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41 枯骨现,乾坤转(八)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2072 2013-12-16 23:08:08

     “娘娘,您这是为何?”兰轩宫内,舒宁趁着夜色,唤了春雪又回到了今日如贵人被处死的地方。她并没有回答春雪,只是静静望着今日被翻起的花泥,如今已恢复了平整的模样,而原埋在那儿的女子,也被移了走,听陆太后的意思,是要在皇陵外寻觅个地方再得体地下葬。

   “嫣儿姐姐,终于可以与陛下一起了。”春雪见舒宁不说话,她只好说出自己始终没有告诉舒宁的事情:“其实今儿奴婢没有欺骗您,也没有欺骗陛下和陆太后。那骨骸是嫣儿姐姐的,不是兰主子的。”春雪还是习惯唤童琬作兰主子。她见舒宁有些惊讶,她又解释道:“具体原因奴婢也不知道,但当时兰主子身边有位贴身丫鬟叫嫣儿,就是真正的兰雅若。据说是随着先皇一起入宫,追随了先皇许久的女子。后来被恢复记忆的兰主子发现后赐了死,其实也是嫣儿姐姐自个儿愿意死的,她明知有毒仍是喝了粥。想来嫣儿姐姐是觉得对不起兰主子的。”

   “那琬儿姑姑呢?她被娄太后埋在了哪里?你不是说娄太后后来命人将琬儿姑姑抬出了皇陵么?”舒宁心知春雪是娄家死士,今日行为不过死士的责任,因而她也不再追究。只是她本听春雪说了童琬也埋在了兰轩宫她才让莫凡替她掘的。只是没想到挖出来的是兰雅若而不是她的琬儿姑姑。可若此处有两具尸骸,没道理莫凡不知道的。

   “兰主子在这兰轩宫的每一处。”春雪身子微颤,极不情愿地说出了最后一个秘密。她当年总是偷偷跑来悼念兰主子,不经意间发现了娄太后这个秘密,那一晚她哭了很久,兰主子苦了一辈子,竟还这般受辱。

   “你是说,琬儿姑姑被娄太后挫骨扬灰了!”舒宁压低声音,仍忍不住惊呼,她在宫里唯一的亲人,竟然是这般死后不得安宁!她见春雪泪光闪烁,她就全明白了过来。原来娄太后真的那么恨童琬,恨到不留全尸!刹那间舒宁脑子里一片空白,鼻子极酸,她从未见过童琬,但总是听爹娘说起。后来进了宫听说了兰贵妃的事情,却从未将二人联系在一起,若不是春雪告知,她的琬儿姑姑就要这般被风吹散,到死也不能与心爱之人一起么?

   “娘娘”春雪担忧地看着舒宁,良久才等到了舒宁一句话:“春雪姑姑,你退下吧,那酒壶与酒杯且先留下。”这般,春雪只得应诺退了出去。

   舒宁只等到周围寂静无声,她才无声地抽泣,只是全然哭不出眼泪,极是辛苦。她似乎为自己,也似乎为童琬,到最后她只能知道自己极是悲伤。舒宁倒上一杯酒,倾洒于地:“这一杯,是送你的,如贵人。先头也不是真的想让你死,只是想借你引出德妃。毕竟咱们无冤无仇。其实进兰轩宫时我就深怕事情不如我所想,因而将你的丫鬟留下了。一则不想再害一命,二则将来她也可为你报仇。想来这世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鬼,想你今日如此不甘心,每每希望燃起有成灰时,那种绝望我懂。飞蛾扑火的凄凉。若你真的成了厉鬼,就请来找我吧,我是个不堪之人,愿意与你作陪。”她为自己倒上一杯一饮而尽后,紧接着又倒了一杯,又倾洒于地上:“这一杯,是谢罪的。兰姑娘,听春雪姑姑说你待我琬儿姑姑极好。我今儿却如此糟蹋你的尸骸,阿姝真的罪该万死。只是如今我还不能死,我有太多的恨未能化解,绝不能死。如此,阿姝向你赔罪了。”说着,又是一杯酒入喉,舒宁又斟了一杯,接着就将整壶酒入土:“表姑姑,没想到,最终咱们姑侄都未曾见过面呢。没想到,咱们在宫里竟都是为了报仇。我害怕极了,害怕凌庭与我最后也有家恨之仇。若是如此,琬儿姑姑,许我也会如你一般走不下去。那些年,你在这宫里是如何过的?阿姝听闻你是个爱笑的女子,与前朝太子相恋,原是皇后的人选呢。咱们都不曾想过世事变幻莫测如此。你是我在这上京唯一的亲人了,可春雪却告诉我你被挫骨扬灰了,竟是连尸骸都没有留下!我如何能放过娄家!为了你,为了我的孩子,为了我自己,娄家都得亡!”她将最后一口酒送入喉,也不知道是心伤还是酒力不胜,舒宁竟这般直直就往栏杆内倒了下去,只是她的身子没有坠落于地,而是被人稳稳地接住了。来人将她轻轻抱起,一步一步慢慢离开兰轩宫,径自抱着舒宁往延禧殿而去。

   “陛下,皇贵妃这是……”染香即见凌庭怀抱着舒宁走来,她不禁有些惊讶。却见凌庭示意她不可大声扰了舒宁,她便静悄地退避。即见凌庭抱着舒宁,稳步走向延禧殿内室,那般小心翼翼,生怕吵醒了舒宁。

   直到把舒宁放在床榻上后,凌庭才感觉到手臂酸麻。只是,他静静看着舒宁的睡颜,修长的睫毛随风微动,他忍不住俯身低吻。却终究惊醒了舒宁。

   “陛下!”舒宁惊讶于自己身处自己的寝室。她见凌庭坐在自己床沿边,不觉疑心凌庭听到了她在兰轩宫的言语,心不禁提了起来。

   “来延禧殿寻不见你,想你心性该是为如贵人的事情不安,所以就去了兰轩宫寻你。却见你醉倒在地上,这如何是好?地上冰凉,你身子单薄,可怎么好?朕只能把你抱回来。”说着,凌庭轻轻将舒宁拥入怀中,温柔地说着:“好好睡吧,朕哪儿也不去,就在你身边。无须不安,如贵人是朕下旨诛杀的,与你无关。”

---------------------------------------------------------------------------------------------

亲们!今儿第二卷就结束啦~!!!有木有什么想要说说的,请积极留言哈~!!!!接下来明儿就进入第三卷啦~德妃与舒宁的正面对决,舒宁与凌庭情感的纠葛~~宁姝与凌庭、莫凡的过往~~都将会一一揭开啦~!!!!鼓掌~!!!!亲们好梦哈~!但愿还有人在看呀~请积极吱一声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