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魇清时

第八章 酣酣桃始花 灼灼粉面笑 生辰之欢

梦魇清时 寒衣调 4128 2008-08-24 21:06:59

    生辰这天兴奋的起了个大早,缠着胭脂开始打扮起来。自己挑选了一件粉红色底绣着若隐若现淡粉色蝴蝶的旗装,因为要出宫,没有戴旗头,让胭脂把头发挽在了两边,上边戴着一套淡紫色蔷薇头饰,插上一支银色蝴蝶样式的金步摇,衬托的头发格外乌黑,再画上淡装,竟发现眉宇间也透着跟镶旗相似的自信与柔媚。

  终于挨到了阿玛下朝,来到了乾清宫。

  看见阿玛正在出神的看着什么东西,便上前去,轻唤“阿玛。”

  “哦,旗儿来了。”阿玛抬起头卷起了那东西,好象是一幅画。“来,过阿玛这来。”

  阿玛把刚才看的东西交到了我手上,我抬头不解的看着他,他点点头示意我打开。

  果然是一幅画,雪白镶金边的宣纸上画着一个穿青色旗装的女子,她端坐在贵妃椅上,惟妙惟肖,神态流露的尽是幸福。她很美,美的让人心碎,眉间透露的尽是明媚。画笔小心翼翼的勾勒着,仿佛要把这女子画进心底。这时才发现,画中的女子有些像我,只是比我多些淡淡的温柔与女人味。

  不明白阿玛什么用意,试探性的唤了声“阿玛?”

  “很像你吧。”阿玛起身,面对墙壁。“这是嫣娴。”说到嫣娴两个字时放低了声音。

  “额娘。”我大口的吸着气,这个素未谋面的额娘,对我是什么意义。

  阿玛突然把头仰着,望向上空“恩,额娘,你额娘。”

  “这是?阿玛,我不明白。”此时的心里很复杂。

  “这丹青是朕亲手为嫣娴描的。嫣娴,嫣娴十四岁的样子。”说罢转过身来轻轻的抚摩着画上的笔画,抚摩着她的一颦一笑:“这是你的礼物,怎么样?还算特别吧。”说着收起了复杂的目光,转而微笑。

  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阿玛和嫣娴的事,阿玛总说,以后会慢慢告诉我的。可是每次提起,他眼中复杂的神情是无法掩埋的。

  “阿玛舍得吗?”嘴巴不经大脑思考就冒出这句话。

  我怯怯的抬头看他,他也一怔,拿着茶杯的手一抖,撒了些茶水下来。

  阿玛无奈的笑着抱起我,揪着我的鼻子说:“反正有旗儿陪在阿玛身边,看到你,就像,就像看到了你额娘。”

  我侧身把头埋进阿玛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抱住他,可能只有这样,才能溶入这个特别的气氛。

  用完午膳没多久,胤禛就来接我来了,他穿着青灰色长袍,腰间挂着的玉佩显示着他的身份。到了宫门,马车停在门口,胤禛拉我上了车,就一路颠簸去了四阿哥府。京城的老百姓好象都很忙碌的样子,人人丰衣足食,路边有这很多店铺,一片车水马龙的景象。

  胤禛的府邸以前刚建好时去过一次,记忆中很幽静,很典雅。在马车里可把我颠簸坏了,一下车,就一路小跑进了院子。

  刚跑进里院,就从大厅缓缓走出一抹梅红:“哟,旗儿来了,刚才我还念叨来着。”四福晋由丫头们扶着慢慢走到我面前,永远都是那么的温柔,柔和的面容刚好衬托出她大度的个性。

  我一看是她,忙跑上前去从丫头手中拉过她的手转着圈:“四姐姐!你怎么知道是我来了?”

  “好了好了,别转了。”她嗔道,见我停了下来,方才说:“老远就听见你声音了,自从中秋过后就没见过你,我看看,高了,又瘦了。”她微迷着眼打量我。

  这时,胤禛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她忙放开我,急急的走上前去:“爷,事情都打理好了。”

  “哦,辛苦你了。”胤禛还是冷冷的回答。可四福晋眼中闪过一丝高兴的神色,脸上写满了幸福,突然为她不值,守侯了一辈子,却换来这么冷冷的一句话。正皱着眉看着胤禛,他突然转过脸来,吓得我赶忙把眼光投射到地上。

