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网王之中国魂

第三十八章

网王之中国魂 月光芷 2726 2011-07-24 13:00:19

  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下一刻,聚光灯就把大家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了二楼的旋转楼梯上了。灯下的人不用想也是知道是迹部,只有他大爷才会用这种耀眼的方式出场,不过让我惊讶的是,站在迹部身边的那个一脸高贵的女孩,竟然就是那个去买礼服的时候碰到的麻仓小姐。呵呵!冤家路窄啊!没想到这么快就碰上了。

那个麻仓小姐显然也看到了我,居高临下地向我投来了一个得意的目光。

哼!站得高了不起啊!

迹部在那里自导自演他华丽的出场宣言,我和他身边的那个麻仓小姐用眼神战得电光四射。

迹部的宣言结束了之后,大厅里的灯光又亮了起来。迹部走下了楼梯,带着他的队员们向我们和立海大那一队走来。我收回跟麻仓小姐对战的目光,走向迹部。笑咪咪地伸出手把礼物往他面前一递:“恭喜你破壳十六周年,这是生日礼物。”

破壳?迹部的嘴角抽了一下。但还是很有风度地接过,说了句谢谢。

“竟然是特意当面赠送的生日礼物,那一定很不寻常吧!不如现在就打开让大家欣赏一下吧,景吾。”

这话虽然是对迹部说的,但是麻仓的眼神却是看向我,眼里是满满的挑舋。

我挑挑眉,开就开了!谁怕谁!

“既然大家想看,那就打开看看吧!我也想知道迹部君喜不喜欢呢!”我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迹部迟疑了一下,还是拉开了盒子上的缎带。拿出礼物的时候,在场的人都不由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哇!好精致啊!”

“好漂亮!”

“那上面画得是迹部君吧!画得好帅啊!”

“好像不是画……”

盒子里面放的是我整个周末的劳动成果。用反光度非常好的光滑丝线绣出的迹部的画像,用上好的杭州锦缎画骨桃花作底,正面是他穿着正装高贵无比的样子,反面是他打网球时帅气逼人的图像。苏绣的针法非常地细腻,将这两幅画静态的意境和动态的活力都很完美地表现出来。绣布的框架是用紫檀木精心雕刻而成,可以旋转,自然而然地给整幅刺绣平添了一份贵气。

迹部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爱不释手地看着那份礼物。

果然,送给自恋水仙花还是要送他自己的画像啊!听着周围人的赞叹声,我的满足感油然而生。自豪地说:“怎么样?我的礼物够华丽吧!这可是正宗的江南苏绣,而且还是最难的双面绣。总共三万五千八百针,绣了我整整两天呢!”

“这是你绣的?”迹部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

我一昂头:“当然!不然全日本还有别人能用中国刺绣绣出这么细致的画来吗?”

迹部旁边的麻仓小姐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直接无视。本小姐今天高兴不跟你计较。

迹部正想把礼物放回盒子里,却不经意地瞄到了我刻在框架底坐的落款。表情一下子僵在了脸上。忍足好奇地走过去一看,低声念道:“谨贺自恋水仙花迹部景吾十六岁诞辰!慕容紫云敬上!”

“自恋水仙花?迹部吗?”向日大声地叫了出来。

迹部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忍足见情况不妙,连忙捂住搭档的嘴,把他拖到一边。

“很有意思的称呼呢!”不二笑得幸灾乐祸。

“很贴切啊!”幸村也笑得如沐春风。

桃城菊丸还有立海大的几位干脆背过身去偷笑。班长和真田虽然表情没变但嘴角却一直在抽。干和柳则依旧很尽职尽责地记录数据,但是嘴角却止不住地往上翘。人群中也不时传来几声压抑的闷笑声。

迹部向我瞪了一眼,我赶紧把视线移开,装作打量周围的装饰,但是忍着笑的嘴角却一直拉不下来。

迹部叫人来把礼物送回房里。然后就宣布舞会正式开始。音乐响起,大家都很自觉地把中间的地方给空出来。

第一支舞当然是迹部领舞。只见他拉着麻仓一个悠雅地转身便滑进了舞池中央。之后又有几队人陆陆续续地加了进去。我跟班长道了声歉,说我不会跳舞,请他自便,然后就拉着菊丸和桃城直奔食物区。

一到餐桌旁边,菊丸和桃城就拿着盘子开始猎取食物去了。我选了一个高脚杯径直走到了放酒的地方。这次本来就是冲着迹部家的好酒来的,上次的波尔多让我回味无穷,不知道这次能品尝到什么样的洋酒呢!呵呵!

