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红颜怒之囚妃

第七章 求情

红颜怒之囚妃 慕尘子 2119 2012-04-13 21:26:28

  破旧不堪的床上,若芷依然昏迷着,苍白消瘦的脸庞时而快乐,时而忧伤。

梦中,那一脸阳光的男孩手捧一束火红的玫瑰,深情款款的说着,“紫嫣,嫁给我吧。我会一生一世对你好的。”梦中的女孩满眼的温柔,满脸的幸福。仿佛她是那世间最幸福的人。

倏然,天空变得阴暗起来,倾盆大雨不停的下着。

脸色苍白的女孩如一缕孤魂野鬼般在街上游荡。

前面,男孩依然一脸温柔的笑着,而那笑容却不再属于她。心,莫名奇妙的痛着,好像梦中的那个女孩和她有着密切的关系。眼角的泪缓缓滴落,忧伤在心中蔓延。

原来,人,可以这样的善变。

悠悠的睁开眼睛,迎上啸然那神情专注,目光阴鹫的脸。

心,猛然一抖,怎么会是他。

再往下一看,自己那缠满绷带的手,此刻,正不知死活的抓着他。

苍白的俏脸陡然一红,急忙将手收了回来,漂亮的翦眸中涌出一股淡淡的羞涩,看的啸然怦然心动。

忽然,就想逗逗她。

魅惑的声音响起,“王妃紧抓着本王不放,是否想让本王今晚留下来陪你。”

若芷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惊涛骇浪,脸上却云淡风轻,“不劳王爷大驾了,王爷还是请回吧。”

“真的不用本王陪了。”啸然似笑非笑的说着,俊美的脸庞慢慢靠近若芷清秀淡雅的脸。

灼热的气息在彼此鼻尖萦绕,若芷的脸,红的像春日的桃花般,诱惑,迷人。干枯的小嘴似乎需要甘露的滋润。正当啸然陶醉于其中,准备下一步行动时,小静却端着一碗药大煞风景的走了进来,看见若芷,高兴地说道,“小姐,你醒了。快把我急死了。这是王御医给你开的药,你赶快趁热吃了吧。”倏然,觉得侧面一股冷风袭来,小静扭头一看,啸然脸色铁青,目光阴森的看着她,势有将她千刀万剐之势。

立刻便明白发生什么事了,急忙将药放下,以最快的速度走人。

若芷吃力的坐起来,端起药碗轻轻地喝着,啸然目视着这张清雅淡然的脸,心中一片茫然,她算不上绝色,甚至算不上是一个美女,可是为什么,她就有那么一种本领,只要往那里轻轻一站,便没人能夺去她的光华。就如那空谷静静开放的兰花,不争宠,不争娇,却依然遮不住那发自内心的风华绝代。

如此安静,善良,又冰雪聪明的女人,是值得一个男人为她付出一切的。

帐篷外,人声渐渐地沸腾了起来,午饭的时间到了,啸然觉得腹中一阵饥饿,倏然想起,他从早上到现在还滴水未沾,看来,他被这个女人搅乱了心神。眼神阴鹫的看了看仍在低头喝药的若芷,起身,大步的走出了帐篷。

清晨,太阳暖暖的照着大地,万物开始苏醒。

若芷神色安详的坐在床上,苍白的脸上有一丝憔悴,昨晚传来消息说,将士们的军粮三日之内便可到达,于是,军中人心振奋,今天一早,啸然便带兵前去攻城。说是在军粮到达之前一定要将江城拿下,给皇上一个惊喜。

北风呼呼的刮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前线仍然没有任何消息,若芷开始眉头轻拢,坐立不安。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突然,一阵马蹄声传来,若芷心中一喜,连忙走出去一看,只见高虎满脸喜气的驾着一辆马车飞奔而来,看见若芷,高兴地说道,“若芷姑娘,咱们攻下江城了,王爷特地让我来接你。”若芷一听,清秀淡雅的脸上荡起一丝暖意,连忙带着小静上了马车。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左右,马车停了下来,高虎将帘子掀开,欢快的说道,“若芷姑娘,江城县衙到了,请下车。”

若芷轻轻的敛了一下衣裙,慢慢的走了下来,耳边,一声凄惨的叫声传来,若芷扭头一看,路边,几个士兵正在拉扯着一名少女,只见此女满脸泪痕,酥胸半露,此刻,正被一个士兵压在身下,意欲强行。 若芷大吃一惊,连忙喊道,“住手。”

那几个士兵正玩得高兴,突然听见有人阻止,满脸不悦的抬头一看,竟然是王妃,急忙整理好衣服站了起来。

若芷满脸怒色,脸色苍白的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几名士兵你看我,我看你,全都低着头,不肯回话。

这时,高虎走了出来,看见这情景,立刻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悄悄地将若芷拉到一旁,低声说道,“若芷姑娘,这件事你还是不要管了。”

若芷不解的问道,“为什么。”

“是王爷曾经下令说,只要攻入江城,城里所有的东西,包括女人和珠宝,任他们享用。军令如山,咱们无权过问的。”

“什么。城中所有的女人和珠宝任他们享用。”若芷目瞪口呆的问道。早就听说啸然冷酷无情,生性残暴,没想到竟然残忍至此。

县衙内,啸然正在思考着下一步的作战计划,突然,高虎一脸慌张的走了进来,“王爷,王妃她在外面跪着,属下怎么劝她都不起来。”

啸然一听,脸色陡然一沉,这个女人,又怎么了。

门外,若芷衣衫单薄的跪在地上,苍白的脸上隐隐出现了一丝不正常的潮红。

看见啸然走了出来,清脆的声音响起,“王爷,妾身有一事相求,请王爷答应。”

啸然目光阴鹫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什么事。”

“请王爷,收回成命,放过江城女子吧。”

啸然一听,俊美的脸上泛起一丝寒意。

“军令如山,岂能儿戏。再说了,这种事情王妃好像不应该过问吧。”

“妾身知道,可是她们中的很多人已经家破人亡了,王爷,你就为她们留一条活路吧。”若芷悲伤的说道,清澈的翦眸中有着深深的忧伤。

“自古以来,成者王,败者寇,由于他们的激烈反抗,你知道我们死了多少将士吗?”啸然一脸愤怒的说道,俊棱角分明的脸上青筋暴起。

“王爷。”

“不用说了,我的主意已定。你想跪,你就继续跪吧。”说完,便狠狠地拂袖而去,这个女人真是可恶,竟然为了那些贱民而跪在地上,难道她不知道自己身体有病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