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酷魔女养成记

第一百二十五章 嘉安的信

冷酷魔女养成记 紫色的萱 1997 2013-07-01 07:08:07

  不知道的应该只有身边的这个嘉益还有赵文博了,那那个雅晨呢?她知道吗?不过对她来说知不知道都一样,不可能因为自己的身份改变什么?看那个赵李玉凤就知道了,真是怪胎,对别的子女都很好,唯独对自己就像几世的冤家,自己真的是从她肚子里跑出来的,要不是亲耳听见,就凭她对自己的态度打死也不会信。想到这,温柔地看着嘉益,拉着他的手

“嘉益,以后我们天天在一起,到时我把天天接来我们三个人一起好好的在一起好不好?”

嘉益温顺的答道

“好,只要你在都好。”

雅婷实在是受不了家里沉闷的气氛跟即将爆发的风暴,刚才要不是自己及时刹住车,那话就从自己嘴里脱口而出了,自己可不要看见一涵受伤跟打击的样子,这话无论如何也不能从自己嘴里说出来。收拾好几件衣服准备到吉米那住几天,谁知吉米看着她提着东西过来,脸一放,不悦地说道

“怎么搞的,你要来住也不事先跟我说说,你还有没有一点尊重我,还是就把我当成你养的金丝鸟了。”

见吉米生气,雅婷急忙笑着哄着他,说自己是无心的,没有那种意思,只是因为想他才过来的,吉米扭着身子,不听雅婷的解释,雅婷急了,想想

“哦,对了,那天你说看了家店面,想要盘过来做,要不我看看帮你买下来吧!这样即使自己不想做,也有点租金收不是吗?”

吉米脸上露出微笑,翘着手指点点雅婷的鼻子

“这是你的说,我可没有求你,你明知道我喜欢一个人独住,你还要搬过来监视我,你说我会开心吗?”

“好了,我知道,那我坐一会走行了吧!”

吉米的手隔着衣服撩拨的雅婷的敏感处,雅婷的火一下子就给吉米点燃了看着吉米拿出来的手铐绳子,雅婷更是疯狂的不能自已………

吉米看着大汗淋漓的雅婷,眼里露出一抹笑意

“怎么样,感觉不错吧!”

说着把嘴巴凑到雅婷耳边

“下次来点跟猛的怎样?”

雅婷红着脸没有说话,看着身上的绳子,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口味越来越重,对这些平常自己看着都觉得变态的行为也能接受,甚至乐在其中。

从吉米家出来,看看时间,回家太早,车子转过弯去了自己平常去的酒吧。谁知才进去就看见富临也在,富临看着她,调侃道

“这么晚不回去,不怕你老公查岗?”

雅婷苦笑一下

“会查就好了,就怕他不查。”

说着仰起脖子一杯红酒就落肚了,接着又倒了一杯

“喝慢点。”

见雅婷一脸的落寞这么个喝法,富临急忙拦着,把话题拉到一涵身上,说去一涵说很快就要接天天去她家的事,雅婷不停还好,听富临说起一涵跟嘉益,烦恼顿生,闷着头又接着喝了几杯。富临见雅婷不回答,只顾着喝闷酒,也不好再问,只好陪着她喝,喝的醉醺醺的雅婷搀扶着富临下车,看看自己的家门口,笑着指着富临

“嘻嘻,你知道吗?富临,这里马上又要闹个大笑话了,大笑话,是个天大的笑话,亲兄妹居然要结婚了,嘻嘻……”

富临惊愕的听着,刚要问,田嫂出来伸手扶着雅婷进去了,雅婷一路笑着

“笑话,真的是太搞笑了,马上就要出个大笑话了。”

雅晨看着雅婷喝的疯疯癫癫的进来,倒也没理会。一涵在房间听了,哼,看来这屋子里受煎熬的人不止自己一个,好,我乐一涵倒要看看你们能憋到什么时候?

富临五雷轰顶的站了一会,心里像揣着个炸弹似地,急忙上车风驰电掣的来到费子墨嘉,费子墨满嘴酒气满不在乎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气喘嘘嘘的富临,可是富临的话才出口就让他瞬间清醒过来,要不是富临亲自过来说,又说的有板有眼的,自己还以为是自己酒没醒的缘故,产生的幻觉。

“你没听错吧?这怎么可能?你的意思是说雅婷说一涵跟嘉益也就是他们是亲兄妹,可是这怎么可能?”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产生的错觉,可是明明就听雅婷是这么说的,是啊。这怎么可能嘛?要是一涵是赵家的骨肉,那她又怎么可能流落在外,我真的有点糊涂了,既然雅婷都知道了,又为什么不说出来告诉家里的其他人呢?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一涵跟嘉益结婚呢?我实在是想不通这其中的缘由?”

费子墨反复思量了半天,怎么想都不对,怎么想也猜不出是什么原因?也找不出恰当的理由!

富临见费子墨陷入沉思,站起身

“我回去了,这事也太蹊跷了。”

费子墨收回心思,点点头

“这样,你回去先不要告诉沈月,我怕她憋不住,万一是你弄错呢?还有你明天再去问问雅婷,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边也去查查看,查查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富临点点头

“知道”

听了都忍不住马上过来找费子墨,那沈月就不想了,肯定是马上跑到赵家问个清楚明白的。

早上嘉安来到厨房,看着正在做早餐的一涵,跟在旁边

“有空教教我,你的手艺很好。”

一涵笑着在围裙上擦擦手,指着自己的口袋

“你学来做什么,以后找个会做饭的老婆不就好了。嘉安,我这袋子里有你的一封信,自己拿。”

“你说是我的信?”

嘉安边说边把手伸进一涵的裤子口袋,

“嗯”

一涵点点头

“是啊,你的信。早上我看见田嫂拿进来的,我以为你还要过一会才起来,所以就先帮你收起来了。”

嘉安看着信封上歪歪扭扭的中国字,神色一变,急步走出了厨房,来到外面客厅,拆开信封,正看的起劲,赵文博刚好下楼来,随便问了句

“看什么呢?看的这么投入”

就把嘉安吓了一跳,慌里慌张的把信收进口袋,支吾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