将摆在桌子上的酒一瓶瓶地看过去,挑了一瓶年份最久地打开,倒了一小杯。正准备喝的时候,幸村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走了过来。

“慕容桑!”

“幸村君!”把酒杯从嘴边拿下来,冲他笑着打招呼。看了看幸村旁边的女孩。“这位是?”

“她是我的妹妹纪香!”

原来是妹妹啊!难怪头发的颜色一样,长得也有挺像的。

“你好!我是慕容紫云。”

“你就是救过我哥哥的慕容学姐啊!很高兴见到你。”幸村纪香有点害羞地说道,蓝色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崇拜的目光。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被漂亮地小美女这样崇拜地看着真的有点飘飘然啊!难怪那些男生们都喜欢在美女面前现。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怀好意地注视,抬眼望去,看到的是站在柳生旁边的伊藤美惠。

“幸村君今天的舞伴是纪香?”

“是啊!”

那这样的话伊藤就应该是柳生的舞伴了。怎么都是哥哥带妹妹来啊?这种舞会不是应该都带女朋友来的吗?难道是吵架了?可是看起来也不像啊!疑惑地看了看幸村,又看了看伊藤,很明智地选择了什么都不问。他们俩个现在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而且八卦这种东西还是少听点好,特别是这个腹黑女神的……

“慕容学姐竟然会做那么漂亮的礼物,好厉害啊!”纪香有点怯怯地开口。

“刺绣是我母亲教给我的,我从很小就开始学这个了,纪香要是喜欢的话下次绣条手帕给你。”

“真的吗?”纪香眼里闪过一丝地惊喜。

“嗯!一直以来都是给自己绣东西,有人喜欢我也很高兴呢!”

“谢谢慕容学姐!”

“呵呵!应该的!就冲你这声学姐,我也该给可爱的小学妹一份见面礼物啊!”

“慕容桑今天的舞伴是手冢君吧!怎么不跟手冢君一起去跳舞?”幸村问。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因为我不会跳舞啊!所以溜到这边来了。没想到迹部的生日Party这么正式,这次是我连累班长了呢!”

“学姐不会跳舞吗?那我教你好了,很简单的,学姐一定很快就能学会。”

“改天吧!现在就算要现学现卖也来不及了。”

一曲结束,迹部带着麻仓走出舞池,跟班长说了些什么然后向这边走来。看迹部那个眼神就知道没什么好事,我随便找了个借口刚准备开溜。

“不华丽的女人,你准备溜到哪里去?”

我就知道,迹部那个死要面子的人,我让他在大家面前那么没面子,他那么小心眼一定不会放过我。

“啊!迹部啊!已经跳完了吗?你那漂亮的舞伴呢?”

迹部邪邪地勾了勾嘴角:“她回去休息了,下一曲本大爷允许你陪本大爷跳。”

我嘴角一抖:“不,不用了吧!这样的机会还是留给别人好了,小女子福薄,消受不起。”

“怎么?本大爷今天生日,你连这点面子也不给吗?”迹部一脸我是寿星我最大的样子。

“可是我不会跳舞欸!我是无所谓啦!可要是连累你迹部大爷一起出丑那小女子就罪该万死啦!”向他投去一个示弱的眼神:我知道错了,放过我吧!

迹部一脸得意地挑挑眉,说:“没关系,本大爷教你!”

这时,音乐已经响起,迹部一把拉过我的手,把我手里还没来得及喝的红酒往桌子上一放,也不管我的一脸不情愿就要把我往舞池里拖。我把最后一丝希望的眼神投给了幸村:是朋友就帮帮我!

幸村无奈地笑笑表示爱莫能助。而纪香则是一脸呆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