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十一章 酣酣桃始花 灼灼粉面笑 同行出宫

梦魇清时 寒衣调 3382 2008-08-24 21:06:59

    这几日在漱芳斋修养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几天时间,也在逗逗鹦鹉,陪臭臭玩玩,打理打理花儿中过去了。手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阿玛每天都会来看我,时不时赏点东西。这几日宫里好象很忙,他们几个也很少来看我,一个人不禁显得怪冷清的。

  天越发的冷了起来,胭脂每日恨不得把我裹成个大粽子,看上去很臃肿。很不喜欢这样的打扮,每天都要跟她说上好一阵,才让我褪点衣服。这日,闲着无聊,一个人跑到外面堆起雪人来,没过多久,胭脂又追出来开始唠叨起来“格格,这外面冷得很,别玩了,进屋去吧!”

  “胭脂,一起来堆雪人吧!用雪花堆一个大大的人出来!”我站在雪地里朝胭脂嚷着。

  胭脂站在原地扭扭捏捏的犹豫着,到底只是一个小孩子,天真好奇的天性是抗拒不了的,在我的一再诱惑下,终于也跑过来跟我一起认真的堆着雪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半人高的雪人就堆好了,随手从旁边折了一朵花,一看是黄色的腊梅,还散发着清香,放在鼻翼闻了闻,就插在了雪人的头上。我和胭脂看着雪人痴痴的笑着,好象在享受着成功的喜悦。无意中瞥见了胭脂冻红的手,就拿过来放在我手中撮着,呵着热气。

  “说你没规矩,真是一点没错!”头上方传来胤祯响亮的声音。

  我抬起头看着他,几天不见,又长高不少。他穿着黑色貂绒斗篷,戴上了棉帽,看上去真温暖。见我看着他不说话,就坏坏的笑了起来“怎么,几天没见,想我了不成?”他的眼睛微眯着,充满了诱惑力。

  “去你的!”说着手用力的推了他一把。

  他一把抓住我伸出的手,突然沉声道“怎么这么凉?”我正想解释,他看向胭脂,厉声道“你是怎么照顾你们主子的!让她手这么凉!”其实胤祯最正经的时候就是训人的时候,阿哥架子十足。他和胤禛真不愧是一个额娘生的,生起气来看人的眼神都那么恐怖。

  看着胭脂颤抖的一直跪在雪地里,我一把甩开他的手嚷到“谁让你欺负胭脂的!不准欺负她,听到没有!”能在胤祯面前这样嚣张的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阿玛额娘从小宠他,才养成现在这样乖张的性格。

  “旗儿,她是下人……”他又忙着拉起我的手说。

  “你又来了,众生平等!我们只不过比她们命好罢了。”

  “好好好!不过我下次再看见你这样,就拿她们试问!”他终于妥协,皱眉警告我。

  我把头一扭,转向一边说“下次看见?我怎么觉得很久都没看见你了呢。”

  “哎呀!这几日宫里不是忙着吗。”他急忙解释。

  “忙什么?怎么大家都在忙。我的漱芳斋怪冷清的……”我撅着嘴小声嘀咕道。

  他一下把我转过来面对他,坏笑的看着我说“说你想爷了吧,你还不信。”

  我冲他嚷道“谁想你了!我想玩了!胤祯,带我出宫玩好不好?”然后拼命摇晃他的手臂。

  他听后低下头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仿佛做了很大的决定拍拍手,随即笑着仰起头说“成,我去给四哥说,让他和我们一起去。”

  我一听有胤禛,就想起了上次在书房受罚,心里怪不好受的,便继续摇晃道“别告诉他,就我们去。”

  “那我叫上十三可以了吧。一个人带上你总是不放心!”

  “好!”我爽快的回答

  他扑哧一下笑了“就你最贪玩,快回去准备,等会我来接你。”

  和胭脂乐呵乐呵的跑回漱芳斋,刚到大厅,看见镶旗一身浅黄色旗袍端坐在那。她见我回来了,起身笑着说“今儿什么事这么高兴?莫不是捡到宝贝了?”

  我一看是她,连蹦带跳的拉着她进了里屋,都脱了鞋坐到炕上,我才开口说道“刚才缠着胤祯带我出宫玩,好不容易他答应了!”

  “你呀,怎么一天尽想玩。”她浅笑着嗔道。

  “要不你也去?人多才好玩嘛。”

  她抱起蹭着她鞋子的臭臭,轻轻抚摩起来,慢慢说“得了,下次吧,这几日姨妈那忙的很。”

  “怎么都在忙?忙什么?”我盯着她问道。

  谁知她竟然低下头,脸颊泛起淡淡的红晕,轻轻说“要选绣了,姨妈在给我准备。”

  我如梦初醒般的点了点头,打趣道“我好象还没八嫂吧,哎,不知这次选绣能不能给我选出一个八嫂来。”说着不忘看她反应。

  果然不出所料,她的脸更红了,跳下炕穿好鞋子嚷道“本来想着好多天没来看你,现在看到了,我该走了吧!”说完忙向屋外逃去。

  送走镶旗后,叫来胭脂开始收拾起来,挑了件紫色的旗袍,在外面套上黄色底镶蓝色边的坎肩。头发让胭脂全梳了起来,在下面留了两条小辫子垂在胸前,别上黄色的珠花,塞上手绢,就准备往外跑。

