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当爱情失败的时候,我弄丢了友情

当爱情失败的时候,我弄丢了友情

烟花听雨

  • 短篇

    类型
  • 2008-04-04上架
  • 3161

    已完结(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正文

    认识丝丝那年我二十三岁,她二十四岁。为了节约开支,我和她住到了同一个屋檐下。如今我二十六岁,丝丝也已经二十七岁,为了在这个陌生的都市里寻找一丝温暖,我依旧和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

  我和丝丝的性格完全相反,她活泼好动,追求潮流。而我则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听歌,留长长的头发。奇怪的是我们关系一直很好,几乎没有红过脸。我们总是在下班以后手牵手去逛街,去吃烧烤,去吹江风,偶尔还会搂抱在一起拍一些亲密照片,美其名曰夫妻照……

  在和丝丝同居的三年时间里,我谈了四个男朋友,丝丝却一直独来独往,对亲近她的男人不屑一顾。在第N次丝丝把一个男人送她的玫瑰丢进垃圾桶时,我有些好奇地问:“丝丝,你对男人没感觉吗?难道要做个老处女?”

  丝丝满脸堆笑坏坏地说:“我是玻璃呀,当然要做个老处女!”

  “玻璃?!”我重复了一声,一笑而过。

  在这个陌生的都市,除了友情,我还渴望有一份爱情温暖我孤独的心。我的前四次恋爱都结束的莫名其妙,虽然我也失望过,但现在却想不起来是什么原因分手。我只记得第一次恋爱时丝丝说那男人长得龌龊;第二次谈的时候她说那男人太穷;第三次谈的时候她说那男人花心;第四次的时候我还没有正式开始,那男人就说和我不合适。

  面对一次次恋爱的失败,我越发沉默。丝丝说我不适合结婚,只适合被人养着,宠着。我不赞成她的说法,我不是金丝雀,我只需要一份实实在在的爱!我总是看着街上拥吻在一起的男女,怪罪月老忘记了给我牵红线。直到今年夏天遇见罗一鸣,我才明白爱情并没有遗忘我,而是我的缘份来得有些晚。

  罗一鸣是我在大街上“捡”到的。那天我路过体育中心,一个帅气的男人上前为难地拉住我说:“小姐,真不好意思,我,我钱包和手机都丢了,你能借我两块钱回去吗?”

  我上下打量了男人一眼,又看了看马路旁边三四个要钱的年轻男女,有些厌恶地白了他一眼,小声说:“做点什么不好,偏偏要做骗人的勾当!”

  “我,我不是骗人!我是真的丢了钱包!算了,既然你不相信那我也没办法。”男人急了,眉宇之间露出一丝失望与痛楚,有些落寞地转身就走。

  我忽然觉得这个男人不象骗子,心软地掏出十块钱追上前递给了他。

  男人吃惊地看着我,双手竟有些颤抖。他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感激地说:“谢谢,真的太谢谢你了!我借了二十三次,你是唯一一个相信我的人!这是我的名片,麻烦你给我留个电话号码,改天我一定把钱还给你!”

  “罗一鸣,律师。”我看着名片上的资料微微笑了一下,鬼使神差地把自己的电话留给了罗一鸣。

  当我回宿舍后把遇上罗一鸣的事讲给丝丝听时,她的反应比我预计的还要强烈。她先是婆婆妈妈地说我太幼稚,那么容易就把钱给了骗子。然后又说我不会保护自己,居然轻易将自己的电话给了陌生人。我任凭丝丝唠叨而不去狡辩,这个世界未必就象她想的那样复杂,或许罗一鸣真的是个例外。

  就在我已经淡忘了还有个男人叫“罗一鸣”的时候,罗一鸣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约我在一家咖啡厅见面,说是还钱。丝丝又是一顿唠叨,认定了罗一鸣是设计骗我,并以保镖的身份亲自陪我前往咖啡厅。

  见到罗一鸣的时候丝丝吃了一惊,她说世上的男人怎么还有象罗一鸣一样一表人才、谈吐不凡的。三个人喝着咖啡随意聊着,我和罗一鸣的眼神就在不经意间纠缠在了一起。等走出咖啡厅的时候,我两百多块钱的皮鞋被丝丝踩得面目全非,她却一脸怨气地说我到处发情。

  以后的一切都顺其自然,很快我就成了罗一鸣的女朋友。虽然丝丝一再阻挠,但我还是坠入了爱河。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了恋爱的滋味,第一次知道了接吻的甜蜜,也第一次知道男人的胸膛原来可以如此温暖。

  那天我和罗一鸣亲热完回到宿舍时,丝丝还没有睡。她抱着枕头看我洗刷,一句话也不说。等我洗好上床准备睡觉时,丝丝才有些担心地问:“小惠,你真打算嫁给罗一鸣?”

