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五十一章 眼泪问花花不语 乱红飞过秋千去 谁是谁非

梦魇清时 寒衣调 3332 2008-08-24 21:06:59

    那尖细的声音一落下,众人都停止了笑闹,忙着福身行礼,四周顿时鸦雀无声,一旁的宫人仿佛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不一会儿,上方就传来了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呵呵,朕老远就瞧见你们笑闹,怎么现在倒拘谨起来了,都是自家人,平身吧。”

  谢恩起身后,惠妃娇媚的笑着上前扶住阿玛,眼睛却望向我和纳兰容若,心里刚暗叫不好,她就缓缓开口了:“皇上,臣妾是没什么可玩笑的,倒是这两个孩子,看着挺合得来的。”

  话音刚落,大家的目光又瞬间聚集到我们身上,有疑惑的,有捂嘴偷笑的,还有胤祥锐利的眼神,正死死的盯着我,没有了往日的温柔,冷冷的,写满了质问,仿佛要把我彻底吞噬。这时,阿玛也疑惑道:“是吗?旗儿和容若是如何认识的?”

  想开口辩解和纳兰容若不认识,谁知却被他抢先一步:“回皇上,就在刚才和格格偶遇之时。”

  阿玛朝他和蔼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走到我跟前,抬起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朗声道:“你们认识,那也再好不过了,容若是朕的御前侍卫,也是大清难得的人才,旗儿,以后在音韵才学上,可要多向容若请教啊。”

  莫名其妙的看着阿玛,不明白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见我半天没反应,他又爽朗的笑了起来,转身对众人道:“你们随朕去前面看看,大家都在这儿,两个孩子怪不自在的。”

  阿玛说完,大群的嫔妃和大臣们又簇拥着他向前方走去,待人群渐渐散开些时,才发现胤祥还站在原地,目光依然冰冷,寒风中的身体也还是那么消瘦,月光将他拉长的影子投射到青石地面上,显得更加孤独,不知为什么,心突然疼痛了起来,鼻翼也有些微酸,那些委屈和抱怨早已被抛到了脑后,于是本能的抬起脚,想走进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想贪婪的呼吸那缕缕的淡香。可刚上前了几步,只见他轻轻皱了下眉头,便调头朝人群的方向去了。

  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心里的酸涩被阵阵失落所代替,不明白现在的我们,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的顾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已经远离了那躲在假山里捉迷藏的时光,虽然很早就知道会有那么一天,可真正面对的时候,心还是会那么痛。

  灯笼依旧红着,不远处也依旧喧闹着,感觉自己全身都很疲惫,不愿在去多想,于是认清了方向,便朝着漱芳斋走去。

  “你这是上哪去?”见我魂不守舍的走开了,纳兰容若忙快步跟了上来问道。

  心里憋着委屈,语气也不客气起来:“我想去哪,还得向你禀告吗?”

  他先是一愣,又马上笑了起来:“那倒不必,只是皇上把你交给我,出了闪失我可担当不起。”

  看着他干净得仿佛如沐春风的笑容,就是有气也使不出来,瞪了他一眼,便自顾自的朝前走着,不一会儿,耳边又传来他带着戏谑的声音:“你好象很喜欢生气?”

  “有气就当然得使出来,我可不是什么大家闺秀,成天捂着憋着,会成疾的。”

  “哦?这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骄傲的扬了扬下巴,语气刁钻道:“你不知道的事儿还多着呢,满清第一大才子。”

  “我也认识不少的公主格格,可都差不多一个样,像你这样直爽性子的,我也是头一次见。”

  他的语气没有了以往的不羁,而是多了些严肃认真,不自觉的转头看他,那双如星辰般的眸子正在黑暗中炯炯闪烁着,很迷人,又有些耀眼。气氛一时尴尬了起来,愣愣的注视着他,不知该说什么,忙把头扭向一边,定睛一看,才发现已经快到漱芳斋了。

  不知该如何称呼他,站在原地扭捏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吞吞吐吐的挤出一句话来:“那个……纳兰,我到了。”

  “我不叫纳兰,叫容若就好。”

  深吸了口气,才又重复了一遍:“好吧,容若,我到了。”

  他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打量了四周一番,笑道:“这里的路,我是记下了,以后……”

  还不等他说完,只感觉手腕被一股力量向后拉去,紧接着就落入了一个人的怀里,刚想开口大喊救命,嘴就被一只手捂了起来,喉咙只能发出细微的“唔唔”声,对面的纳兰容若也没有要动的意思,而是皱着眉,满脸疑惑的来回打量着我们,三人就这样僵持着,半晌,头上方那个熟悉的声音才响起:“以后就用不着纳兰大人操心了,格格的安危,我自会负责。”

  纳兰容若这才收敛起了犀利的目光,浅浅的笑着:“十三阿哥说笑了,负责格格的安危,自是我分内之事。”