  “格格!”胭脂拦住我,见我疑惑的看着她,继续说“十四爷吩咐过,不能让格格冻着。”边说边往我身上套了一件白色狐皮披风,并往手上塞着手炉。

  “你一口一个十四爷,什么时候成他的人了?”我不满的问。

  “没有,只是十四爷特别招呼奴婢。”

  我打断她说道“好了好了,我不冻着就是了!”然后迅速朝门外跑去。

  到了门外,看见胤祥和胤祯已经等着了,胤祥穿着灰色的长袍,外面套着兔毛边的披风,看见我开心的笑了笑。胤祯还是刚才那副打扮,脸冻的有些红,看见我这副打扮满意的笑着。

  我们三人坐在颠簸的马车里,我只顾看着窗外的风景,没空理他们。胤祯不满的在旁边嚷着“叫我们带你出来,又只顾自己玩!”

  我看着他板着脸,不禁笑了出来,便看着胤祥说“胤祥陪你啊!”

  “旗儿很久没出来了?”胤祥的笑容很阳光,很干净。不象胤祯邪邪的,一看就知道没什么好事。想到这,不禁吐了吐舌头,谁知这个小动作被胤祥尽收眼底,一下笑出了声,继而又说“在想什么想得傻了?”

  我转念一想,大声说道“我们下去走走,坐马车怪没意思的!”

  “不行,这么冷的天!”胤祯又严厉命令道。

  “下去走走吧,看这街上挺热闹的。”这次开口的是胤祥。

  胤祯无奈的看着我们,起身命车夫停了车。他俩先从车上跳下,几乎同时向我伸出了手,我看着这两只手,站在上面,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一转身,从另外一边跳下。

  他们忙跑了过来,胤祥皱着眉道“怎么自己跳下去了,街上人多,摔着就不好了。”

  “我就说不放心带她出来!”胤祯一边说着一边打量我摔伤没有。

  “行了吧,多大点事啊,快走吧。”我催促着。

  虽然是寒冷冬天,可街道边却一点也不显得寒冷。我拉着他们在大街上和琳琅满目的店铺里穿梭着,心情放松极了,手都觉得不够用,一只手要忙着拿吃的,一只手要忙着挑选东西。他们俩抱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在后面,怕我走丢了,又要忙着给钱,弄得晕头转向的。

  “真不知道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宫里又不是没有!”胤祯抱怨道。

  胤祥也皱眉说道“我看干脆全放到马车里好了,这样下去,不知道还要买多少。”

  于是,我们向马车走去,放好了东西,又轻轻松松的逛了起来。

  “胤祯!我要吃那个!”

  “不行!”

  “胤祥!我要尝尝那个!”

  “不行!”

  怀疑他们是故意串通好的,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尝,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甩开他们就朝一个卖糖葫芦的飞奔去,跑得太快,没注意旁边的行人,只听见砰的一声闷响,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哎哟!”我痛呼。正想抱怨,低头看见一双黑色的马靴。我忍住屁股上的疼痛霍的从地上站起来,正欲理论,发现自己比此人矮一个头,抬起头看他,便撞上一双清亮如水的眸子,心里不禁暗暗吃惊,又仔细上下打量着他。很好看,跟胤禛一样有着轮廓分明的五官,眉宇间跟胤祯一样有着张扬不羁的气质,神色中又尽是跟胤祥相似的潇洒。聚集优点为一身,可以称得上绝色了。突然发现他的发型有点不一样,前面明显的发际线很有特点。

  “姑娘……”此时他身后的小厮唤道。

  我回过神来,连声道“对不起。”然后转过身去准备走人。

  “大清的女子都这样吗?”后面传来幽幽的声音。

  我转过身去,故意把他从上到下的打量一遍,说“你们那的男子也都像你这样吗?”

  他突然朗声笑道“我怎样?”

  “小心眼呗!”我做了个鬼脸便往回跑去了。

  看见胤祥和胤祯在街上到处张望着,急忙跑到他们面前,果然,又是一阵连续不断的唠叨。

  “你丢了怎么办!以后不带你出来了!”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旗儿,以后不能乱跑了。”

  “知道了。”

  ……

  走在路上,胤祯牢牢的牵住我的手。突然想起什么来,问道“你们说都在忙,忙什么呢?”

  “科尔沁王爷过几日便来京了。”胤祥回答。

  “听说还带着个小王爷,我看八成是想来和亲。”胤祯一脸不屑的说。

  和亲?只是一种政治交易罢了。拿别人的幸福换取和平。一直很反感这种方式,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这些事。

  “旗儿,累了吗?”

  一抬眼,对上胤祥温柔的眼睛,赶忙摇了摇头,加快了步伐。

  “爷!奴才可找着你了!”

  转头一看,原来是小桂子。胤祥轻轻的挑眉平静的问道“怎么了?”

  “您快回宫去看看敏妃娘娘,娘娘,娘娘她……”

  胤祥突然一把拽住小桂子的衣领,几乎是了吼出来“额娘怎么了!”

  “娘娘,娘娘快不行了!”

  他无力的松开了小桂子,楞楞的看着地上,过了一会,他好象才反应过来,疯了般的往回宫的方向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