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四十六章 眼泪问花花不语 乱红飞过秋千去 痛并快乐

梦魇清时 寒衣调 2781 2008-08-24 21:06:59

    迷雾笼罩下的御花园,四周不见一个宫人,气氛显得格外冷清。和小时一样,我们在御花园里玩捉迷藏,不一样的是,这次是他们躲了起来,由我来找。一个人游走在一座座密密堆积的假山中,这些假山形态各异,就像一群张牙舞爪的妖怪,正向天空发出阵阵悲鸣。

  心里不禁有些害怕,又始终不见他们的人影,便大声呼喊起来,忽然,一个青灰色的身影一闪而过,才隐约看清是胤祥,那个身影就已经侧身跑进另一座假山里了,来不及思考,连忙也跟着奔跑起来,终于,他背着身子停在一个角落,心里窃喜,便悄声走进,谁知他突然转身,却是胤祯那张坏笑无害的脸:“旗儿,你答应过要当我福晋的。”

  张开嘴想要辩解,刚发出一个音,眼前的人瞬间又变回了胤祥,欣喜的上前去,正欲抱住,却扑了个空,等再次抬头看四周的景物时,早已没了假山,而是身处在一个普通的房间里,定神一看,这里明明就是上次和镶旗去金佛寺里卜卦的房间,那位大师也正满脸笑意的坐在那,嘴里念念有词。眼前不停闪过他们的身影,只感觉头痛欲裂,耳边也不住的传来嘈杂的吵闹声,实在是受不了,便本能的抱住头蹲了下去,然后画面一暗,就什么都没有了。

  世间安得两全法,天命至此不由人。

  原来冥冥之中的一切,都有一根无形的线牵扯着,所有事情,都早已被注定,反抗也只是无谓的挣扎罢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坦然的走下去,朝未来走下去。

  意识渐渐苏醒过来,没有睁眼,而是静静的回想昏迷前的事,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感觉全身无力,下意识动了动手指,才发现正被紧握着,整眼一看,原来是胤祥,他肩膀微微起伏,侧身靠在我枕边睡着了,或许是睡得太熟,呼吸很均匀,还伴着轻轻的鼾声。

  欣喜的抬起手,指尖抚过他的脸,感受着熟悉的轮廓,认真的勾勒着他的眉,坚挺的鼻梁,还有轻抿着的嘴唇。这是我的胤祥,虽然熟睡着,却依然夺目。

  他好象感受到了指尖的触碰,稍稍皱了皱眉后,突然睁开眼起身,一把握住我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惊喜的上下打量着,嘴巴微微的动了下,欲言又止,眼眶竟红了起来,仿佛有千言万语哽在心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见他半天没反应,胳膊撑着床就要起来,他见了又迅速坐了下来,手扶着我的背,小心的靠到软枕上。

  “一醒来就能看见你,真好。”傻傻的望着他,嘴里不自禁就说出了心底的话。

  “你怎么……旗儿,怪我……”他声音哽咽着,还略带些沙哑,眼中满是自责。

  见他这样,心被揪得疼痛起来,眼泪也顺势不争气的掉了下来,落到手上,仿佛还可以听见“啪”的一声响,忙胡乱抹了,故作轻松的朝他笑着,谁知嘴唇干得厉害,刚挂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唇皮便被扯得生疼,不一会儿,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袭来,皱眉伸手正欲抚上嘴角,却被胤祥一把抓住:“别动,会疼的。”

  手任由着他抓着,轻抿着嘴不解的问道:“那怎么办?”

  胤祥深看我一眼后,又侧身坐到了床边,没有多思考,他的脸就已经近在咫尺,温热的呼吸打在脸上,感觉全身滚烫起来,目光对上他的眼神,里面复杂的情谊几乎快让我窒息,忙垂下眼睑,低着头不知所措。

  半晌,只听见上方的他轻叹一声,下巴就被轻轻的抬了起来,微凉的唇紧接着就吻了下来,轻柔的几乎没有一丝感觉,湿润的舌间轻拭着干涩的唇皮,还有淡香萦绕,身体已经完全无力,只有默默享受着,他的唇来抚平这一道道裂开的伤口。睁开眼打量他,正闭着双眼,专心致志,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绝美的眼线下隐藏了一双动人心魄的眼,早已勾走了我的魂魄。

  良久,胤祥才缓缓的睁开眼,抬起头朝我苦涩的浅笑,柔声问:“好些了吗?”