  “是啊,我爱他,他也爱我!难道你不觉得一鸣很优秀吗?我们打算过年就去见见双方父母,然后把婚事定下来。”我幸福地回想着和罗一鸣在一起的开心事,几乎没有犹豫地说到。

  丝丝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小惠,越是优秀的男人越不可靠,难道这一点你不清楚?罗一鸣现在是对你好,可谁能保证他日后也对你好?你和他不合适!”

  我有些生气:“那你觉得我和谁比较合适呢?丝丝,你自己不找男朋友就算了,为什么总是对我找的男朋友挑三拣四?我需要爱情,需要男人的关怀!你也是女人,难道你不知道没有爱情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吗?”

  丝丝愣了好久没有说话,伸手关上了房间的灯。这是我和丝丝第一次发生不愉快,也是第一次我有了搬出去住的打算。

  过了没几天,罗一鸣一本正经地约我在咖啡厅见面。他一别往日的风趣,眼神躲躲闪闪地看着我,半天不说一句话。

  我以为他要向我求婚,故意拉住他的手问:“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对我说?”

  罗一鸣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抽出手说:“小惠,你真的爱我吗?”

  “爱,难道你觉得我不爱你?”我听着罗一鸣的话,隐隐觉得出了点问题,心不由得痛了起来。

  “那你,那你觉得你和丝丝的感情正常吗?”罗一鸣继续笑着,声音却有些颤抖。

  我收起脸上的笑容,看着罗一鸣说:“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她帮助过我很多!如果你觉得不能接受我的友情,那我想我们的爱情也要重新考虑!”

  罗一鸣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推到我面前,一字一句地说:“小惠,我爱你,可我没办法接受你这样的‘友情’,更不想你是因为家庭压力才和我交往!我对你很失望,同时也对我自己很失望!我想我们的关系大家都需要重新考虑,而不单单只是你一个人!”

  我看着罗一鸣快步走出咖啡厅的身影,一头雾水。昨天还说爱我一生一世,今天就说要重新考虑,难道爱情真的就如此嬗变?直到我看不见罗一鸣的身影,我这才拿起桌上的信封,从里面掏出几张我和丝丝的照片。照片上的我和她穿着睡衣互相偎依在一起,显得亲密无间。我们就象两个凡间的精灵,脸上笑容烂漫。

  我想着刚才罗一鸣的话,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起身快步朝宿舍走去。

  打开门的时候丝丝正在看电视,她看了我一眼转身说:“这么快回来了?”

  我没有说一句话,走到丝丝面前将罗一鸣给的照片递给她。

  丝丝接过照片只看了一眼就丢到了一边,一边换着电视台一边说:“这些照片你从哪里拿来的?效果不错啊!”

  “周丝丝,你究竟想要怎么样?为什么要拆散我和罗一鸣,为什么?!”我发狂一样扑上前,将丝丝按倒在地上,揪着她的衣领问到。

  丝丝脸上闪过一丝惊慌,精巧的五官在灯光下让我觉得有些晕眩。她伸手抚摸了一下我的脸庞,有些疼爱地说:“小惠,我喜欢你,我不想你嫁给任何一个男人!”

  我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愣愣的没有了反应。

  “小惠,我一直都喜欢你!是的,你之前的四个男朋友都是我拆散的,我不想你被男人拥有。”丝丝翻了个身将我压在了身子下面,慢慢将脸靠近我。“我们在一起三年了,难道你一直都感觉不到我喜欢你?我不敢告诉你我喜欢你,我怕吓到你!我告诉罗一鸣你是玻璃,是我的女朋友,我还说你是因为家庭压力才和他在一起!小惠,我早就说了你应该被人养着,宠着,而不是嫁人!我可以把你当成是我的宝贝,可以一辈子把你放在手掌心上!”

  丝丝带着芳香的气息在我脸上散开,留下些许的炙热。我尖叫一声挣扎着站起来,面色苍白地说:“不,丝丝,我是你朋友,我只是你朋友!我爱的人是罗一鸣,是男人!”

  “我不喜欢你爱男人,我只想一直和你这样慢慢老去!小惠,我早就告诉过你我是玻璃,你知道才跟我在一起这么久是不是?”丝丝一步步逼上前,眼神里有些伤痛。

  我夺门而出,一个人在江边徘徊了整整一个晚上。三年以来我认为纯真的友情原来只是个表象,丝丝一直都把我当成是爱人,而我却只把她当成朋友!

  男女之间疑惑友情可以变成爱情,可女人和女人之间,友情和爱情相差太大的距离。

  天放亮的时候,我回宿舍带走了自己的东西,也带走了我和丝丝的那些亲密照片。冬日的阳光暖暖地洒在大街上,我孤单而又寂寞地拎着行李徘徊在街头,当第五场恋爱失败的时候,我弄丢了唯一的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