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网王之中国魂

第十六章

网王之中国魂 月光芷 3609 2011-06-19 15:39:18

  我转头一看,那黑影已经快要挣脱出来了,连忙打断了班长的话,一脸坚定地对他说:“班长,我应付得了。小野就暂时拜托了!”说完也不等他回答,运起内力,一招亢龙有悔把他们都送了出去,再立刻把门关上。

定身符的效力很快就会过去了,我立即念咒,在房间里拉起了一道结界。结界刚一完成,那妖怪就向我冲了过来,我向旁边一跳轻松闪开。那妖怪撞到了结界又弹了回来。我不慌不忙,把扇子一展。这次总算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了,学了那么久的道术还没有真的跟妖怪打过,这次正好用你来练手。噬魂怪,受死吧!

战斗结束后我撤除了结界。虽然刚才激烈的打斗对外面完全没有影响,但是房间里面早己是面目全非了。床塌了一半,那是被我甩出去的噬魂怪给压的﹔窗帘完全看不到了,那是被天火符给烧掉了﹔墙壁上还有好几道弯弯曲曲的裂痕,那是引雷咒给劈出来的……

看着惨不忍睹的病房,我忍不住摸了摸鼻子。貌似迹部家也是这家医院的大股东之一!毁了一间病房这种小事,女王应该可以解决吧!虽然医院是东京最大的综合病院,病房是特别病房,但是对迹部女王他大爷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

走到窗户边向天空望瞭望,启明星已经出来了,天很快就要亮了。我走出了病房,出去找小野她们。在医院里绕了半天,边半个影子都没看见。

“到底躲到哪里去了?这个医院这么大,要怎么找啊?哦!对了,差点忘了!”拿出手机拨通了小野的号码。电话里很快就传出了小野焦急的声音。

“慕容?”

“是我,那个小妖怪已经解决了,你们现在在哪里?”

“真的吗?我们现在在医院后面的神社这里……”小野还没说完,电话里又传来了菊丸的声音:“摹容,你怎么样?没受伤吧!”

“没有,我一点事都没有。不过,话说回来,医院后面有神社这种东西么?”我一边走一边问。

“是幸村带我们来的,就在综合病院大楼右后方不远的地方。”不二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马上就到!”说完,我挂断了电话,向神社走去。

天色已经渐渐亮了起来,远远地便看到大家站在了一棵大树后的草地上。一边向他们打招呼一边走过去。

“原来你们在这里啊!”

“慕容!你怎么样?没事吧!”大家一看到我都跑了过来。

“我没事,不过……”我转头一脸讨好地看向迹部。

“你那是什么不华丽地表情!”迹部大爷皱着眉头满脸不爽地说。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心翼翼地问:“那个,迹部,听说你们家是这家医院的大股东,没错吧?”

“没错!这家医院只是迹部财团的众多产业之一。你问这个干什么?”

听了他的话,我松了一口气:“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只是想告诉你,刚刚那间病房,已经被我毁了。”

“什么?毁了?”迹部瞪大眼睛看着我。

我一看情况不妙,立刻解释:“我绝对不是故意的。这次是我第一次跟妖怪打架,力道和手法都缺少实战经验,所以一不小心就……下手重了点……我哪知道那个噬魂怪那么不经打啊!书上明明说得挺厉害的……”说到最后我的声音越来越小,理亏啊!

看到大家还愣在那里,我心里暗暗不爽,一间病房而已,用得着吗?

“吶!一间病房而已,大不了里面的设备我折现赔给你就是了!”我气鼓鼓地看着迹部。

“呵!”忍足发出了一阵轻笑:“那间病房里可都是从国外进口的高级设备,整个日本也没有几台,你打算去抢银行吗?”

我瞪了他一眼,这间病房里的设备再贵,贵得过整条东京商业街吗?我一甩头,满不在乎地说:“用不着去抢银行,这点钱,我还出得起。”

一旁的迹部咳了一声,说:“不用了,这点小事本大爷会派人去处理。”

“吶!现在天也亮了,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不二笑咪咪地插过话来。

我耸了耸肩,一脸理所当然地说:“事情都解决了,当然是回家睡觉了!大家忙了一个晚上,都早点回家休息吧!”打了哈欠,朝大家挥挥手:“各位,我先回去了!”

“本大爷允许你出院了吗?啊嗯?”

我停住脚步回过头,懒洋洋地说:“可是,病房都没了啊!”

“本大爷会叫人给你安排别的病房。”迹部说得霸道无比。

我累了一晚上,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躺在家里那张紫檀雕花的大床上,窝在真丝锦缎的被子里睡个昏天黑地,他大爷竟然还要让我住院?所以原本就血糖偏低,睡不饱就脾气暴躁的本小姐,火了。头一甩,回了一句:“我不住!”

“你说什么?”迹部也是一脸怒气。

“我说,我,要,回,家!”

“本,大,爷,不,准!”

“哼!我管你准不准,懒得理你。”说完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迹部在后面气地咬牙切齿。

“桦地!把那个不华丽的女人给本大爷带回来!”

“Wu Shu!”

下一秒,我就被桦地扛在了肩上,带回了迹部的面前。

“迹部!叫他放我下来!”

