质问,显得不知所措,愣了半天后,才吞吐道:“没有...胤祯,你能不能过去一点,你这样,我...”

  他好象没有听到我的话,手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用力,几乎快要让我窒息,抬眼看去,他正紧闭着双眼,没有再去多想,闭上眼睛,强迫着自己入睡,默默的感受着,这奇异的感觉,袭遍我全身,包围着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心。

  第二天醒得出奇的早,看着还在熟睡的胤祯,害怕耽误了他的事情,于是一只手捏着他的鼻子,另一只手则不停的摇晃着他的身子。不一会儿,只见胤祯微微皱了皱眉头后,突然睁开眼睛,见了是我,眼底的怒火顿时熄灭,他笑着揽过我,打趣道:“我还当是谁,原来是你这只小懒猫。”

  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好象被遗忘在了脑后,我撅嘴表示不满:“我是小懒猫,你就是被我吃掉的大耗子!”

  他开心的笑了起来:“敢说我是耗子?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

  我也跟着笑:“还用问吗,当然是我们鼎鼎大名的十四爷啊。”

  他捏了捏我的脸,然后掀开被子坐到床边开始穿靴子:“呵呵,看来我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啊。”

  正准备开口回答时,就见对面的胤祯丢了一大堆东西过来,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他的衣裳,不解的望着他问道:“这是干嘛?”

  他一脸坏笑:“当然是伺候我更衣。”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以为然:“想得美,你自己不会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爷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自己穿过衣裳。”

  我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感觉脑袋一阵强烈的眩晕,没有办法,无奈的披上睡袍后,只有硬着头皮下床走到他身边,开始不情不愿的为他穿起衣裳来。

  扣好了最后一颗盘扣,才停下打量起他来。胤祯穿的是一身白色的长袍,外面套着浅青色的坎肩,看上去让平日里张扬不羁的他也显得清秀温和起来,满意的点头笑着,想起他醒来时有些恼意的样子,忍不住调侃道:“先前叫你起身时,怕是把我当成你哪个福晋了吧,看你那眉头紧得,别大清早的就吓着人家。”

  他转过头来看我,一边的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从小到大,我最烦除了你之外的人叫我起身。”

  看着他倔强的神情,我也只是摇头不语,一直以来,胤祯总是有意无意的流露出这样的倔劲,与其说是“倔”,倒不如说成是“傲”,好象是与生俱来的,骨子里面的高傲,可这耀眼的一切,对于他以后的人生来说,也不知道是好是坏,若是他当了皇帝,历史该会是什么样......

  想得远了,等到回过神时,又不禁被刚才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稍蹲下身子,帮他拍打着袍子上的褶皱,不一会儿,上方又传来他戏谑的声音:“你说,我们这样像不像一对平凡的夫妻?”

  站直了身体,嗔了他一眼后,脑袋还是不自觉的看向一边的铜镜,开始细细的打量起镜中的两个人来,胤祯站在我身后,手扶着我的肩,眼睛笑得弯弯的,脸上全是幸福和满足感,不知怎么的,觉得后面的身影仿佛同时交叠了两个影子,时间长了,竟然看得痴了过去,良久,才被胤祯的声音拉回了思绪:“看傻了吧,要我说,你天生就是当我福晋的料。”

  “胡扯什么呢,哪还有人天生就是当福晋的,不是说还要去阿玛那商讨南巡的事儿吗,你快些收拾,耽误了时辰就不好了,对了,完了记得去额娘那请安,她这些日子老跟我念叨,说是有了媳妇忘了娘什么来着。”

  胤祯随意的抱着双肩,在一旁耐心的听着我滔滔不绝的嘱咐,好长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捂住我的嘴说道:“知道了,这还没当上别人的媳妇呢,就唠叨成这样,若是进了门,那还了得。”

  见他满脸的不耐烦,气得上前欲打,谁知他灵活的一闪,便大笑着侧身出了门。呆呆的站在原地,思维还停留在刚才的打闹里,此时竟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时无聊,便脱下了睡袍钻进被子里,开始计划着南巡的事情来。

  一直以来,我都盼望着能跟着阿玛南巡一次,可现在有机会了,却又不怎么开心,一想到南巡,就开始担心起胤祥来,不知到他的伤能不能在出发之前好起来,若是不能,那整个旅程,好象也就没了太多的意义了。下意识的翻了个身,闭上眼睛,尽量不让自己胡思乱想,不管怎么说,我都应该以最好的状态,去过好每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