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二十章 红烛秋光冷画屏 轻罗小扇扑流萤 梦中惊醒

梦魇清时 寒衣调 2850 2008-08-24 21:06:59

    早上一起来,两个侍女又一样笑吟吟的给我拿来一套不同的衣服,打开一看,是一件白色的蒙古袍,没有多说,换好衣服就准备用早膳,走到矮几前,眼睛无意中剽到了胤祥的披风,嘴角自然的勾了起来,仿佛昨天的一切都还在眼前。

  昨晚胤祥直接送我回了帐子,没有进去,而是解下了自己的披风围在我身上,叮嘱我好好休息,就转身向篝火那里走去,站在原地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就觉得很心安。

  用过早膳后掀开窗帘,发现外面晴空万里,远处还有牧人在放羊,看着这么美丽的一幅画面,心情大好,招呼了她们一声就准备出去走走,刚一掀开门帘,就看见胤祯站在门口,背对着负手而立。

  “胤祯!”我跳上前去拍了他的肩膀。

  明显的感觉他的肩膀突然一抖,然后慢慢的转过头来。他的样子吓了我一跳,很憔悴,一看就是一夜没睡,眼里还红红的。

  “你怎么了?昨天疯得一夜没睡?”我睁大眼睛问。

  他并没有理我的问话,眼睛死盯着我,开口问:“你昨晚去哪了?”

  “昨晚?我去散步了。”不知道怎么了,回答他竟然有些心虚。

  他苦笑着,艰难的问:“和胤祥?”他生气了,没有叫十三哥,而是直乎胤祥。

  “恩。”我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冲上前来一把扯住我的手继续问道:“这是牧彦送的?”

  “是,你弄疼我了。”我试着挣开他的手,但他反而越来越用力。

  突然他手突然用力一扯,我重心不稳的跌到了他怀里,被他反手紧紧的圈住,动弹不得。

  他的下巴在我头上轻轻摩擦着,缓缓开口“我们去求皇阿玛指婚。”

  “你在说什么?我们怎么可以!”我边说边用力挣扎,双手锤着他的胸膛。

  他好象没感觉到,越抱越紧,大声吼道:“以后不准和胤祥在一起!以后不准穿牧彦送的衣服!”

  我继续锤打着他的胸膛,大声喊着:“你放开!你放开!”

  他的手突然一松,无力的向后退了几步,紧咬着发白的嘴唇,握着拳头站在原地不动。我卷起袖管看着被他捏红的手腕向他吼道:“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要这么霸道!”

  他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我,我继续说着:“是,你含着金汤匙出生,你从小比别人高贵!就因为你有个皇帝爹!扒去了这层皮,你什么都不是!”

  一口气吼完,心里不禁有些后悔,想着是不是太过分了。他突然转过身去背对我,半天才冷冷的开口:“那你呢?你是谁?”

  这句话让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冰冷的说道:“你只不过是抱养来的孤儿而已。”

  “胤祯……”

  他猛的回头,眼睛布满血丝:“你以为大家是真的喜欢你?只不过是同情你罢了。”

  我无力的低着头,脑中全是他刚才的话,我是谁?阿玛和额娘,真的只是同情我,我只是一个孤儿而已,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我为什么要在这个紫禁城,它再辉煌,再灿烂,都不属于我,这个大家庭,也不属于我,我只是个局外人!

  胤祯好象发现我愣在原地不动,回过身来,轻声唤:“旗儿。”

  “我是谁?”我没看他,低着头一遍一遍问着。

  心中好象恍然大悟,我只是一缕幽魂,我为什么会在这,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此时脑中一片混乱,不想再待在这个不属于我的地方,转身跑了出去,不顾胤祯在后面的呼喊,脑袋中只有一个想法,离开这儿,我是只是多余的。

  不知道跑了多久,身后的胤祯也不见了,停下看见前面有一群马,于是跑到了旁边,正欲上马,却被一边的侍卫拦住:“格格,你要去哪?”