  怔怔的望着他,一时竟没了反应,心里暗自欣喜,他还是我的胤祥。自顾自的发着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尴尬的笑了下,便靠在了他肩头问道:“我睡了多久?”

  “两天了,太医每天都来瞧,你知道我多担心吗?”他皱着眉,语气带着少有的严肃,揽住我的手也明显的紧了紧。

  轻笑着细细看他,才发现那满脸的倦容,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抬手抚上他的脸,心疼的问道:“你每天都守在这吗?”

  “恩,这两天你一直昏迷不醒,额头也烫得不得了,喂药下去也都吐了出来。”他嘴角也勾了起来,手轻揉着我额前的碎发,一会又想起什么来,忙直起了身子,看着我认真的继续说道:“把药喝了,好不好?”

  微笑着点了点头,他便起身吩咐外面的胭脂,不一会,胭脂就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眼圈又红又肿,见了我激动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胤祥接过药碗,拿起勺子放在嘴边轻抿了一口,又皱眉对胭脂道:“下去拿些密糖来,再煮些清粥。”

  话音刚落,胭脂便福身下去准备,拿来密糖后,胤祥拾起勺子送到我嘴边,迷人的笑着,示意我喝下去。回了他一个甜笑,就张嘴喝了进去,谁知药刚滑入口腔里,就被这奇怪的味道苦得直摇头,胤祥又忙着送到嘴里一块密糖,尝到了甜头,味觉才稍稍的恢复过来,看着他的手再一次抬到了我嘴边,忙不住的摇头抱怨:“这难不成是吊命的药?怎么苦成这样?”

  他放下勺子,脸色突然间严厉起来:“这么大人了,说话怎么还没个忌讳,前些日子的风寒还没好,自己又傻得去雪地里冻着,这些药还得每天吃,身子本来就弱,也不怕以后留下病根。”

  听着他严肃认真的教训了一番后,不禁扑哧一下笑了出来:“我不是好好的吗,这人命啊,都在天上掌握着,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

  “不!至少你不能有事。”他急急的说道,眼睛盯着我,里面有明显的害怕。

  伸手抚弄着他的长辫,柔声低吟:“傻瓜,你真傻。”

  也或许是我傻,不能承诺什么,自己本来就不真实,在这场莫名其妙的穿越中,我不知道旗儿的未来,说不定哪天,我又不小心回去了,也或许,在这里自然的生老病死,我不敢对胤祥有任何保证,除了这颗心,是怎么都带不走的。

  两人一时语塞,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是心中思量着,只是嘴上不知该怎么说出口罢了。他和玉娆的事,我们谁都没有提起,我不愿,也不敢。

  “旗儿。”良久,上方才传来他的轻唤,用询问的眼神看去,好象是准备说什么,稍停顿一下后,又继续说道:“那天,我没碰她。”

  呆呆的望着他,一时没明白过来,不一会,便恍然大悟,有些惊讶的张开嘴,吞吐问道:“那玉娆她……怎么样?”在新婚之夜,对方不待见自己,无非是莫大的伤害,胤祥这么做,也不知道玉娆怎么想。

  “她没事,我都告诉她了。”

  有些不敢相信,玉娆对胤祥有情,却还能这么大度,实在是不可思议,便忙着再次问道:“她真的无所谓吗?”

  胤祥看我紧张的样子,弯起嘴角笑了起来,轻刮了我的鼻子,便缓缓说道:“玉娆是个好姑娘,很通情达理。”

  听他这么说,心终于放了下来,轻笑之间,眼光又不经意的和胤祥对上,看到他眼里无尽的温柔,万般的宠溺,心里忽然莫名的颤动起来,手不自禁的捧过他的脸,主动吻了上去,他明显的一怔,随即便笑着迎合我,一起沉沦其中。

  “十四弟,怎么来了也不进去?”

  真是对不起,最近因为准备考试,所以更新慢了,不过下星期就会好起来的。以后更新的时间大概都是在周六的晚上和周日的下午,也不知道这样一点点更新,看着会不会困难,不过这样也不是我本意啊,我会尽力的,谢谢你们的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