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五十二章 眼泪问花花不语 乱红飞过秋千去 书生蝶语

梦魇清时 寒衣调 4359 2008-08-24 21:06:59

    胤祥走后,心里越想越乱,扯开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裹住后,便在里面放声大哭起来,阿玛额娘派人来唤也不去,镶旗和四福晋亲自来拉也不理,一个人就这么躺在床上干流着泪,直到哭得眼睛都痛了,才肯停下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刚起身,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叫来胭脂伺候着穿好衣服后,就习惯性的来到铜镜边,准备着梳洗打扮,慢慢的坐到矮凳上,拿起木梳开始丝丝缕缕的梳起自己散乱的长发,不经意的稍一抬眼看向镜中,却被自己红肿的眼睛吓了一大跳,忙让人打来凉水,用手帕浸湿后,便盖在脸上消肿。

  “格格,四阿哥来了。”眼睛稍微有些好转,正让胭脂梳头的时候,外面的小太监隔着帘子轻声通传道。

  抬头看了看天色,发现还没到正午,于是不解问道:“四阿哥怎么来了?说什么事儿了吗?”

  “没有,四爷只让奴才来传话,说是格格收拾妥当后,就随他同去御花园。”

  一边点头答应着,一边起身重新换上了一件比较正式的浅黄色旗袍,戴上粉白的蔷薇花旗头后,胭脂拿来首饰盒让我挑选,到了挑选耳坠的时候,在那一片华丽精致,形态各异的珠宝间,手还是不自觉的指向了胤祥送的那对,虽不及各地进贡的那样价值连城,可它就如同胤祥一样,每时每刻都在蛊惑着我的心,我的意志。

  收拾妥当后,就起身到正厅寻胤禛,可整间屋子瞧遍了也不见他的人影,心里疑惑着往望偏厅走去,刚一掀开帘子,就看见一身灰白长袍的他正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轻轻的抚摩着一旁熟睡的臭臭,窗外金色的阳光打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让原本刚毅的线条也显得格外柔和起来,臭臭好象也很享受这来自胤禛手掌的安抚,它用脑袋蹭了蹭胤禛的手,随即翻了翻身子,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只见胤禛微微牵起嘴角,眼里居然流露出少有的喜悦与清澈,心里不禁有些惊讶,原来平日冷漠的他,居然也有如此稚气的一面,或许只有在面对这些单纯可爱的小生命时,他才会毫无防备的卸下自己伪装的一面。

  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良久,才缓缓走到他身后,笑着开口:“大少爷脾气可大着呢,你可别把它给惯坏了,它一生气,整个漱芳斋的人都得跟着遭殃。”

  可能是因为我突然开口,感觉到他的肩膀明显抽动了下,愣了一会儿后,才慢慢起身转向我,淡淡的笑着:“狗也是有灵性的,你不哄着,它当然得使性子。”

  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平日里不知有多少女子等着你来宠,今儿个倒还让这只小懒狗占了便宜。”

  他只是低头自顾自的拍着长袍上的褶皱,不一会儿,又突然抬起头注视着我,目光闪烁刺眼,两人就这么默默的对视着,心里不禁涌起一阵阵的慌乱,或许是他犀利的眼神,或许是因为知道他以后的身份,从小到大,每当这么和胤禛对视的时候,心里总是会紧张得要命,为了打破这僵硬的气氛,于是故作轻松的扯住他的袖口,甜甜的笑着:“刚才不是说去御花园吗,大清早的,是阿玛有事儿吗?”

  他一边向外走着,一边回答我:“纳兰大人在御花园作画,皇阿玛让你也去观赏。”

  “纳兰容若?他还会作画?”踉踉跄跄的小跑着跟在他身后,急急问道。

  “恩,除了诗词歌赋,皇阿玛最欣赏的,恐怕就是他的画了。”

  会意的点了点后,便把目光转向旁边,打量着四周的景物,虽已将近春天,但宫里到处都还是白茫茫的一片,世间万物几乎都已凋零,只有朵朵精致小巧的梅花还傲然挺立着,走得近些,还可以清楚的闻到那摄人心魄的芬芳。

  用手小心的扶过近处的一支梅花,慢慢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那如梦般的香氛又瞬间蹿入鼻中,不自觉的轻轻勾起嘴角,静静的享受着这最纯真的气息。

  “别动。”耳边突然传来了胤禛的声音,随即就感觉到肩膀被一只手微微用力的按住,不解的睁开眼看他,刚想开口说话时,他抬起手温柔的抚去了睫毛上的雪花。整个人呆呆的站在那,任由着他的举动,看着他满意的笑容,发现原本冰冷的眼里也出现了少有的温暖,一会儿,那柔和的笑又渐渐消失了,胤禛紧紧的皱起眉头,语气像是疑惑,又像是肯定:“你眼睛有些肿。”

  被他这么一说,不禁又慌乱起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故作随意的开口:“可能是没睡好吧,过会儿就没事了。”

  “我听那拉氏说,昨儿晚上你一个人在床上不肯起来?”

