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五十九章 红藕香残玉覃秋 云中谁寄锦书来 非敌似友

梦魇清时 寒衣调 3027 2008-08-24 21:06:59

    早上醒来,感觉头疼得厉害,使劲的晃了晃,才发现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摸索着下了床,正准备叫人时,胭脂就掀开门帘近来了,见我衣着单薄的站着,忙取了一边的睡袍披上,嘟嘴道:“格格倒是好睡,这都快晌午了,先前十四爷来了,见格格你一身酒味,马着脸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伸手揉着太阳穴,努力回忆着昨天的事,可能是因为喝得太多的原因,睡了一觉,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于是开口问道:“昨儿我是怎么回来的?”

  “格格不记得了?是纳兰大人啊!”说到容若,胭脂两眼像放出了光一般,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容若的英名早在京城里传遍了,宫里上上下下像胭脂这样的宫女,怕是都仰慕他已久。挑着眼睛嗔了她一眼,疑惑道:“我怎么不记得了?他说什么了吗?”

  说道这儿,胭脂小脸涨得通红,更加激动了:“格格回来的时候,醉的已经不省人事了,纳兰大人让奴婢照顾好格格来着。”

  点了点头,才闻到自己满身的酒气,头发也汗湿了粘在一起,整个人恍惚得不行,忙让胭脂打来了水沐浴,脑子才稍微清醒了些。算着这会儿胤祯怕是在布库房里,于是待头发风干了,梳妆打扮一番后,便一个人慢悠悠的朝着布库房走去。

  在外面找了好半天也不见胤祯的人影,旁边厢房的门也关着,正欲上前,却被胤祯身边的小太监拦住:“格格,爷和十爷在里面,这会子怕是不方便。”

  “他们在作什么?有什么不方便的?”

  “这个...奴才也不清楚。”

  偏着头朝厢房门口看了看,发现里面好象有动静,低头瞥见了小太监心虚的神情,感觉到了不对,再一次抬脚准备进去,却又被拦住,一时心急,伸手用力的打掉他的手后,便径直走到厢房口,稍怔了下,才推门而入。

  眼前的情形有点出乎我的意料,胤衤我斜靠在软塌上,板着个脸,像是有气的样子,不停的揉着自己的肩膀。而胤祯则坐在床上,嘴角於青得厉害,旁边坐着一个粉衣的宫女,正拿着膏药温柔的帮他擦拭着伤口,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原先胤祯在宫里时那个水灵的贴身丫鬟。

  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后,他俩才同时抬眼,见了是我,胤衤我微张开嘴,像是有很多话要说的样子。而胤祯满脸的欣喜,挥手对旁边的宫女说了些什么,那宫女便听话的起身往外走去,待到门口时,胤祯又叫住她:“那个...你顺便去把那些东西拿来。”

  宫女点了点头,便福身退下了。我没好气撅着嘴上前,拿过桌上的膏药,用手指沾了一点,一边轻轻的吹气,一边小心的擦拭着伤处,见他俩都看着我的举动不说话,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这是演的哪出,胤祯怎么伤成这样?”

  胤祯无所谓的耸耸肩:“没事儿,刚和十哥较量了下来着。”说完,眼睛飞快的对胤衤我使了个眼色。

  他伤得不轻,嘴角不光於青了,还带着些血迹,见他又是这样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心一时间紧紧的收缩了起来,眨了眨眼睛,泪水就顺势滑落了下来,紧咬着嘴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胤祯见我这样,一边着急的帮我抹着眼泪,一边又欣喜的揽我入怀,嘴上还不忘打趣:“十哥,咱们日后每天都来较量一番如何?”

  微微使劲的推开他,又有些尴尬的望向胤衤我那边:“别闹。”

  “十哥不会介意的,哦?”胤祯痞痞的笑着,反问着那边的胤衤我。

  胤衤我勉强的扯了扯嘴角,摇头不语。又想起胤祯的伤势,于是也望向胤衤我嗔道:“你下手怎么没个轻重,自己亲弟弟也不知道心疼的。”

  听我这么说,胤衤我的眉毛皱成了一团,眼睛狠狠的瞪我:“我没轻重?他只是脸上挂了彩,爷的身上可是被这小子伤得不轻。”

  歉意的笑了笑,便起身拿着膏药走到他跟前,上下打量着:“伤着哪里了,严重吗?”