“桦地,我们走!”迹部甩也不甩我直接向外面走去。

“Wu Shu!”桦地尽职尽责地跟在身后。

我气得趴在桦地的肩膀上大吼:“迹部景吾,快点叫桦地放我下来,我不要住院,你听到了没有?”

“不想住院就跟本大爷回家,本大爷会找人专门照顾你。”

“我才不要,我自己会照顾自己。你快放我下来!”

“本大爷决定的事从来都不会改变!吶!桦地!”

“Wu Shu!”

迹部那个自恋的霸道男根本说不通,我转而可怜兮兮地对桦地说:“吶!桦地,你放我下来好不好,这样子很难受啊!”

没反应!

“桦地,专制独裁是不对的,现代社会要民主,你先放我下来嘛!万事好商量!”

还是没反应!

“桦地!再不放我下来我要生气了!我警告你,我的降龙十八掌很厉害的!”

依旧没有反应……

我放弃了最后的挣扎,无力地趴在了桦地的肩膀上,任由他把我抗上迹部那华丽到家的专车。冷着脸甩过头去看向窗外,用行动告诉那位大爷,本小姐现在很不爽。

车子平稳地向前驶去,不得不说,有钱人的专车就是不一样,坐在里面真的很舒服。我内伤未愈,加上又累了一整晚,所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睡得好舒服!看了看四周,啧,好华丽的房间啊!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是玫瑰色的,不愧是迹部家啊,果然有女王的风格!低头一看,床头竟然还有女王的相片!头上冒出了一滴汗。连客房里都要摆上自己的相片,迹部啊迹部!你果然对得起自恋水仙花这个称号。

下床走到浴室,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刚一洗完,就听到有人向这边走来。裹着浴巾,一边擦着头发打开浴室的门。房间的门出正好打开。我抬头看了一眼来人,一边走到床边坐下一边问:“吶,迹部!你们家的客房都是这种风格的吗?”

等了几秒没有等到回答,疑惑地抬起头,看到他正微红着脸把头转向一边,不敢看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浴巾明明挺长的,至少比那些短裙子要长。迹部他还没满十六吧!我现在的身体也才十四岁而已,都是小屁孩,有什么好脸红的?日本的小孩真是早熟。撇了撇嘴,把毛巾搭在肩膀上,盖住双肩,继续问:“你们家有没有我可以穿的衣服啊?”

昨天那套衣服已经脏了,不在自己家里果然不方便啊!

“本大爷去叫人把衣服送过来,你换好衣服就到客厅吃东西吧!”迹部说完就飞快地走了出去。

用得着跑那么快吗?又不会吃了你。郁闷地翻了个白眼,继续用毛巾擦干头发。

没过几分钟,就响起了窍门声。

“请进!”

一个穿着女仆服,差不多二十岁左右的女人恭恭敬敬地走了进来。

“慕容小姐,这是为您准备的衣服!”

“啊?哦,就放在那里吧!谢谢!”我有点发愣。是真的女仆欸,以前只在漫画里看到过,迹部家真奢侈!

拿起送过来的衣服一看,不由地嘴角直抽。圣母玛丽亚啊!竟然是纯白色的蕾丝小洋装!那纯白蓬起的蕾丝小裙子,那夸张的缎带,那超卡哇伊的蝴蝶结……迹部的品味让我彻底无语,我们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虽然这裙子的确是很可爱,做工也很精细,但是,让我一二十好几的人穿这个?佛祖啊!放过我吧。

经过一翻激烈的思想挣扎,我终于还是穿上那件纯白色的小洋装。衣服很合身,但是穿惯了运动服和中国传统服装的我还是觉得很不自在。扯了扯蓬松地像一朵盛开地花朵一样的小裙子,我极度地怀念家里宽松舒适的汉服。

当我踩着白色的小皮鞋,慢悠悠地走下楼梯时,迹部已经等在客厅里了。在迹部有点惊艳的目光中,我僵硬地笑了笑,径直走到餐桌旁落座。

“本大爷的眼光果然很华丽!”迹部满意地看头我说。

我笑了笑,不语,尽量坐得端端正正。这裙子又蓬又短,除了看起来会让人觉得可爱些以外,没有一点实用性。当然,这话我可不敢说出来。

迹部打了个指响,就立刻有人推着餐车走了过来。

我一脸皱着眉头看着放在自己面前,装饰地很好看,但却带带着鲜红血丝的牛排,再一次肯定了我跟迹部的品味差别的确很大。

“你对本大爷安排的晚餐有什么不满吗?啊嗯?”

晚餐?现在才三点多吧!不过也不能算是午餐就是了。

“吶!迹部!这个,好像还没熟吧!”

“真是不华丽的女人。五分熟的菲力牛排口感最好,这可是本大爷的最爱!”

作为一个精通厨艺的人,我当然知道未经过任何加工的食物口感最完美,但是看着那鲜红的血丝,我真的下不了口啊!我一脸为难地看了看牛排,又看了看迹部。

迹部看我不肯吃,无奈地打了个指响,对走过来的侍者说:“给慕容小姐换一份全熟的牛排。”

我微笑着对走过来取走盘子的年轻侍者说:“麻烦你了!”

看迹部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我心虚地转过头装打量客厅里的装饰。我又不是故意拒绝女王大人的推荐,只是我是真是不吃生食,要怪就怪我们的品位差太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