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十六章 红烛秋光冷画屏 轻罗小扇扑流萤 除夕遇险

梦魇清时 寒衣调 2521 2008-08-24 21:06:59

    到了畅春园,来了很多人,真是热闹非凡,大家都在忙着和其他人寒暄,剩我一个人站在那左右观望着,忽然远远的看见镶旗穿着梅红色的旗装在那边转悠,不禁喜出望外,向那边跑去。

  “镶旗!”我站在她身后,猛的拍了她的肩膀。

  她转过头看是我,便扶着胸顺气:“哎哟!你可把我吓坏了。”

  我拉起她的手笑道:“呵呵,你怎么也来了?不是说在选秀吗,害我都不敢去找你。”

  “我和阿玛额娘来的,选秀还有几天。”

  “恩,选完了我就可以常去胤禩府上找你了。”我打趣道。

  镶旗一下涨红了脸,轻推了我一把:“你!就你爱取笑我!”说完伸出手就想挠我痒痒,我一下跑开了,她还在后面继续追着,一会跑乏了,就都停下拍着胸脯顺气。

  看人都到得差不多了,镶旗挽了我往席桌那走去,我跟她都和未出阁的公主格格们坐一桌,对面就是皇上和阿哥们的位置,王公大臣则另外坐一桌。往对面那桌看去,想着几日不见胤礻我他们了,就四处寻找着,突然看到胤祯坐在对面正看着我,就对他做了个鬼脸,然后转回来和镶旗打闹了。

  突然听到太监尖着嗓子喊道:“皇上驾到!”然后众人起身跪地,大呼万岁。

  阿玛后面还跟着太子,跟他穿着同样明亮的黄色,太子后还有科尔沁王爷,王爷旁边跟着那牧彦。到席喊了声平身,大家都坐下吃菜饮酒,只是比刚才收敛了许多,镶旗和众格格笑闹着,时不时不好意思的悄悄议论着牧彦,我也随着她们笑,随着她们玩闹,感受着少女的悸动。

  玩得饿了,正准备不顾形象的放开手去夹中间那个鸡腿,耳边传来了李公公那尖细的声音。

  “旗儿格格,皇上让你坐过去。”说着手指了指对面那桌。一看众阿哥都到齐了,全都正襟危坐着,心里抱怨着又吃不尽兴了,没办法,只好放弃鸡腿随他过去了。

  李公公领我坐到了阿玛右侧的位置,左侧坐着太子,太子后坐着王爷和牧彦,然后阿哥们随着排序依次坐着。

  和阿玛他们寒暄了几句,又开始东张西望起来,看向王公大臣那桌,除了索额图和明珠大人外,其余的都不认识了,眼光正流转间,无意撞上了胤祥的眸子,他对我温柔笑着,我也回了个甜甜的笑容。

  正在这时,牧彦突然站了起来,先是敬了阿玛和太子,然后重新倒满了酒看向我这边,刚刚心里暗叫不妙,那边就说话了。

  “牧彦敬固伦格格一杯,诚心邀请格格能和皇上一起去科尔沁冬狩。”

  我莫名其妙的看向阿玛,他笑着点头,我只有硬着头皮和他干了这杯酒,喝得太快,被呛得咳嗽,宫女忙坐下顺气。

  “阿玛,什么时候说的去冬狩?”刚才听了牧彦的话,不禁问道。

  “前几天才和王爷决定的。”阿玛慈祥的笑着。

  “真的吗?我也去吗!”一听冬狩,我兴奋了起来。

  阿玛看着我,眼底尽是宠溺,说道:“去,都去。”

  听了他的话,放心下来。正要拿起筷子准备吃东西的时候,一旁的太子又开口了。

  “格格,我敬你一杯。”我与太子素来没有什么交情,对他也没什么好感,不过现在还是他最大,便客套起来。

  “太子多礼倒显得生疏了,应该是旗儿敬你。”说完仰头喝完了酒。

  太子随意的笑笑,也干了酒,倒过酒杯,以示喝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顿不舒服的晚饭终于吃完了,大臣们都退了下去,阿玛便安排去畅音阁听戏。我对戏曲的确没有什么兴趣,几个人咿咿呀呀的在台上唱着,唱什么也不懂,所以干脆拉着镶旗偷溜了出来。