  心虚的避开他探究的目光,极力掩饰着:“那时身子突然不舒服,就先歇下了。”

  并不理会我的解释,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幽幽开口:“既然是这样,你又何必执着?”

  不解的看着他,一时没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他突然上前几步,手轻轻的抚上我的脸,沉沉的叹气:“每次见你,好象都在哭,十三弟对你不好吗?”

  他的话音刚落,忙不住的摇头:“没有,就是你看到的那几次而已,胤祥他很好,你看,这副耳坠子就是……”

  话到最后,已经是语不成声,看着胤禛温柔的眼神,心中又升腾起委屈的感觉,脸上挂着笑,喉咙却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感觉到他的手从脸颊缓缓滑到耳边,随即伸出修长的手指挑起耳坠细细的打量,目光很深邃,又隐约有些隐忍的痛,良久,才又传来胤禛的声音:“也罢,你喜欢,就好了。”

  说完,他又不容分说的牵起我的手朝前走去,感觉着从他手心传来的温热,嘴角也不自觉的勾了起来,积雪很厚,雪地也很滑,手被他紧紧握住后,仿佛自己身体的重心都朝那倒去,虽然穿着旗鞋,但脚步却异常平稳,安全。

  “我也可以送你,甚至比他更好。”好象是幻觉,不经意间,风又吹进耳朵一阵低语,使身体明显的颤动了下,一时不知怎么面对,只好假装什么都没听见,只好假装一点都感觉不到他渐渐用力的手。

  到了御花园,远远的就看见一大群的宫女太监围在一起窃窃私语,见我和胤禛来了,都恭敬的让开了道路。这才真正看清楚了前面的景象,纳兰容若依旧一袭白衣,正手拿画笔站在案桌前聚精会神的作画,旁边坐着各宫娘娘和众阿哥,以及已成年的格格,她们一边与别人谈笑着,一边掩嘴偷偷的打量眼前风度翩翩的纳兰容若,偶尔眼神碰撞之时,纳兰容若还会摆出迷人的微笑,引得在座的少女们阵阵骚动和脸红。

  阿玛心情很不错,见我来了,笑着说道:“旗儿来得正好,快看看容若的画,就是宫里的画师,也差得太远啊。”

  微微福了福身后,便走到案桌前,探头朝画卷上看去,只见华丽的金边宣纸上跃然浮现出山水自然的景色,细细的线条精致的调和着淡雅的色彩,使整副画显得更加灵动诱人,只是粗略的一眼,就已经完全跌如画中。

  心里不禁开始暗自佩服起眼前的人来,不知道上天创造他时,该是怎样的精雕细琢,才使得他身上的每一处地方,都能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欣赏得入了神,没有注意到他已经来到我身边:“怎么样,我们又见面了。”

  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逞人不注意时,凑到他跟前小心问道:“你又在玩儿什么花样?”

  他只是坏坏的笑了笑,没有回答我的问话,而是径直走到阿玛跟前,缓缓开口:“皇上,不知臣可否为固伦公主描绘一副丹青?”

  “不行,旗儿身子弱,在外头坐久了容易受风寒。”不等阿玛说话,胤祯就抢先开口,从他的神色语气间,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的不满。

  “十四,就照容若的意思吧,朕看着近段日子旗儿的身子并无大碍。”阿玛的语气虽温和,但却不容反驳,他不紧不慢的说完后,又转头对边上的李公公继续道:“去,给格格拿手炉来。”

  无奈的冲胤祯笑了笑,便从宫女手中接过手炉,走到中间的圆凳边坐了下来,纳兰容若也回到案桌前,满意的点点头后,提起笔开始仔细打量起我来,良久,只见他微微皱了下眉头,又放下笔朝我走来,露出依旧干净阳光的笑容:“听闻格格精通音律,不知这会儿可否弹奏一曲?”