  他深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过头,不看我,也不说话。刚才进门时见他揉着肩膀,想必伤在肩上,没有管他什么反应,上前小心的解开他衣领上的几颗盘扣,拨开中衣后,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胤衤我的肩膀肿成了深紫色,上面还有大片的淤血,忙用手沾了膏药擦拭,抬眼看他的表情,依旧望着别处,或许是膏药的原因,因为阵阵的疼痛,他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好半天,终于擦完了伤口,整理好领子后,他的脸色才好转了些:“你再继续,十四弟一会儿怕是要吃了我。”

  “胡说什么呢,那些奴才都在做什么?就这么任由着你们打起来。”

  “谁敢上来拉?还不都只得一边看着劝着。”

  点了点头,心里不禁开始可怜起这些宫人来,眼睁睁的看着两位主子动手,上去拉吧,怕不小心伤到主子了,不上去吧,两个小祖宗出了闪失又要受罚,这样弄得里外不是人,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正出神间,门帘就被掀起来了,那个水灵的宫女端着个盒子递给了胤祯,然后又福身退下了。好奇的跑到胤祯旁边,一把抢过盒子,刚刚打开,一股浓郁的香味就扑面而来,仔细闻了闻,好象是久违了的玫瑰,现在是清朝,玫瑰还是非常稀少的东西,于是兴奋的望着他问道:“是给我的吗?”

  胤祯得意的笑着点头:“恩,叫什么名我给忘了,我闻着挺好,味儿又少有,就向九哥讨了给你了。”

  “这种香料,九哥就只有这么一点,自己的福晋都没舍得给,八哥也想讨了给八嫂的,结果硬是被他抢了先。”胤衤我蹬掉靴子,把整个身体平放在塌上,不满的说道。

  “多亏了哥哥们承让,我才有机会抢先。”

  “谁叫我们是当哥哥的,还不都得让着你,平日里有什么便宜都让你给占了。”

  “多谢十哥。”

  陪着他们玩笑了好一阵,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叫来太监宫女反复的叮嘱了好几遍,才起身准备回漱芳斋去。刚一出房门,就见到了前面的来人,走近了些,才看清是胤祯的侧福晋,舒舒觉罗氏。这条路窄,况且走得也这么近了,不上去打招呼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于是下意识的理了理碎发,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格格吉祥。”舒舒觉罗氏低着头微微福身,注意到了她原本放松的脊梁挺直了起来,心里有纳闷儿,我跟她见面次数很少,就算见了,也只是客套的行礼,根本没有什么交集,她应该不至于也像玉娆那样恨我吧。

  “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多虚礼。”我一边说,一边扶起她。一会又不禁觉得不妥,这句话乍一听容易产生误会,于是忙着解释:“我是说没外人的时候...”

  见我手忙脚乱的样子,舒舒觉罗氏才放心的抬头看我:“格格说笑了,早就听说格格与爷交好,等天气暖和透了,格格来府上小住几日如何?”

  逞着这个时候才看清了她,那种眼神,不是敌意,也没有嫉妒,不知是幻觉还是什么的,她看着我时,眼里流露的居然有那么一点点仰望和无措的感觉,甚至可以说是...紧张。

  怀疑是自己太过生硬的样子吓着了她,于是忙换上了最暖人的笑容:“当然再好不过了,到时候你别闲我扰了你的清净才是。”

  听我这么说,她紧张的心情才稍稍缓解了下去,也朝我甜甜的笑着,有着少女特有的天真与活泼:“这是哪里的话,格格能来,我当然是再高兴不过的了,听闻格格擅长骑马,改日还得向格格请教。”

  短短几句对话,就让我有些喜欢起她来,于是上前挽了她问道:“你们成婚没多久,胤祯对你还好吧?若是不好,下次我帮你教训他。”

  她扑哧一下笑了出来,绯红的娃娃脸蛋很是可爱:“爷很好,遇上忙的时候,爷就独自在书房里歇下了,其余的时候...都是在我房里。”

  有那么一瞬间,整个人竟有些恍惚,旁边舒舒觉罗氏察觉到了,轻轻的摇晃着我:“格格。”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低着头尴尬的笑着:“让你见笑了,刚才想到别处去了。”

  她依旧温柔的笑着,缓缓摇头:“前些日子我睡不好,府上有位医士开了些方子,用了没几副,身子就大好了,我看格格晃神得厉害,不如下次进宫时带些来。”

  “不用了,你是来找胤祯的吧,他就在里屋,我不叨扰你了,先走了。”

  急急的说完,忙快步往回走去,路上脑子里全是舒舒觉罗氏的影子,从她的一举一动可以看出,她对我完全没有恶意,但不知见到我这般紧张小心是为何,微微扬了扬嘴角,多个朋友,至少比多个敌人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