  正在外面转悠着,看见远处的宫女太监们围在一个人工湖边笑闹着,便拉着镶旗跑了过去。

  “你们在干什么呢?”镶旗眨巴着眼睛问道。

  那群人转过头一看是我们,忙准备跪地请安,我忙说:“免了,快告诉我们你们在玩什么。”

  其中一小太监回:“回两位格格,这湖面上结了厚厚的冰,奴才们正想去冰面上玩。”

  去冰面上玩,突然让我想起了以前的滑冰,又转头看了看湖面的冰,的确很厚,去玩应该没问题,于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便向湖边走去。

  “你要干什么!”镶旗一把拉住我。

  “滑冰啊!你也来吧,可好玩了。”

  心里等不及了,看着她在那里犹豫着,便放开她向冰面走去。

  好象回到了以前,和同学,家人在滑冰场里快乐的游走,迎面吹来了凉凉的风,舒服极了。此时的我,无拘无束,自由的在冰面上飞翔着。看着还在岸上犹豫的镶旗,便朝她大喊道:“快来啊!很安全的!”

  喊完后,听到耳边传来奇怪的声音,吱吱嘎嘎的,心里疑惑着,于是到处寻找声音的来源,突然用余光瞟到了身下的冰正裂开了一条大缝,心里紧张的扑通直跳,浑身颤抖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边上的宫女太监们也都散了,只有镶旗,看着她抬起脚正准备下来,我朝岸边大喊:“别过来!回去!”

  镶旗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愣愣的看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里的冰裂开了!你快别过来!”我的声音是颤抖的,带着哭腔,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她听后吓呆了,一下瘫坐在了岸边,眼泪一下流了下来,自顾自的大哭了起来。

  看着身边的冰裂得越来越厉害,我喘着粗气,尽量冷静的把声音放平又对她喊道:“快!快去叫人!你快去!”

  她呆看了我几秒钟,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连滚带爬的向畅音阁那边跑去。

  咔嚓一声,支撑着我的这块冰和其他的冰断开,几乎成了一个孤岛在中间漂浮着,这时,砰的一声,大片绚烂的烟花在我头上炸开,黑夜忽一下的就亮了,几秒钟后又黑了下去。此时怎么也没有心情去欣赏眼花,趴在冰上,脱了鞋,取下旗头,至少掉进水里游的时候不用那么费力,可是我已经十年没游过了,水又这么冷,辛辛苦苦的来到这,难道就这样死了吗。

  正想着,看见镶旗带着一大群人赶来了,阿玛他们都来了,看着阿玛他们的身影,忍了很久的眼泪实在憋不住了,哇的一下就哭了起来,泪光中,我看见胤禛和胤禩还有胤禟焦急的眼,胤礻我和胤祥急得直跺脚,胤祯正准备往这边冲,却被人拦下,我听见阿玛大吼有谁会水,我听见镶旗颤抖的哭声。

  我只能看着他们在岸上干着急,因为满人在草原长大,都不会水。眼睁睁的看着冰越裂越开,终于支撑不住我,啪的一声从中断开,我身子跟着滑入了水里。

  ……

  落下的一瞬间,我仿佛听到尖叫声。水很冷,比我想象的还要冷,穿着厚重的旗袍,手脚都僵了,根本使不上力,越沉越深,慢慢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突然感觉手一紧,被一股力量往上拉去,我努力睁开眼,看到了牧彦的脸,他拉着我往上移动着,突然感觉身子一轻,原来是到了岸边,一群人忙着拉我们,感觉身体被摇晃着,再次睁眼,就看到了阿玛的脸。

  “旗儿!旗儿!不要睡!你醒醒。”阿玛使劲摇着我。

  “阿玛……”轻唤了声,感觉头一重,就昏迷了过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