  “怎么叫四姐姐?别总是没大没小的,起码的辈分还是要分清楚。”他又开始皱着眉说教了。

  “难道叫四嫂不成?”我把眼睛夸张的睁大,摇晃着脑袋问他。“恩,姐姐还这么年轻,四嫂倒显得姐姐老了些,再说,我可从来没承认过你是我哥啊。”

  他倒没有多说什么,眼里有莫名的笑意,嘴巴也不自觉的勾勒出一个弧度。

  “爷,就依她吧,反正旗儿还小。”四福晋拉着我对胤禛说。

  胤禛点点头,背着手说:“爷还要进宫去接他们,你先带旗儿转转。”然后看了我一眼,就门外走去。

  四福晋带着我到处参观,走到一座荷花池旁,拉着我坐了下来。冬天荷花池都结成厚厚的冰,没有荷花,只有稀稀疏疏的荷叶凝固在上面,看上去格外凄清。

  “别看这冬天一片荒凉,到了夏天,大片大片的荷花都开了,爷最喜欢这了。”一说到爷,她就微微低下头满脸幸福与憧憬,好像就是为了他活着。“旗儿,怎么平时也不来府上玩玩。”她又转而抬起头看着我。

  “呵呵,我倒是想出宫转转,可是不知道阿玛同不同意。”

  “要不我去告诉皇额娘,她给皇阿玛说说,让你来小住一段时间。”

  我看着她微笑不语,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很年轻,温婉贤淑,端庄大气。

  “起风了,进屋去吧,他们这会该来了。”她起身拍拍旗袍。

  来到了大厅,看见他们都到了,可是镶旗却不在。

  “旗儿,可以开席了吧!爷为了这顿可是连午饭都没吃啊!”胤礻我假装摸摸肚子说。

  四福晋笑吟吟的招呼,我不停朝外张望着。“看谁呢?都不亲自来招呼爷!”胤祯半仰起头打量我。

  “镶旗格格到!”

  我甩开胤祯兴奋的朝门口走去,看见镶旗穿着鲜艳的红色笑着大步跨了进来。

  “各位阿哥吉祥,四福晋吉祥。”镶旗微微福了福身,虽然福了身,可却透着不屈不挠的气质。

  “四哥,这是我的表妹,镶旗。”胤禟上前介绍。

  胤禛点了点头,示意大家就坐,准备开席。我拉着镶旗和四福晋坐在了我旁边。

  “那个……我说礼物……你们。”我一脸坏笑的看着众人。

  不等我说完,胤祯打断道:“放心吧!爷记着呢!”说完绕过他们大步走到我面前,那神情,自信又坚定,到了我面前,从腰间扯下一块玉佩,应该说是一块不完整的玉佩郑重的放在我手里。

  “这是?”

  “玉佩啊,你还真是笨啊。”他迷人的扯开了嘴角。

  “我当然知道是玉佩!我是说它有什么特别的?”

  “这是我出生时皇阿玛赏的,前些日子我叫人切成了两块,你那是半块。”他收起了笑又从腰上扯出另一块,然后把另一块和我手上那块拼在一起,一看,玉的中间是一个行书的祯字。

  他的这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于是都不说话,打量着我们。终于四福晋一脸暧昧的看着我们,开口说:“难得十四弟的心意,旗儿再大些,就干脆当爱新觉罗家的媳妇吧。”

  我的脸顿时涨得通红,求助的看看胤祯,他还只顾自己傻笑着。怕他们误会,把玉塞到胤祯手里,急忙摆摆手说:“这太奇怪了,我不能要。”

  他顿时板起了脸,又塞回我手上:“有什么奇怪,我可想了好久的。”

  “这个,别人看见会误会的。”我低下头,感觉周围的空气变热了。

  “没事,爷喜欢就行了,你快收下。”真是莫名奇妙,明明是送我礼物,怎么到成了他喜欢了。没办法,我勉强的笑了下,就收下了,这时他才满意的回了座。

  为了赶快脱离暧昧的气氛,我转头看向胤祥问道:“胤祥,敏妃娘娘她还好吧?”

