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十三章 红烛秋光冷画屏 轻罗小扇扑流萤 拜师习字

梦魇清时 寒衣调 2180 2008-08-24 21:06:59

    自从那天知道了那个人就是所谓的世子,整天就躲在漱芳斋不出来,胤祯带我玩也不去,阿玛每次传膳也找借口不去,总是害怕看见那张让我尴尬绝色的脸。

  “格格,听说御花园这几日的梅花全都开了,可香了。”

  听胭脂这么说,不免有些心动,看看天色,才过午膳时间,就带着胭脂去了御花园。

  胭脂说的没错,梅花都开了,普通的黄色居多,还有少数的红色和白色,相比之下喜欢白色的梅花。来到了一棵树下,看着树上的梅花太高,想垫起脚去闻,可是穿着旗鞋,便跳了起来准备用手去摘。跳了好一阵,有些累了,就弯下身子喘着气。

  突然一支梅花枝干伸到了我面前,本能的抬头一看,看见了那张最不想看到的脸。

  “格格喜欢梅花?为何不叫下人帮忙”他的手继续伸着。

  “我不喜欢麻烦别人。”

  “固伦格格果然与众不同。”

  “我不叫固伦。”不知道为什么,这四个字从他口中说出就这么别扭。

  “哦?那你叫什么?”他挑眉颇有兴趣的看着我问到。

  “我叫旗儿,你叫我旗儿格格就好。”

  “呵呵,我叫牧彦。”

  “我知道。”

  “你不会让我的手一直举着吧?”

  这时才发现他的手还举着,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想我怎么做?”

  “收下啊。”

  如果是在现代,他一定是个情场高手,凭着这么高超的手段,就知道是绝对的。

  我看了看旁边没人,一时扭不过他,就迅速的收下了拿在手上,才刚刚收下,身后就传爽朗的笑声。

  “呵呵,旗儿,原来你们认识啊。”是阿玛,后面还跟着一大群人,该到的全都到了。

  我尴尬的笑着,不知所措,牧彦还镇定自若的请安。

  “既然遇到了,就一起吧。”阿玛说着继续往前走了起来,我在身旁扶着他。

  忽然一只手扯了我衣角一下,一看是胤祯,便随他向最后走去。

  “你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他急了“你和那个小世子!”

  我笑了,还小世子,牧彦好象还比他大。“没什么啊,不过碰见了。”

  “难道你想当王妃?”他深吸着气,冒出这样一句话。

  “你在说什么呀,莫名其妙!”我把身体背对着他,语气有点生气。

  他拉住我的手直跺脚“你明知道他们这次是来和亲的!你难道想嫁去科尔沁吗?”

  “科尔沁有什么不好!总比在这紫禁城受气好!”我甩开他的手冲他喊道。

  他突然不再说话,呆立在那,前面好象听到后面的动静,胤礻我朝这边跑来,后面还有胤禛.

  “十四弟,你们这是怎么了!”胤礻我站在中间看着我们。

  胤禛上前对胤礻我说“让皇阿玛看见就不好了,你带十四弟回去,我送旗儿回去。”说罢不忘看我反应。

  胤祯呆呆的随胤礻我走了,只剩下我和胤禛两人走在小路上。

  “还在使气?”他背着身说。也不知道是说这次,还是说上次在上书房那次。

  他看我不说话,猜出了我的心思,道“我是说上次。”

  “早没了。”

  他笑,浅浅的“你这性子也该改改了,这么大人了,还是这娇躁脾气。”

  眼看到了漱芳斋,我马着脸看他“四爷可要进去坐坐?”

  “罢了,十四弟年少气盛,你也别和他一般见识。”他语气转而严肃起来。

  “哦。”

  “只是,大清的格格多数都是嫁到蒙古去的。”

  知道他话的意思,我又何尝不知道。缓缓开口“旗儿知道。”

  他叹了口气,眼里尽是无奈,继续说“也罢,阿玛疼你,不会的。”然后摇摇头,好象在自言自语。

  送走了他,一个人在屋里使着气不出来,转而又坐下细想,他们的话也并无道理,要是牧彦向阿玛要人,恐怕他也不好办,想到这,又不禁觉得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十三阿哥到!”

  我起身向大厅走去,自从上次的事,我们不免都有些尴尬,看见他正在椅子上坐着,便镇定的走了过去。

  在他旁边坐下,问道“你怎么来了?”

  “没什么,来看看而已。”他喝着茶随意的说。

  “如果是为了那个世子的事,你就不用说了。”

  他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惊讶,随后说道“也不全是,再过些日子,就是除夕了。”

  每年除夕夜都很热闹,大家不仅要在一起吃饭,还有节目表演,有时还会放烟花,然后就去额娘那里守岁,真是高兴极了,一说起除夕,我就来了精神,忙拉住他说“你不说我还忘了!阿玛说什么了吗?”

  “你看你,一说除夕就精神起来了。”他笑了,继续说“皇阿玛说今儿个除夕在畅春园过,到时候还会邀请文武百官一起用膳。”

  “不知道到时候有没有烟火呢?”

  “呵呵,上次在围场听到王爷说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时候,我都快笑背气了。”

  “哎,这字我是没折了。”

  “那可不一定,当初我的字跟你一样难看。”他笑着,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应该从那件事的阴影里走出来了。

  “那为什么现在……”胤祥的字很好看,跟他的人一样,大气,潇洒。

  “学啊。”还不等我说完,他打断道。

  “那……十三爷教教我?”反正这几日也无聊的很。

  他笑得更欢了“就等你这句话,不过既然是拜师,就要有个样子。”

  我起身端起旁边的茶,微福了下身,唤道“师傅。”

  笑吟吟的接过茶后,喊了声笔墨伺候。便领他来到了书房,铺好了纸,摆好了笔,我在一旁磨着墨,他站在书桌前,拿起笔递给我,让我先写几个字看看。

  我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了爱新觉罗。胤祥几个字,看了看自己都不免心疼,雪白的宣纸上居然写下了这么几个丑陋的字。

  他摇摇头,满脸无奈的说“虽然字型是出来了,可毫无美感可言啊。”说完拿过我的笔在纸上重新写下了这几个字,想了想还在下面加上了爱新觉罗。旗儿。看着他的字,跟上面我的字一对比,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他看着我的表情笑说“不急,慢慢来就是,今儿你先把这几个字练好,明天我再来看。”说罢转身出去了。

  一个人在书房反复的练习着,心里平静不少,不知道是不是练得太久的原因,心里一直记挂着这几个字,嘴巴也不自觉的念着:爱新觉罗。胤祥,爱新觉罗。旗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