  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胤祥的胸膛快速的起伏着,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尽量放平语气:“皇阿玛那正在寻你,格格就交给我了。”

  对面的纳兰容若轻轻勾起一边的嘴角,慢慢上前几步,浑然不顾胤祥那双充满怒意的眼睛,凑到我耳边低语道:“小公主,我们以后会常见面的。”

  没等我仔细听清楚,他就已经背过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看着他逐渐溶进夜幕中的背影,好半天才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嘴还被胤祥紧紧的捂着,没有多想,便挣扎的拉开他的手,用尽全力向下咬去。

  因为疼痛,胤祥的手本能的放开了我,他紧皱着眉头看了看手上的齿印后,又猛的抬起头盯着对面的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脚便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胤祥见我后退,便快步上前,打横抱起我往漱芳斋走去。

  到了卧房,他一把将我放到床上,眼中有压抑不住的怒意:“你到底想怎么样!”

  坐直了身体,揉着有些微红的手腕,愣愣的望着眼前那盛满怒火的双眼,所有委屈顿时都涌了出来,强忍着眼泪,朝他大喊:“我不想怎么样!我又能怎么样!”

  “你能不能别这么任性?你就不能跟玉娆一样多……”

  一听到玉娆两个字,就像是踩中了内心的地雷般,全身都僵直了起来:“是!玉娆什么都好,你现在开口闭口都是她,你的心里就只有她!”

  见我这副样子,胤祥的情绪才稍稍平静了些,眼里也流露出来疼惜:“我说过,你要相信我。”

  可我却被怒气冲昏了头脑,根本没有听进去他的话,而是变本加厉:“去找你的福晋去,去娶你的名门闺秀去!你还管我做什么!我什么都不是,我只是一个……”

  还没说完,身体就重重的被揽了过去,胤祥环紧双手,把我搂在怀里,动弹不得,他的下巴不住的摩擦着我的额头,语气坚决肯定的急急打断:“公主,你是我的公主!旗儿,你再也不准说这样的话,怪我……怪我……”

  听着他一遍遍柔声重复着,眼泪就再也忍不住,全都涌了出来,肆意的洒在他的胸前,头埋在他的怀里,哭声也变成了细微的抽噎。想把所有的伤心都发泄出来,一直都在强忍着委屈,一直都在安慰着自己,却没想到,在胤祥面前,还是会那么脆弱。

  半晌,他的手轻轻扶上我的脸颊,微微叹气:“傻瓜,就算再怎么气,也不能自己一个人憋着。”

  稍稍仰起满是泪水的脸,望向温柔如风的他:“既然知道,为什么还生气。”

  “我是气自己,气自己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顾忌,气自己的无能为力。”

  “真傻……”

  他将手臂紧了紧,语气带些颤抖,轻声问道:“和我在一起不快乐,对吗?”

  先是摇了摇头,随即又急忙点头,好半天,才缓缓开口:“我是不快乐,和你在一起,我的泪水比笑容多。”

  感觉到他的背慢慢僵直了起来,还有变得急促的心跳,闭上眼睛呼吸着他的味道,思索再三,认真的继续说道:“虽然不快乐,可是很幸福。”

  他笑了,可又沉沉的叹气:“旗儿,我该拿你怎么办?有时侯,我真的很累,身子累,心更累。每日操劳完朝中的事,回到那个陌生的府中,到处都找不到你的身影,府上的人很多,可那都不是你,我只是害怕失去你……”

  不知不觉中,喉咙又哽咽起来,直起身子看向他,无奈的强笑着:“我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也害怕失去你,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还欲再说什么,却被突然闯进来的小太监打断:“爷,福晋就在外面等着,说是让奴才来寻您一同去皇上那守岁。”

  “滚!”胤祥面色立刻沉了下去,冲那小太监喝道。

  望着小太监狼狈的背影,不禁冷冷的笑了起来,现在看来,我是那么的多余,或许生气的该是玉娆,或许在胤祥怀里哭泣的该是玉娆,至少现在,他们才是名正言顺的一对,我倒好象成了不该打扰的那个。

  把脸偏向一边,不忍再去看胤祥那无奈又疼惜的目光,声音颤抖的开口大声道:“胭脂,快送送十三爷。”

  胭脂站在一边,为难的看着我们,不知如何是好,胤祥挥手示意她下去后,又上前一步抱住我,急急的说道:“不去了,我就陪着你,你去哪,我就去哪。”

  心里疼痛着,手却还是微微用力,将他慢慢推开了:“我没事,你去吧,别让福晋久等,外面风大。”

  “旗儿,别这样。”

  强忍着泪,狠心继续道:“胭脂,你没听见吗,送十三爷。”

  时间好象凝固了一会,良久,才听见他重重的跺了脚,掉头离去。

  下章预告:

  在下面一章中,旗儿将会跟着胤禟和胤衤我一起出宫,并且还会引起一场另皇上龙颜大怒的风波,这场风波会波及到很多人,也会让旗儿发现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