  “恩,额娘她这几日都有见好。”他深深的看着我,好象极其艰难的扯出了一个笑,又转身向门后喊道“小桂子,拿上来。”

  小桂子闻声从外面进来,手上还抱着个琵琶,心里突然莫名暖暖的,嘴角也浮出一丝浅笑。接过琵琶,上面精细的刻着一朵朵娟秀的桃花,下方还有一首诗:“盈盈怯怯出轿帘,粉装芙蓉面。疑是桃花仙子,失足落凡间。”不明白是什么用意,不过我抚摩着那些用刀刻的笔迹,笑意更浓了,是胤祥的笔迹,他亲手刻上去的。

  “真漂亮,我很喜欢。”我没有抬头,继续仔细的抚摩着琴弦,但是余光可以瞟到他充满笑意的眼神。

  我突然抬头,不怀好意的看向胤礻我:“十爷,该你了吧,可别让我失望啊。”

  “放心!爷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说罢招呼了小厮拿上来。

  看者小厮拿上来一只鸟笼,里边装的一只普通的鹦鹉。

  “鹦鹉有什么特别的?十爷不会就这样打发我吧?”我刻意扬长最后一个音问道。

  他却不紧不慢的对我们这边喊了声:“富贵!给爷叫个!”

  “格格吉祥!格格吉祥!”那鹦鹉扑哧扑哧扇动翅膀叫道。

  “哈哈!太有趣了!我喜欢!”我拍着手大声喊道。

  “怎么样,爷没亏待你吧!九哥,快把你那玩意给这丫头看看。”说着大家望向了胤禟.

  胤禟优雅的点头笑笑,亲自递上来一个精致,看起来很西式的白色盒子。我小心的打开,看见里面有黑色的几块东西,不由兴奋的大喊出声:“chocolate!”

  “旗儿怎么知道的?那洋人好像是这么说的。”胤禟温柔的笑着看着我。

  “哦,我也是看书上说的。对了!你怎么有这个东西的?”巧克力在三百多年前的大清朝还真是罕见,看见一个这么现代的东西,太兴奋了,以至于脱口而出。

  “是和几个洋商做生意时进贡的,怎么?喜欢吧。”

  “九哥就知道你喜欢这些稀奇玩意,我可是讨了几次都没讨到。”胤礻我不服气的嚷着。

  “谢谢你了!”转而看像胤礻我打趣道:“你可别吃醋,要不你也变成女子吧,这样胤禟就疼你了。”

  在大家的大笑声中,胤禩慢慢走上前来,双手捧着一叠厚厚的东西递给我,一看,原来是全套《诗经》。这些古代的书籍中最喜欢的就是诗经了,找到全套可不容易。我感激的朝他笑笑,他礼貌的回了一个温暖的微笑。

  “小顺子,把我的也拿进来吧。”这时坐在旁边一直莫不作声胤禛开口了。

  小顺子怀里抱着一个毛茸茸的小东西,不安分的动来动去,仔细一瞧,原来是只白色小狗,小小的,可爱极了。我赶忙从小顺子手上接过小狗,抱在怀里爱不释手。

  “谢谢你!真是太可爱了。”我激动的看着他说道。以后,我又多个伴了。

  “看你整天闲着无聊,就送你只小狗解解闷。”胤禛微笑的看着我怀里的小东西说道。

  突然还想到一个人,转过头拉着镶旗的手:“你呢?差点把你给忘了!”

  镶旗低头从腰间抽出一条红色的马鞭交给我说道:“这是我小时第一次骑马的时候,得到阿玛表扬,额娘送我的东西。”说完,我拉着她手紧了紧,明白了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她好象也感觉到了,看着我甜甜的笑。

  各自送完了自己的礼物后,四福晋把礼物交给了家丁。此时桌上乱成了一片。胤礻我和胤禟划起拳来,胤祥和胤祯笑闹着,也不停的喝着酒,胤禩自己小啄着,胤禛自顾自的吃着菜,时不时抬起头打量着我们,我拉着镶旗拼酒,她酒量不错,不一会,头就开始晕起来,只听见镶旗还在旁边嚷着再来。推开镶旗,起身朝外面走去,想透透气。

  和着狡黠的有些诡异的月光,深吸着气,想让脑袋清醒些,不停晃动着。

  “你怎么了?醉了吗?”是胤祥,他站在我身后。

  “好象是。”我闭上眼揉着太阳穴。

  “可是不舒服?”他走上前来,低下头看着我。一抬头,正对上他灼热的双眼,漆黑的瞳孔。才发现他的脸很红,喉结上下移动着,好象欲言又止的样子。

  忙低下头轻轻的说:“没有,那个琵琶,恩,很漂亮。”

  他若有所思的低下头去,喃喃的低语:“你喜欢就好了。”月下,他月白色的长袍跟月光交相辉映,地上投射出一个斜长的影子,倔强年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