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宫锁红颜妃颜殇

002 梦回酒醒春愁怯(二)

宫锁红颜妃颜殇 喻辰 1252 2013-12-18 22:18:52

     “陛下呢?我要见陛下!”舒宁看见眼前的宁姝似乎抱着坚定的希望,只盼着凌庭能来看她。她是多么笃定彼此间的情深,她认为陆太后的私刑是在凌庭出宫狩猎期间,若凌庭在定能护她周全。只是蓉儿哭着说皇上已经回宫,却全然没有来看她的意思。舒宁见宁姝失神落寞的模样,她记起自己当时的不懂,她不懂那唤她作妻的帝王为何忽而这般无情。他们的孩子没了,他怎么会不伤心?那孩子是他们的骨肉,那孩子不是野种!舒宁其实有些可笑那时自己的坚持,她坚信着凌庭是被人蒙蔽了,若是她能见着他,一切就会不一样。

   只是那么不幸,她未见着凌庭前,竟在一个夜里被一淫秽猥琐的声音惊醒。她在黑暗中感受到有双肮脏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身子,她惊慌失措,想呼唤惜惜和蓉儿,可嘴却让人给捂住了。只听得耳边低声喘息:“娘娘,想死奴才了。反正陛下也不要你了,就让奴才香一个吧!”——是德庆的声音!怎么会?舒宁那时忽而就明白过来,德妃不仅要她死,更要她永远不得翻身。可是她待德庆那般好,从未呵斥过他,他为何要这般待她?舒宁看见黑暗中宁姝的泪珠,随着泪珠的闪烁,渐渐她看到冷宫灯火忽而通明——凌庭来了。宁姝一直朝思暮想的夫君终究来了,确是被“捉奸在床,证据确凿”!舒宁看得分明德妃冷笑鄙夷的模样,她看到凌庭冷冷拂袖而去的背影。他们,没有给任何机会让她解释。如同白日里头的如贵人,没有得到任何解释机会一般地被丢弃了。

   在寒风凛冽的冷宫里,她的身子冰冷而麻木,静静跪了一夜,没了思想。在她不远处躺着的尸体是德庆的,他被凌庭一刀致命,临时前的目光不可置信极了,想来命他做事的人当初是许他不死,继而荣华富贵的吧。

   再后来她才知道惜惜和蓉儿那天被强行带走了。惜惜被安排到了姚妃宫里,蓉儿去了尹贤妃宫里。偌大的冷宫,只剩她一人。舒宁看到宁姝很冷,冷到蜷缩在角落里头,浑身发颤,那么悲戚。她便想到宁姝的大限将至了——这晚不久后,凌庭忽而不顾众人反对接了她回容华殿。而三日后容华殿却突然大火,黑夜里火星缭绕映红了天。终究她不用感受冷宫的冰寒了,终究她身旁被温暖围绕着,终究这世间再无宁姝。

   “若是做了噩梦,害怕了,就握紧朕的手,朕在呢。”凌庭的声音那般清晰,舒宁忽而便从梦中惊醒。她瞪大了眼眸,伸出冰冷的手去抚住凌庭的脸颊,似乎很想看出眼前他的担忧是真是假:“妾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怕到想哭,却哭不出,再也哭不出。”

   凌庭的身子有些颤抖,紧紧将舒宁扯入自己怀里,过了良久才言:“今日如贵人的事情,不会再在你身上发生。放心。”

   舒宁讶异地抬眸看向凌庭,他如今怎么这般清楚她的恐惧?那为何当初他不能清楚宁姝的悲惨和委屈?舒宁心里难受,重重又闭上了眼睛,依然靠在凌庭怀里,低喃:“陛下,往后不要再欺骗妾了好么?哪怕那样很残忍,妾也想听真话。狩猎场遇着时您是妾的夫君,可如今您是天下人的帝王。妾看不清哪一个您才是真的。所以,请不要再说那般好听的话,这让妾很难过。”

   “宁儿。”凌庭低沉地轻唤了声,终究叹息了声,似乎思虑了很久:“朕答应你。”

舒宁听后终究又沉沉地睡去,只剩下凌庭在黑夜中,透着月色凝望着怀中女子,不曾再合上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