  疑惑的看着他,不耐烦的撅起嘴:“不是画丹青吗,怎么又要弹奏?”

  好象早就料到了我的疑惑,他微微仰起下巴,骄傲的说道:“所谓作画,最重要的就是一个神字,山水之神韵,在于作画人的心境,而人的神韵,则在于自己内心的情感,格格弹奏,定将聚精会神,那么画中的人,自然会更加动人。”

  故意用挑衅的眼神将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便让宫女去漱芳斋取琵琶,当从宫女手中接过琵琶时,心里突然一紧,什么话也说不出,只是直直的盯着上面那首意味深长的词,不自觉的,手又轻轻抚过那些另我心动,潇洒至极的笔迹,一时间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唯一剩下的,只有失魂落魄的自己,和那些美好的曾经。

  可能是被朝中的事给拖住了,胤祥没有来观看作画,轻叹了口气,回到圆凳上,稍愣了一会儿,便不假思索的抬起手臂,弹奏起那首曾经和胤祥合奏过的曲子。

  一曲终了,那些美丽得如迷雾的回忆,也渐渐被现实拨散,放下琵琶闷闷不乐的起身走到阿玛身边,等待着对面的纳兰容若,不一会儿,只见他放下笔稍稍端详了会儿,便胸有成竹的拿起画卷朝我们走来。

  好奇的凑上前去,发现画中并没有我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银白的雪地,还有中间那一株傲然挺立的梅花,整幅画中最耀眼的地方,就是枝干上的花骨朵儿,那些娇小羞涩的花朵上,白色中透着一点点粉红,粉红外又略扫了些淡黄,看上去格外的独特美丽,可最吸引我的,还是底下那首词:“

  莫把琼花比澹妆,谁似白霓裳。别样清幽,自然标格,莫近东墙。

  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与凄凉。可怜遥夜,冷烟和月,疏影横窗。“

  阿玛皱起了眉,不解道:“不是为旗儿画丹青吗,怎么画起梅花来了?”

  纳兰容若依旧骄傲着,耐人寻味的笑了下,才慢慢道来:“格格很美,在身后雪景的衬托下,就犹如绽放的梅花,清冷孤傲,丰姿卓绝,非世间凡物,而臣的画,只是画自己所看到的,臣的词,只是写心里所想的。”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周围就不断传来咳嗽声,胤衤我一脸暧昧的打趣着胤祯,而胤祯,则满脸怒意的盯着纳兰容若,眼中写满了不服气。阿玛听完纳兰容若的解释后,也爽朗的大笑了起来,连声称赞画和词的妙。

  这时,亭子里顿时热闹了起来,心里默念着画上的词,脸上不经意的挂起了一抹笑,脚步也不自觉的向外走去,直到被人突然拍了下肩膀,才清醒的回过神来。

  “怎么着,乐得傻了吧,离亭子这么远了也不知道。”一旁的胤衤我抱着双肩,痞痞的笑着。

  “胡说什么呢!我才没有。”

  他眉毛一挑,继续调侃着:“是吗?十四弟可是气得快疯了。”

  听他这么说,脸瞬间红了起来,想开口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气氛一下安静了起来,隐隐约约的,还可以听见假山后的小声对话。

  “听说了吗,纳兰大人为他作画了,还写了词呢,我看,这额附是八字有一撇了。”

  “真的?哼,这些个阿哥还不够,现在又来个纳兰大人,你倒是说说,她凭什么。”

  “嘘!你找死吗,小声着点,人家毕竟是公主,待会被哪个主子听了,有你好果子吃!”

  “公主?她是真的吗,若是我有她那副皮囊,也一样能飞上枝头当凤凰。”

  “哎,你呀,就认命了吧,谁叫人家生得好。”

  “你甘心,我可不甘心,怎么说我阿玛也是八旗下的,再说了,日子久些,指不定那些个阿哥怎么想,这不,人家十三十四阿哥刚娶了福晋,不是热乎得很吗。”

  “呵呵,说得也是。”

  “唉,你说,这么多人,她会跟谁啊?”

  “谁知道,还不得看万岁旨意。”

  “我说啊,八成是全盘皆吃。”

  “哈哈,瞧你这嘴,真够损的。”

  声明一下,本来预计这章会写上次预告的内容,可是因为中间又穿插了些,所以……那些只有下章才会写到了,抱歉啊,不过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