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狐君,叫我女王大人!

不敢奢望

狐君,叫我女王大人! 石三少 1017 2013-05-22 09:39:06

  阿鬼一把抓住没有防备的尧月,变为九头鸟身,一瞬间飞到浩大的仪仗之前,拦住他们的去路。

仪仗明显没有防备,或者是没有想到有人胆子大到敢拦下花神晏黎的去路。

锦袍男子掀开飘逸的白色鲛纱,一瞬间整个世界的光彩好似失去颜色。

晏黎俊眉修眼,金色的瞳孔在霞光下如同最耀眼的明珠,顾盼神飞,只是唇线紧抿,明明是妖艳至极的面容,却冷如寒霜,让人不敢靠近。

“晏黎,你竟然要娶别人!”

阿鬼愤怒指责,口中三昧真火隐隐闪现。

“善水公主,管好你的坐骑。今日是本神求娶东海长公主若妘的日子,本神不想在你们东海之地沾上不洁的东西。”

男子声音如寒冰,鄙夷地眼神只是滑过了尧月,像是难以忍受一样,就看向了远处。

往日晏黎从未称呼她的封号,今日竟是连看她一眼都不愿意。东海什么时候又有一位若妘公主,不过百年时间,父王何时多出一个女儿来了。

尧月心痛如绞,手下却狠狠克制住鬼车的行动,不让他冲动。

“善水鲁莽,惊扰了花神的仪仗,在此特向您赔罪,还望花神原谅。”尧月俯首,低头作揖。

男子似是未意料玄衣女子竟然会这般谦顺,长眉一挑。一抹冷笑噙在唇边,慢慢坐回马车上,放下鲛纱

尧月死死拉制住愤怒的九头鸟鬼车,低头退到一旁,俯首待其仪仗先行通过。

等到仪仗祥云飘散,进入东海中再也看不到,九头鸟又化作人形。

红衣少年鬼车暴躁推开仍旧保持谦卑垂首动作的尧月,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怒吼,“阿月,我竟然不知道当年天不怕地不怕的善水公主竟然也会有低声下气诺诺退让的一天!不过是百年十世轮回的刑罚,你这次回来竟然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哪里还有半分当年阿月的样子!”

尧月闻言也不动怒,只是淡然一笑。

不过那唇边满是苦涩之意,剪水双瞳失去了神采,失神地望着辽阔的东海,

“阿鬼,你可知道这十世轮回,每一世的记忆我竟然都没有忘记。每一世生活平静之时,上一世的记忆就在梦中折磨我。每一世,我都死于众叛亲离,被心爱的男子抛弃,被人践踏成最卑贱的尘土。每一世都是这样,一切都是梦幻泡影。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啊。”

似是被女子低沉的声音感染,红衣少年鬼车的火红眸子终于恢复水色平静,垂首不语。

尧月走过拉起鬼车的手,笑着开口,“从前的善水公主已经死了,阿鬼,我变了,你难道就不要我了?”

少年宛如白瓷的脸竟染上淡淡云霞,反手用力握住她的手,二人相视一笑,嫌隙尽弃。

两人进入东海海底的宫殿,鬼车正想拉着尧月进去,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住。

“大胆,连善水公主也敢拦吗?”鬼车不悦,被高傲的花神奚落,现在连回到自己的地方了,竟然还要被人拦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