  “滚开!”我一把推开他,纵身跳上了马,猛的一踢马肚子,那匹马便向远处狂奔去。

  坐在马上,眼泪终于不睁气的流了出来,胤祯的话一遍一遍的在我耳边回响,我拼命的甩头,想甩掉那些声音,可是,脑袋不自觉的重复着那个问题,我是谁,我是谁?不知道跑了多远,看着两边都是空旷的草原,没有一个人,不禁觉得孤独,这里这么大,居然没有容得下我的地方,跑着跑着,突然眼前一黑,手无力的松开了缰绳,然后感觉自己从马上掉了下来,之后一片昏黑……

  仿佛又是梦境,我变成了一只白猫,被关在了金丝笼里,外面站了很多人,大家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我,指手画脚,窃窃私语,我很着急,想出笼子回家,大家突然都一脸狰狞的笑着,向我走来,嘴里说着,你是谁,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谁!”猛的睁开双眼,拼命的摇晃着脑袋,全身大汗淋淋。

  环视四周,才发现这是在帐子里,侍女一看我醒了,欣喜的从旁边的矮几上端来一碗东西到我嘴边说:“格格!你可醒了,快吃药吧!”

  “什么格格!我不是格格!”我朝她吼到。

  她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正欲起身,脚上一阵剧烈的疼痛感袭来,好象还沉浸在刚才的梦境里,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那些话又在耳边想起,不自觉的一把打掉了侍女手中的碗,吼道:“你出去!都出去!”

  这时,一群人从帐子外面冲了进来,一看都到了,还有阿玛那关切的眼神,不禁又和同情,怜悯扯到了一起,于是抱着头,使劲扯着头发,双脚不顾疼痛乱蹬着,不停的大声吼着:“不要你们同情!出去!都出去!”

  只听阿玛大声说着:“快去按住他!”

  话音刚落,胤禛和胤礻我就快步上前,一个按住了我的双手,一个按住了我双脚,让我在床上动弹不得,眼泪哗的就滑了出来。

  胤禛一看乱了阵脚,忙边旁边的胤礻我吼道:“你轻点,她脚上有伤!”

  胤礻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呆愣在那,我闭上眼睛,一会听见了阿玛慈祥的声音:“旗儿,别乱动了,听话。”

  我点点头,感觉身上一松,慢慢睁开眼,看见阿玛温和的脸,满是疼爱,问道:“阿玛,我是谁?”

  “傻丫头,你是阿玛的女儿。”他微笑着说。我不禁哭倒在了他怀里,他轻轻的拍着我的背,一会抬起我的头说:“旗儿,阿玛都知道,现在你脚上有伤,要先正骨。”

  我答应着,阿玛起身对胤祯说:“十四,你来抱住旗儿,别让她乱动。”说完又看着我:“疼的话就咬住他的胳膊。”

  胤祯抬头看了我一眼,上前坐在床边,从阿玛手中接过我后,太医便来了,轻轻卷起我的裤管,在上面涂了层黄色的药,开口:“格格,得罪了。”

  我忙把头转向胤祯的怀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袖,好没等我准备好,只听见“啪”的一声,巨痛感传遍全身,想要放声大哭,张开嘴却出不了声,只能肩膀一抽一抽的,就没了动静。

  大家被我的架势吓到了,阿玛朝太医吼着:“你是怎么搞的!怎么疼成这样!”说完抬起我满是泪痕的脸,眼中满是心疼的叹了口气,便小心的把我放在了床上,嘱咐了几句,便让胤祯留下解释,大家都跟他出去。

  胤祯站在床边,抬起通红的眼睛看我,欲言又止,好半天才吐出几个字:“对不起。”

  看着他别扭的样子,不愉快都抛开了,还挂着泪珠的脸扑哧一下就笑开了:“看你,胡子拉碴的,待会回去讨不到福晋。”

  他竟流下了眼泪,想要伸手去摸他的脸,却被他反握住,放在嘴边摩擦着,轻轻说:“我没想到会这样,那些话,对不起。”

  “我不生气。”

  “我气我自己,居然伤害你。”

  我问道:“我是怎么回来的?”我只想起在骑马,之后就不记得了。

  “你走后,我到处找你,可是天黑了都找不到,于是回去告诉了皇阿玛这一切,他们派了很多人去找,我也想去,可阿玛罚我跪着,直到找着你为止。”他看着我,眼中满是心疼。

  “好了,罚也罚了,现在回去好好休息。”我朝他笑着。

  他帮我正了正枕头,我打趣道:“什么时候会伺候人了?”

  “我只伺候你。”他乖乖回答。

  我笑着闭上眼睛,想着这个和我一起长大的男孩,这个说只对我好的男孩,心里却有些惆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